【第九十九章 123木头人】

“怎么了?”按说童磊这会应该在火车站才对。

“三毛,柳慧说她想参加那个舞蹈大赛,还问我怎么样。”柳慧这么说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要是柳慧直接跟童磊说我想参加业余舞蹈大赛,但是还缺个舞伴,你愿不愿意做我的舞伴,那才一点都不符合女人心思全靠猜了。

“然后呢?”

“我说她要是想参加我举双手战成,来回的路费我都给她报销。当然,她拿了名次请我吃一顿大餐就行,这样她就不会有负担了。不过看她的样子有点不高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问问你。”

“童磊把你存折给我,顺带把秘密给我说一声。”我差点被童磊气疯了。

“我为什么要把存折给你?你以为你长的帅?”

“我长的帅还用你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没好气的回他:“可你缺心眼我还是第一次知道。”

“你大爷,好好说话,不带骂人的。”

“骂你已经解决不了问题。”我快点被童磊气疯了,冲着电话吼道:“童磊,我怎么说的,需求,需求你懂不懂?”

“需求,什么需求?”童磊莫名其妙的问我。

“我真是败给你了。”我深呼吸几口,压下情绪解释道:“来,我们一步步分析。首先,柳慧为什么要和你说参加舞蹈大赛的事?其次,她要参加为什么还有问你?最后,人家兴冲冲的和你说,可又忽然冷淡下来,难道你就感觉不到因为你上一句话说错了?”

“说错?哪里错了?”童磊还是想不通这句话哪里有不妥。

“你别着急着回答,把三个问题仔细过一遍脑子再回答。”我尽量放缓语气,让童磊不要着急的回答,慢慢的思索问题的所在。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分钟,忽然传来童磊的一声惊呼:“我擦,柳慧不是想让我当她的舞伴吧?”

童磊越说越激动,都带着颤音,可话说完童磊就萎靡了。

“你也算在企业里面混的,这么点事都反应不过来领导怎么让你办大事。”

“我擦,怪不得前段时间科里评最佳员工的时候眼镜男一直在我跟前说什么三缺一,我又不想跟他打麻将,赢了穿小鞋,输了损工资,整天念叨个毛。”童磊说着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最后是我们科室的小胡评上了最佳员工。”

“你这脑袋在企业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不会害人至少也该有自保的能力吧?你不会猜柳慧的心思,在人家说想参赛的时候你至少也该说我也想,但是缺个舞伴之类的话吧。我说你之前在别人面前表现的不错,怎么一到柳慧这就不行了。”

“那怎么办?”童磊说了一句,又着急忙慌的说道:“我现在就给柳慧打电话,告诉她我愿意做她的舞伴。”

“你给我闭嘴。你吃饱了我再请你吃饭你还能吃的下去吗?就算能吃下去你是感谢一开始请你吃饭的那个还是感谢后来撑死你的那个?”

“那怎么办?三毛,快帮我想个主意。”童磊这次是真着急了。能和柳慧共舞无疑是童磊以往只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童磊不仅信心遭受打击,要是看到柳慧和别的男人跳舞,童磊以后也难以从阴影里走出来。

“你和柳慧先聊着,今天不提这个事。舞伴的事先交给我,明天柳慧找你的时候你再答应。”

“她要是不找我怎么办?”

“大爷,我说了她会找你肯定会找你,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今天晚上你就想办法把柳慧哄的开心一点。记住了,你以前怎么练习现在就怎么来。还有,给我把数据做好,这个数据是将来让别人少走些弯路的。”

“好吧。”童磊意兴阑珊的说了句,整个人的兴致都不像之前那么雀跃了。

挂了电话,开车的齐晓东瞥了我一眼:“我说三毛,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柳慧知道是童磊把你请回来追她,你说两人会不会翻脸。这可和你以往不一样,童磊可是追了柳慧好多年。”

“你没看我一直都没替童磊出谋划策,只是让童磊练习和制造机会吗?”我摇摇头:“更何况去舞蹈教室还真是童磊自己想到的,按照我的猜想,童磊是想到了别样的情调,但是没想过后面应该怎么衔接,所以只是我把这个稍微细化了一下。”

“那你明天怎么帮人家搞定?”

“这个倒是不难,难的是怎么日久生情。这么多年要有感情早就该有了,这才是真的难。这次要是做不好,很可能弄巧成拙,连朋友都没的做。”

“不会吧?童磊追了这么久我们还不是一起吃饭,一起唱歌。”

“这次不一样。”我摇摇头,想到童磊之前的反应和表现,这次要是没有进展,童磊很可能会忍痛斩断这场感情。转换目标其实也没什么,因为这始终有一个允许拒绝的概率。可我担心童磊以后会怎么样。

仓促结婚还是遇到另外一个心动的女人?

我觉得后者有点悬,毕竟这么多年他也不是没试过,可最终还是柳慧占据了上风。

齐晓东把我送回去之后,我接到了静茵的电话,她问我有没有回去还是和齐晓东出去浪了。

我不太想猜静茵话里的意思,笑着让她放心,我不会把她的白色手套弄成灰色。和静茵聊了几分钟,我们很默契的挂了电话。

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会想着如何帮童磊圆回舞伴这件事,一会脑子里又不可抑制的想到别的画面。两种画面互相纠缠,谁都想占据主要优势,结果我乌黑的大眼睛和黑夜对视了一整晚。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还是被老妈从被子里揪出来。后果显而易见,因为我的懒床,我又被痛骂了一通。我说我在想事,老妈非说我是在做梦,还严令我改掉晚上不睡觉的习惯。不然就让我上班。

好在薛军的电话及时解救了我。

薛军约我晚上去他家吃饭,想到柳慧赞助的事,我答应下来。下午出门的时候,我在路口遇到了眼镜男,眼睛男脸上被挠了好几条红印。眼镜男看到我本来是想躲的,没想到我们四目相对,他避无可避,只好迎了过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