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我爱你呀】

“千万不要,那样太浮夸了。你那就不是苦肉计,叫碰瓷了。你知道人们对碰瓷可是深恶痛绝的。现在说这些理论用处不大,你只要掌握核心知识就可以了,到时候见招拆招。套路是死的,可人是活的。”

我一看时间,薛军马上就要过来,交代了李敏两句就赶紧从包房里出来。

从门口出来的刹那,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给童磊打了个电话。童磊和柳慧就在附近买东西。我看了看时间,问清楚两人的位置之后,让两个人以飞奔的速度立刻过来。我的声音比较急,童磊和柳慧以为发生了什么,几乎一路小跑着过来。

两人跑来的时候,薛军刚刚进去。我把两人拉进包房,示意两个人安静,然后刚把耳朵贴到门上,就听到薛军的大嗓门:“怎么是你。”

也不知道是饭店包房的隔音做的不好还是薛军的声音比较有穿透力,这声音听的真真的,就跟薛军在我耳边说话一样。这倒让我送了口气,至少不用担心错过什么了。

“薛军,你这个骗子。”聂英厉声的质问薛军,没几秒我就听到那边拉拉扯扯的声音,紧跟着我就听到电话免提传来的声音:“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三毛,我艹你大爷。”薛军骂了一句,狠狠将电话摔在地上。

我顿时闷了。

我不是心疼薛军的手机,我是替李敏着急。这边的动静这么大,随时都能把服务员或者围观者吸引过来,那这一切白费不说,今后要是想和好可就更加困难了。我听的抓耳挠腮,恨不能立刻赶过去指着李敏的鼻子告诉他,我不是告诉你要关门了吗?

可能是我的意念终于起到了作用,隔壁的动静终于小了很多,显然是李敏意识到了应该把门关上,避免家丑外扬。

骤然关上门,我能听到的声音顿时小了很多,很多话断断续续的听的不是特别清楚,只能听到是两个女人在对话。

包房内的声音渐渐小了很多,对话的语气也逐渐变得平缓了许多。我松了口气,把脑袋从墙根边艰难的移开。毕竟猫着腰耳朵贴着墙壁听隔壁动静大多出现在某国的爱情动作片里。

本来事情的进展应该还算顺利,十来分钟的时间双方都在平心静气的谈话,可就在服务员拿着菜单近来让我点菜,我这边包房门大开的时候,隔壁包房忽然传来聂英的声音:“谁稀罕你的臭钱,我凭自己双手挣的钱虽然不如你们多,可花的安心。有点臭钱有什么了不起。”

我一听就知道要坏菜。

在我交代李敏的时候我就特别说过,不让李敏提钱。因为这种事一旦涉及到金钱就变得俗了。

原本只是一段普通的感情纠葛涉及到钱就变得复杂了。这无疑又让聂英想起了自己被人欺骗甚至还对那个骗子有了好感的愚蠢与可笑。涉及到钱就是赤裸裸的把她往拜金女里推,就是一个有钱人嫌生活太过郁闷来耍着她玩。

“让开,不让开我报警了。”聂英越发的愤怒。

我猜测李敏这会正堵着门口不让聂英离开。她的体重往门口一站,除非是他自己愿意让开,否则聂英还真搬不动李敏。

“妹纸,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聂英不耐烦的接过话茬,冷笑道:“薛军,我以为你真的有苦衷,或许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你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我以为可能真如你所言,你如此的爱她,只是她心里所属。我真是太可笑了,居然会相信你的鬼话。”

“聂英,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这样,是三毛那个王八蛋把我骗过来说是帮我,我就知道这个王八蛋不会这么好心,我出去弄死他。”薛军越说越生气,可这么说明显无法再让聂英再相信。

“呸,我要是真相信你的话我才是白痴。薛军,你让她起开,别让我对你的最后一点好感也荡然无存。”

“李敏,你给我让开。”薛军冲着李敏大吼。

“不让,谁也不能走。”

李敏堵着门,双方僵持了片刻有传出拉扯的声音。我这边拿菜单的服务员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掏出对讲机就要喊经理。

我摇摇头,制止服务员的动作。

这会我是真恨不能过去踹李敏一脚,都到现在了怎么还不使用杀手锏。

“够了。”

李敏大喊了一声,带着口腔说:“妹纸,让我再说几句,说了这几句你要走,我不拦你。”

“我不想听,你们都是骗子。”

“妹纸,姐这辈子没求过人。当年姐出来混的时候,被人围攻都没说半句软话。姐的衣服破了,两点都遮不住,姐宁愿拿纸箱围着去商店买衣服,也没求人给姐送衣服过来。姐活了这么多年,真的是第一次求人。”

