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当回事】

和高手朋友回去之后,康跃和林子敬他们几个还在喝着。何颖带着的几个女人酒量似乎都不错,我们回来的时候还在和林子敬拼酒。

“你们怎么才回来。”康跃抬头看了我们一眼:“俩个学生送回去了?”

我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下:“刚回去。”

我看了看康跃,他好像喝的不多。这货不算是嗜酒如命,也不是酒鬼,但在桌上都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他还能保持清醒,这也实属为数不多的特例了。

今天一天到处都有神奇的事发生,我都懒得去问康跃为什么不喝了。我在他旁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扫了众人一圈:“一会什么安排?”

“今天七个巧是东主,当然是七个巧话事了。”

“他今天要早睡,所以接下来的活动不算他。”

“我明天还有点事,所以可能不能参加了。”他说着掏出一叠毛爷爷放在桌上:“算我的。”

“算了,这钱你留着有用。”我把钱推回给七个巧道:“虽然有林子敬这货在我太好意思装,不过今天算我的。”

“本来都准备散场了,不过难得听你说这么一次,我还真就不走了。你说,什么安排,我说个不字你要啥给啥。”

“谁的钱没用。”七个巧乐道:“今天都开心,就不争这么多了。我一会回去,算我的就行,否则以后你们出来不带我怎么办。”

“说什么呢。”林子敬过来把钱塞到七个巧怀里:“都是成年人,谁还差这一顿。可三毛开口那就不一样了,铁公鸡今天都要表示,错过了基本就等于错过了百年一次的流星雨。”

这次倒我哭笑不得了:“我平时是有多坑,在你们眼里居然是这样的形象。不过我们说了不算,得问问三位女性的意见,女士优先。”

我把目光方向何颖,这个风头还得何颖出。

何颖皱了皱眉头,犹豫了片刻,又看了看俩个朋友才说:“有点晚了,有节目我也只能多呆一会。康跃也没车,一会我们还要打车回去,太晚了不方便。”她说着看了看俩个好友,问道:“你们呢。”

俩个女生一起点头。

林子敬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我在桌子下面给了这货一脚。这家伙喝的有点多,林少的气质又开始有点显露出来。成年人谁不说几句场面话,何颖几个人也不能总归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总得拿捏一下。他觉得人家装,如果真要回去早就回去了,何必浪费时间,更何况加一句康跃没车是什么意思。

他更多时候都处于这种状态,酒肉朋友无数,可能一起喝醉的却不多,因此朋友之间的热闹他有时候也玩的最疯,也最不喜欢朋友之间出现这种拿捏、装腔作势的形态。何颖可能一句无心的话挤兑了康跃引起了这家伙的不快,但我知道这家伙要说什么,这气质要是这会冒出来,破坏气氛不说,那就显得太不合时宜了。

林子敬瞪了我一眼,没说话,和康跃碰起了杯。

康跃抿了一口,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子敬:“去哪我不管,苏意玲听说我们在这边喝酒,她也要过来。三毛,这祖宗来了你可得看好。”

在场的几个人除了我和林子敬之外,其他人对苏意玲这个名字都比较陌生。只有何颖的一个朋友听到苏意玲的名字惊呼一声,有些错愕的看着康跃:“康跃,哪个苏意玲?”

“就是XX公司的苏意玲。”

“我去,我们经理。康跃,你认识我们苏经理?”女生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康跃,又看了看何颖。

何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接着捋头发的空档掩饰过去,漫不经心的问道:“康跃,一直没听你说过。”

“上次和三毛吃饭的时候偶然遇到的,就加了个联系方式。”

康跃一张嘴我就知道要坏菜,我忽然就想到了小时候那些邻居的家长们对自己的孩子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和三毛一起玩,跟三毛玩就把他们带坏了。

“的确太晚了,明天七个巧也要回去,就让康跃先把你们三个女生送回去,晚上我们自己另开一局,有时间大家再一起吃饭。”

“那个……”

苏意玲公司的那个女人正想说话,何颖不动声色的踢了她一脚,动作十分隐秘,除了林子敬这个人精,大概也只有坐在对面的我看到。何颖阻止那女人继续说下去,接过话茬:“太晚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康跃你也少喝点。”

康跃有点茫然的点头。

本来何颖这么关心他,他应该乐疯了才对,可他总觉得气氛好像变得有点不太对劲。这大概就是康跃了,这种问题上总是慢半拍。不过这样有时候也挺好,至少不用活的那么累。

“那行,我送你们回去。”

康跃从林子敬的手里接过车钥匙,带着三个女人正要往外走,一俩跑车蛮横的停在三人前面,车门刚开就听到一个比停车路线还蛮横的声音:“康跃,老娘才刚来你就要走,你什么意思。”

康跃有点蒙,回头瞥了一眼何颖,硬着头皮道:“你不是说在什么酒吧和朋友喝酒吗,我们都散场了。”

“散个屁的场……”

“大姐,康跃先送几个朋友回去,一会还回来,没散场。还有,您这胆子也太大了,喝了不少还敢开这样的车出来。我再说一次,酒驾不仅危险,还是犯法的。”

“三毛你这也是坑他,要是被那个什么何颖的知道这小子送三个美女回去,估计连千斤顶都做不成了。”

我顿时满脸黑线,在一瞧康跃,整个人都呆若木鸡,变得跟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