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未雨绸缪】

“改变?”

“和你的作文差不多,前面保持平常就好,后面如果可以的话,适当和聂凤以星座或者占卜之类的方式猜猜谜语了或者摩斯密码什么的,先看看效果,若是效果不错,对你们的关系也有很大的进步。”

“不会。”叶国志晃着脑袋一脸苦闷的看着我:“我这会哪会什么摩斯密码。”

“不会可以学呀,反正聂凤喜欢这类,你自己看着办。再说了,有一记傍身,即便是将来也可以培养培养情调,以后你们都不用说话,直接敲敲手指头就知道对方的心意,这才是真浪漫呀。”

“三毛,你也太污了,这都能联想到以后。”

“这就叫未雨绸缪,小年轻固然要享受眼前学生时代的生活,也要为将来开始做适当的考虑和规划,否则你将来开始做规划的时候就发现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眨眼的功夫已经毕业,又是眨眼的功夫进了社会……”

“停。”叶国志迅速的制止我继续说下去,缴械投降:“大哥,我算是知道了,你上辈子肯定是唐僧转世,啰啰嗦嗦比我家的老妈子还烦。”

“你以为我愿意。”我没好气的瞪了叶国志一眼:“知道为什么不喜欢接受你们这个年纪的委托了吧,劳心还要劳神。”

“得,大哥,我错了。”

叶国志和彭涛都属于外向的性格,但是二者的外向还有所区别。彭涛的外向属于人来疯那种,叶国志的外向则是属于那种直来直去的型,认定于对的事物有一种执拗的坚持,错了也会立刻改正。

如果能把彭涛和叶国志的性格相互综合,那么结合后的这个人无疑在性格和行事作风上将会有更好的前景。可人毕竟是人,人都是单一的个体,连指纹也只有百万分之一的重合率。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这也就意味着,每个人其实都是特殊的一个。

叶国志自然也是特殊的一个,尤其是在这个学生时代的年纪,无疑更认定自己的特殊性。

我大致差不多了解这种,却了解的远不是那么透彻。这也是我在叶国志做了一件事让我无比惊讶的时候才意识到,大概率和小概率其实看上去和赌博没什么区别,因为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概率会运气逆天。

这也意味着,我在叶国志身上的判断出现了错误。在这个错误来临之前,我本该意识到这些,只是内心里最后的一片校园净土促使我没有把这些阴谋化。这个错误或许可能改变叶国志的人生轨道,又或许叶国志会保持本心。但是我想,如果我能稍微坚持一点阴谋化,或许叶国志的考验可能在成年之后,对自身有更为足够的阅历来判断,做出的选择也许就会更慎重一点。

那天叶国志把作文交给我,我指了一些错误和可以改进的地方之后,让叶国志回去把作文重新写一遍。我们聊了会,聊了些聂凤的事,聊了些情书,聊了些聂凤看到叶国志回信的反应,还扯了半天穆里尼奥最后的归属。

直到叶国志的离开,看不出一点异常。

当天从学校门口的餐厅出来,我还和康跃何颖一起吃了饭。何颖自驾游归来,最远的距离穿了两个市的交界。

就是我们这个城市到隔壁的城市。

虽然和预期目的差了不少,不过拍了不少美食、沿途风景以及隔壁城市的公园、电影院之类的场所也算是小有收获。何颖预期的目的我是挺康跃说过,最终的目的是另外一个省份的景区,何颖告诉康跃,那里的日出美的让人心醉。何颖说的那地方我去过,尤其是早上的时候,云山雾罩,缥缈的虚幻有一种置身仙境让人忘却忧愁的美。只是这会我没好意思把自身的见闻说出来,免得加深何颖的不快,只是问何颖怎么才刚开始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何颖的说法是双方在口角上引发了不快,最后分道扬镳。另外一个女人去了哪何颖不知道,何颖在隔壁城市度过了一个小假期便早早回来。

这里最让康跃开心的是何颖回来之后第一次找他抱怨,还约他出来一起吃饭。这在以往是少有的情况,甚至康跃在和我通电话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的说,说不定这趟不成功的旅行让何颖知道了谁是最重要的人,谁会对她千依百顺,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讲究策略,像他这样就挺好。

姑且不提他几次好我喝酒的事,单说这个回来第一时间找康跃就让我隐隐觉得这好像没什么值得开心。要是一般互相暧昧关系或者正在追求的潜在情侣来说,这么说无疑是一件能开心的事。因为这无疑说明一件事,对方的确很重要,愿意把第一手资料分享。

但是何颖这边我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可当时一时没想明白。到了我这个年纪,有些影响对方的话不在脑子走三遍都不敢说出来。那会也就是做个听众,聊一些隔壁城市。回来的路上我还在思索哪里不对劲,以至于整个人都慢了半拍。

到了家门口我才想明白,何颖对于自身的定位就是向上。这本无可厚非,可是向上的过程开始变得势利,就出现了问题。这一点康跃从来不会对我说,但是通过之前的一些细微举动到后来林子敬出现以及自驾游等一些琐事,就可看出一些端倪。

在这个向上的势利过程中,被何颖认为低于她的价值或者家境一般的人就会化为无用或者备胎一档。那么她的这些抱怨对于高于她价值的那些人来说,可能只是一句下次我开车或者开直升机带你,一句话便解决了问题。

但是这些不能满足何颖积累的抱怨,不能让她喋喋不休的说个痛快。这个时候康跃无疑是备胎里那个不是那么讨厌又能让她倒一夜垃圾话的那个人。

吃饭的时候当着何颖的面,我没说。回去之后给康跃电话,聊了不到两句康跃又挂了电话,说是和何颖网上聊着,没空搭理我。

我的猜测只能保持目前。

也许叶国志说的没错,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好复杂。

可有句话说的好,说曹操曹操到。

我刚刚想到了叶国志,这家伙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生生吓了我一跳。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