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情如曲过】

当你开始了解一个人,你会发现,原来我这么做对方就会欣喜。原来我说什么,对方才会产生默契。

但是当你很了解一个人,你会发现,原来很多时候已经不太善于表达,原来很多东西都觉得流于形式,原来这些流于形式的东西已经羞怯于表达。

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认为只要我和小雅在一起,不管我们在什么地方,什么样的环境又或者我们各自需要磨合的棱角都不是问题。我知道俩人的感情同样是一门高深的学文,但始终无法深入的了解。

就好像以前不太擅长的地理、历史和政治,总觉得背下来的无法掌握。后来找到了窍门,便觉得这些其实也没那么枯燥,甚至乐在其中。感情上好像也是如此,就好像那句话,幸福的人总是各有不同。

套路终究是一时,悟道还能乐在其中才是俩人的相处之道。

当然,这不是说套路不重要。假如连一个开始都没有,又谈何悟道,谈何往后的恩恩怨怨痴男怨女。张无忌说,我先学定一个小的目标,就先学乾坤大挪移好了,九阴白骨爪什么的都是痛苦的根源。

可再回过头来看,张无忌已经学会了九阳真经。

我想先定一个小的目标,先让小雅留下来。又或者,我和小雅一起回去。

为了这个目标,以前那些羞怯又不善于表达的东西我必须重新捡起来。

从图书馆离开的时候,外面的雨小了很多,毛毛细雨不那么让人避之不及,又觉得行走在雨滴的路上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身边还有日思念想的女人。

“三毛,我们去哪?”小雅见我似乎很有方向感的带路,斜过头看着我:“你这家伙又想带我去哪?”

“拜托,有点情调好不好。”我郁闷的回她:“你现在简直就是情调杀手,只要一张嘴瞬间就能把气氛都毁了。”

“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情调?”小雅忍俊不禁,可能是因为即分别的原因,这一次小雅倒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抗拒,点点算是默认。我们俩没有乘车,只是一起低着头,沿着路面上的地砖一块一块很有的同步行走。

走着走着,我的手不可避免的触碰到小雅的手背,我顺势牵起了她的手,一切好像都是那么自然,就好像俩个刚刚在一起的青年男女终于到了顺其自然的牵手机会。

小雅低着头,脚步乱了一步。

我跟着她乱了一不,然后我们的脚步又变得同步。我没有看她,免得她尴尬。她也没有看我,只是默契的就这么走着。

我们转过街口,穿过一片红砖铺成的林萌小道,到了通往湖面的桥边。刚下了一场雨,桥梁上还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雨滴,桥上只有被雨拦下的人乘着雨势稍歇准备立刻回到市区。

哦,桥梁的边上还有一个人正在作画。

哦,不对,应该说从桥梁边到另外一头,整个桥梁有七个画家。

画纸已经有些被淋湿,显然这个人是在雨势刚刚收歇的时候已经来到桥边作画。他画的是国画,笔下的山水也更怡人。小雅从小学习绘画,见到这些自然会凑上去瞧一眼。

那个人正在画着山顶,看他笔下的颜色显然这时正是秋天的山顶。树叶枯黄,连小草都垂着头随风轻摆。太阳洒在山顶的大石上,照的大石暖烘烘的。大石上坐着俩个人,女生坐在石头上,男生坐在她的脚边。

男生似乎在唱歌,女生手托着腮帮静静的注视着男生。

小雅瞥了我一眼,捋了捋散落在耳边的头发,柔声说:“三毛,我忽然很想知道那边那人在画些什么。”

小雅指了指桥梁边第二个作画的人。这一次,是小雅牵着往那边走了过去。那人自顾自画着,好像对身边出现在的参观者漠不关心。画布上,一辆绿皮车正穿过一片白雪茫茫的荒山。

北方的秋天很短暂,在秋叶还未谢尽、秋风依然固守阵地的时候,突然来一个叫寒流的很寒冷的东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路掩杀了过来,所到之处尽皆萧条。于是乎在寒霜冷冽,冬月凄凉的北方,雪似落羽纷纷扬扬来到人间。

树杈上又只剩下了枯枝,小草被白雪覆盖,就连呼出去的气都会在眉毛结上一层冰霜。

男生和女生站在车厢的结合部,女生坐在行李箱上靠着男生的胸口。车窗早已经冻上了一层冰凌,天很冷很冷,不带一丝湿润,浸入骨髓的冰凉仿佛要把身体的所有温暖都抽去,男生和女生牵着手,仿佛只要俩个人牵着手,这天底下最寒冷的冬天都会被他们融化。

在我们不成熟的世界,我们熬过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却在逐渐的成熟的时候,一个细小的东西任何都会搅得波澜壮阔。我不知道这是成熟的代价,还是原本这就是我们原本净化的过程就是如此。

我和小雅凝视了许久,默默的走到第三幅画作的背后。

第三个年头,是我们至关重要的一年。因为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彻底关闭了外面的世界。因此,这幅画有种色彩,外面五彩冰粉,屋子里的那对情侣七彩炫丽。但是,这两种色彩很突兀又格格不入,两种色彩好像有一圈明亮的网络隔开,屋子里的人好像彻底把他们封闭,只有仅有的色彩和外界相连。

但是男生和女生脸上的笑容却又那么纯粹,那么温暖。俩个人的桌子边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男生捏着筷子,女生手托着腮帮看着他。

这幅图的角落里还写着几行潦草的文字。

那一年,我们经历了在现在看来许多幼稚的事。但是不能否认,那时我们的思想和心志自然又不是不同。感谢曾经的磨难,如果不是这些,也许人这辈子都找不到一个肯把最后一碗面让给你然后她喝汤的女人。

“三毛,你这个混蛋。”小雅狠狠的掐着我的手臂,可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当初为什么不努力一点,为什么不能勇敢一点,为什么……”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