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谁比谁更渣】

彭涛确实成功的引起了李丽云的注意,不过只收获了李丽云的反感和厌恶。对于像李玉云这样的学霸来说,彭涛这种做法就是自己不上进还影响别人上进。

彭涛越是想引起李丽云的注意,李丽云越是反感他。

高三倒计时开始之后,班级的学生渐渐泾渭分明。前排学生埋头学习,后排学生翘课、看闲书,总之不干正事。李丽云这样的学生肩负着学校的升学率,从校长到老师都拿这样的学生都当宝。

相比之下,彭涛翘课,课外也欢乐,内心却对高考充满了惶恐和不安,这种情绪让他自暴自弃的同时也自惭形秽。高考倒计时开始之后,彭涛感觉到了时间的压力。尤其是每一天后黑板不断变化的数字,都会让彭涛觉得与李丽云渐行渐远。

彭涛开始恐慌,恐慌时间的变化。

正因为这种恐慌促使彭涛做出了不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坦白说,这个任务比以往任何一个都艰难。不仅仅因为彭涛只是一个刚领了身份证的中学生,还因为我的青春已经过去太久了,久到整个人变得市侩,变得庸俗,学生时代那种纯粹的感情早已经遗忘在历史的某个角落。

“一会你先回去,明天我们再继续聊这个话题。”我看了看时间,这会已经将近晚上十点左右。更重要的是,我需要时间来思考整件事,甚至我需要回忆曾经的青葱岁月。

因为回忆是美好的,所以从回忆中走出来的时候,残酷的现实又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每次我感觉到这种不安状态的时候,我都不愿意被人看到脆弱的一面。男人喜欢到处述说一段失败感情,他不是在寻求回忆,更多的是只有寻求别人的同情。

“可是我已经和家里说过,今天晚上要去同学那里住了。”彭涛难掩眼睛里的兴奋之色。

“就说你同学家里来亲戚了。”

“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吗?”彭涛有些死心的看着我。

“现在谁还去网吧,你这也太落后了吧?”自从电脑开始普及之后,网吧已经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线了。不过我和康跃和几个朋友偶尔还会去网吧玩一会CS,家里和网吧的联机确实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网吧?”彭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就好像之前胖子和刘文看的我的眼神一样:“三毛,你不是真的懂麻衣神相吧?”

“这和麻衣神相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你抱着书包,穿着校服,鞋是适合打篮球的球鞋。从装扮来说做学生是渣了点,不过穿这幅装扮的学生基本不会去夜店之类的场所。抛开这些娱乐场所,晚上能住又能玩的只有酒店和网吧。一个人开房不现实,所以只剩下网吧一个场所。”

“三毛,我服了。”

“服了也没用,该回家还是要回家。”我拿出一张名片扔给彭涛:“明天好好去上课,中午放学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要是被我知道你没去上课,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我知道了,你比我妈还啰嗦。”彭涛小心翼翼的把名片收入书包,不耐烦的嘀咕。

“NO,你又错了。在你妈面前你可以犯无数次的错误,但是在我这里,你连一次错误都不能犯。”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刻薄的人,但是对于这种心智还未能成熟的小年轻来说,威严远比亲和力管用。但是仅凭一个有意思来判断一个心智还未成熟的小年轻明显也不靠谱,所以我从小吃店出来没有走远,站在不远处观察。

不大一会的功夫,彭涛从小吃店出来。他没坐公交车,背着书包沿着街边走。我上学的时候也不太喜欢坐车,更喜欢脚踏实地的走路。大学毕业之后,好像整个人都开始变得疲懒,两站公交车的路程也要坐车。

我跟踪人的技术不是太好,远远达不到专业的水平。好在之前帮人斗二奶的时候练过一段时间,像彭涛这种安全意识缺乏的小孩子基本不会发觉。

这小子是真年轻,一路上蹦蹦跳跳,一会跳起来摘片树叶,一会踢一脚路上的矿泉水瓶,一段路没几分钟安静的走下来。一路跟着彭涛穿街过巷,目送彭涛进了住宅小区,我这才松了口气。

跟着彭涛的这段路我收获了两点,彭涛这家伙好动,安静不下来。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好动的人热情,不过没什么耐心,这也是他学业上遇到的问题。

