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要秀恩爱】

我干咳一声,乘着李妈妈不注意踹了彭涛一脚,示意这家伙不要太得意忘形。从两人的眼神交流来判断,这段感情已经处于挑明的阶段。

我料想李丽云终于对这段感情做出了回应,再迟钝的人经过这么长时间也能感觉到身边围绕着的追求烈焰。彭涛眼神里荡漾着按捺不住的喜悦和春意,那就说明李丽云的回应让彭涛欣喜若狂。

我虽然没听到两人交谈的内容,不过按照李丽云的性格也不难猜想,即便是答应下来,也是在高考结束之后。学霸的优点之一就是专注,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自控能力比较好。

按说事情进行到这里,我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也该收取费用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可我看着两人吃饭时传递的眼神,心里却是一百个不放心。这段感情一直在我的监控之下,所以不管两人的感情进展到了什么地步,我丝毫都不担心。

可一旦放开手让他们自己去处理,我又担心彭涛学业会因此停滞下来,又害怕李丽云的成绩因为彭涛退步。更主要的是现在的中学生比我们那个时候还要奔放,我最不放心的还是两个人搞出点什么,影响了学业的同时还弄的人尽皆知,多少年后也会成为校友们的话题。

这顿饭大概就我吃的没滋没味了。

还是年轻的时候好,想什么先做了再说,出了问题再后悔也不迟。

MD,成年人考虑的东西就是多。

我忍不住又踢了彭涛一脚。

这一次彭涛没乖乖就范,他冲我瞪眼,眼神传递信息,大概问我为什么又踢他。

我给了他一脚,瞪大眼睛回敬他,用眼神告诉他,老子是成年人,想踢就踢了,你小子想怎么地?

“你们两个怎么了?”

我和彭涛的小九九没被李妈妈发现,却忽略了旁边的李丽云。都说女生外向,这话真是一点都没说错,我平时也算对李丽云很不错了,没想到这小丫头关键时刻给我下绊子。她的一句话立刻将李妈妈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彭涛在一旁抿嘴笑,还不忘得意洋洋冲我眨眼。

我一条老油条真要是被这两个小年轻算计了,那将来还怎么出来显摆。我反应不慢的说:“小彭说他脚有点痛,可能是鞋子小了些。不过这些鞋子的布都是松紧的,多穿穿就好了。下午的时候让小彭顺便也给李丽云找一套喜欢的漫画服装,这样不仅能更好的体验超级英雄,玩起来才能更好的缓解压力。”

“这样好吗,穿个花里胡哨的衣服就能减压?”李妈妈放下筷子,有些犹豫。

“美姐,现在的这些孩子都很喜欢这些漫画人物,动漫展很多年轻人都喜欢那些奇形怪状的英雄。上午他们只是参观这里,只有切身融入会展玩的尽兴才能把那些烦恼都忘掉。李丽云学习这么好,一定很喜欢那些聪明的漫画人物,对不对?”

我把目光转向李丽云,不等李丽云说话就继续说:“下午就让小彭拿一套葫芦娃的服装好了。”我皱着眉头装模作样的思索了半天:“我看就三娃的服装好了。”

“不要。”

李丽云想也不想,一口拒绝。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大叔你也太小气了。更何况我们90后又不是没看过葫芦娃,7个葫芦娃的衣服明显都是一个草裙款式,还用费力想那么久?

我无视李丽云吃人的眼神,专走李妈妈的这条路线:“美姐,这就是孩子们怯懦的特点。很多时候都是看着很心动,可又担心周围的目光,所以很多时候难以逾越。只要孩子肯走出第一步,往后的胆子自然越来越大。心里的畏惧少了,考试还是将来的工作都会勇往直前。”

听到考试和工作,李妈妈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李丽云这几次摸底成绩退步,班主任也说李丽云开始畏考,这不是就是胆子小的原因吗?想到这里,李妈妈立刻变得严厉起来,狠狠瞪了李丽云一眼:“丽云,你上午不是还玩的很开心吗,人家三老师也说了,这是为了培养你的勇气。”

三老师……

我那个悔呀。就跟以前我们给班主任起了个外号叫狼粪一样。外号喊的多了,以至于还有个家长拉着狼粪一口一个狼老师的喊。

我估摸着我这会的表情和狼老师差不了多少。

好在这些小插曲无关痛痒,彭涛也不会真的给李丽云准备一条葫芦娃的装备。即便是他想,李妈妈也不能同意。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和李妈妈已经很熟悉了,话题除了减压之外,还偶尔会聊些那个时候的歌星。在李妈妈这一辈四五十岁的年纪人群里,孟庭苇和刘德华就是培养共同话题的法宝。

李妈妈说她喜欢孟庭苇的很多歌,我告诉她,我二舅家还保存着孟庭苇的随声听磁带。她说她喜欢羞答答的玫瑰,我就唱两句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聊到后来康跃一个劲的给我使眼色。后来看他的眼睛实在挤不动了,我才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跟着康跃一起出来。

“三毛,你小子到底是帮那个小姑娘减压还是想泡人家妈来着?”康跃把我堵在厕所的门口,神色不善的看着我。

“你眼睛里有屎。”

康跃愣了愣,下意识的摸了一把,意识到我在玩他,顿时怒道:“我眼睛有你。”

“滚犊子,你小子几天不见脑子还灵活起来了。”我笑着推了康跃一把:“眼睛脏的人才会看到脏东西。你以为给人家小姑娘减压就不用做家长的工作了?不熟悉人家会鸟你?”

