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小雅的日记】

“静茵我问你,你上学的时候老师有没有讲过做题要靠理解,不能只靠硬背。”和郭建皓结束通话,我无奈的看着静茵。

“讲过,怎么了?”

“那你觉得是老师讲的内容记的清楚,还是自己顿悟以后认识的深刻。”

“那还用说,当然是顿悟之后……”静茵的语调忽然拉长,恍然的看着我:“原来是这样。我说三毛,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清楚,卖关子显你还是怎么?”

“女人也真是奇怪。生活没悬念吧觉得无聊,有悬念吧又想迫不及待的看到结尾,然后又喊着无聊。”

“这是女人的权力,你不服?”静茵挑衅的望着我:“有本事你将来别娶媳妇。”

“有本事你将来别嫁人。”

“男女比例不平衡,男性辣么多,这话你看看你多出来的两千万单身兄弟同意不同意。”静茵越发的得意了。

“全世界60亿人,至少有30亿男人吧,怎么那么多人哭着喊着找不到对的人?”

“这能一样吗?”静茵不服。

“那我两千万兄弟的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三毛,你不说和女人斗嘴已经输了吗?”静茵似乎抓到了我的把柄,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没错。”

“那你还敢和我斗嘴。”

“反正都是输,先痛快个嘴再说。”

“三毛,你这个奇葩。”

静茵忍俊不禁,我跟着她一起乐不可支。笑着笑着,我的眼前闪过一丝似曾相识的画面。很多时候,我们说过太多相同的话音,有时候一句戏言出口,恍惚之间会竟然会产生一种时空错乱感,会觉得此情此景如此的熟悉。

……

都快进入3月了居然还下了一场不小的雪,天气又凉了些。我没想过会在那样一个场景遇到三毛,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想过这样的场面,是不是也像我那时不知所措。这家伙成熟了不少,胡渣子也深了些。还记得以前这个臭家伙不爱刮胡子,喜欢扮沧桑,明明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偏偏喜欢说自己心态有五十岁。听石头说,这家伙现在总喜欢说自己心态十八岁。

年轻时候无病呻吟,哼,知道怕了吧。

三毛,要照顾好自己,一切尽在不言中。

……

今天上班的时候还没感觉怎么样,下班之后同事聚餐懒的去,一个人回来泡面。吃面的时候,三毛这个臭家伙又从我脑海里跑出来。还记得那一天晚上,我和三毛都懒得下楼,家里只剩下一袋方便面,两个人分一袋方便面,好像还吃的特别开心,连汤都和这家伙抢着喝。那时候什么都不想真是好。现在要是遇到这么一个又懒又馋的男人,也不知道会不会一脚把他从家里踹出去。

好像许久没有吃过记忆里的那些口味了,三毛这货肯定是故意的,他早就算到了这一天,故意把厨艺练的那么好,就为了馋我。要不要给这个家伙回个信息呢?还是算了吧,何必让平静的生活再起波澜。

……

哼,三毛这个家伙还是那么小气还是那个臭脾气,不就是冷淡了一点嘛,也不知道热情一点。

要不要让这个家伙回来再给我做顿大餐呢?

还是算了吧。

……

不行,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淡定呢?我要不要给他再发个信息呢?要不要,要不要,要还是……

“第三天了,一点效果都没有。”写字楼下,还是相同的位置,静茵依然手托着腮帮,望着郭建皓意兴阑珊从写字楼出来,有气无力的拦下出租车,心灰意冷的离开。静茵也急切起来:“三毛,要不让林子敬帮帮忙?”

静茵已经待了好几天,再有三四天她就该回工作的城市了。风景和美食现在也难以吸引静茵的目光,她希望在回去的时候就能看到郭建皓牵起苏如玲的手。

“升米恩斗米仇,现在帮忙未必一定是好事。”我摇摇头:“郭建皓还没有放弃,那就说明他想像男人一样自己解决眼前这个难题。你想帮助别人,别人这个时候未必想接受。再等等看吧,看看郭建皓会怎么做。”

静茵虽然有点迫不及待,不过还是理解的点了点头。

这几天郭建皓从没有和我联系过,他好像忽然变成了一个断奶的孩子。孩子早就忘了吃奶,偏偏我奶水上涌涨的难受。

好在第五天的时候我终于接到了郭建皓的电话,郭建皓一开口我就知道这事他办成了。再次和郭建皓通话,我发现郭建皓的声音也发生了变化。他的声音沉稳了不少,说话的语调也有了质的改变,不再像以前那么稚嫩无措。

“三毛,成了,但是苏如玲会不会觉得我是在多管闲事,我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苏如玲。”

“这几天苏如玲那边怎么样?”

“正为了这件事焦头烂额,好像效果不怎么样。”

“小郭,你知道为什么你能成功,苏如玲效果不怎么样吗?”

郭建皓沉默了片刻,缓缓的说道:“我们的身份不一样,立场也不一样。苏如玲虽然也烦躁,但对她来说远不是天塌地陷。我什么都没有,被人拒绝十几次也不是什么无法见人的事,还是可以破釜沉舟,退无可退,只能勇往直前。”

“找曾经理约个时间,让苏如玲去赴约吧。”

“我知道了。三毛,这几天有点累,我去补个觉,明天找你和静茵吃饭。”

“好。”

我放下电话,静茵没有表现出熊熊的八卦之火,也没有伸长脖子过来追问。她凝视着我,长长的睫毛随着眨动的眼睛起起落落。

“虽然我知道我很帅,但是你这么看着我,我还是会害羞的。”为了配合这句话,我还做了一个娇羞的表情。

静茵依然无动于衷,眼神好像已经返璞归真,已经可以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我被静茵盯的心里发毛,连个缓解尴尬的表情都做不出来。

“三毛,为什么不让郭建皓把这些天的辛苦告诉苏如玲。如果苏如玲不知道,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因为他是个男人。”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