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迷局】

网络和现实最大的差别在于现实可以约出来,保证这个时间的专注,然后又要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关系。但是网络不同,在网络上既要保证随时可供的出现时间,随时在对面的手机里保持晃动,还要不能让人家觉得烦。

因为之前范伟鸣和孔梦雪十分不错的聊天,所以范伟鸣大概了解一些孔梦雪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就是培养对方惯性的时候。套路不能拯救世界,但套路一定能拯救某个阶段某段内心的需求。

就好像现在流行的那张图文,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又没办法的样子。

关心是套路。

理解也是套路。

任何一种追求的手段其实也都是套路。没有套路的爱情只有小概率的一见钟情,更多的现状就像康跃这样。遇到一个只吃套路的人,人家喜欢看某个拜金片,你偏偏拉人家看纪录片,说是这纪录片记载的是史前生物,那只能杯具。

当然,坚持不用套路那也是一种性格,一种坚持自我的直率,这没什么错。一个人没什么错又愿意这么走下去,他总会遇到那个合适时间出现的合适人选。

我一直相信康跃能找到这么一个人,但是没想到这货就在不久之后我眼皮底下就这么摆脱了单身汪的生活。

只是在那之前,我压根没注意到这些,因为我实在有些忙。

在我告诉范伟鸣改变策略,以少说多出现每天保证早安和晚安的的方式慢慢和孔梦雪培养惯性的时候,范伟鸣晚上11点左右邀请我语音通话。

改变策略之后,这会应该是范伟鸣在孔梦雪入睡之前和孔梦雪聊天的阶段,这个时间段他给我发来语音通话让我有点好奇。我点了接受就听到范伟鸣说道:“三毛,喉咙里感觉有一根小鱼刺应该怎么办?”

“啊,你半夜语音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这哪是半夜,明明才11点。”范伟鸣嘀咕了一句。

“这种生活小常识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觉得范伟鸣虽然行为有时候孩子气了一点,但不像是那种温室里的花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那种废材。

“我知道,不就是吃东西往下带嘛。”

“也算是一种了。”我应了声,道:“你既然知道干嘛还特意问我?孔梦雪?你这也太矫情了吧?我是让你小心观察孔梦雪有时候的回复和一些拍的动态,那你也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吧。”

“靠,我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弱吗?我当然让她去找点东西吃了,只是她说她不吃零食,家里没什么吃的,我又不能给她送过去,这不是才来问你的嘛。”

“大哥,我是人,又不是神,我就算是能变出东西,也变不到孔梦雪那里吧。再说了没有零食总该有点水果之类的吧,一口能吞的东西都没有?”

“巧了,真没有,冰箱里只有肉和菜什么的,也不能现做呀。”范伟鸣的语气都透着一股无奈:“最无奈的是她楼下的便利店都关了门,超市还离着很远。你也知道,北方小城市的出租车过了12点基本就没有了。我这不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

“米饭、馒头总该有吧。”

“这个应该有吧?”

“呀,我把这事忘了,我去问问。”

范伟鸣干脆利落的挂了语音,然后没多久又跑了上来:“米饭没有,不过她在冰箱里找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馒头,我让她大口大口吃几口,把嘴都塞满了,好像很有效,她说这会嗓子舒服多了。”

“我也算服了你了。”我被范伟鸣的举动搞得有些无可奈何:“我说哥们,你不用这么紧张,你要知道紧张其实也没什么用,反倒是会令你的脑袋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非但影响智慧,还影响决定。”

“你能保持冷静当然这么说了。”范伟鸣有些好奇的问我:“不过话说回来,三毛你这是怎么练出来的,我都快疯了,你竟然还那么镇定,和你聊了两句我就感觉整个人好像都范松了,她一开始说吃了不管用,我就猜她肯定嫌那个馒头放的时间久了,只是捏了一点点,所以才让他大口吃。”

“很简单啊,因为我是一个局外人呀,你是当局者迷。”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想起小雅那个时候吃鱼被卡了根刺,从那之后我把最喜欢的红烧鲤鱼都戒了,还严令小雅以后都不许吃有小刺的那种鱼,神神叨叨的程度用脚趾头都能脑补出来。

“对了范伟鸣,这个时候你不赶紧在孔梦雪面前乘机露脸,你和我扯什么。”

范伟鸣嘿嘿乐了声:“我这不是过来感谢你的嘛。”

“行了,少在我这里卖嘴皮,赶紧去和你的孔梦雪增进感情去吧。不过记住了,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你可以适当的显摆一下自己掌握的生活小常识,但是一定要记得,千万不要产生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也不要一直显摆。要多让她说,你反过来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行,我知道了。”

范伟鸣结束通话,我估摸着他和孔梦雪肯定会聊的稍微晚一些。这个生活小状况其实很多时候都会出现,或许仅有的区别就是以别的形式出现。这种时候不要卖弄,也不要慌乱,实在不知道更可以找百度,总之不能人家说怎么怎么样,你发个双手一摊的表情,说我也没办法,或者你多喝点水试试。

晚上12点左右,小雅发信息问我,安排的怎么样了。

我估摸着她肯定不是想知道怎么样,只是睡不着找的一个借口而已。尽管这么多年过去,她可能改变了很多,但是脾气秉性也不是几年的时间就能彻底改变。

我回小雅,要是睡不着干脆唱歌好了。

小雅说她想听我第一次给她唱的那首歌。我仔细想了半天才想起,那还是我第一次表白时被小雅拒绝,然后死皮赖脸要求小雅陪我一个周末,然后我就唱了那么一首勇气。我其实主要是觉得那个时候唱歌还是有点水平的,不像现在一张嘴就能把人吓死。

我刚唱了几句,小雅发过来几个字:别唱了,我一脸嫌隙你。

最让人无奈的大概就是明明可以用一个表情来表达,她竟然不嫌麻烦的用文字把那个一脸嫌隙翻译了过来。尤其让人气氛的是她竟然丝毫没有给我反击的机会,说了这句话竟然选择了下线。

我有些无奈,内心深处却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至少玩玩闹闹不用那么尴尬。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