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阴谋(反击)

整个大厅被阴影色的恐惧所笼罩,一千多双惊恐不安的眼睛集中在舞台上。

刚才试图逃走的数十人愣在原地,瞪大双眼盯着地上渐渐冷却的尸骸,此刻的他们脊骨发软,头冒冷汗。因为刚才躺在地上的很可能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同时他们也窥见到了内心深处那一抹猩红的庆幸——躺在地上血流不止的并不是自己。

「哈……肃静!」

一声足以将音响设备都震得颤抖的命令声险些撕裂观众们的耳膜,会场瞬间鸦雀无声。

到此为止,不再有人认为这是玩笑或是演戏。确确实实的,舞台上有一个疯子单枪匹马地劫持了一千多人!

他说只要配合他他就不会乱杀人,谁会相信一个恐怖分子的鬼话?

台下的大多是年纪尚轻的高中生,如果不出意外,这些人这辈子都不可能会遇到这种事情,简直糟透了。这便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当然,当中也不乏有聪明人开始估量现状,想要尽快逃离这里。

会场安静了四五分钟后,克罗托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向前走了一步,摊开双手像一个耶稣巨像那样。

「现在公布我们的游戏。」克罗托抑扬顿挫地说:「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是』字拖了很长后,他将后续的话念了出来:「仅仅是活着离开。」

「你这不是屁话吗?谁不想活着离开?!」

站在舞台后方的我怒视着克罗托那毫无防备的背影,朝他吼道。

一双划着红色残影的眼睛忽然指向我,令我背脊一寒。克罗托45度仰着脑袋,扭过头的怪异姿势震慑住了我。我因此被吓退了半步,险些被自己绊倒的时候白娅扶住了我。

白娅正用关切的眼神注视着我的眼睛。

因为戴着面具,我无法看到克罗托的真实表情,但从他盯了我不下十秒的行为,我明白他现在非常愤怒。

突然,克罗托将脑袋转向正前方,也不知他在看什么,但他停住了。下一秒钟,克罗托从衣服里拿出一支手机。

借着这个空隙,我长呼了一口气。我注意到周围的同学们正关切地看着我,同时我也注意到几个女生,包括井雅柏和林月在内的女生都泪眼汪汪吗,形容憔悴的样子。

我这才意识到整个会场最能感受克罗托身上那股邪气的就在我们这里,别说女生们了,连我都刚才差点被他吓倒了。

我将目光移向班长卯世雄。不愧是受众人敬仰的男人,卯世雄虽然面色沉重,但没到吓破胆的地步。如果我要上去攻击克罗托,那么卯世雄一定是个好帮手。

在这半分钟的时间里,克罗托一直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动个手指头。所有人都不敢出气,生怕他又突然发狂。

「我说过!所有人不允许离开!」

虽然观众们没有做激怒他的事情,但不知为何他却发怒了。我立刻了解到他不是在和会场内的人说话,而是……

「你们三个肮脏的杂种!」

愤怒的字句在会场里回荡。与此同时,克罗托疯狂地操作手机,在他进行某个操作后,会场外面突然传来猛烈地爆炸声。这感觉应该在楼上!白色的灰尘从天花板上震落。

大家就像刚经历了地震,慌作一团。

爆炸刚结束,克罗托便说。

「安静!」

会场瞬间安静下来。

「我之前说了,不允许任何人离开或是进入。但是……但是刚才有三个杂种不听我的劝告,想要溜走!」

观众席上的人纷纷扭头看背后的安全出口,但那里什么都没有。于是克罗托解释说。

「这里面的人不止你们,这是几个坐办公室的混蛋。他们想乘电梯,抛弃你们!其心该诛!所以我引爆了电梯的炸弹,送他们下地狱了!我说过我的监控和炸弹遍布整个广电中心,1-6楼的工作人员已经被我提前驱逐了,所以,任何人都没有机会不经过我的同意溜走!」

紧接着也不知用的什么方法,舞台后方的投影屏上突然出现了令人作呕的影像。

在一个封闭的狭小空间里,像是被爆炸所牵连而七零八落的男性尸体散落一地。总共有三颗脑袋,其中一颗面目全非地掉落在一支裤子被炸裂的大腿旁边。另外一颗同样面目全非,虽然它还半连在脖子上,但那人显然死了。还有一颗脑袋已经完全被炸开,脑浆和血液撒到旁边的金属墙壁上。除此之外,内脏、血液和残缺的肢体将铁皮箱底部填的满当当的。而且仔细看侧边的铁皮还被炸的鼓了出去。