李敏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即便是我不在包房也能猜到李敏此刻泪流满面。说到底她还是个女人。

包房内沉默了几秒,我始终没听到聂英的声音,向来聂英已经默认了李敏的要求。

“这死鬼说的没错,我当初嫁给他真的一点都不爱他。那会我刚跟男朋友分手,人家嫌弃我作风不检点,出去买包烟都能遇到前男友,男方家里死活不同意。我那会只知道后悔,觉得自己残花败柳。薛军追了我挺久,别人请客吃饭聊的都是买车买房,这死鬼请我吃饭居然找我聊养鱼。”

服务员噗嗤一乐,差点笑出声。我虽然没有笑,不过也觉得这挺符合薛军的性格。

“我觉得这家伙特别傻,不仅傻,还特别土。也许就是死鬼土里土气的气息显得特别,我和他连男女朋友都没做几天就结了婚。洞房那天这死鬼喝的醉汹汹的,可那对小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的身体。我知道他眼馋,可我却直接把他关到了门外。我嫁给了他,可又不甘心,总觉得这辈子会过得暗无天日。”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个结婚纪念日,死鬼说要给我一个惊喜,结果给我买了一双运动鞋,还说是名牌,老贵了。我当时还在后悔自责,特别敏感,死鬼送我鞋不就是想说我是破鞋吗?”李敏凄婉的笑了笑:“妹纸,你不知道这家伙的眼光,送鞋也就罢了,颜色和款式选的那叫一个难看。我把他鞋砸在他脸上,让死鬼有能能耐给我买条项链回来,一双破鞋能值多少钱。”

“我知道死鬼一直都很努力,那段时间死鬼为了承包水库钱到处找人借钱、贷款,为了给我买双两千块的鞋,死鬼跑去以前小弟的工地做了一个月的小工。死鬼也是个好面子的,做了这么多,就为了我那句穿高跟鞋走的时间长了脚疼。”

“你说这死鬼是不是白痴。她一点都不知道女人为了爱美折腾点又算得了什么。死鬼每天累的像狗一样回来,还要买我喜欢吃的菜,做我喜欢的口味。不瞒你说,当时我就觉得,整天守着老婆的男人有什么出息。”

“死鬼一开始承包水库的时候,因为知识不够全面,也没什么经验,差一点弄死所有的鱼苗。死鬼第一次喝的大醉,坐在水库边吱哇乱叫。大半夜的不回家在水库发酒疯,说什么梦想完蛋了。我去看他,他抱着我哭。我知道他想我安慰他,可我没非但没安慰他,还觉得他骂他不像个男人,连一点挫折都受不了。”

“死鬼起早贪黑,水库终于有了起色。他终于实践了当初的诺言,给我买了项链回来。妹纸你看,你说送条白金的也就算了,居然送黄金,还说黄金保值。你说我们带条这黄灿灿的项链出去多俗气。”

“后来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死鬼在地方也成了小有名气的老板,我逼着死鬼把房子车子写到了我的名下,每天定时点的的查岗,我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无数次的问自己,我不爱他,为什么要担心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他有了别的女人不是更好,我还能多分死鬼的财产。可想到死鬼不在身边,谁还能忍受我挑剔的口味、刻薄的脾气。我心里隐隐感觉到,我不知道何时已经离不开死鬼了。这个发现让我很害怕,很惶恐,我怎么可爱上这么一个不懂女人没有情趣的男人。我整天找茬,和他吵架,他越是让着我,我就越觉得他心虚,外面有了女人。”

“你说,我是不是很矛盾,很蛇精病?不怕妹纸你笑话,这几年我都是这么纠结过来的。所以聂英,死鬼没骗你,你说有多蠢的人才能忍受一个蛇精病这么多年。三毛说,死鬼遇到你才发现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互有交融的喜欢。我很害怕,所以见到你的那一刻才控制不住。聂英,对不起,是我不会做人家妻子。聂英,我替死鬼和你说声对不起。我想即便这次没有看到你们,死鬼也会和我离婚再追求你。这一点我还是相信死鬼的,他不是那种玩弄别人的败家玩意。”

李敏越说,最初的激动也就慢慢的回落,变得语速平静。

包房沉默了几秒,又传来李敏的声音:“聂英,对不起,这个男人我不能让给你。”

“死鬼,我知道错了,我可以吼你,可以骂你,却不能在你最脆弱最需要我的时候那么冷漠,我知道你想告诉全世界你娶了我,我不该嫌你是个土包子害怕被人笑话不愿意跟你一起参加聚会。死鬼,你已经让我做了这么多年幸福的女人,难道现在就要把我一脚踢开了吗?死鬼,我爱你呀。”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