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如果当初】

在我把功课交给范伟鸣的第三天,我收到了范伟鸣的作业。整体来说范伟鸣的答案偏离逻辑不少,不过对于孔梦雪的性格范伟鸣倒是把握的比较透彻。

很多时候觉得追求一个人困难,好像不管怎么关心对方,怎么对她好都无法走进她的内心。这种没头没脑的出发其实和大多数的人生一样,缺乏一个系统的规划,通俗一点来说也就是不够了解,随波逐流。

当你不了解一个人,别人要睡觉的时候你说睡你麻痹起来嗨,别人说泪流满面的时候你让人家抬起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即便是出发点再好,显然也会被呵呵一脸。更何况还是网络最初的阶段。

其实这就和人生规划差不多,当你开始规划整个人生的时候,那些繁琐系统又现实的各种限制总会扑面迎来,可是只要规划的大方向不变,又或者解决了规划中的难题,内心的成就感显而易见。

当你开始逐渐的了解一个人,你的话题思路也就开始围绕着了解的这方面去进行展开,如此双方的互动性增多,这种所谓内心深处的共鸣也就更显而易见。范伟鸣尝试了解孔梦雪,在了解孔梦雪的基础上做些功课,这无疑就避免了范伟鸣没头没脑的乱关心,冷场的概率也就变得越来越小。

当你开始了解一个人,关系也逐渐变得更加成熟的时候,对方自然也就会跟着往前走一步。尤其是像范伟鸣和孔梦雪这样的性格,在很多时候其实都有很多可供增进感情的渠道。就好像在那之后,范伟鸣连续加了十来天班之后,对于公司这种没有效果不知变通的举动十分不满,偏偏意见不被采纳之后,范伟鸣整个人都觉得皮懒起来。

这个时候,孔梦雪却展现了她人生的另一面。

成熟,以及超好的自控能力。

她会去监督范伟鸣,去和范伟鸣聊一些这方面的话题,用她自己的人生感悟来劝解范伟鸣。尽管这些的出发点最多只能算是一个朋友关系的出发点,但对于范伟鸣来说,无疑让他满血复活,甚至更为庆幸遇到孔梦雪这么一个人。

范伟鸣告诉孔梦雪,如果早一些遇到她,或许在他长达十来年的时间里,也许就不会变得如此皮懒,说不定也会变得成熟,说不定现在已经会成为一家公司的高管。

孔梦雪乐呵呵的告诉范伟鸣,如果范伟鸣早一些遇到她,或许那个时候他只会嫌她啰嗦。

范伟鸣认真的想了想,发现孔梦雪说的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会变成现实。因为那个时候的范伟鸣显然比较叛逆,对于孔梦雪这种近似母性角色的作风无疑会很反感。他已经有一个妈了,当然不能再找一个妈。

只是人都是这样,年轻的时候觉得烦,可偏偏如此的环境又只有这样的性格才最适合这样的人,才会醒悟当初的那些关怀在往后只会越来越少,只会变得越来越珍惜。

在这之后,范伟鸣其实和孔梦雪的发展已经相对成熟,因为当套路融会贯通的时候,这些招数就会化繁为简,变成自己的招数。一个能融合套路的人,几遍不会成为宗师,显然已经有了出师的条件。

当然,越是越此,感情也投入的越深,对方的一举一动,快乐还是某一个阶段的顾影自怜都会牵动另一方的心,那会才会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叫小鹿乱撞。

就好像那天范伟鸣和孔梦雪语音聊天。

孔梦雪下班之后,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巍峨的高楼在夕阳映照下,涂上了一层金黄色,显得格外壮阔。街道人来人往,有的只顾埋头前行,有的讲着电话,有些三五成群的朋友在一起嬉戏,所有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孔梦雪置身于喧嚣的尘世当中,第一次释然自己的磁场,让自己融入到这些声音当中。

那天孔梦雪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买了不少菜,决心好好犒劳自己。也是头一次,孔梦雪没有回到家就把手机拿出来,却去厨房把围裙拿了出来。

把几道需要的配菜都洗好,孔梦雪甩了甩手,又在围裙上抹了一把,去包里把手机拿出来,给范伟鸣发了个表情。

没几秒范伟鸣已经回复过来。

孔梦雪告诉范伟鸣,她要做大餐,十分丰富。

范伟鸣发了个郁闷的表情,说孔梦雪这是眼馋她。既然吃不到,就当他听听。孔梦雪犹豫了一下,接受了范伟鸣发来的语音要求。

孔梦雪带上耳机,一边切肉一边和范伟鸣聊着。以前都是一句一句的发送,这样的聊天好像还是第一次。孔梦雪最初的时候还有些尴尬,后来聊着聊着就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她在厨房忙乎,耳边还有一个声音变着法的赞美她。

虽然这些赞美有时候太过流于表面,可谁不是更喜欢听到别人的赞美。

不过范伟鸣也有他的考虑,尽管这一直是他曾经想象过的画面,不过显然,这对于范伟鸣来说,他会考虑的更多,替孔梦雪考虑更多的生活细节。比如现在,范伟鸣问孔梦雪,要不要让她安心的做饭,等她吃了在聊,万一切到手……

孔梦雪乐呵呵的说不用,切菜做饭是她这二十多年的必修功课,怎么可能。结果孔梦雪没乐呵几分钟,范伟鸣那边就听到孔梦雪一声轻吟。

“怎么了?”

范伟鸣顿时紧张起来:“不会真的切到手了吧?”

“范伟鸣,你就是个乌鸦嘴。”孔梦雪放下菜刀,把切到的食指在水龙头冲了冲,一边回去找创可贴一边调侃范伟鸣:“我说范伟鸣,你嘴这么厉害,要不要告诉我今晚的彩票应该买什么。”

“还买个毛线的彩票,都说让你做了饭再聊了。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这么不小心,快去找消毒水擦一擦。还有,让我看看,真是的,一点都不省心。”

“诺,只是切了一小下下。”孔梦雪下意识的把视频调出来,把食指伸到手机屏幕那里给范伟鸣看:“拜托,我只是切了一下手指,又不是怎么了,你搞得好像是我把你怎么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孔梦雪说话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会好像开了视频,随意的脚步一下子就乱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