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窝边草的兔子】

薛军一天要去两次承包的水库。早上和下午各去一次。早上给鱼做早餐,下午还要伺候那些钓鱼爱好者。从这一点来说,薛军的脑子确实好使。他是我们那边第一家承包水库还能搞出休闲娱乐一体化的鱼庄。

这两年薛军的鱼庄做的很大,手下的服务员也有几十号人。他出钱修了通往水库的马路,还通了公交车,这也能看出薛军做事的确想的周到。所以才能想到安装一个李敏不知道的聊天软件,回去的时候再把它卸载。

李敏发给我坐标的时候还说他觉得薛军和其中的一个服务员挺暧昧。说不定这个服务员就是薛军外面的相好。

我没用李敏的判断,因为李敏在愤怒之下会影响我的判断。

鱼庄下午的生意一般,毕竟周围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但是钓鱼者还有十几个。夏天有夏天的钓法,冬天有冬天的钓法。砸个冰窟窿,然后坐在冰面上,裹着军大衣一边吹着冷风瑟瑟发抖,一边平心静气的握着鱼竿免得惊扰了鱼儿。

这是人钓鱼还是鱼钓人,我有些搞不清楚。

“先生你好,请问是钓鱼还是吃饭。”

我刚进了鱼庄,一个穿着农家衣服的服务员便亲切的迎了上来。服务员个子挺高,长相虽不至于惊艳,但也是不愁嫁的那种。

她穿的不多。

这不是我的眼睛好。

她要是多穿一点,肯定不会在门口发抖。

薛军这个万恶的资本家。

“到屋里再说。”

我前脚刚一进去,几个脆生生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欢迎光临。”

门口的两个迎宾和服务台的服务员齐刷刷的站起来。她们的装扮和之前那个迎接我的服务员差不多,年纪也都在20左右,年龄最长的肯定不超过30……屋里很暖和,但不会让人一进来就感觉两个极端的温度。我开始有点佩服薛军的经营。

除了在温度和娱乐做的周全之外,服务态度薛军也绝对学的有模有样。我们这边吃饭的服务态度虽然不是那种随便扔一张菜单那么蛮横,但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进门就能感觉到上帝的滋味。

我开始有点相信薛军经常跑去省会是真的为了经营鱼庄了。

“先生你好,请问是钓鱼还是吃饭。”

“吃饭……吧?”

我这个小身板,大冬天钓鱼这么受虐的事肯定不敢做。可现在下午三点多,又不是饭点。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吃饭这个由头。

反正明天要和齐晓东一起吃饭,就当先过来定个位置好了。

“明天有个朋友要请我吃饭,我先过来看看。”我一边说,一边四下观察鱼庄的环境。

“啊?”

服务员啊了一声,有点没反应过来。

“啊,不好意思,说错了,是我要请朋友吃饭。”服务员啊了一声我才意识到我又把实话说出来了。

服务员这才点点头,在一旁笑道:“先生要请的朋友肯定大有来头,您选择我们这里绝对是来对了。”

服务员一边说,一边把菜单拿过来开始介绍鱼庄的特色。我看了几眼就食欲大增,有些等不及明天晚上了。美食对一个吃货来说,有时候比肉体还具有诱惑力。

“三毛?”

我正想着要不要晚上先自己吃一顿,身后就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转过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再观察我。

薛军。

这张脸我真是太熟悉了,根本不用思考就能清晰的将过去和现在重叠在一起。

“好巧,你也来吃饭吗?”

我觉得我的演技也挺不错,至少我觉得薛军肯定不会认为我是来查探他情况的。

“巧了,这地方是我开的。”

薛军从服务员的手里拿过菜单,示意这边由他招呼。之后薛军看了看我,笑道:“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没想到这么多年你是越变越帅了。想吃什么随便点,看在老同学的份上,全场八折。”

我要是信了他这句恭维话,那才叫脑袋被门挤了。

“消费满300不是7折吗?”我指了指菜单最前面的几个红色大字。

“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了。”到底是做生意的人,薛军脸不红气不喘的看着我:“老同学都这么说了,那来个7折好了。”

“哎呀,循序渐进这招用的还真好。”

“小意思,混口饭吃啦。”薛军摆摆手:“你一个人过来的?不忙的话到我办公室聊聊。你可是稀客,不好好招待怎么行。”

