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大黄蜂变身】

蛇精病。

我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最怕别人卖萌式的软磨硬泡。但谁要是威胁我,我的火头瞬间就会被点燃。用一句10年前流行网文的通用语来说。

龙有逆鳞。

我的逆鳞就是别人的威胁。念书的时候,我们这种渣生不和社会的小流氓为伍,逃课也只是打个篮球或者爬山之类的蛋疼活动。可我们这些不进教室的渣生自然又和那些整天染着黄毛的混学生比较容易接触。

时至今日我都记得那句放学别走。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准备挂了电话。可手指刚刚摸到挂断键,电话里又传来喂喂的声音,这声音更大声更焦躁,声音还是一个男人。

“哥,拜托你快来吧,我们这里真是受不了了。”

似乎那男人从女人的手里抢走了电话,女人在一旁呜哇的大叫,周边的声音熙熙攘攘,听上去比较嘈杂。

“我不认识她。”

“哥,你别闹。”这人都快哭了,带着哭腔道:“哥,大哥,不认识你们能聊这么久?不认识她还威胁你?哥,我就是一个摆烧烤摊的,你们情侣吵架……喂,祖宗,那是我洗肉的盆子,不是鼓浪屿,别往里跳。”

嘟嘟嘟……

电话莫名其妙的挂断反倒让我担心起来。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又不管,我也过不了心里那关。后来我参加他们婚礼的时候,她当着新郎的面问我,三毛,当初你不是当初挂了我电话吗?怎么又来帮我了。

我看了一眼紧紧搂着新娘肩膀的新郎,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她,得亏你是个女人,要不你换成新郎看看,别说跳人家洗肉的盆子,就是跳鼓浪屿我也不管。

我觉得归根究底还真因为她是个女人。一般的老爷们干不出这种事,即便能干出来也不会得到别人的同情,甚至鄙视更多。但女人就不一样了,楚楚可怜是女人的优势,撒泼打滚也因为女人这个身份多了一丝男人的谅解。

我应该早就有这种觉悟的。

可那会真是担心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喝醉的女人会出什么乱子。还好,没几分钟的功夫那个电话又拨了过来。这次那老板是真哭了:“大哥,你快来吧,只要你过来,酒钱我就不要了。”

“你不会找她的亲属电话吗?”

“哥,别说了,眼泪哗哗的,我要是有哥你那脑子,能给这祖宗喝酒吗?”

这个烧烤摊的老板应该是刚开或者是看上去很老实的那种人。大多数的烧烤摊不是膀大腰圆的汉子就是穿个背心露出肩膀纹身那种。遇到这种闹事的蛇精病,早就扔出去了,更险恶的是,万一对方有歹意,那后果更是不可估量。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运气好,还是脑子够聪明,特意选了这么一个地方。但她是真醉了,我总要过去看看。

其实我过去也没什么用,还是要找她亲属的电话。真要是把她弄回自己的房子或者找个酒店住下,第二天这女人一睁眼保不齐就会甩一巴掌过来,然后大喊。范伟的即日启程看过吧,我估计下场和他差不多。女人要是一睁眼就哭着喊着要让你负责,那是都市YY小说,主角可有后宫的。

我一边让烧烤摊的老板找女人亲属或者朋友的电话,一边拦了出租车往去赶。

我到的时候,烧烤摊老板一眼就认出了我,拉着我的手激动的说:”大哥,可算把你盼来了。”

这老板,神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们固然喜欢看热闹,可热闹也是有个距离的,看热闹还往上凑的,那估计只有美女扯衣服才能有这样的画面了。烧烤摊的老板带着一个黑框眼睛,衣服穿的也算整洁,没有纹身,也不另类。

老板指了指拿着酒瓶又唱又跳的女人:“大哥,钱我不要了,你赶紧把这祖宗带走。”

我顺着老板的手势望过去,顿时了解老板此刻的心情了。这女人撒酒疯的方式还和别人不一样。大多人发酒疯又唱又跳,哭鸡鸟嚎也是常见的。可女人的这种酒疯我还是第一见到。她把老板的桌子摆成一排排,感觉不像是吃夜宵的烧烤摊,更像是露天的教室。

她手里拿着一块抹布不断给人擦桌子,一边擦还一边笑。笑声是咯咯咯的那种,听着很渗人。

“三……毛……你来了,快坐下,我请……你吃烧烤,我跟你说,我烧烤的手艺可……可好了。”

