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婚】

我翻了很久,把这些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很多内容都是童磊记忆深刻但对柳慧来说可能只是当时的无心插柳。

忽然,我从这些内容了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那还是在几年前,柳慧还没有男朋友的时候。那也是柳慧周末回来,周一回北京的时候,二人约好一起去北京。当时童磊也不是跟随柳慧北漂。

可出发的那天,童磊到了车站,去没有跟柳慧一起去北京,只是带来了他的歉意和不得已的出差。柳慧笑着告诉他要认真工作,等挣了大钱到北京的时候请她吃大餐。

在那之后,双方一直保持着联系,看上去毫无变化。

可没过多久,柳慧的身边便多了另外一个男人。

这只是童磊许多记忆里的一段,他没有特别的描述,也没有多写一些。在他给我的许多回忆里,更多是他和柳慧一起吃饭或者一起逛街之类两个人在一起的吃喝或者谈话更多一些。

童磊很少出远门,大学的时候也是在省会上学,回家也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带上眼睛听听音乐,甚至一场电影还没有放完便到了家门口。可对于那些孤身在外的游子来说,长途是一件寂寞又让人伤感的旅程。

坐在车上,明明感觉过了很久,可钟表却只走了几分钟。漫长的煎熬甚至和渣生在课堂上的感觉差不多。

度日如年。

我想那个时候童磊和柳慧一起回去,柳慧是开心的。因为这意味着这段路程不是那么的独孤。童磊的爽约看上去只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得已放了她的鸽子。可实际上却让柳慧明白了另外一个道理。

异地终究是不现实的。

她需要的不是电话里的多喝水,也不是网络上的多穿衣服,她需要的是一个肩膀,一个随时可以触摸的温暖。她早已经过了仅凭爱意就能战相隔千里的思念,战胜身体需要的欲望。

也许,柳慧一个人在车上的时候终于不必为漫长的旅程煎熬,她陷入的纠结思绪已经足以度过这漫长的车程。下了车,她恍然有所感悟。

我把这段内容反复的咀嚼,开始思考如何破解这个局。

时间一天天过去,童磊和柳慧的重心似乎都集中了舞蹈大赛上。他们过了初选,进入了淘汰赛。想要在年后进入决赛,还要进行三场战斗。

第一场有惊无险的过去,他和她的身上的心态终于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一开始他们虽然也期盼着闯入决赛,但内心只当成玩票的话,那么经过两场的角逐,他们逐渐有了信心,开始向往决赛,甚至对第一也有了渴求。

童磊和柳慧越发的默契了,周一到周五的五天他们会互相交流各自的舞步和想法。两个人两颗心逐渐拧成了一股力量。在这股力量的驱使下,即便是他们闲着的时候也会聊一些舞蹈之外的内容。

柳慧说一些工作和其它的话题,童磊聊一些我们或者单位发生的事。

蓝天二期开始筹建,这意味着蓝天有了更多的岗位,不少人有了升迁开荒的机会。最早定下的开荒成员里包括老任。老任挂职副总,成了二期项目的高层。老任带着童磊一起去了二期项目。听老任的意思,童磊如果跟着老任一起去二期开荒的话,可以成为运营部门的主管。

不过有一个问题就是二期项目离我们这里有一段距离,开车的话也要三个小时。这也就意味着,童磊也要离开生活的城市,去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从车程来看,距离不算远。可这也意味着童磊周一到周五要留在公司的宿舍,周末才能回来。

童磊很纠结。

我也很纠结。

只是我们纠结的点不同。

就在这种纠结的氛围下,齐晓东和温丽娜的婚礼悄然以至。那一天早上我们这些朋友凌晨4点多就开始忙碌,走一些我们的习俗。天亮以后,一声唢呐迎着黎明的朝阳铺写了一段让无数人驻足嬉笑流连忘返的迎亲方式。

对于迎亲,我更期待中午的喜宴。

一席白色婚纱的温丽娜坐在一颗桃花树下晃着双腿,她正为自己开办的舞蹈教室没有学员烦恼,一个男人从她的身边走过,摘下一株桃花递到她的面前:“美女,请你停下来好吗?”

温丽娜奇怪的看着齐晓东。

“因为你已经在我心里跑了很长一段距离。”

“滚开,再不滚我喊人了。”

温丽娜拍掉齐晓东递过来的桃花,恐惧又愤怒的盯着这个拿老套桥段搭讪的男人。

吵吵闹闹的喜宴忽然间安静下来,人们互相交谈的声音也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就连喜宴上的孩子们都好奇的望着台上那对新婚男女。

他真的会滚开吗?

他要怎么化解这个尴尬?

他是怎么把这么漂亮的美女追到手的?

我旁边一个嗑瓜子的童鞋还举着瓜子保持正准备嗑的姿势。

“可人们不是说这种搭讪方式很管用吗?”齐晓东做纳闷状,疑惑了片刻又问道:“美女,我可以向你问个路吗?”

“回家问你妈去。”温丽娜没好气的说道。这招也太烂了,你根本走不到我的心里。

齐晓东拿着麦克风看向齐妈妈:“妈,她让我问你。”

“哈哈……”

宾客们哄堂大笑,雷鸣般的掌声如潮水般涌来。一旁负责主持的司仪一脸的感慨,这还是他主持婚宴以来第一次没有向宾客要掌声便有如此轰动的效果。

齐妈妈和爸爸红着脸,不住的被亲朋好友互相揶揄。温妈妈和温爸爸则在一旁哈哈大笑。装修费和轿车陪嫁的那点小疙瘩终于有了一种值回票价的感觉。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齐晓东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把牵着温丽娜的手,把温丽娜长椅上请了下来。他们一起派发舞蹈教室的传单,齐晓东把温丽娜的手放在嘴边替她取暖。温丽娜把织好的围巾系在齐晓东的脖子上。

PPT里,影像适时转换到温丽娜感冒生病,齐晓东精心呵护照顾她的画面。

台上,温丽娜亲昵的帮齐晓东整理西服,扶正他的领带。

这时,PPT的场景再次切换。寒冷的冬天,齐晓东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作业。那时,他已经工作了一天一夜。深夜温丽娜开车接他回来,他连衣服都没脱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温丽娜脱掉他汗臭的鞋子,给他洗了脸洗了脚,换上干净舒适的内衣,又给他盖好辈子。

这时,音乐响起,司仪踏着音乐走上台,深情款款的说道:“我主持过很多场婚礼,说过许多一模一样的台词,但是今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对新人互相之间的爱意。但是今天,这相同的台词我想会让无数人祝福这对充满爱意的新人。”

“温丽娜,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