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伪装】

我已经习惯了晚睡,不到半夜两三点基本难以入眠。童磊又把统计数据的工作交还给我,所以童磊给我拨电话的时候,我正和一个网友语音聊着。我们刚认识,聊的还算挺投契。在经过最初的招呼之后,我从她的资料看到了她的情感状态,和她聊起了感情话题。

电话响起的时候,那女孩正说到她男朋友背着她喜欢了别人。

“三毛,你有那家你常去影院的电话没有?”

“影院?”我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老王开的那家影院是不是?有,怎么了?”

老王的影院开的很早,那个时候还是胶片的时候老王已经弄回来一堆古装武侠电影。我们这些学渣平时除了打篮球就是去老王的影院看电影。老王比我大了10岁,也能聊的来,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催着老王弄新的电影回来。

老王说我一年365天,有360天对泡在他的影院,哪来那么多新片。每年回来的时候,我都会去老王哪里看几场电影,找老王吃一顿饭。除了我和老王的朋友关系之外,也因为我和小雅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老王的影院也是我们最常去的场所之一。

我本来想把老王的电话给童磊。可大半夜的把老王从温暖的被窝弄起来就为了给一对发疯的男女放一场不挣钱的电影,老王非杀了我不可。我只好拨通了老王的电话,让他把影院的钥匙给我,说我想去他的影院看场电影。

老王迷迷糊糊骂了我一句,说多少年都过去了,和小雅那点感情事怎么还放不下。他说把钥匙放在门口的垫子下面,我过来取的时候别吵他的美梦。然后我就在电话里听到一句阴沉沉的女性声音:“你梦到啥了。”

在隔壁老王还没有火起来的时候,老王已经被老婆严防死守。

我骑着我的电动小摩托去老王家拿了钥匙,又冒着漫天的雪花给这对祖宗把钥匙送了过去。

我到的时候,这对祖宗正玩的十分开心,两人在屋檐下堆起了雪人。我到的时候柳慧还一副嫌隙的样子说我怎么来的这么快,她的雪人才堆了起来,还没有化妆。

我一脚把这对祖宗的雪人踢飞,骑着我的电动小摩托仰天长啸,在柳慧还没追杀过来的时候,我一骑绝尘飞奔逃离。

我恍惚想起了上学的时候,那会我们也喜欢恶作剧,满操场的嬉戏。

一晃多少年过去,时间快的好像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又一眨眼,第三场淘汰赛也缓缓拉开序幕。对于童磊和柳慧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战。

我和齐晓东还有李敏、薛军以及不少的朋友过来给童磊加油助威。

童磊和柳慧的动作越来越默契,彼此之间的眼神传递和散发的气息即便是旁人也会情不自禁的问一句,他们仅仅是一对舞伴或是还有别的故事。

作为了解内情的人来说,除了童磊和柳慧身上的故事之外,因为两个人逐渐的默契和散发着那一层暧昧的磁场,我们看到了别样的东西。

排名下来,童磊和柳慧晋级十强。

最终的决赛将会在年后的元宵节进行。

我们都很替童磊他们开心,就连一轮梦游被淘汰的薛军和李敏也大方的在比赛结束之后把我们喊到了鱼庄吃饭。

我们的兴致很高,尤其是几个女人坐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们几个男人的气势好像被压了一头,说话的声音也盖不住几个女人,最后薛军和齐晓东叛变,加入了女人的聊天队伍里。

我看着他们聊天的组成方式,童磊和柳慧、齐晓东和温丽娜、薛军和李敏。我一条单身汪夹在其中,没来由的一阵感慨万千。

从相识、相爱到最后的婚姻,一段感情终于有了最终的归属。可看上去很浪漫的东西在最终回到生活的时候却又不是几个略显苍白的文字能够概况。恋爱时追求的艰辛、相爱之后的互相融合、婚姻的生活状态,每一个阶段都是一段人生。

追求的初衷是什么?

是因为对方吸引了自己的目光。

发起追求本身就会让自己处于弱势的一方,一言一行都以对方为主,直到成功的互相牵手。相爱之后,彼此要融合各自的优点和缺点。有些人在融合的过程中失败了,有些人通过融合,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婚姻生活本质上和恋爱没有区别。同样需要惊喜、需要浪漫、需要不断的维系。可归根究底,这三个阶段的重心无疑可以用一个字来表达……爱。

爱其实是一件挺复杂又纯粹最能被人敏感察觉到的无形之手。她好像是暴露在阳光下的一颗种子,需要两种元素组成水来经营灌溉,细心的呵护种子茁壮成长。秋天收获了满满的果实,可以度过一个丰盛的冬天。可收获了果实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因为还有明年、明年、明年、又一个明年……

舞蹈大赛结束之后,其他人都进入了年前最终的忙碌时刻。骤然之间好像只有我变成了一个闲人。

我一个人逛街、采办年货,大扫除。闲来看看书,做些笔记心得,生活好像又回到了当初。

小的时候很期盼过年,除了一笔可观的压岁钱之外,还有无数可以玩的娱乐节目,单纯的快乐撒野,拿着一把鞭炮到处作死。现在过年好像除了唱K、打牌之外基本没什么可供娱乐的活动。

好像所有的节目和生活在之前已经可以预料。吃饭、打牌、聚会。每一个娱乐节目好都在预料之中的无聊。

也许,我唯一没有预料到的就是聚会。

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过了一个无聊的年,我又长了一岁,离奔三只有365天了,对于男人来说,29和30其实差别蛮大的。

以前的人家十五六岁就已经结婚生子,29还可以说是占了一个青春的尾巴,还能放肆一些。可到了30岁,再放肆撒娇人家不会觉得你还有孩子的心态,人家只会觉得这是个二货。

我们终究是活在别人眼中的生物,想要融入这个群体,哪怕还想像孩子那样活着,也要伪装起来。

我伪装的很好,小雅也伪装的很好。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