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学生也双休】

人在异地,总不能为了一盒感冒药又是请假又是舟车劳顿,说不定等人到了,也许人家的感冒也早就好了。

这个情况送花就比较好。

有人要问了,感冒和送花好像不搭边。

在同城服务还没那么面面俱到的时候,送上一束鲜花再嘱托送花小哥去药店顺便买一盒感冒药,内在和外在都有,总比多喝水要好。

撩拨的关键在于只说不错,话说的委婉也好动听也罢,撩拨只是言语上的行动,按几个字或者懒得动手指,发句语言也就几秒钟的事,可能就是耗费一颗巧克力的能量,却又能让那些快要放弃的备胎感动的痛哭流涕。

我之所以惶恐不是担心小雅无聊撩拨我,因为当一个女人讲诉着爱情最后会变成亲情,出于亲情的关心和爱护,偏偏又说没有复合的可能时,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才最让人束手无策。

她让我把衣服拍下来,要拍的好看一点,发给她。她要发动她所有的朋友都来买买买。在我们长达六年的相爱时间里,我们基本上都处于二人世界。然而当我们分手之后,我们好像不约而同的开始弥补那些错过的事物。

最初翻阅她动态的时候,我经常会看到她身边有一些新的女性朋友出现或者看到她的自拍里出现许多同学。她又重新拾起了自己的交际圈,有些还是上学时同穿一件衣服后来联系变少的闺蜜。

我丝毫不怀疑把照片发过去能卖出上百件衣服。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不过在发给她照片的时候,我还是把看店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有时候看到人们在空间聊天觉得很匪夷所思,明明可以私聊,偏偏要在所有人能看到的地方聊天。现在到了自己这边,发现有些自己觉得画蛇添足的事情在别人那里总有这么做的理由。

不过女人的关注点似乎跳跃的十分之快。前一秒她还在关心我的生意,在听到是帮别人看店,别人是这个女字她之后,她的思维变成了祝福我,祝福我展开一段新的感情,还特别嘱咐我要好好努力,这一次不能让人家女孩伤心。

遇到这么一个又当女朋友又当妈的前女友,估计很少有人能挥刀斩情丝,尤其是像我这种表明干脆内心多愁善感优柔寡断的人。

这些都不是最可气最无奈的。

明明聊的很好,也聊的很热乎,可不知道怎么聊着聊着对方就不回答了。连着发了好几条都没回复,一点象征性的预兆都没有。

我也真是无聊的太过冲动,等了十来分钟没见动静,犹豫了片刻又给她把电话拨了过去。其实到了现在,连我都分不清楚自己的内心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不像是刚刚分手的那段时间,我清楚的知道我想复合,为此愿意付出一切。

此时此刻,我反倒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就是想问问她为什么不回我信息,执拗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好像她就这么经常唠叨我,跟个孩子一样,这将来工作、生活可怎么让人放心,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你这样子以后可怎么解决单身问题。

她考虑的是真周到。

电话响了几声,小雅接起来,我问她在干嘛,她停顿了几秒说是在剪指甲。

我的天,我差点把电话扔出去。

要疯了简直。

你不是在上班吗?

上班不可以剪指甲吗?

上班可以剪指甲吗?

上班可以和你聊天通电话,怎么就不可以剪指甲了?

在逻辑方面,我头一次生生败的这么体无完肤,比她带我第一次看韩综艺那个情书节目还碎三观。

我到现在还很喜欢金钟民。

我问她主管没意见?

她笑了笑,说她就是主管。

我不服,说总有人能管着她吧?

她更乐了,说管着她那个在办公室看不到。

我忽然间想到了我们俩个在读书的时候。原本后门是一个铁皮包着的门。后来也不知道哪个校领导看了什么资料,下令把所有的后门开辟出一块长方形的空间,然后按上玻璃。从那之后,后门总会在上课的时候时不时冒出一颗脑袋。有时候是班主任,有时候是校领导。

一开始的时候真是特别不适应,也感觉特别渗人。

后来我们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除了班主任上课,其他科目我们班里那几对情侣都会换到靠着门的那面墙。出于空间的关系,班主任正好看不到。

我笑她总算是学以致用。

她告诉我这才哪到哪,还有很多更好的办法。

我笑说,我们那点小聪明总是用在了如何逃避上,从来没有把那些小聪明用在正路上,用在直面问题上。

可能这句话有歧义,或许在她看来这句话有所暗示,她匆匆说了一句老板来了就挂了电话。

她的逻辑总是一会有一会碎一地。可能是觉得挂电话太过小孩子,又在空间留了句言,说是要忙了。

我觉得她还不如不留言,那样老板来了才更有说服力。我哭笑不得,不过总算静下心来。现在她每次出现,尽管时常会扰乱我平静的心虚,但也会提醒我,不能懒惰,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光,我需要奔跑才能把那些时光补回来。

朋友回来之后,我买了些菜,研究了几道新菜,忙乎到晚上九点多才开始读书整理资料。整理资料之前给小雅发了条信息,很久没见她回我,我就知道今天她没回复我的心思了。好在我比较平静,能看的进去。

新买了一本书,作者开篇第一句话写着:如果你用我教你的知识作恶,我一定会用大棒敲碎你。

我不知道他怎么翻阅太平洋到内地敲碎我,但是我很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的书里究竟是葵花宝典还是独孤九剑。

后来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

再后来,我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了起来。我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就把电话扔在一边继续睡。

这电话连续响了好几次,估摸着这人肯定没找错人,要是我不接他会一直这么做下去。只好迷迷糊糊的接起来。

“喂,三毛,你怎么才接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是叶国志。

我很郁闷的问他:“我不是说周末吗?你不用上课吗?”

“对呀,这不是就是周末吗?”

我忘了,学生也是双休的。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