我仿佛隔着屏幕就能问到那恶心的腥臭味。观众席上的人们难以置信地捂着嘴巴,有的则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注视着这出惨剧。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个无辜的人就这样死去了。

在舞台上井雅柏双腿无力倒了下去。卯世雄担心地跑到她身边,其他同学也在确认克罗托不阻止之后跑到了井雅柏身边,小声地帮助起井雅柏来。

这个恶魔!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克罗托!!!」

我险些失去理性。若不是白娅抓住我,我现在已经失去理智冲到克罗托脸上了。此时班上的同学向我投来关切的眼神,我看出来他们是希望我不要冲动。

听了我的呼喊,克罗托先是没有反应,或者说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他自顾自地环视了一遍会场,然后发出魔鬼的声音。

「现在,建筑物内的所有人集中到9层会馆来!5分钟以内。包括那个躲在财务室办公桌下面的懦夫!」

刚才的投影还投射在舞台上。这是克罗托故意的,他将这副让人心悸的画面留在这里,为的就是震慑在场的人。

想到这里,我怒发冲冠地瞅着克罗托。

就在这时,克罗托突然转过身来。他径直朝我走过来,在离我只有一米的地方停住。克罗托与我四目相交。突然,他一个跨步冲向我,下一个瞬间,我的腹部像是嵌入了一个沉重地千秋。

先是一阵足以引起我痉挛的剧痛,紧接着胃里一阵翻天覆地。我身体的力量像是全都被抽走一般,双膝无力像一尊失去支撑的石像跪倒在地上。

我剧烈地呕吐起来,鼻涕,呕吐物和泪水粘在脸上。我的脑子也因剧痛一片空白,我感觉自己就快失去意识了!

「羸弱。」

留下这句话,克罗托就离开了。白娅在我耳边焦急地呼唤我的名字,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

「你别和他那么说话啊!笨蛋啊你!」

是林月的声音,听起来是在担心我。

「没事吗?」

卯世雄也在。

「能站起来吗?」

「拍一拍他的背。」

其他同学也围了过来。

走到舞台边缘的克罗托把手背在身后打量着台下的人,与他对视的人或是将要和他对视的人都迅速移开视线,低下脑袋。

「你。」克罗托指着一个高一的学生说:「上来舞台上。」

那人先是低着头,等了一会他才发现克罗托正用食指指着他。那人颤颤巍巍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几次险些坐倒回去。

克罗托一直指着那人眉间,直到他从座位上走到舞台,又从舞台下抖个不停地爬上来,克罗托才放下手。

克罗托走到那学生面前,双手猛地放在他肩上,那人竟突然就瘫倒在地上了。

「嚯嚯嚯,小伙子别这样。我们只是进行友好的交谈罢了!」

说着克罗托一把就把瘫成烂泥的男生从地上揪了起来。

「来,把台上那些脏东西打扫了,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那名男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更不敢傻愣着。于是他踉踉跄跄地小跑着走进了后台。

过了这段时间我的腹痛也缓和了不少。同时疑问也来了:他究竟有什么打算?

这时候那名男生提着水桶和拖把回来了。他提着东西小跑到我面前,然后愣住了。我意识到他是想要打扫我制造的这滩呕吐物,在同学的搀扶下,我离开了那里。那名男生非常迅速地将我制造的污秽打扫干净了,他拿着工具拄在原地,似乎在等候克罗托的口谕。

时刻警惕着附近的克罗托回过头来,用满意地声音说:「很好,你可以走了。」

男生张大嘴巴,先看了看克罗托,又像是确认一样和舞台上的其他人对视。直到克罗托再开口时,他才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你可以离开了,电梯被我炸了所以走楼梯吧。」

「好,好!啊……」男生喘着粗气,猛烈地点头,临走前甚至不忘了对这个恐怖分子道谢:「谢谢!谢谢!」

这个男生跑了,一溜烟地跑了。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们班的同学一眼。

当男生离开大厅会场后,舞台上投影屏里的东西就跟着变化了。投影屏上的画面从原先的电梯内转到了楼道,是那个男生一路狂奔下楼,跑了几分钟后终于到达广电中心门口,然后顺利离开这栋大楼的过程。

「他真的放他走了。」

「他没骗他。」

「这个人竟然信守承诺了!」

观众席上小声地讨论起来,就连舞台上也一样,讨论的内容一致地变成了遵从克罗托的话就能活着离开。

克罗托没有阻止这次全场讨论,反倒是默许般的来回踱步。

又过了几分钟,克罗托才进行制止。

「肃静!」简单的两个字让现场所有人都闭上了嘴。「我,克罗托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只要不违反我的规则,遵守我的命令,所有人都有机会活着离开!」

众人的表情竟精神了很多。

正好这时不论是留在楼里的工作人员,还是表演完在后台休息的学生,都听话的来到这舞台。

「诸位,我再说一遍。我们要做的游戏就是活着离开这里!而且相当简单!只要听我的命令就够了!」

说完克罗托背着手来回踱步,走到某一点时他又突然停下来,并大喊:「明白了吗?!」

「明白了!」

不亚于之前爆炸声的呼喊声震动着整个空间,我惊愕地看着克罗托。

短短的十几分钟,克罗托就已经控制了所有人!

