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黑白灰】

我问她为什么。

小雅说我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叶国志和聂凤还在读高中,还是一名高二即将高三的学生,这个时候添乱会影响人家的成绩。若是高考因为这些没用考上好的大学,我是有责任的。

小雅的话一直都是我担心的地方,也是比较抗拒接受这类委托的原因。

但是小雅的愤怒明显不仅仅是这样,她的愤怒来源不仅仅是叶国志的身份好像还是学生,隐隐有一种昨日重现的错觉。

我说即便是我不接受委托,难道他就从此安心学习?

小雅说那样叶国志至少不会在这方面多花精力。等高考之后分隔两地,叶国志倒了大学面对花花世界、漂亮的学姐学妹,早就忘记了高中时候还悄悄喜欢过一个人的事实。这才是叶国志的路。

我觉得小雅是故意这么说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在我们俩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隔壁班也有一对从高中过来一起读大学的情侣。只是还在大学新生的阶段,这对情侣便选择了分手。以往的海誓山盟在新的环境,没有丝毫的相互适应,只是劳燕分飞。

那个女生我不认识,但是男生经常去我们班的宿舍。我依稀听到好像是和平分手,俩人各自找到了喜欢的目标。或许是女生先提出的分手,或许是男人有了新欢,只是情面来说互相都不服输,所以才找了一个和平分手的借口。

由此我和小雅戏言,以前觉得高中时所谓的什么什么花看上去已经惊为天人。没想到换了一个地方才发现世界如此之大,以往那些花在此刻最多只能算牵牛花。花了那么多时间,受了那么多暗自伤神,到头来发现还有那么多更漂亮的女生,觉得以前眼窝子真浅,小雅笑着问我我是不是其中的一个。

我说咱俩付出了这么多,又搭上各自的前途,就为了这些分开,那是多缺心眼。不过那是我第一次启蒙,开始思考和观察。

新生入学往往是谈恋爱的最佳时机。以往百分之一百的追求难度,在刚刚换到陌生环境,追求的难度会有所降低。一个不怎么熟悉的环境,一对不怎么熟悉的陌生人,极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

这个时候追求往往会降低难度。有时候会觉得明明高中时候清纯的一米,怎么刚上大学没多久就有了男朋友。刨除看脸、金钱、或者吸引之类的那些,陌生的环境遇到一个关心、嘘寒问暖的人,心境也容易被打开。

我和小雅互相承诺,吵架不许挂电话,俩人之间不能有秘密,有什么要说什么。因此很多时候我会把思考的这些以戏言的形势和小雅探讨。

我想,或许是因为这些,小雅才会认定时间会冲淡一切,花花世界所有的感情最终都会败给时间。即便早知道结果,又何必挣扎,惹人心伤。又或者,她想到了我们,想到了我们那段感情。

一段深情最终分开,双方都是痛苦的一方,她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情况。

最后,我只能告诉小雅,我已经答应了叶国志。不过我也像小雅保证,不会影响到双方的学习。

小雅对于我的保证模棱两口。基于对我的了解,在这方面她不是特别担心。最后,小雅挂电话之前说了一句,至少不要像我们那样,以为感情就是一切,我们毕竟是活在现实当中。

我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不要像我们那样,几年里世界的重心都是俩个人。其实这样对感情没什么好处,但有一天必须面对现实的时候,疏远了朋友,变得不善言辞,最终还是以杯具收场。

结束了通话,我久久不能释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眼前想到了好多东西,那些开心或者不开心的场面一一从眼前掠过。可能因为小雅的关系,这种呆萌的状态持续了两天,以至于周一的时候还昏昏沉沉。

周一中午,我接到了叶国志的电话。

他说上午都在上课,没时间,下午的时候看看怎么样。

叶国志的这个电话让我欣慰了不少。至少他没有说荒废了整个上午,至少这上午他用了学习这两个字。

下课体育课之后还有一个30分钟的休息时间段,这应该是叶国志可以充分利用的时间了。

我想了想,还是从家里出来,又一次出现在这家学校的门口餐厅。

老板见我来了,亲切的招呼,还问我是不是又要给学生补课了。

下午体育课之后,叶国志又来了电话,说是下午休息的时候要被派去擦玻璃,也没时间,看来只能推后了。我告诉他,让他不用请示我,做了之后才给我电话。聊了几句之后我让他形容一下聂凤的外貌,然后再把聂凤的辨识点告诉我。

我可以让叶国志发一张照片到手机里的,不过那样不如直接通过叶国志的描诉来读聂凤的面相有效果。

叶国志的作文确实一般,经过她的描诉,我成功的在放学的校门口看到了上百个穿着校服,有着叶国志描诉样貌的女生。

不过我还是从人群里认出了聂凤。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