“可我还是觉得你小子不怀好意。”康跃想了想,不屑的撇撇嘴。

“拉倒吧,你小子认识我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没节操过?”

“你什么时候有节操过?”康跃更不屑了。

“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没有。”

“两个大男人绕口令有意思吗?”两个再好的朋友,上厕所似乎也要拉开一点距离,男人除了比钱比车之外还忍不住对比下半身。不过对于康跃的提醒我倒也乐于接受。倒不是我怀疑自己的职业道德,只是有些时候旁观者的目光更纯粹一些。

我和康跃从厕所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李妈妈拿着宣传册过来问我:“三毛,今天的减压课程只是参观动漫会展吗?”

我瞪了康跃一眼,要不是这小子给我使眼色把我弄出来,李妈妈怎么能有时间独处,没时间独处她怎么可能察觉到不妥。我的宣传册虽然是真材实料,可喊出这么响亮的口号却只让李丽云参与一个动漫会展,口号明显跟不上课程。如果这样就能帮助孩子,李妈妈完全可以自己带李丽云来。

“美姐,是这样。第一周只是试用课程,主要是让家长了解我们的课程内容和我们的方式方法,真正收费的时候才会有专门老师的制定专门的减压。比如有学习减压,抗负减压,勇气培训等等课程,这些都是我们老师根据每一个孩子制定系统的减压方法。”

“原来是这样。”李妈妈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点点头。我这话听上去没什么漏洞,毕竟免费如果和收费一样,那还挣什么钱。

“这样美姐,我先给孩子制定一个减负套餐。比如学习和娱乐相结合,学习从课程中寻找乐趣,挖掘孩子的爱好特长,这些美姐你酌情增减,我们聊的这么投缘,就当我免费送给美姐的优惠,还希望美姐多帮我们宣传宣传。”

我把早已经替李丽云准备好的减压方案交给李妈妈。方案看上去像是工厂的流水线,不过李丽云肯定能感觉到,这是彭涛参与替她准备的学习娱乐方案。这种喜悦会转在彭涛的身上,感觉就是彭涛费劲千辛万苦才说服我出山,这一切都是彭涛辛辛苦苦求来的。

这一点上最难的就是要让李丽云有明确的感动对象。这个对象只能是彭涛,不能是我。所以今天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参与到彭涛和李丽云当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彭涛的口讲给李丽云听。

下午6点左右,天气也不像中午热的那么从里到外,我选择这个时候结束今天的减压课程。因为这会李妈妈就该回去给一家三口做晚餐了。

彭涛很不舍,虽然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眼睛却时不时望着母女的背影。看的出来,两人今天玩的很开心,尤其是彭涛久久望着李丽云的背影,炽热的青春气息好像随时要从眼睛里喷出来。

最主要的是,我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很多种浮想联翩,这种眼神彭涛之前没有。就好像结婚之前的订婚,两个人有了名分,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住在一起。

“小朋友,我和你说,三毛这小子就是能说会道,他说10句,你信5句就好了,要不然这小子把你卖了你还替他数钱呢。你们这个年纪就该好好学习,等你上了大学才发现,原来大学的美女才是最多的。”

康跃在彭涛对面坐下,义正言辞的拆我台。彭涛属于自来熟那种,康跃又知道我和彭涛的客户关系,也知道不少我替彭涛制定学业策略之类的事,所以自然的把彭涛成了一个小兄弟来教诲。

多吃了几年盐的人总是愿意对着后辈说教,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我们在同样年纪的时候,对这些也不感冒。

彭涛收起二郎腿,心不在焉的回道:“康哥,三毛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你拆三毛的台就不怕三毛灭了你吗?”

“你小子不知好歹。”康跃很挫败,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

这就是我喜欢彭涛的原因。看上去没大没小,不过却很懂分寸。他和康跃不熟,所以回答康跃的时候调整了坐姿,保持最基本的尊敬。我笑着拍了拍康跃的肩膀:“早就和你说过,现在的小年轻和咱那个时候不一样。再说了,我们上学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嘛。”

“什么我们,那就是你们这些渣生影响了我们这些好学生,要不然我早就上清华北大了。”

“看来是我们这些渣生和你们这种好学生没有共同语言了。”我拉起彭涛:“走吧渣生,别给你康哥添堵了,要知道你康哥大三的时候才谈过一场恋爱。还没毕业,实习的时候就分手了。”

“三毛,你丫找削。”

康跃被我戳到了痛处,随手抄起一个烟盒朝我扔了过来。我和他在网上认识的时候,他才刚开始谈恋爱,曾经有一段时间这货不分白天黑夜,无时间的段的在我和其他网友面前秀恩爱。

所以我常说,不要秀恩爱,即便是秀恩爱也要选在中午。

因为早晚会遭报应。

这段感情随着女方步入工作宣告结束。社会和学校虽然同处一座城市,却是泾渭分明的两个境界。女生出来实习,每天要挤公交上下班,周围的环境不再是思想单纯的学生。职场的险恶和压力顿时扑面而来,偏偏男朋友还是一个只知道玩游戏对未来没有规划的男生,这样的感情在今天显然不会维持的太久。

康跃的这段感情大概沉寂了一年多,经历一次男人阵痛的成长之后,康跃从一个宅男走向了现在的工作。

康跃曾经问我,是不是当初他和女生一起实习,两人就不会分手。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