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骑白马的公主】

你以为你是公主,其实你是白马,王子都是骑着你找公主的……

……

这还要从中午的时候说起。两个人练了一上午的舞蹈,决定在外面吃饭,下午等温丽娜过来再接着练。这两天气温降了不少,柳慧出门说了句冷,然后童磊就想到了温暖。

童磊干了一件十分温暖的事,把自己的围脖亲自给柳慧戴了上去,还用一种温暖的眼神凝视着柳慧。

柳慧没拒绝,只是看着童磊笑。两人中午吃的火锅,吃饭的时候柳慧还是一个劲的笑,童磊问柳慧为什么这么开心,柳慧只摇头不说话,多问几次柳慧就转移话题。

童磊被柳慧笑的心里发毛,这才给我打了电话。

童磊理直气壮的跟我说,这么冷的天气吃一餐热辣辣的火锅从里到外都是暖烘烘的。

寒冷的天气火锅无疑是不少人的选择,吃火锅真是一点错都没有。可错就错在童磊之前的举动。

童磊这个举动无疑会让人觉得温暖,对方要是稍微动心,那炽热的眼神也会起到不错的效果。毕竟,眼神的传递才是男人的媒介手段之一。很多时候男女之间相处,男人的眼神都会游离不定或者不敢或者不好意思直视女性的眼神,这都错过了不少的机会。

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方,通过眼神交流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童磊的这两个举动在很多时候确实很起到良好的效果。但是这要回归到双方没有挑明之前。现在的状态是,柳慧对童磊的举动格外注意,童磊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扣上刻意的帽子。

在这帽子之后,柳慧还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出于我的策划。

童磊这么说的时候我就想到柳慧为什么会笑,还笑的那么开心。因为这手段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都经历过不少,童磊重复这些或许柳慧还不觉得怪异,但是我后面加上我,这就变得怪异了。

我估计柳慧在心里已经嘲笑我了,什么狗屁的情感专家,原来只会吹牛,这种连小学生都嫌老套的桥段还敢用在她的身上。

我问童磊,他是从哪看来的,童磊说他和一个网友聊的比较好,然后就问了问女孩怎么才能让她觉得温暖,女孩就把这些告诉了他。

我想了想,很严肃的和童磊说:“有一个全身赤果果的美女出现在你的床上,这美女抚摸着玉腿朝你勾手指,嘴里口吐娇吟,充满诱惑的对童磊说,童磊你快来,我好冷。你是不是立刻掉头,翻箱倒柜,最后找出一个暖宝宝扔给那美女,然后满含关心的帮人家盖好被子。”

“那怎么可能。”童磊带着一副吊儿郎当的口吻道:“有美女敢上我的床,她就别准备下来了。”

“你是也觉得冷,你们在一个被窝里靠着暖宝宝比较暖和么。”

“三毛,你少废话。”童磊终于意思到我这会没个正经,不满的叫道:“我就问你柳慧为什么这么开心,你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你损我干嘛。”

“我没有损你,你是个人才,你比柳下惠还陈世美。”

“三毛,你再废话我骂人了。”

“哥,我真服你了。”眼看着童磊就要发火,我赶紧收起嬉笑的神情,一本正经的说道:“童哥,咱们在学校的时候也看了不少武侠小说和电视,我问你这些小说里最厉害又最装X的武功是什么。”

“他的刀是冷的。”

“不对。”

“他的刀出手见血。”

“不对。”

“只见乔帮主一声大喝,使了一招亢龙有悔,顿时……”

“你个瘪犊子。”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赶紧说道:“童哥,我真服你了。我就不该问你这种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难道你不觉得最厉害也是最装X的武功是返璞归真吗?练到最高境界飞花伤人,拿根树枝都比拿剑的厉害。”

童磊沉默了片刻:“好像有这么点意思,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童哥,反驳归真呀。你想想,你的敌人时时刻刻等着你出招,你偏偏不出招,她是不是等的心痒难耐,总是琢磨你会出什么招,会有什么阴谋,她的心思是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你的身上。”

“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可是我已经做了怎么办?”童磊有些担心的问我。

“也不算什么,就当是博美人一笑了。只要你这周保持原来的状态就可以了。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是让你保持原来的状态,你可别处幺蛾子故意玩出什么高冷或者做出刺激柳慧的事来。到时候柳慧觉得恶心没了玩的兴趣,这么好的条件可就白费了。”

童磊先是同意,后面忽然又补了一句:“三毛,你说需求需求,是不是柳慧现在的需求就是玩,就是找个生活的乐趣,那我把这场战斗换个方式,既不让恶心到柳慧,又让柳慧有了玩的乐趣。”

“你小子还会举一反三了。”我忍俊不禁,笑了笑才说道:“这么做当然效果好一点,不过你能确定掌握好火候?别到时候玩出火了恶心到柳慧。”

“先试试,你不是常说试试的嘛。”童磊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还带着一点点的豪迈:“我就不相信,我有这么一颗爱她的心,又愿意给她寻找生活的乐趣,她就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想法不错,先祝你成功。”

“那你下午还来不来教室。你来不来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要齐晓东或者柳慧来一个,不行这舞蹈还怎么练。”

“得,你也是个过河拆桥的主。下午估计要和两家长辈商量结婚的事宜,齐晓东可能来的晚一点。”

“真不知道我和柳慧什么时候才能像齐晓东和温丽娜这样,就算多忙也觉得幸福。”

“等你到了这一天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你少扯犊子了,两个相爱的人能走到一起,又可以互相依偎着商量要请的宾客,绞尽脑汁思考有哪些早就不联系的同学还能送分子钱,结婚的时候,司仪在喜宴上说着那句不论贫穷还是富贵……

童磊还在说,我挂了电话。因为这件想着美好,可到了自己的头上那和想象可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