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请你为我舞动双手】

“要是有保送名额的话,送我一个。还要找你拉个赞助。”我把柳慧和童磊参加舞蹈大赛,以及柳慧异地的路费和练舞的一些费用原原本本讲给了薛军。

“噗。”薛军刚喝的一口水瞬间喷了出来。这货不可置信的看了我好一会才说:“就这?”

“你居然愿意分我劳务费,那真是太好了。”

“我们还是说说保送的事吧。”

果然,这才符合薛军的特质。

“有的话就送我一个,没有保送神马的也行,没黑幕更好。”

“行,明天我去联系一下主办方,有消息告诉你。”

我和薛军正聊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桌面上已经摆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李敏见我盯着桌上的菜,笑了笑才说:“放心,都是鱼庄厨师事先做好的。想尝老娘的厨艺你还得等段时间。”

“那你把我直接喊到鱼庄不就行了。”

“这不是显得重视你嘛。”薛军一边笑,一边开酒。

这次李敏很快的上桌,也陪着我们喝了起来。我们聊了些家常,也听薛军说些这两天家庭的变化,说到后来,李敏一个劲的问我那个健身俱乐部还要不要去。薛军的意思是两人都老夫老妻了,还遭那罪做啥,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睡一觉呢。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李敏应该坚持,至少这段时间看看效果。两个人现在虽然如胶似漆,可漫长的岁月总免不了磕磕绊绊。一个人闲的太久就容易无聊,家庭主妇虽然也是一种生活,可家庭主妇也不能总围着柴米油盐。

我忽然想到舞蹈大赛,推荐薛军和李敏要是有时间也可以参赛,大奖神马的就不要考虑了,生活有了情调又能培养感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结果李敏一听不乐意了,非要报名,还要拿个奖,薛军还在一旁给自己老婆加油打气。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从薛军家出来,我把赞助的事告诉柳慧。

柳慧听了没多大的惊喜,语气也不像昨天晚上那么热切了。我猜测柳慧对这事不那么热衷肯定是因为童磊这个木头。

“舞伴怎么样了,要是找不到舞伴本帅可以有偿租给你。”

“拉倒吧。”柳慧想也不想便一口拒绝,大概是我之前把自己猥琐的太狠了。不过我也从柳慧的口中得知她的舞伴没着落,还是比较钟意童磊,只是不好意思提出来。

“那我们这些人基本都是拖家带口,也就童磊一个人了。回头我和童磊说一声,看他最近忙不忙。”

这会我要是一口就把童磊拿出来,说童磊正盼着,柳慧八成一口拒绝。把所有可能摘出来变成只剩下一个童磊没得选择,柳慧比较容易接受。更何况是由我这个中间人说出来。

“也行。”柳慧想了想,说道:“不过他要是忙就算了。”

我点头答应下来,心里却感叹着女人都是言不由衷的生物。

本来这件事做好就该我把好消息告诉童磊了。不过就在我挂电话的时候,柳慧忽然又说了一句:“三毛,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接受了童磊的委托?”

我一怔,随即释然。

我没把职业隐瞒,过了这么久柳慧想明白也不是什么诧异的事。我可以否认,柳慧也不会揭穿,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越是如此,我越不能隐瞒,越不能说谎。因为感情一旦涉及到了谎言,那在今后将对双方都有影响。

更何况在我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朋友们会问起我现在做什么,也会有一两个嘴上漏风的朋友把这件事说出去。

“是的,这是我回来的主要目的。”

柳慧沉默了片刻问我:“你来北京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没错。”

“我说童磊最近总是怪怪的。”柳慧似有所悟,连语气都变得怪异:“石头的女朋友忽然把肉酱送来还送我现金卷,就是出自你的手笔吧。”柳慧越说越气,骂道:三毛,你就损吧你。”

“你不会用那么紧张,除了肉酱那事,其它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笑道:“我要是想隐瞒,怎么可能把这些告诉你。要是想隐瞒,肉酱的事你怎么可能反应过来。再说了,我从回来到现在压根没给童磊支什么招,我只让他做一件事。”

“什么事?”柳慧立刻借口。

“让他下了一堆约会聊天软件,每天和女孩聊天,有时间一起出来吃个饭。”

“为什么?”

“不来电就是不来电,即便是你最后答应他,也只是因为感动,和来电一点关系都没有。人的记性都不好,感动过一会就忘了,那忘了之后呢?只剩下彼此不满互相伤害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童磊留个美好记忆的青春。尽管得不到,可至少爱过。但他年纪也不小了,总该解决个人问题。男人忘不了旧爱,无非是新欢不够好。我给他找了一票新欢,总该有一两个能让他心动的。”

“三毛,你杂这么人渣呢。枉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不错的朋友,没想到你居然连朋友都算计。”

“我还有更渣的呢。让你参加舞蹈大赛就是想给你们制造个机会。不过你都已经知道了,那这些也就没什么意义了。既然你不参加,我一会就和薛军说,让他不用推广了。”

“放屁,凭什么所有人都要听你的。你不让我参加,我还非参加不可。还有,你给我把那个赞助弄好了。还有,我现在去骂童磊一顿,他怎么那么傻,居然就信了你的鬼话。”

“随便骂,不用跟我客气。”

“三毛,我……你大爷。”

我估计柳慧是想骂个和谐词语的,不过始终没有骂出来。

和柳慧结束通话,我意识到,这场战斗的总攻就要开始了。一套完整的计划固然需要时间整理然后执行。可人是活的,思想和状态随时都在发生改变,一套看上去完整的策略必须做出几套随时可改变的策略和后路。

当我开始意识到柳慧和童磊已经不适合慢工出细活这套策略之后,柳慧跟着我们回来成为了改变策略的绝佳时间点。

阳谋比阴谋更可怕的是,阳谋就摆在你面前,可你无可奈何。

阳谋比阴谋更可怕的是,这件事一旦挑明,往后随后的事都会阴谋化。这对纯粹的爱情来说,无疑就像眼睛里的一粒沙子,看上去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子,却让人十分难受。

我想,童磊被柳慧骂的狗血淋头之后,就该拨通我的电话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