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可以留个电话】

“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要约中午,要约晚上,时间要定在七八点这个时段,初次约会的时候不要送人家东西,百八十块的东西人家稀罕?你说你那去年一滴相思泪,今年始流到嘴边的脸除了长之外还有什么优点吗?”

“噗嗤。”

我身后的几个排队结账的几个妹纸听到电话里后面那句纷纷笑了起来。七月的夏天正是酷热难当的时候,妹纸们着装都比较清凉,即便只是稍微有些姿色的菇凉在如此炎热的夏天之中,吊带短裤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超市的空调不怎么管用,我这个人天生怕热,一热就出汗,四脖子汗流,十分狼狈。

“对不起,请问有面巾纸吗?”

我狼狈的擦着额头汗水,看向身后三个忍俊不禁的姑娘的问道。从她们的位置站法来看,她们三个人应该是朋友。蓝色衣服和黑色衣服的姑娘站的比较近,脚尖无意识的对着彼此,说明双方至少应该是不错的朋友。那个白色衣服的姑娘隔着一个肩膀的距离,除了夏天的热度之外,只怕和另外两人还停留在一般朋友的阶段。

白色衣服的妹纸神情冷淡的望了我一眼。

黑色衣服的妹纸眼珠转了转,不过手上没有动作。

蓝色衣服的妹纸脸上还保持着笑容,很快的从包里掏出了面巾纸。

“谢谢。”我一边狼狈的擦汗,一边解释:“这边收银台的空调似乎坏了,我这人一热就容易出汗,超市又不单卖面巾纸。”

妹纸客气的笑了笑,没有继续搭话。

场面有些尴尬,言语难以起到效果。

我匆匆结了账,飞速到隔壁商店买一包同样的面巾纸,这会的功夫,三个女孩也各自结了账从从超市走出来。

“谢谢你的面巾纸。”我把面巾纸递给蓝色衣服的妹纸。

“不用了,只是一包面巾纸而已。”蓝色女孩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拿着一包面巾纸在超市门口等她,神情有些错愕和不可思议。一股股的热浪把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裹的像个蒸笼,这会,我已经挥汗如雨,整个人更加的狼狈。

不过有一点妹纸们看的出来,我递出去的那只手干净且没有汗珠。

“其实,我是想问你的电话来着。”我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你知道,像你们这种善良的女孩已经越来越少了。”

我用的是你们,但是眼睛却盯着蓝色衣服的妹纸。

用我们,是避免蓝色衣服的妹纸尴尬,且被其她两个妹纸孤立。眼睛注视着蓝色妹纸,是通过眼神传递一个信息:你知道,我说的那个好心妹纸其实就是你来着。

蓝色衣服的妹纸终于从错愕中回过神来,抿嘴笑了起来:“158……”

拿到电话号码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号码肯定是这个蓝色妹纸的,我甚至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发第一条短信。

制造话题,不断的拉近距离,下一次见面的约会,就像是一张缓慢编织的网,最终的目的是将电话号码的主人罩入网中。

成功是检验过程的唯一标准。这个标准,可以用概率来概述。

但是,过程同样重要。

首先,从一个人的面相和穿着判断脾气秉性,面貌和眼神可以最初的反应一个人的动态,也就是传说中的一面之缘。从面貌和眼神中可以判断出一个人最初的性格值。假如第一眼看上去面相温雅给10分的话,那么泼妇显然是……不,但凡正常人是没有胆子给泼妇算计分数的。

我很佩服那些敢娶敢嫁泼妇的男人或者女人,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解救这个世界,他们才是直面困难的真英雄。和他们相比,我现在的工作也就变得有些那么微不足道了。

超市门口通常会有不少等着宰客的出租车司机,因为前面那通电话,我不得不和这些比黑车还恶劣的出租车司机砍价。

路上,我删掉了蓝色妹纸的电话号码。

一个善良且乐于助人的女孩,同样值得尊敬。我为刚才的行为在心里默默说了声抱歉,也略微有些开心。毕竟,遇到一个善良的人总是让人开心的一件事。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不得不对那些偶遇的妹纸们重复一次又一次的搭讪。时代在发展,女人们的要求和安全感也在变化,只有不断的学习实践,才能掌握最精确的消息。

