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渐进式聊天】

柳慧摇摇头,没说话。不过我能看出来,柳慧也动过考虑童磊的心思,只是后来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晚上送柳慧回去的时候,柳慧已经喝了不少。有些人喝了酒喜欢闹,有些人喝了酒又偏偏很安静,瞪着一双迷离的眼睛醉醺醺的思考人生。

柳慧明显是第二种。

回来的时候我们俩没说几句话,我把她送上楼,一个人回了酒店。

经过这次谈话,我觉得让童磊来这边工作不现实。从柳慧目前的状态来看,她也没有回家乡工作的欲望。

异地恋不现实,异地追求就更不现实了。

我想了想,觉得回去应该和童磊深谈一次。

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开始记录约会聊天软件的概率。

这次我同样用了4种打招呼的方式,动态回复一条,嗨回复三条,妹纸一条,其他全军覆没。其中嗨有一条表情回复。

聊了约莫半个小时,装B者挂一个,回复冷淡者挂一个。

成功约到见面两人。

从前两次的数据来看,嗨和动态是比较成功率高的打招呼方式。你好和在吗PASS,可以不用考虑。聊天内容还是即兴发挥,冷场的时候大多是因为话题没有留有余地,无法很好的上下转接。

有问无回的聊天方式还是比较容易冷场。比如12点左右,我同时问两个人吃宵夜吗?一条后缀宵夜是不是女人的天敌。

无后缀回答:不吃。

有后缀回答:不怎么吃,宵夜吃多了发胖还对胃不好。

如此,无后缀变成了问答模式。有后缀变成了互动聊天方式。每一个人的回复不一样,但是基于互动的关系,话题也比较容易往下展开。

因为数据依然不够的关系,概率比较模糊,我决定继续统计,具有可供参考性之后再贴在论坛上,也省的了很多口水。

第二天一大早,我给柳慧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回家了,问她有没有要给家里或者朋友带的东西。

柳慧说没有,要过来送我。

我没让她过来送,一个人去了车站。每次站在西站的进站口,我都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我觉得我也有些蛇精病的潜质,有时候喜欢享受这种孤独的感觉,这大概也是我没让柳慧过来送别的原因。

因为家乡是小城市的原因,火车要先回省会然后转车。所以我也不管坐票还是站票,买了一辆最快开车的站票匆匆进了站。我觉得整个过程就是那句随便来一张最快开车的车票最有feel。

这让我想起了当初流浪的时候,有时候不知道去哪便去车站用一种装逼味十足的风范说一句来一张最快开车的车票,目的地随便。我甚至觉得,有时候不仅仅享受流浪的旅程,更享受买票那一刻装B的快感。

火车哐当哐当的走了几个小时……我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虽然这里离家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不过我依然升起了近乡情怯的感觉。

这还是我第一次不是在过年才回去。

下午汽车站人不多,车上空的位置也比较少,我买了票便径直坐到了后排,一边玩手机一边等着开车。

“三毛,还真的是你。那会就觉得眼熟没敢认。不过看到你坐着时候要死不死的坐派就知道是你。”

我常说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时至今日也不知道怎么坐才算有坐相。

我刚抬起头,一团黑影就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之所以用一团黑影来形容,是因为她的体重不能用斤说,和负增长三个字有异曲同工之妙。她往下一坐,半边屁股就到了我这边的椅子。我从她圆圆的脸蛋依稀能看到熟悉的味道,只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是?”

我觉得还是不要说,是你呀,我们好久没见面了,然后聊了一会才问她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MD,信不信老娘一巴掌呼死你。”女人娇嗔的白了我一眼,笑的时候一张脸的粉还跟着肌肉抖动。

她的妆实在是化的太浓了一些,色调搭配的也不好。睫毛膏和粉底非但没让她的脸变得圆润,反倒是把她一双大眼睛挤成了不规则的椭圆形。就好像吃罐头打不开盖子,用刀劈的四分五裂一样。

“姐,别闹,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又往后退了退,心虚的说了句。

“姐个毛,你这货又没有发财,干嘛摆出一副不认识的人臭谱。”看的出来,女人是有点真生气了。

我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她肉乎乎的手,一下子就想到了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的大圣爷。

我沉思了片刻,确定想不起来她是谁,只好说:“姐,真的认错人了。”毕竟叫三毛的人也很多,这巧合的概率虽然低了点,但还是有的。

“我擦,你还真忘了老娘。”女人一边说,一边瞪着我道:“是我,李敏,你初中同学。”

