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魔兽大电影】

“失败者联盟。”

“复仇者联盟、正义联盟、稍微矫情一点的失恋者同盟我都听过,这个失败者联盟是什么意思?”

“就是所有失败者组成的联盟呀。”叶国志觉得这么简单的意思我竟然要多问一遍,简直不符合我表现出的理解能力。

“字面意思看上去是这么个意思。”我哭笑不得,只好补充一句:“只是这个失败者联盟是做什么的联盟,把所有失败者聚在一起负负得正?为什么叫失败者联盟,不叫失败者部落,我们的口号可是为了部落。”

“魔兽电影要上映了,你也不用这么广告吧。”叶国志鄙视的瞪了我一眼。

“你懂个屁,这叫情怀,懂吗?”

“不懂。不过你玩过魔兽世界吗?”

我为难的摇了摇头:“都说魔兽60级才算开始,要这么说的话,没玩过,我等级最高的好像才开始刷血色修道院。”

叶国志都无语了:“那你说个毛线的情怀。”

“当年全宿舍七个人,六个在学校网吧包夜玩魔兽,你能体会宿舍每天晚上只有我一个人睡就能感觉到情怀了。”

叶国志好奇的问我:“你怎么不去。”

“那会有人管着。不对,我和你说这干嘛。”我瞪了叶国志一眼:“少扯那些有的没的,说说你这个失败者联盟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想把那些经常受欺负组织起来。不是都说人多力量大吗,只要这些人组织起来敢于反抗……”

“你快别往下说了……”我立刻拦住叶国志,道:“你这脑子动的也太大了,你小子竟然想弄一个组织出来。”

叶国志疑惑的说道:“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可行性不高。”我摇摇头:“就拿你现在来说,你组织10个受欺负的同学对抗渣渣,即便是你们和渣渣的人数相同,但是战力来说,你们肯定不如渣渣。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这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缺乏反抗的人不说勇气,你要把这些人拉近阵营,那么在你们只有几个成员的时候,你们这个联盟是不是还要替那些被欺负队员的出头,这不又把自己搭进去了。你们的出发点是不受欺负,可仔细一看,不就成了校园有组织团体了嘛。到时候你叶国志成了学校的联盟头,你还有功夫学习吗?人家聂凤会喜欢一个痞子头吗?”

“啊。”叶国志惊呼一声,尴尬的解释道:“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要是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就变成了人多力量大,这样他们以后也不用受欺负。”

“所以呀少年,做事不仅要有头脑,还要考虑全盘。你所谓的这个组织不仅仅要考虑性质问题,还要考虑这些软弱同学的特质。最初你能不能把这些人组织起来,他们是不是敢于反抗,过程会不会发生性质变化,你们这些人出了风头有没有人会变质,变质了该怎么办。最后,也是重点,你们的学习怎么办。”

“可是那些经常被欺负的同学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摇摇头:“拜托大哥,我也不是神仙,如果我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世界和平,我还费这力气干嘛。”

叶国志意兴阑珊的耷拉着脑袋,身上活泼的元素忽然被冻结起来。本来他满心欢喜的以为可以做一点实事,也为此付出了行动,可刚刚开始就被我一盆冷水把火苗浇灭。这种打击的确让人很难畅快。

叶国志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闪动着跳跃的亮光,紧紧盯着我说:“三毛,我想试试,即便这个失败者联盟只是一个天方夜谭的幻想,我都想试试。至少我付出行动,也鼓励那些同学勇于反抗。”

“你忽略了一个问题,他们不是不敢反抗,他们顾虑的是反抗的后果。比如你反抗一个痞子,会有无休止的骚扰和纠缠,该怎么解决这些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好像你那个在宿舍被欺负的同学,他不是不敢反抗,只是顾虑反抗的后果。还有,即便你去查过他宿舍的那些人,那你就该顺便查一下为什么他会和宿舍所有人的关系都不好,为什么没有人帮他。按照你的说法,欺负他的那个人财力和势力都不足以发号施令,那为什么其他舍友不帮忙。”

“我懂了。”叶国志又开始变得兴奋起来:“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要解决源头,还要掌握全局,即便是自己这一方。”

我点点头:“你有领导的心思这一点不错,往后多参与一些这方面也会慢慢培养出经验。但是你要记住,不能只考虑对方,也要考虑自身。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一个学校高三要增加学费,高三的同学们不同意,因为高三只有一个半学期的课程,其中那半个学期还是自习,同学们觉得不合理,于是联合起来反抗,开学不交报名费,还有不少同学跑到教育局静坐。”

我看叶国志聚精会神的听着,便问他:“你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吗?”

叶国志想了想道:“学校迫于压力,最终听取同学们的意见。”

“想法不错。事实上校方压根不在乎,学校先是减免了每个班级前十名的学杂费,稳住成绩最好的同学。然后班主任去做那些女生和成绩不错的学生工作,这部分也被稳住,之后又颁发一条超过一个星期不报名的不给报名高考的条文出来,又吓退一大部分学生。最后各班联合闹腾最欢的几个差一点连名都没给报,每人记了一个大过才算能参加高考。”

“和你说这些除了想让你多一点经验,也是想让你明白,信仰可以支撑一部分人前进,但是大部分人要靠利益来驱动。”我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顺手把叶国志拉起来道:“行了,扯了半天闲篇,一点有用的都没有。别忘了,我只是情感咨询,你小子现在除了学习还有追求聂凤这个崇高的目标。”

叶国志重重的点头:“我知道了。”

“对了,你小子到底给聂凤做了个什么?”

“这个。”

叶国志神神秘秘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在我眼前晃了两眼,得意洋洋的卖弄起来:“怎么样三毛,这方面你不如我吧。”

“没看清楚,你小子给我拿过来。”我一把将叶国志的手机拿过来,从照片上看是一个小雕刻。

“这不就是个雕刻嘛。”

“什么就是个雕刻。”叶国志从我手里拿回手机不满的说道:“雕刻的动物可是聂凤最喜欢的小白兔,我还把小白兔的耳朵和发条连了起来,转动兔子耳朵就可以定好闹钟。聂凤说她最近总是懒床,有时候手机被压住听不到铃声。我就改良了个闹钟,到时间里面还下载了聂凤最喜欢的歌。”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雕刻这门手艺。”我搂着叶国志的肩膀,挤眉弄眼的说:“行啊小子,藏的够深的。”

“家传的手艺好不好。”叶国志淡然的撇撇嘴:“再说了,一些简单的雕刻学起来也用不了多久,有点耐心一个月差不多就能学会能雕出一些简单的成品了。”

“行,这倒是个不错的优势。不过你这不是成心恶心聂凤嘛。”

叶国志顿时紧张起来,紧张兮兮的望着我:“三毛,你可别吓唬我。”

“谁有功夫吓唬你,难道你没听说吗?不管多喜欢一首歌,只要把这歌设成闹钟铃声,用不了一个星期就会厌恶这首歌。”

“那怎么办?”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