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三年之后又三年】

“还记得你给我买车的那笔钱吗?”我耸耸肩膀:“说好了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

“这台词怎么听着这么熟悉?”七个巧意识到什么,紧张兮兮的看着我:“我擦,三毛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当初你给我买车的10万块我拿去给了嫂子。加上你前前后后汇回来的几十万,嫂子开了个婴幼儿用品店,生意做的不错,听说最近还要开分店了。”

“我擦,你怎么……”

七个巧这次是真的被我惊到了。他在我面前的确是说过一些往事,可只说了故事,人物和地点却没有交代。他眼珠子瞪得老大,都快掉出来了。

“多简单点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是哪里人,又知道你的一些事,要找一个和你有关系的人那还不简单。再说了,你也该知足了,很少会有这么伟大的女人还能等你几年。我可还记得你当初和我说过,赌徒是不陪有爱情的。”

“我说你这个货为什么不买车,我也没好意思问,没想到你小子给了她。”高手朋友咧开嘴笑了起来。对于他来说,这是今天最好的消息了。

“其实主要还是在你。”我摇摇头道:“若不是这几年你时不时会把钱寄回去,嫂子的生活还算比较无忧,还念着你之前的好,换了个人也许早就和别人结婚,还在都可以打酱油了。但凡嫂子的生活稍微差一点,你再试试。”

七个巧变得有些沉默。

“对了,你找到工作了?”

七个巧点点头:“忽然想通了。赢来赢去最后赢的还是自己那点钱,可输的时候不仅绝望,还让所有关心自己的遭罪,这样其实挺没意思。前几天去一家专门做扑克竞技类游戏的公司去应聘,他们对我的经历比较感兴趣,聊了几次决定聘请我做架构师,负责扑克游戏类的构建和推广,算是个小高层吧,薪水也不错。混了这么多年,别的不敢拍胸脯保证,这方面的东西要是再做不好,那我不如买块豆腐一头碰死算了。”

以七个巧的人脉和在圈内狼藉几年的经历,这方面的确有大把的资源,这也算是专业对口了。

这消息对于我来说,比他赢了奖金还值得开心。

“不过你为什么不参赛了?工作的时候偶尔参加个比赛其实也没什么。”

“你小子甭试探我。”七个巧笑着白了我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想说什么。看上去参加比赛没什么,可谁知道哪天又会忍不住玩了起来。就像你说的,人永远不会把一种良好的状态保持下去,总有情绪低落烦躁躲避的时候,那时再碰也许就掉了进去。那些输进去的就当是这几年做生意赔了,谁还没有个看走眼的时候。往后只要肯踏实,挣回来的钱比输的多,还踏实。”

“行,看来你是真透彻了。带着这个状态回去,好好和嫂子说道说道,嫂子八成会原谅你。”

七个巧扭捏了一会,老脸一红的看着我:“就怕她不理我。曾经有一次给她电话,她听到我的声音就挂了,一点情面都不讲。”

“废话,道歉便立刻原谅那也得分什么时候分什么情况,你这种道歉就想被原谅的,天地下估计都没有。还有,在嫂子面前别提这个事。”

七个巧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为什么?”

“你提这事准坏菜。当初嫂子是挂了你电话,可没几天担心的又给你电话,没想到你的电话又不通,嫂子犹豫了很久才通过我问你怎么样,是不是有饭吃,有没有住的地方。我但凡说一句你又被追咋到处跑路,她就敢把店卖了来找你。你提这些不是刺激她呢。所以见嫂子的时候,你得注意,只说这几年如何辛苦,如何想她,现在如何如何觉悟,工作如何,剩下的一概别提。要是实在忍不住想和人家聊你那些破事,等俩人和好了在床上的时候说。”

“靠。”

七个巧狠狠鄙视了我一眼。

“这几年也亏了你能忍住。酒色赌你沾了一样,你再沾个色试试。”

说到这个七个巧得意起来:“我这人有感情洁癖,我就认定你嫂子了。”

“你扯吧你就,要是我说嫂子有别人了,你指不定要干点什么呢,装什么大尾巴狼。行了,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赶紧回去。嫂子扔你东西的时候,你也别觉得尴尬,默默的捡起来,哭不出来弄点洋葱,来个柔情男儿。”

七个巧认真想了想,贱兮兮的看着我说道:“三毛,我怎么觉得你这招怎么这么贱。”

“贱什么贱,你要是想多拉锯一点时间随你。反正我是认为你应该把之前的时间弥补回来,越早越好。至于贱不贱的,若是嫂子不等你,别说贱招,就是损招我也没办法。反正她就是想出口气,你让她出了这口气不就算了。”

“行,我信你。你小子别的不敢说,感情上的事找你小子准没错,谁让你有经验。”

“你给我滚一边去。说前面就行,后面那是废话。”我瞪了七个巧一眼:“你先自己回去,等你给嫂子补办酒席的时候我再过来,那个时候叶国志和俩个小年轻的感情问题估计也就稳定了。”

“小叶这小子不错,有股江湖人的气息。”七个巧点点头,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三毛,若是有机会的话,还是把他这股气息引到别的地方吧,江湖总归不是过家家,我当初赢钱的时候不敢回去,也是怕输进去连累你嫂子。”

“放心吧,我会让他没时间注意这些,那个失败者联盟也就罢了,不会再让他碰这些事。”

“你办事,我放心。我们也回去吧,不然那俩个妹纸说不定就落在林子敬手里了。”

我乐了半天,没说话。

七个巧是纯属咸吃萝卜淡操心,林子敬是个不吃窝边草的人。用他的话来说,一旦吃了窝边草,再见时就和双方光着身子没穿衣服一样,总能想起床上那点事。

我觉得这话比较混蛋,也替那些草不值。可总有些草觉得或许自己是最后能改变兔子的草,让兔子从此只啃一块草皮。

像林子敬这样的人,不是要给他吃,只能逼着他犯贱,饿着他。等他自己贱的受不了的时候,那才是唯一可能改变他的时候。

我只是没想到,一个如此的女人就这么悄然出现。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