我初三的时候留了一级,所以认识好多李敏、王敏、赵敏,不过她这么一说,我恍然想到了一张圆润娇媚的脸颊。渐渐地,印象和现实重叠,我总算想起了眼前的老同学。李敏是我留级那一年的同学,初中毕业我就不知道她去哪读书了。

上学的时候李敏个子就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体型当时虽然有些微胖,但绝对是杨玉环那种类型。我还记得当时追李敏的男生有很多,不仅情书隔三差五就有人送过来,艳名更是连外校和不上学的小痞子都有波及。如果我们这边有姐妹会的话,她绝对是姐妹会的风云人物。

尽管没有姐妹会,初三李敏在整个初中年纪都是一号人物。

不过那个时候我基本属于没开窍的男生,除了踢球就是看闲书,人家谈恋爱我也不羡慕嫉妒恨,我的时间看书都不够,哪有时间找妹纸。所以我和李敏除了同学这个身份之外,基本没怎么一起玩过,说过的话也不多,大多是她让我给谁谁递个纸条。

用现在比较时髦的话来说,那个时候李敏是比较早熟的女王,我是路人甲。

没想到她还记得我这个路人甲,还能一眼把我认出来。这让我除了受宠若惊之外还隐隐有点窃喜,我不留胡子的脸颊还是能看出青葱岁月的痕迹。

她要是不说后面那句我估计就太完美了。

“呀,李敏呀。”

“才想起来。”李敏风情万种的白我一眼,娇嗔味道十足。我隐隐忽略了她现在的体型,恍惚想起了中学时代的李敏。

“有多少年没见过你了。”李敏感慨一声。

“好多年了,这些年我也就过年才回来,见不了几个朋友。”

“也是,咱那现在的年轻人很少了,基本都在外地工作,有些过年都回不来。”我能想象到李敏的感概。毕竟对于李敏来说,从中心围绕到朋友们的联系越来越少,这中间的落差其实也挺让人感慨。

“没办法,都是为了生存。”

“对了,你现在做什么。”

“情感咨询师。”

“什么?”李敏的表情和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我介绍职业时一模一样,瞪着眼睛张着嘴,一副想破头破也想不出这算什么行业的样子。

“诺,就是这样。”

我把论坛的帖子点出来拿给李敏看。

李敏拿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盯着我:“三毛,你还干过斗小三这事?”

这还是我青黄不接时接受的委托。不过人们通常的关注点都在那些成功牵手的情侣上,很少会有人看我怎么斗小三,毕竟斗小三是解决单身问题之后的事了。

李敏结婚了。

这是我得到的第一个信息。关注点不同,代表现在的环境氛围也发生了改变。

“接受过几个委托。”我尴尬的挠了挠头。

李敏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会,在我被她看的心里毛毛的时才说道:“三毛,你怎么收钱的。”

“啊?”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帮人斗小三是怎么收费的。”李敏沉声强调。

“我不是说这个。”我看着李敏说:“你不会……”

“我觉得我们家死鬼外边有人了,这次来省会就是想抓狐狸精来着。”说到这个李敏的声音也提高了不少,肥乎乎的脸颊还冒出一股幽怨的火气。

“会不会是你误会了?”

“怎么可能。前段时间我就感觉那死鬼不对劲,神神秘秘的抱着手机,我查过几次又没查出什么。这死鬼最近更是借着做生意的由头天天往这边跑,什么观察鱼种跑酒店之类的借口用了无数次。这死鬼还以为老娘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一个吃喝赌的烂鬼能放出什么好屁。”李敏越说越不忿。

“这也不能说你老公有外遇了呀。”

“之前有人看到他搂着一个女人在咱那边开房。你也知道,咱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满城皆知,这死鬼肯定是觉得不保险才要来这边。”

我有些了然,想了想看着李敏道:“所以来抓奸,但是没有抓到。”

“三毛,还真不是盖的,果然有两把刷子。”李敏点点头,不过随后又很无奈的说:“这次悄悄跟去,突击没发现一点痕迹不说,还被死鬼吼了一顿。可我要留下来和他一起跑酒店,死鬼又死活不同意,你说这死鬼玩什么猫腻。”

“三毛,咱可是老同学了,你可要帮我。”李敏说了句,又拽着我的胳膊说:“老同学的后半生幸福你可不能不管。”

李敏这么怀疑也不无道理。不过这或许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李敏的老公想给李敏一个惊喜,或许是生活上或许是生意上。第二种就是她老公真有外遇了。

我想了想,看着李敏问道:“是不是他玩手机的时候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上厕所洗澡之类的也带着手机,但是把手机放回去的时候又不避着你,好像不怕你检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