她擦了擦别人用过的竹签,给我串了两个鸡翅膀。如果不是她用刚才擦过桌子的抹布给我擦竹签,说话也是含糊不清,我都不觉得她是在发酒疯。

串鸡翅膀的手法太专业了。

我估计她没少帮烧烤摊的老板串鸡翅膀。

烧烤摊的老板斜着看我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大哥,全靠你了。

“拿来。”我冲老板一伸手:“把她的电话给我。”

“给。”老板痛快的把手里的苹果6放在我的手上,从这个细节不难看出老板是个好人。不然他就不会把手机交给我。女人折腾了这么久,赔老板一个6也算把损失降到最小了。

我接过手机,拿起一看,乐了。

指纹解锁。

烧烤摊老板急忙摆手:“你别看我,刚才是她给我解锁的。还说要把手机送给我来着。”说着,老板叹了口气:“你说这祖宗的手机我敢要么,万一明天她来要手机,我这摊子还开不开了。”

“喂,林美乐,你过来。”

我想了半天,才记起当初她好像是自我介绍来着。

林美乐,29岁,公司行政。

“三毛,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讨厌。”林美乐拿着往外掉血的鸡翅膀走过来,含糊不清的说:“还从来没有人骂过我神经病呢。”

她从我手里拿走手机,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手机扔到了邻桌的酒杯里。

我也崩溃了。

“三毛,来,给你烤的鸡翅膀。”

我和老板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两个人都快哭了。

“三毛,你快尝尝呀,我还没给人烤过鸡翅膀呢。”林美乐举着带血的鸡翅膀一个劲的往我嘴边塞。老板纵身一跳,身手敏捷的和我拉开距离。

“林美乐,你闹够了没有。我和你真的不熟,你发酒疯也和我没关系。我又不是菩提祖师,不会在你脑地上敲三下的。”

哈哈哈……

围观的人一阵哄笑,还有人乘机插了一句嘴:“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这么漂亮的妞你能忍到三更?”

“就是,我看你把这妞带回去算了,你看给人家老板闹的。”

“可我和她真不熟。”我摊开双手,无奈的和围观群众交流。被这么多人齐刷刷的注视,还有不少人拿着手机摆拍,这种感觉就和吃了过期麻辣烫一样。

不止肚子疼,还蛋疼。

“小兄弟,要是你们真不熟,你把人交给我好了。”又有人起哄,还逗的人们哈哈大笑。

我真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老蓝,在干嘛,帮我个忙。”

逼于无奈,我只能打电话找蓝诗婷求助。刘文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和蓝诗婷的联系也没断,有时候也会一起出来吃个饭。所以我给蓝诗婷打电话,自然不会有一种用人家才想起有这么一个朋友的尴尬。

“吃夜宵,怎么了?”

蓝诗婷那边的声音也比较嘈杂,看样子也在人多的地方。

我叹了口气,把这里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讲给蓝诗婷。蓝诗婷先是一阵哄笑,随后痛快的答应下来。

等待真是一件煎熬的事情。尤其是等待的过程还要应付一个喝了酒的疯子。最惨的是还有人拿着手机拍视频。

我感觉我要火了。

还好,蓝诗婷的速度不慢,约莫半个小时的功夫就赶了过来。她来的时候林美乐正把烧烤摊老板挤到一边,一边烤鸡翅膀,一边嚷着非要创业,和烧烤摊的老板合股经营,然后扩大上市。

“三毛,你……不行了,先让我笑一会……”

蓝诗婷本来还是满脸的狐疑,见到这幅场景再也忍不住。

“姐姐,别笑了,还是先帮我把这个问题少女处理一下。”我这会总算能理解烧烤摊老板的心情了。

“怎么处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合租。”蓝诗婷白了我一眼,又笑了起来:“我看还是送到你那算了。啧啧,这女人挺漂亮,不带回去真是可惜了。”

“别闹,说正事。”

“还是附近找个酒店好了。”

林美乐的包包里只有一堆化妆品,钱包里除了几百块之外连张卡都没有。鉴于我和林美乐只见过一次,蓝诗婷还是觉得把林美乐暂时安排在酒店比较好。我想了想,觉得蓝诗婷的提议很不错,至少不用把这个醉鬼弄回家里。

去酒店的路上林美乐还在发酒疯,蓝诗婷一个人都拉不住。好不容易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来,林美乐非管人家出租车司机叫笨笨,吵着嚷着要出租车变形。

我以为林美乐把黄色的出租车当成大黄蜂来着。

后来还是司机悄悄告诉我,笨笨是80年代一部动画片的主角,一辆迷你小汽车,还会说话。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