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红了】

王老五说三毛你真是个异类,这件事明明是林美乐先主动,最后偏偏是他开口表白。

王老五说他和林美乐的年纪都不小了,他们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做一件中年人不敢做的事。

林美乐对中年人三个字颇为微词,两人闹了好一会我才听到林美乐抢过电话,说她和王老五要闪婚了。已经领了证,但是酒席日子定在三个月之后。

我问他们为什么要定在三个月之后,为什么不是一个月,两个月,闪婚还需要这么久?

王老五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是个吉利的数字,不然我为什么不叫二毛不叫四毛,偏偏要叫三毛。对于王老五的解释我还真无法反驳,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么多毛为什么会中意三毛。

我觉得王老五是故意这么说的,他肯定知道我有强迫症,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会纠结很久。想到这里,我顿时觉得这些商人真没劲,脑袋里尽是弯弯绕,成天尽想些恶心你的办法。

不过还好,这两人也干了一件吃会不忘挖井人的善举,就是把两个人发生的故事和拍好的婚纱照在我论坛的帖子下面做了跟帖。王老五大小也算是名人,公司也做的很大,所以很多人只要网上查一查就能查到这些。做这事的时候他们没有告诉我,我也毫不知情。就是有一天半夜两天我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说她要追本市首富的时候我才知道了这件事。

我急忙开了电脑上论坛。

这两人是半夜一点发的跟帖。

我估计这事肯定是林美乐和王老五说的。

良辰我火了。

其火热程度让我有一百个理由在本地待不下去。我从没想过会在短时间内见过如此多的疯狂男女。起初这些人只是通过私信来委托,就在我本着职业道德开始一一回复的时候,电话又被打爆了。

还好,王老五没把我的地址泄露出来,不然我估计都没法出门了。

无数条私信和电话的火爆程度让我措手不及,我只能暂时不上论坛,换了手机号码。如此一来,我的业务也只能被迫禁止,等待这些事平静下来,等待我正常的客户。

我享受了三个月的平静,直到我去参加林美乐婚礼的那一天。

“小伙子,请慢走一步。”

为了参加婚礼,我特意去步行街换一套适合婚礼的行头。刚到步行街的入口,一个脏了吧唧的老头坐着小板凳冲着我招手。老头的脚下铺着一块红布,上面写着:看相、算命、预测。

我四处看了看,确信老头对自己招手。曾经有个姓萧的抱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态和一个老头斗咳嗽,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我一点都不闲,除了要参加林美乐的婚礼,还要筛选正常的客户。

“师弟,你今天有卦。”

我走了两步,就听到了老头后面这句。当时我就觉得的兜里的几张毛爷爷保不住了。

多么不俗的开场白。

老头没有码出一排书说我骨骼惊奇,是天生的武学奇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称呼我师弟,这比那些管用多了,从侧面直接烘托我的高辈分。

我不死心的看向老头,问道:“我不抽白沙,你猜我抽什么烟?”

“那都是江湖骗子才干的事。而我,是一个修仙之人。我来问你,你想知道你的前世是谁吗?”

“不想。”我想也不想的拒绝。我不认为自己前世做过什么好事。否则我一个大好的社会青年怎么会被王老五算计。这也提醒了我,王老五这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婚礼敬酒的时候,我一定要给他来出恶趣味的游戏。

但是老头显然已经想到我会这么说了。大师就是大师,老头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我相信自己真的是他师弟。

“你买衣服是为了参加婚礼,你还是女方的朋友。”

在泰国还没有进入人们视野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后来,性别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就变成了百分之三十三。这不算什么秘密。但是一个市区步行街的算命老头能一口道出我要参加婚礼,还是一个女性朋友,这怎么样也值得多聊两句。

“师兄可是姓刘,排行老六?”

