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塔罗牌】

前面一切如我预期的差不多,叶国志熬了大半夜写了一封深情款款的情书,为此还特意买了那种女生很喜欢的薰衣草信纸,就连颜色的选择也是聂凤最喜欢的紫罗兰。

一个男人能如此细心,或多或少都会让人有点小感动。

也许聂凤感觉到了叶国志这份真诚,又或许聂凤觉得应该照星座的指引,又或者她不是特别确定叶国志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所以,聂凤虽然回了一封信,但信的内容却让叶国志束手无策。

聂凤的回信很简单,以图文为此。

叶国志觉得聂凤是给他回了副漫画,但又不知道漫画里表达的内容是什么。叶国志把信拿给我看的时候还能苦恼。

大概除了看不懂内封到底要说什么之外,一个小男人的自尊心也让他特别愁肠。没谁愿意承认这方面比较薄弱了。

信比较简单,只有图案和文字。但文字还不算是一般辨识度的文字,因为即便是英语或者拼音总有个规律可循。这封信乍一看有点摩斯密码的意思,叶国志也是一脸憧憬的看着我,好像这种充满玄机的信本就该找我这种传说中的神棍。

但神棍总是有区别。

我就属于那种先有底先后用它以点带面的蒙。不过聂凤用了一种我也看不懂的文字,连蒙都无从下手。

好在神棍又总是相同的。我虽然看不懂这封信上的文字,但我一眼就看出聂凤画的这些是一种塔罗牌的占卜图,是爱情金字塔的占卜方式。

如此看来,这段文字应该就是塔罗牌的注解。

牌位最后应该是力量LA FORCE,知道了这些,找到关于力量的解释也就跳过繁琐的翻译过程,直接寻找力量的翻译便可以了。

我找了找,把找到的内容递给叶国志。

叶国志看了一会,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我:“三毛,这是什么意思?你将发展一段亲密的感情,丝毫没有距离敢,一定要把这种状态保持下去,性格爽朗的你会收获很多的友谊。这到底说的是爱情,还是说的友谊。”

“占卜其实很多时候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所以希望通过占卜来选择。就好像抛硬币,其实是一样的道理。”

叶国志更迷茫了,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问我:“三毛,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个笨蛋,说了这么多竟然一点都没领悟。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占卜和抛硬币一样,有时候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才会通过占卜来做决定。”

叶国志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废话,就是不懂嘛。”

我彻底无语了,只好用大白话解释:“就是说因为心里有所考虑,所以才会难以选择。这对来说不就是个好消息吗,至少说明你已经进入了聂凤的视线。但是和这样的女孩传信,你不能用大白话说塔罗牌其实和抛硬币的一样的。来,我给你抛个硬币,比那省事多了,你该顺着这些聊。比如力量这张牌,牌意就是占卜她对你的关系和看法。”

“听上去好深奥。”

“深奥个毛线,买副塔罗牌自己占卜一卦,然后把卦象告诉聂凤不就行了。”

“嘿嘿。”叶国志尴尬的挠挠头:“你说的好像在理,这种沟通方式听上去还真有点意思。”

“有意思吧。”我笑了笑,又说道:“还有更有意思的,你把作文给我交上来。”

“啊?”叶国志的嘴巴这次张的更大了。

“啊什么啊,你千万别和我说你没写。”

“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你的跨域度太快,一时不适应而已。”叶国志嘿嘿笑了笑,把作文本拿了出来。从作文的质量上看,进步不是那么明显,不过叙事手法有了明显的提高,至少可以把一件事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

不过我也总算理解这家伙为什么在提到作文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在写了登山之后,最后的那段点睛竟然真的是环保。

我笑着问叶国志:“你就一点别的没想,就想着怎么接近聂凤了?”

“怎么可能,我当然也想过环保了,随着温室效应、冰川融化、滥砍滥伐……”

“你给我住嘴吧。”我实在受不了这家伙胡乱掰扯,制止他道:“你能把这些扯下去,我也是真服你。反正意思差不多,多看看别人怎么写,自己再研究一下。反正不管写什么,最后的点睛一定要高大上,要突出自己的感悟。”

“收到。”

“对了,明天回信的时候,你要记得,你回信的方式也要改变。”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