第二点是他没有表面应承,暗地里跑去网吧,这表明彭涛的秉性不坏,至少有少年人特有的真诚。

不管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们都喜欢真诚的人。

要帮助成年还未成熟的人,除了要制定他的追女攻略之外,我还要保证彭涛不能影响到李丽云的成绩,还要替彭涛父母操心彭涛在这一年的学习情况。这种活不仅劳心,还劳人。

路上我一直在想应该怎么去制定策略。到了家门口开门的时候我才猛然惊醒,我还没和这小子谈酬劳的问题。高三的孩子能有多少零花钱,扣除约会和买学习资料的钱,我不倒贴他已经算是不错了。

愁人。

我就不应该一时心软接了彭涛的委托。

第二天中午刚刚过了12点,彭涛的电话就准时响了起来。我看了看时间,12点刚刚过了两分,也就是说中午刚下课,彭涛就把电话拨了过来。

“三毛,嘿嘿。”

“中午先吃饭,顺便把你今天上课做的笔记一起带过来。”我懒得和他废话,直奔主题。

“啊?上课的笔记?”彭涛惊呼一声:“这和上课的笔记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他之所以有此一句不是因为好奇,渣学生放学的时候怎么可能把笔记带上。就算彭涛的书包里有笔记本,我相信那也是他用来计算撸啊撸哪个英雄的战力比较高。

“你带不带?”我拉下脸说道。

“可是学校已经关门了。”彭涛颓然的说道:“而且班门也锁了,我就算是进了学校也拿不到班门的钥匙。”

“那我不管。我在学校附近的餐厅等你,反正笔记没来,你也不用过来了。”末了我又担心这小子出点幺蛾子,又补充了一句:“记住,不能损坏公务。”

“行。”电话那头的彭涛咬了咬牙,答应下来,只是对于我的要求他明显十分好奇,急不可耐的问我:“三毛,我是要你帮我追求李丽云,这和上课的笔记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有很大的关系。”

说罢,我挂了电话。再聊下去,学校就真的应该关门了。班级开门的钥匙通常有几把,除了班主任手里的钥匙之外,离家近的同学和学校保安室都有。后两者怎么选需要的时间都不是很多,刚刚够一个点餐的时间。

我是想看看,这小子会选择哪种路线,然后判断这小子属于哪种性格以及具有小聪明的程度。

学校门口除了文具店多之外,餐厅无疑是最多的。我选了一家不是那么闹哄哄的餐厅,然后把地址发给彭涛。约莫半个小时的功夫,三菜一汤刚刚端上来,彭涛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给你。”

彭涛进来坐在对面,把笔记本扔了过来。

“你怎么拿到笔记本的?”

彭涛狡黠的笑了笑,一副你了解的表情:“我们几个人都有班级后门的钥匙,方便翘课。”彭涛说着顿了顿,又继续说:“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想起在后门安个玻璃,班主任没事就在后门窥视,搞得我们这些人整个学习生涯都不好了。”

我噗嗤一乐,有点小聪明,也懂变通,不是那种墨守成规的人。我示意他吃饭,自己拿起笔记本看了起来。这小子的笔记本比他的脸还白,除了封面写了个名字之外整个笔记本都是空白的。

“你特么在逗我?”

“大叔,是你在逗我好不好。”彭涛一边猛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我。男人发育的年纪要比女生晚了很多,所以很多男生18左右的年纪还处于第二次发育的阶段。彭涛又这么能跳,饿也正常的。这小子囫囵吞枣,好大一会才从满是油腻的嘴里挤出一句话:“我还好奇呢,你要一个破笔记本做什么。”

“彭涛,今天上午四节课你都干了什么?”我真是败给这小子了。

“早上第一节课睡觉。第二节课和同桌下棋。第三节和第四节课都在看小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皱了皱眉头,瞪着这小子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再有不到三百天就高考了?”

“知道啊。”

我把碗从彭涛的手里拿走,怒道:“光知道有个屁用,知道了不赶紧努力。告诉你,不好好学习,将来你和那些写小说的一样,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憋在家里想剧情,无数盗版读者天天骂娘。”

“大叔,你看你那点出息,瞧瞧人家唐家三少,蔬菜家族,哪个不是身价过亿。我要写小说肯定和他们一样。”

我被这小子气乐了。我们那时候整天拿着比尔盖茨做榜样,美其名曰人家也是中途退学,可照样是世界首富。在整个学渣的生涯当中,比尔盖茨几乎被我们那个年代的渣学生吹烂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