而且他以他的假慈悲甚至让被劫持的人都开始感谢他了!这是什么道理?哪有被绑架者感谢绑架者的!?

这个恶魔究竟在盘算什么?

我看向舞台,同班同学们基本和台下的人一样,陷入癫狂的,用像看自己偶像那样看着克罗托。

若说有谁没有被他蛊惑,那么只有我和我身边的两个人了,白娅以及卯世雄。

我原本以为克罗托是个只会躲在他人背后使小伎俩的家伙,所以完全没想到这次他会直接上到前台来,而且做出难以想象的劫持千人的行为!

我的目的当然是将近在咫尺的克罗托绳之以法,而且在来之前我已经布下了相对应的陷阱。但我的陷阱是以克罗托躲在暗处的前提做的,现在他在明处,我的陷阱还能发挥功效吗?

很难。

那么,我手上的王牌之剩那一张了。

如果克罗托躲在暗处,那张王牌就能直接置他于死地。可这次克罗托在明处,我的王牌究竟还能发挥多大的效用?

毁掉我的人生,毁掉白娅的人生,毁掉胡桃的人生的人就站在我面前!

这份仇恨,这份怨念一定要在今日偿还!

我想我应该镇定下来,听克罗托的话,然后等我布置下的王牌慢慢发动。

可是一旦看见克罗托,听见他的声音,我就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愤怒。要知道,就是这个恶魔毁掉了我的童年,害死了我的妈妈,并且让我被我曾经最敬重地父亲骂做「野种」。如果没有他,现在我也和其他的学生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有着幸福的家庭,有能向她撒娇的妈妈,能严肃交流的爸爸!

一切都是他的错,全部都是!

打破我的回忆的是克罗托那恶魔的声音。

「本来,我心情很好。大家这样听话,可是总有几个杂种要来坏我的兴致!」

我咽了口口水,心中紧张起来。

「把刚才打算逃走那十三个人抓上来!最先碰到并把人押上来的人就可以走了!」

听了克罗托这么一说,站在走廊上一动不敢动的人有的拔腿狂奔,有的则就地吓倒。紧接着是从走道两边奔涌出来的数十人,一窝蜂地追到逃跑的人身边,抬手抬脚地把那十三个人一一抓到了舞台上。

然后克罗托走到摄像师前,弯着腰假仁假义地说:「感谢你,摄像师,不过接下来的画面不适合让无关人员观看。你可以-关掉摄像设备,然后回家了。代我问候你的父母和老婆孩子,因为我险些就杀掉你了。」

因为V字仇杀队的面具,他的脸无时无刻看起来都是笑着的,这令摄像师毛骨悚然。

摄像师连忙点头,关掉设备一溜烟地跑了。

这个直播本来就不能在电视里播放,在发生事故的瞬间电视台就已经把节目关掉了。那么克罗托一直将里面的信息传到外面是为什么?我迷茫 了,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

紧接着,克罗托一把就举起看似沉重无比的肩扛摄像机。他突然回过头来,指着我们中的某个人说:“你,过来录像,运气好你也能走。”

顺着他的食指看去,他所指的那个人是我们班上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浑身颤抖着与我们交换了视线,然而没有一个人对他做出指示。只见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克罗托身边,刚到那里克罗托就把摄像机放在了他的肩上。

“拍我,还有我要做的事!”

男生害怕地连续点了好几下头。

随后克罗托笔挺地直着身子,来到被其他人拘束住的那十三人前。

「为什么你们不听我说完话呢?」克罗托弯下腰,凑到他们眼前,与那十三人一一对视。「我好伤心啊。」

双手被他人束缚住的人都吓破了胆,一排人完全不敢说话。

「可以了。」克罗托对他们身后的人说:「感谢你们的帮助,虽然我说是第一个且抓过来的人能走……不过人是活的,规则也会为聪明人改变。可以了,你们可以走了。」

二十多个人听了,感恩戴德地说:「谢谢!」他们道谢完后就离去了。

一下子走了二十多人,会场一下又嘈杂起来。

「安静,安静!」克罗托说:「只要听我的话,你们每个人都有机会离开。」

他这么一句话,会场瞬间静了下来。

接下来是个人都可能猜到克罗托要做什么,站在舞台上瑟发抖的十三人即将受到惩罚。

于是克罗托宣言道。

「接下来,我将审判这些人!」

审判?那是一个恶魔用的词吗?我瞪着他。

「但我可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第一个逃跑的人已经接受了我的审判。你们这些人肯定是看别人跑才跟着跑的吧,我理解,我深刻地理解。人类就是这样嘛,对不对?所以,我并不会杀掉你们全部人。」