而我从刚才的搭讪和最后要到电话号码的短短几分钟时间里,运用了至少包括麻衣神相、心里学、谈话技巧、人性的弱点和厚黑学等等数门不同的学问。

是的,追妹纸是一门学问,其所涵盖的内容不比任何一门复杂高深的学科差。更重要的是,即便是精通了这些,成功也只是一个概率。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高端冷门职业悄然兴起。在职场经历了几个沉浮,感情上的几个波折之后,我做起了现在的行业……情感分析师。因为刚刚开始做,也没有什么名气,为了生存什么活都要接。所以活的种类难免有些良莠不齐。抓小三,勇斗二奶、帮人追妹纸、解花语,制造浪漫,甚至还带送外卖的,真是各种心酸泪。

现在,我还要赶去帮损友免费解决他的个人情感问题。

康跃,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因为只有我们两个同在一座陌生的大城市奋斗,所以兄弟情义格外的好。他这个人做朋友没的说,但是从性格来说,他就是一个杀手……第二回杀手。

凡是相亲或者约会的女人,从来没有约过第二次。

这一次,他喜欢隔壁公司的一个行政。简单从姑娘照片上来说,这姑娘长的不是很漂亮,身材也不是很出众,10分的话最多只能给4分。当然,在内拉眼中,陈法拉也才是一个3分女吊。

这妹纸和大多数职场女人一样,喜欢晒微博,各种拍照,有一定的经济独立能力和自主意识,些许小虚荣。以康跃现在的屌丝状态来看,过程确实会辛苦一点。

大部分的女人分为两种,一种叫寂寞的女人,另一种叫更寂寞的女人。很明显,康跃中意的这个姑娘属于后者。不寂寞,就不会期望得到羡慕,得到青睐。

我到康跃家里的时候,这家伙正在玩游戏,手指间的烟灰很长,火苗就要烫到手了。

“今天出什么好东西?我艹,你什么时候3转了,还转了个女仙。”

我在康跃的身边坐上,顺手从桌边的烟盒拿了根烟,一边抽一边看着康跃风骚的五法。我和康跃是在游戏里认识,后来我背着包到处浪的时候想到了这货,于是这货家里多了一个光荣的沙发客。

“昨天转的。”

康跃没看我,眼睛一直盯着屏幕。

“失败了?”我说。

“艹,喝酒去。”

“喝个吊。”

我把他拉住,乐不可支:“酒入愁肠愁更愁。”

“说人话。”康跃瞪着我。

“不作死就特么不会死。之前约会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时间要选在晚上,不要送东西,地点尽量选在西餐厅,约会之前要记两个笑话……”

我还在说,这货已经不耐烦的说道:“一个要新颖搞笑,一个要黄不要色,我了个去,你不觉得这么做太刻意了?我是真喜欢这姑娘,玩手段什么的总觉得下流了些。”

“你知道为什么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吗?”

“因为人家是一头有钱的大肥猪。”

我笑了:“追不到女孩也不用仇富,人家有钱人又没有惹你。更何况美女那么多,也不只是有钱的猪才能拱到白菜,女人更多的是被渣猪拱,不然为什么女人们都说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

“少你妹的扯了,你要这么牛,你还能单着?”

“你特么这是人身攻击了。”我白了这货一眼:“单身是因为我愿意,这特么和我掌握技巧有一毛钱关系?还有,你少和我BB,我就问你,你还想不想追这个姑娘了。”

“想。”

这次,康跃没有丝毫的犹豫。

“想,就照我说的做。”我看了看时间:“一会11点时候给姑娘拨个电话,找些话题先聊聊,过程愉快的话再道个歉。”

“聊什么?”康跃瞪大眼睛问。

“随便找话题。我又不是她爹,我哪知道她喜欢什么,你丫不会试探吗?男人与女人开花结果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不断的试探,女人试探男人的深度,男人试探女人的喜好,投之所好才能开花结果。”

“这特么也太悲催了点吧?”

“没错,这就是屌丝的取经之路,因为你没有钱也不帅,做不到吸引异性,只能通过慢工出细活的途径。这是很悲催,但这也是现实。社会结构虽然仍是男权社会,可在这座金字塔里,塔尖的男人不多,剩下的男人都在最底下,不仅排在女人后面,还排在洋鬼子和小日本之后。”

“要么你接受现实自己改变,要么你就单着,每年的11月11号好好过一个单身狗的节日。”

康跃看了我好久,还算乌黑的眼珠子一会迷惑,一会又若有所思。过了很久,康跃一咬牙:“不就是泡妞吗?老子豁出去了。”

“我要纠正一点,泡妞是人家帅哥的专利名词,像你这种不叫泡妞,叫求偶。看过动物世界吗?就是把美丽的尾巴露出来,丑陋的屁股藏后面。”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