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最后一次分手】

一眼。

只一眼我就被深深的迷住了。那是一个充满飞天遁地的武侠世界,男主角修炼了一门奇葩又牛叉的武功。秘籍的名字我没有记住,只记得修炼了这本秘籍每死一次功力就会大增,死了九次就能一统江湖。

从那一刻开始,我和新同桌建立了亲密的关系。

我也开始用课本挡着小说,时不时的看一眼黑板。从那时起,我的业余生活就被武侠小说占据。从金庸到古龙,从司马紫烟到武林樵子,内地和宝岛的武侠作品几乎追了个遍。书店的书看完了,找不到喜欢的书了,我就开始自己写。

我之所以用这么大的篇幅来描写这段初中生活,实在是因为这段生活对我的影响太深。深到它在我上了大学还在影响我。

新入学的第一年,时间刚刚过了两个月,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到了分手。

大学和高中相比,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高中的时候每天都要回家,翘课还要绞尽脑汁的想理由,还时不时要担心被老师发现请家长。大学就愉快多了,过了适应期,学校周边混熟之后,整个人都有一种龙出浅海的畅快。

渣生不会上了大学就突然顿悟,从此走上学习的道理。恰恰相反,没有约束的渣生只会更加的堕落。在学校混熟之后,我每天流连学校的几家租书店。上课的时候看,下课回了宿舍也看。

那个时候网络小说正是井喷的时候,各种类型的书如雨后春笋。

书那么多,我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只能把晚上睡觉的时间也拿来看书。学校宿舍晚上11点熄灯,我一个人点着蜡烛在宿舍看。学习上我从来没有这么勤奋过,唯独看书这件事愿意克服各种困难。

你看,我用的是一个人在宿舍。

没错,我的6名舍友在玩魔兽世界。他们和我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晚上通宵是玩魔兽世界,我晚上通宵是看书。

通过宵的都知道,晚上通宵白天睡觉,昼伏夜出。久而久之,人会对安静的夜晚格外钟情。

教室是什么?

哦,对了,教室是老师点名必须出现的睡觉地方。

她火了,严厉的警告我,再这样下去就和我分手。

如果我们刚刚开始谈恋爱,我想她这么说的时候我肯定心惊肉跳,哪怕想悄悄的看书也要在她面前表现良好。但是在一起久了,畏惧感没了,之前深夜的思念早已经被时间消磨殆尽。

我们的剧情开始反转。

以前是我苦苦追她,现在是她要忍受我的大声说话,甚至我们敢互相吵架,破口大骂。终于,有一天我再也忍受不了,我们话赶话的提出了出手。

高中的时候,学校的女生只有那么多,大半我都认识。

上了大学,学校的女生辣么多,我一个都不认识。这其中的差别就在于,我不认识的人可以大着胆子要电话,搭讪,不用害怕老师,也不用担心追不到在渣生面前掉面子。

分手的那几天,我恍然才发现,原来以前在一个树上吊死真是蠢毙了。

我开始和别的女生约会。

一个接一个的约会,快的和走马灯一样。我才发现,原来野鸡大学也是有优点的。妹纸多,男生少。有质量的男生就更少了。

如果照这么发展下去,也许我的大学生活从三点一线就变成了四点一线,还要加一个学校周边的小旅馆。

但是上天注定要一段可歌可泣的悲情故事,所以她在百忙之中还时不时照顾我这个渺小的人类。

那会,我觉得上天离我真是近在咫尺。

我被舍友拉着一起通宵的时候,她也通宵了。还坐在我的对面。

我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因为看到她的那一刻起,往事如潮水般的涌入脑海。尽管那个时候我有些风骚,可看到她的那一刻起,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这么风骚只是不能忍受和她的分别。

这种感觉让我不自在也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站起来准备换电脑。

她走过来,冷脸甩给我一张银行卡:“钱。”

我的生活费都用来看书和约会了。所以还没到月底已经十分紧张,富二代的舍友尽管能请我通宵,却不能无时无刻都管我吃喝。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高三那年,临近毕业的时候,我的生日也到了。她卖了所有的中学课本,把卖来的钱给我买了一个大大的蛋糕,还把自己送给了我。我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走到了一起,却因为这花花世界和一本破书就让我们分开。