克罗托对那十三人说。那些人则挑着眼睛看着他。

这时我和卯世雄的视线交汇在一起,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特殊的默契,但就这一个眼神,我们仿佛明白了对方在想什么。

此刻舞台上有13个男生,他们的生命都受到了克罗托的威胁。再加上我和卯世雄,十四个人中总有几个人会响应。

从刚才开始克罗托就在将他的行为正确话,甚至连用词都将他自己衬托得不像个恐怖分子。这样下去的话在场的人恐怕会被他洗脑。

所以我们得控制住克罗托,我有预感这是唯一的机会。

我看了看渐渐陷入他圈套中的众人,与卯世雄对视一眼。我感觉到白娅握紧了我的手,但我没有回握回去,而是松开了她的手。

此刻克罗托正在喋喋不休地宣扬他的鬼话。

我浅浅地点了下头,向卯世雄示意。

站在5米之外的克罗托摊开手,非常认真地说:「接下来!我要杀掉他们当中一人!但是……」

就是现在!我心想。

紧接着,我的身体瞬间注满了力量。在我迈出脚步的瞬间,卯世雄也跟了上来。刚开始的两米我们走得很慢,动作也很小,但从第三米开始,我发现我们的行动引起了克罗托以外的人的注意。大多数观众席上的人屏声盯着我们。

虽然知道这是下意识的行为,绝非妨碍我们,但我还是希望大家保持原来的样子。

不管了,先下手为强。离克罗托大约只有两米后,我和卯世雄猛地加速。冲刺途中克罗托似乎注意到了这边,他突然扭头,使得我们对视了一眼。说时迟那时快,克罗托迅速掏出手枪瞄着我。

但是还没等他准备好,接近他的卯世雄已经用一只手拖住了他的下巴,另一只手则控制住他持枪的右臂。我见机跨步上前掰住手枪,克罗托的手和手枪触感是分冰冷,尽管如此我还是拼尽全力从他手上把枪夺下。紧接着卯世雄绕到了克罗托背后,将他的另一只手也束缚住了。随后我把住了克罗托的右臂和右手,卯世雄则将克罗托的左臂捆到了他的身后。

僵持了几秒钟,透过面具克罗托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正死盯着我。我也没有服软,在加大力度的同时,将多年来的憎恶埋在眼睛里砸向他。

我感觉克罗托就快要屈服在我们二人的力量下了,他控制手枪的手渐渐失去了力量。

人群中出现了激奋的声音,仿佛他们的救世主站了出来。为我和卯世雄加油的声音遍布观众台。

受到气氛的影响,原本在舞台上将要经受『审判』的十三人中的几个也冲了过来。

拿下了。

我内心十分欣喜,且喜形于色,我的感觉我的嘴角扬起来了。再有几个帮手来的话,把克罗托五花大绑都不成为题!

「7年来的怨恨,今天就要终结了!克罗托!」

我大喊出来,感情就像瀑布一样涌出来。

「真遗憾。」

「什么?」

还没等帮手赶过来,会场内突然响起了震耳的枪声!

我看了看面前这柄被我把住的枪,它的扳机并没有被扣动。那么……!

「真是丢脸啊,克罗托先生。」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没有麦克分的情况下这声音突破观众的声音传到了我们耳朵里。

我在哪里听到过这声音……是黄霖!他一直潜伏在观众里面!

卯世雄和冲过来帮忙的人被枪声怔住了,我也一样。

也就是这放松力量的一瞬间,克罗托看准机会猛地用力一拉右臂又一推将我攘开一小截,就此机会他竟直接将握着枪的右手转向了卯世雄,那柄枪现在正指在卯世雄头上!

