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是非黑白】

高手朋友反应过来,在那个家伙第二次举起瓶子的时候一脚将他踢倒,夺下了手里的瓶子。那个家伙目呲欲裂的嘶吼着,被高手朋友按在地上还在不断的挣扎。他双眼赤红,像一头恶狼,嘶吼声歇斯底里,我相信要是高手稍微松懈一点被他挣脱出来,他肯定恨不能一口把林子敬吞进肚子里。

我感觉把衣服脱了,也顾不得大街上是不是光着膀子影响形象,赶紧冲回俱乐部底楼的卫生间洗了起来。过来十来分钟,皮肤没什么变化,倒是把个后背戳的通红,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从卫生间出来,高手还按着那人,不过林子敬已经反应过来,正蹲在一边和那人说话。好在现在是晚上,俱乐部这边本就没几个人。林子敬制止了保安报警,显然不想把这件事闹的太大。

我出来的时候那人正骂着林子敬,说他勾引人家女朋友,送人家女朋友名牌包包项链首饰,出手大方还装绅士浪漫,整天开着那辆上千万的跑车带人家兜风,让人家发朋友圈。林子敬琢磨了半天才想起那人口中的女朋友是谁,这还是因为那女生是真的很有特点。尽管如此这种事在他看来压根不叫事,这就是他最平常的生活,他更想不通居然真有男人为了一个不那么在乎节操的女人拼命。

林子敬的态度让那人越发的愤怒。他挣扎的更加厉害,变成饿了许多天的恶狼。

“蓝哥,你放开他。”

高手朋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子敬,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手。那人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又朝林子敬冲了过来。

“等一下,我就和你说一句话。”我前往站了两步挡在那人的面前:“你听了不管做什么,我肯定不拦着。”

那人看着我,眼睛的怒火好像随时都会爆发。

“哥们,说句最正常的话,今天你灭不了他。”我拿手一指林子敬,说:“不是因为你头脑一热,只是因为你准备的不够充分,你时间虽然选择的恰当,但是明显底气不足,手不稳怎么能命中目标,这就说明你不是个做坏事的人。今天要是我没拦着,你的东西也如你买的那样,那八成杯具的就是我,当然你也跑不了。”

我尽量把语气平缓,让他不那么躁动,缓了缓继续说:“故意伤人又想伤的是林子敬,最少也得判你五年,这还是林子敬不施加压力的情况下,要是这小子玩点阴点,翻一倍也有可能。那么我们来设想一下这十年。林子敬依旧逍遥快活,我最多植皮,阴天下雨有点小疼。可你要过十年暗无天日的生活,还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那么我问你,等你出来之后,你已经人到中年,还有案底,到时候别说找女朋友,能不能找个吃口饭的工作都是个问题。最后你不得已只能做个混混,混一口江湖饭吃。你为之冲过的女朋友早已经嫁了人,每天在别人的床上呻吟,最多两人欢好之后女人躺在床上浑身乏力搂着她的男朋友说一句,曾经还有人为老娘豁出性命,你现在居然还嫌老娘下垂。你想想那个画面,是不是很讽刺。”

“坦白的说,林子敬这货我盯了六个月,之后也在一起混了好久,他不是那种会硬来的公子哥,所以这事尽管是龌蹉了点,可那不能也不值得成为你拼命的理由。要是他是硬来的那种人,今天我肯定不会替他挡这么一下,在你第一次动手失败之后我和蓝哥也不会先阻止你,我们俩只会惊恐的大喊大叫,吓破胆子去找保安,给你时间让你办了他。”

“人的确经不起诱惑,有时候也会做一些违心的事。可谁要是说忠诚只是因为诱惑不够,那这人也不值得真心真意。忠诚二字,忠于心,忠于彼此,岂能用物质来衡量?我不能说你这事做的不对,男人没点热血那还是男人吗。不过我希望你能够现在冷静一下,冷静之后如果你愿意继续这样做,那我不会拦着你。”

“没事,你放他过来,我也不叫保安。”林子敬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大家都是男人,我给他个一对一解决的机会。”

“解决你妹。”我回头瞪着林子敬:“他是冲动了点,你撬人家女朋友还摆出一副男人本色你亏心不亏心。今天人家要是弄点真货,你这会早就哭爹喊娘了。人家钱是不如你多,能力也不如你大,可要真是盯你个一年两年,机会就算不是天天有,有个一两次你也受不了。这事非黑既白,肯定是你错,做错就要任。”

“TM的三毛,你到底是哪头的?”

“我是做情感工作的,要是连我都是非不分,今后还怎么做别人的工作。这件事没有什么最好的解决办法。不过你们俩个要是都冷静下来,还是关上门谈一次。至于谈的结果如何,就要看你们俩怎么想了。”

“谈个屁……”林子敬本来没一点谈的意思,不过见我从地上把那个瓶子捡起来晃了晃,又问那个人是不是买到假货的时候林子敬就不那么淡定了。

“三毛,你等我回头收拾你。”

“我做情感工作的,我只怕双方不爱,我还真不怕被人威胁。”

林子敬气的牙根痒,可眼睛又看了看那个瓶子,骂了一句看向那人。不管是出于和林子敬面对面解决问题还是林子敬落单才有继续动手的机会,那人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林子敬找俱乐部的老板要了个房间,关上门和那人谈了起来。

“三毛,你说你花了那么多时间,又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好不容易挤进去了,现在又来这么一出,前面那些努力白搭不说,或许还得罪了林子敬,你说你图啥。”

林子敬和那人进去之后,我和高手没有离开,在俱乐部的门口等着结果。高手朋友觉得我有点傻,我笑了笑说:“蓝哥,我要是上班的时候,我最多只能做到劝那人的地步,不会做后面的事。或许是因为现在工作的原因,我总是希望每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有一个好的结局。”

“MD,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圣母玛丽苏的一面。”蓝哥看了我好久,笑骂了一句。

“哪有什么玛丽苏,咱还是偏心了。这种时候就是看热闹才过瘾,要不是把林子敬看做朋友,怎么会让他化解这节。”

“就怕这家伙不识好赖,连你一起办了。”蓝哥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

蓝哥的担心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深呼吸一口:“尽人事听天命,咱爷们一开始的确斗不过他。可他要是欺人太甚,咱爷们也不是只有半夜泼水这一个节目。”

“靠,我还以为这几年你变了,没想到还和我认识你的时候一个德行。”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骨子里的东西哪能说改就改。”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