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林家家风】

我提醒了林子敬,也替他处处留心,不过有时候有些事明知道是坑,也只能义无反顾的去跳。

之后的几天林子敬和楚佩琳的感情好像增进了不少,尤其是在林子敬贴心的关怀和有时候的霸道之下,楚佩琳渐渐习惯了林子敬的这种风格。尤其是有一天楚佩琳煮饭不小心切到手指,带着一个创可贴开车的时候,林子敬的紧张忽然让楚佩琳尘封的心开始悸动。

楚佩琳和林子敬的感情越来越好,她的前男友也再没有出来搞破坏。好像裤子都脱了,忽然大姨妈来了一样,不上不下。

我问林子敬最近什么情况,这家伙只是诡异的笑。他看上去胸有成竹,我却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数天,我忽然发现似乎着了这家伙的道。看上去这家伙是故意摆出这样的一副姿态,如果真的被他搅乱了心绪,那真中了他的如意算盘。更可气的是我一向不是个被动的人,没想到这次一直处于被动,好奇心促使我干巴巴的等着人家放烟雾弹。

我这时才想到,这家伙是个被包养的,还是换了好几个包养的富婆。这不是什么值得摆出来炫耀的荣誉,但有一点却不得不承认,这些人对于人心和需求的把握还有厚黑远远不是我这个还算正常人能够比拟的。

我的确有些忽略了这些。

林子敬或许已经想到了这些,所以他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对手。

我觉得我把林子敬形容的太好了,这货其实就是个二杆子。

那天我还在外面和康跃闲逛,因为之前苏意玲说康跃都不怎么接她电话了,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也觉得比较好奇,就把康跃叫出来聊聊,还没聊到正题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号码很陌生,可声音倒是有点熟悉。

电话是林子敬他爹拨过来的。

之前还是在林子敬的家里见过他爹一面,老爷子七十来岁,满头的白发,可只要被这老头瞅一眼就感觉有什么歪脑筋都能被一眼看穿的那种。遇到这种老头我想不掉链子都不行。我和林子敬坐在沙发的一边,乖的像个刚入学的小学生,连大气都不敢喘。

老头子背负双手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在另一边坐下,不说话,戴着老花眼机饶有兴趣的读了本破书。

那书的名字我到现在都记得《明史》,老爷子正读到于谦传这一篇。我一看这不是送上门来的沟通桥梁嘛,深呼吸一口凑过去说自己也喜欢明史,于谦是自己最喜欢的历史人物之一,还喜欢一个说相声的于谦。

老头子没搭理我这句,放下书问我会不会下棋。

林子敬一个劲的给我使眼色,可我凑到林老头那边,怎么能看到他给我使眼色。结果我就点了点头。

我和老头下了三盘象棋,不出三十招就被老头KO。出于反败为胜的决心,我决定拿出我的杀手锏。

手机象棋,目标最难阶段。

那一盘直杀的天昏地暗,后来林子敬实在看不下去,过来要收走我的手机。不过林老头用眼神把林子敬吓了回去,好像对我的杀手锏不怎么在意,依然饶有兴趣的继续。

那盘最后我们和了。

林老头局面占有,只要两步便可再下一城。可我手里还有一个马,一个车,一直反复的将军,来来回回的将军,赢不了,这么赖下去也输不掉。林子敬在一旁都快闷死了,无奈的说道:“三毛,你和一个老头这么赖,有意思吗?”

“当然。”这会我也感觉出来了,林老头是那种不怒自威的人,但其实还算和善,便实话实说:“我都输了三盘了,这盘也赢不了。明知道赢不了,当然要恶心恶心老爷子了。”

林子敬瞬间就呆住了。

林老头回去之后,林子敬劫后余生的拉着我说:“当时他真是惊呆了,印象中好像还没人在林老头的面前没大没小。”

林老头还给我一个评语,贱,但是贱的有意思。

要不是看在林老头已经年过七十,我肯定也给他一个评语。在那之后,我和林老头下过几次棋,不过交谈不多,也从不问东问西,最后要是有和的机会,我肯定也不会放过。

接到林老头的电话我不怎么意外,以为林老头想找我下棋。没想到电话里林老头的声音很低沉,让我来林子敬家里一趟。

林老头的声音听上去十分严肃,我只好立刻赶往林子敬的家里。刚到林子敬家的门口,就被俩个保镖类的壮汉给拦了下来, 还是通过无线对话才让我进去。

进去之后大厅里还有俩个保镖,林子敬乖乖的坐在沙发边。看到我进来立刻给我使眼色,我这时便注意到这家伙脸上还贴着一个创可贴。

“小林子,你又做啥幺蛾子了,惹得老爷子这么生气。”我赶紧往林老头那边凑了凑,想近距离观察林老头的脸色。

林老头没什么表情,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要是没察觉倒也罢了,之前你已经提醒过他还被人算计,简直蠢笨如猪。”

我朝林子敬眨了眨眼:“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被人阴了一把,损失了一笔小钱。”

林子敬满不在乎的口吻彻底激怒了林老头,林老头指着林子敬的鼻子骂道:“放屁,要不是老子摆出这张老脸,你现在就进去了,还敢大言不惭。”

听林老头的意思,这事有点大条,我也不敢问林老头,只是疑惑的看着林子敬。林子敬苦笑着摇头,好像不怎么好意思说。

“那女人以后也不要见了。”

“不行。”乖的像条小狗一样的林子敬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的跳了起来:“别的你说啥就是啥,就这件事不行。”

“你翅膀硬了,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我这会算是彻底理解长辈嘴里那句哪怕三十岁在父母面前也是小孩子这句话了。林子敬和我一样都是快奔三的人了,在长辈的眼里还是个孩子。

“这件事不怪她。总不能因为她遇到个人渣前男友就怪她吧?我们家就这尿性家风?”

林老头都被林子敬气乐了:“你还敢在老子的面前提家风?”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