另一边,从观众席上走上来的人也拿着一柄枪,他指着刚才想要过来帮忙的那几个人。

大家惊恐万状,形式反转了。

卯世雄放开手,举起双手。克罗托转过身用枪顶在他的脑门上,并用震破耳膜的声音怒骂到:「你这个杂种!」

「别,别杀他!」还没从大起大落中缓过来的我用残存的意识冲克罗托大喊。「别杀他!」

我呆呆地看了一眼举着双手斜眼看着我的卯世雄,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班上的同学。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白娅、林月他们这些女生捂着嘴巴,有的已经掩住声音嚎啕大哭起来。男生们则呆若木鸡的样子,就像我这样。

我感觉眼前一片模糊,直到眼睛酸胀我才发现它正在堆聚泪液。

卯世雄要因为我的失误被杀掉了。

是我的错……

太过执着复仇根本不去考虑当下,克罗托怎么可能没有帮手?

是我的……

「是,我,是我让他帮我的。」下巴在颤抖,连清楚的话都讲不出来。「是,我做的」

明明是那个恐怖分子的错,但不论是大脑还是嘴巴,都开始认为这是我的错。

卯世雄就要被杀掉了。

枪口紧紧地贴在卯世雄脑门上,感觉子弹随时都可能从枪膛里面飞出来。即便这种时候,卯世雄那家伙还是泰然自若的样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跪下。」

那张微笑着的面具转向我,背后的人用喜悦地声音说。

我觉得自己浑身没有力气,先前的怒气全都被现在这股恐惧与自责给取代了。我感觉自己的内心钻进了一只鼻涕虫,恶心感难以言喻。

我的眼神游移于一无所有的地板、墙壁还有顶住卯世雄脑袋的手枪上。

别无他法,我屈服了。

我单膝跪地,然后献出双膝,将脑袋伏下。用放弃尊严和抵抗的声音说。

「求你。」

我内心十分忐忑,生怕这个疯子突然开枪杀死卯世雄。

「求你别杀他……」

「别杀……卯世雄。」

班上的同学也过来为卯世雄求情。

我没有听到白娅的声音,希望她别过来。对克罗托的憎恨,白娅她绝不亚于我。

「咚,咚。」一个脚步声渐渐接近我,紧接着一双冰凉的手拖住我的腋下,将我从地上扶起来。「你是我儿子,我怎么会为难你呢?呵呵呵。」

说着,我看住了他的眼睛。那双恶魔的眼睛微微眯起,差点让我吐出来的话通过音响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我隐瞒了7年,关于我的生父是这个恶魔的事情。不论是一般朋友甚至是白娅,我都没将这个事情告诉他们。直到刚才,他们都还以为我是父母双亡的孤儿。但现在不是了……

就像嘴巴里被强行塞入无法咀嚼的食物一般,我的嘴巴和喉咙非常难受,甚至有些想吐。对于他的话,我无法开口反驳。这更是让我像是头顶被灌了铅,痒得令人窒息。

「我不杀他!但也不能让他在这里坏我的心情!坏我心情的有一个就够了。」

克罗托看着我说。说完他把我丢在原地,我感觉自己抬不起头来。

「但是在这之前,我要继续刚才的事情——『审判』!」

说着克罗托扭头看向那十三人,这次有黄霖在一旁用枪指着他们,因此他们一动都不敢动。

克罗托朝他们走了过去。

「本来我只想杀你们中的一个人……」说着克罗托加快语速并加重语气。「但是现在不是了!我要杀掉你们当中的三个人!」说着克罗托走了回来,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用力量将我拽到那些人面前。「我要让我儿子从你们这些人中挑出三个!然后处决!仁慈的我本想给你们『审判』的机会!你们这群肮脏的杂种!」

听了克罗托的怒骂,一个学生直接吓哭了,他跪倒在地上对克罗托说:「我,我没参加啊!我一直站在这里!不…不不关我的事!是他们几个想去打你,我不想啊,我不想!」

「哈!」克罗托一声怒喝吓住了那个学生,只听克罗托说:「这种东西我更是讨厌!你算一个!」

「咦!!」

「好了,儿子,你现在只用挑两个了。」

我……挑两个?

我感觉脖子十分僵硬,就像是没抹油的木头机关一样难以活动。好不容易抬起头才发现克罗托正用他那狐狸般的眼睛俯视着我。

杀死?

这个词语之际我的大脑。

我将目光移向那些人,他们目光所表达的信息各异,我一时无法接受,低下脑袋。

「不挑吗?」

克罗托在我耳边问。

「那么我帮你挑吧!」听到这话,我迅速抬起头,只见克罗托走向我们班学生聚集的地方,揪住娇小的白娅的手臂,连拉带拽的将她拖到舞台中央。

一米五的白娅在这个一米八的人面前就像孩童与巨兽!

我下巴不由自主的打颤,望着表情痛苦的白娅,冲动与恐惧并存于我的内心。我瞪大眼睛痛苦地看向那边。

白娅!

「啊哈!那么就选她吧!」

「住,住手!!!!」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