薛军的办公室不大,内部装饰也不算有格调,基本上属于很普通的办公室那种。门口左手边放着一个书架,有几份最新的报纸和经商杂志。

右手边摆着一圈沙发和一张茶几,再往后就是他的办公桌。

薛军招呼我在沙发坐下,又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掏出一盒50来块的中华。

“好多年没见你了,你现在在哪发财?”薛军一边给我递烟一边问我。

“外地呗。发财要看和谁比了,和你肯定是没得比。”

“这话说的,当初在学校的时候……”薛军话说到一半猛然住口,薛军和我怀旧,这显然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

“没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学校那点烂事要不是看到你,我也想不起来。”

薛军猛的抽了两口烟,尴尬的笑了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以为歪歪扭扭的走路身边搂个小太妹就是整个灿烂的人生。后来年纪大了,见到曾经的一些朋友总觉得不好意思。”

“我觉得这要谢谢给你一刀的那个兄弟。要是没有他,肯定不会有现在的你。”

薛军一楞,随即释然的点点头:“说的也是,要不是他,说不定我还会继续混下去,迟早有一天把命混没了。你不知道一个看上去老实的人会爆发出样的多大的力量。有时候想想真的挺可怕的,要是我没挺过来,死的时候人们会不会放鞭炮来庆祝。”

“别人不知道,反正我肯定会。”

“我信。”薛军深以为然的点头。

“拉倒吧,说说而已。这大千世界,我们充其量都是沧海一粟,你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可出去一看,就和沙漠的沙子没一点区别。我要不是回来遇到你,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

“我还记得当初你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三毛是渣了点,可老子不欺负别人,也不惧怕你这种混混。你别落单,当心天上飞板砖。”

我忍不住羞涩的笑了笑:“这话是我说的吗?”

“还真说过。”

我和薛军相视一眼,沉默了几秒笑了起来。

“你看我都和你聊了这么久的情怀了,第一次来你这吃饭是不是可以免单。”

“你想的美。”薛军毫不犹豫的回答:“我要说免单,你小子就敢点上万的单,到时候我上哪说理去。菜免单可以,酒水不行。”

“搞的好像你这里有好酒一样。”

“还真有,十万块一瓶的都有。”薛军一副我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奚落我:“别以为在外面混了几年就看不上咱这块风水宝地。虽然咱这边出不了多大的富人,可大多数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你不从政真可惜了。”我笑着调侃了他一句。

“要不是以前人品不行过不了审查那一关,我早就去做官了。说不定还是海瑞、刘墉之类的清官呢。”

“海瑞倒是清官,可家徒四壁,连顿肉都吃不上。”我眼睛盯着薛军,道:“不过刘墉有点意思,娶了两房老婆。大老婆不让娶,刘墉就找皇帝赐婚,大老婆还不同意,皇帝就赐给了大老婆一坛毒酒。结果大老婆二话不说就把一坛毒酒喝掉。坛里当然不是毒酒,不过一坛醋也让刘墉看到了大老婆的决心,这才放弃了娶小老婆的念头。”

“滚犊子。”薛军鄙视我一眼:“你当我没看过隋唐演义还是怎么滴,这明明说的是房玄龄老婆,千古一坛醋。”

“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我冲着薛军眨眨眼:“齐人之福可都是男人的梦想。我们这种屌丝一夫一妻都成问题,你这种大老板心里没想过这么个调调?”

我一边调侃薛军,一边观察薛军的神色。

薛军说话的时候明显犹豫了一下:“怎么肯能,我老婆可是李敏。我要是赶在外边乱来,李敏早挠花我的脸了。”

“切,李敏现在哪有你威风。”我又朝着外面的服务员眨眨眼:“我进来的时候可注意到了,有几个长的不错的妹纸,你成天对着这么漂亮的姑娘能没点想法,我才不信。”

“怎么可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这一次薛军回答的很快,眼神也没有异色。

“那就是说不是窝边草就可以吃了。”

“滚肚子。”薛军笑骂了一句。

“不乱扯了,我明天和齐晓东他们过来吃饭,给我留一桌就行。到时候你在鱼庄的话也一起过来喝两杯。”

“行,到时候我看看忙不忙,不忙就过来喝一杯。”薛军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送出了鱼庄。我离开的时候,薛军和几个服务员确实有说笑。不过薛军没什么架子,自然也就受员工欢迎。这不能说明问题。

从我和薛军的对话以及后来的套话来看,可以暂时排除现在鱼庄的内部员工。

但是之前那句薛军的眼神有明显的迟钝,这里面就有值得推敲的东西。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