“刘老六?那是谁?”老头摆摆手,面色一正,还象征性的拍了拍脏不拉几的衣服边角,严肃的说道:“老夫乃是辅助武王伐纣的……”

“去你大爷的。”

我当时就毛了。

众所周知,姜子牙管元始天尊坐下十二弟子都称为师兄,偏偏后面还有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申公豹被老头虐。这申公豹在封神演义里简直就是天下第一悲催角色,除了满足老头做师兄的瘾,就是免费给老头送好东西。其特点和灰太狼可以一比,我还会回来的。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懒羊羊的。

“师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老头捋了捋胡须,很有一派想风道骨的模样。只是我们都靠一张嘴生活,基本属于同行,所以老头接下来要说什么我基本门清。

“你是不是想说我只是没开天眼,花点钱开了天眼就能看到前世今生,然后我就会恢复法力。”

“错,你最近会遇到一个老朋友。”老头一副小样你斗不过我的眼神。

“好吧,那你说我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会遇到什么样的老朋友。”老头虽然不按套路出牌,可本质也是换汤不换药,这一点倒是没出我的预料。我饶有兴趣的看着老头,希望他能说出一些让我惊喜的话。

“就在这里。”老头的手指指了指天空。

“天上?”

老头捋了捋胡须,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可说,不可说,说了就不灵了。你只要知道,你会遇到一个老朋友,这个老朋友会给你带来……”

“行了,下次想个好点的开场白。”我不耐烦的摆摆手,掏出五块钱扔给老头:“下次说点新鲜的,我给你10块。”

“怎么也要20。”

“我给你50。只要你单口相声说的好。”

我真傻,真的。

我应该连五块钱都不给他。给了他不就表明他听到了他断胡诌的话,用五块钱做了见证。如果我不给他五块钱,也许我真的不会遇到这个传说中的老朋友。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这世界有时候看上去很大,可有时候的确很小。这几十年我们会遇到一个又一个的老朋友。或是路上的巧遇,或是婚礼的巧合。老朋友相遇,自然会一起喝点,故事大多也就这么来了。

我遇到这个老朋友,基本上也是喝点喝出来的。

不过那会我没在意,我的注意力还集中在林美乐的婚礼应该出一个什么别开生面的小玩笑。

事实上,这个小玩笑很成功,在把气氛烘托起来的时候,我还小小的阴了王老五一把。这让我很开心。人开心脑袋就不受控制,情不自禁的又多喝了一点。

婚宴结束之后,我保持着微醉的步子准备回家。过人行道的时候,我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这手劲沉重厚实,一股力量差点给我推了出去。

我顿时就毛了,转过身就要动手,看到眼前的笑脸忽然怔住了。

童磊。

我中学时代的朋友之一。

“看背影我就觉得很熟悉,没想到真是你。”童磊是我的高中同学,毕业之后回了我们这个小地方。高中那时,我在网吧通宵会跑去他们这些住宿生的宿舍睡觉。这在朋友当中,应该算是比较亲近的朋友了。因为毕业之后,你很难再找一个通宵之后还让你去补觉的地方了。

我关心的不是巧遇,是刚才他推我那一下。

他这要是认错了人,这么用力明显不是一句认错人能够解释的。我估摸着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这样。

你推啥。

看错人了。

看错人你推啥。

推你杂的。

你再推个试试……

“我擦,你怎么来这了?”我也很开心,他乡遇故知还不是债主,这应该算是一件开心的事了。

“来出差。”童磊热情的搭着我的肩膀:“几年不见,你小子混的人模狗样的。过年回来的也不见你,同学聚会你也不参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小子有钱就瞧不上老同学了呢。”

“净扯了。有钱能不参加同学聚会?”我一脸嫌弃的鄙视了童磊一眼:“有钱就该我组织同学聚会了。再说了,同学聚会几年聚一次还差不多,年年聚会也没什么新意。”

聚会不就是吹牛嘛,吹牛谁不会,我从小就开始吹牛了。在吹牛的道路上,我一直都是急先锋来着。之所以不去同学聚会,只是害怕遇到她。我的脑子里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这种场景。

尴尬?

冷场?

诉说往事,来一场分手炮?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