卡我没要。

不过我们又回到了一起。这次分手让我们深谈了一次,也让我感觉到什么是爱。我们的感情更进一步,没多久就从学校搬了出去。

我们买了电脑,一起看电影,一起玩游戏。

武林外传的秀才说,我想写只是因为要写笔下的故事。于是,我的理想发生了改变,我要成为一个作家。

玩游戏之余,我开始尝试将脑子里的武侠故事写出来。

心不诚则事不顺,写作只是玩游戏累了才会动笔,所以我的故事收藏不多,即便是有留言也多是批评。

但是我固执的认为,不是我的故事不好,是武侠没落才让我的作品无人问津。我从没反思,我的故事卖点在哪里,高潮在什么地方,有什么地方能够吸引别人看下去。

我找了一个欺骗自己的理由,然后一边玩游戏,一边等着武侠重新崛起。

我没等来武侠崛起,却等来了毕业。

时间就像魔法一样,一句巴拉拉萨托鲁就跳跃了1000个日夜,以至于我的眼前一阵恍然。因为回首这三年,我几乎都是在出租屋玩游戏、看书,过二人世界里度过。

我想了想我的专业,3D、玛雅、PS、AE,这些说的挺溜,一个软件都不会。这三年除了在家闷出了一张白脸,整个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就连麒麟臂也只能维持几分钟。我更深层次的想了想,这是个废人呐。

起初的时候,我还能欺骗自己,天生我材必有用。即便是没学到过硬的专业知识,我也可以凭才华闯荡一片天地。

明明可以靠才华吃饭,为什么要靠闷出来的一张白脸。

可找工作的时候,我给自己编织的谎言终于被无情的现实戳破。所学专业不能胜任对口工作,即便是搬砖也没有像样的体力。过了三年的二人世界,人际交流为零,找工作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更可悲的的是,我的父母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还在期望着,期望他的孩子出人头地。

我依稀还记得做销售第一个月发的工资只有160块。

整整40天的工资。

如果这还不是最可悲的话,那么我拿这160块请同事吃了200块的饭还一点生存的觉悟都没有,那应该是最可悲可叹的了。

我辞了职,回家继续玩游戏。

她毕业之后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受我的影响,跟我一起玩起了游戏。那段日子就和进了京城的李自成一样。李自成战胜明朝进了京城,大顺朝从此夜夜笙歌,每一天都当过年一样。

我想,我们那个时候和大顺朝没什么区别,没日没夜的玩游戏,看书,脑子里的内容都是关于娱乐方面,一点正经的都没有。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觉得最牛逼的一件事就把让她也看起了网络小说。张小花的史上第一混乱。

她忍不住的捧腹大笑,我特别有成就感。

我的成就感爆棚,又找不到那么多搞笑的书,只好另辟蹊径。我开始在网上找各色各样的菜谱,做一道又一道精美的食物。她越是称赞,我的动力越是开足。毕业之后的一年,我联系厨艺,等她游戏玩累了过来品尝。

我们的二人世界一直围绕着这间租来的二室一厅和门口的小区。为了增添我们的生活乐趣,我们还养了两条中华田园犬。日子过的轻松快乐,除了要生活费时的负罪感,我们觉得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这是喜剧吗?

这当然不是喜剧。因为我们还没有感觉到生存的压力。尤其是我,我幻想在她的称赞里,幻想着做什么美食,给她买什么零食,想着我们俩个要看一部什么类型的韩剧。我活在幻想中,忘记了自己是群居的动物,也忘记了生存的残酷。

上学第一年第一次过年要回家,我们在火车的车厢结合部站了24小时。我们依然很开心,依然手牵手。我那时想着,明年一定要买到坐票。

毕业之后第一年回家,我们带着积攒下来的几百块零花钱买了卧铺。我以为这就是爱她的表现,也许之后我们回去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坐飞机回去了。

没错,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一个毕业之后的男人居然这么不成熟。更不成熟的是,我还在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这一想法。我把挣来的压岁钱都存了起来,只为了明年回来买张机票给她更大的惊醒。

我不想说我毕业的时候年纪多大,居然还恬不知耻的收压岁钱,因为那确实到了让人口诛笔伐的地步。但我那个时候觉悟不够,我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除夕夜,12点,我们互道新年平安。

我们聊了很多开心的事,聊了高中同学,聊了过年之后去哪里玩。我们聊着许许多多学校的事。她偶尔会提及一句,三毛,我们明年不能这样了。没有工作,我怎么上她家谈提亲的事。

我笑着答应她。明年我们一定会改变。

我知道她一定会附和我,她一定会说:老公,我知道你是最棒的。

我想,她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成熟了。但是因为我的关系,她将这份成熟狠狠的尘封起来。她选择了继续不成熟,继续陪着我不成熟。她选择了用她的行动一点一点来影响我,让我走出我们的二人世界,勇敢的重新面对生活。

我知道她是一个好女人,从来都是。

元宵节之后,我们俩再一次塔上了回往二人世界的列车。也许,我们都在想着给彼此双方一个更大的惊喜。

5月中旬的时候,这个惊喜终于来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