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阴谋(序幕)

5月3日清晨,伴随着邮递员的敲门声,还没从睡梦中清醒的我收到这样一封信。华丽的漆黑信封,用胶水封得十分完美的缝隙,在信封中央还贴着一个狼头状的装饰。

当我收到信并将它拿回屋内时,我才发现信封上没有邮票,甚至连一个汉字都没有。

「……匿名信?」

发现问题的我即刻打开家门并冲到走廊上,然而那个「邮递员」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了。

昨夜我才被梦魇袭击,加上清晨的低血糖,脑子里尽是负面思考。

‘黄霖?杀人犯?他寄来的信?’

脑袋不清醒的我无法察觉自己的思考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小新?」白娅穿着睡衣揉着眼睛走了出来,见我呆在门口,她问:「呆在那里做什么?」声音柔软而充满担心。

「啊……没什么。」

我收起信件,但这个动作似乎被白娅发现了,只见她好奇地凑到我装信的左口袋边,够着脑袋往口袋里面看。

「那是什么?」

「欸?额……信。」

「为什么那么紧张?」

「紧,紧张?我吗?哪有?」

因为你没穿胸罩啊!别逼我提醒好吗!

「明明就在紧张!说话都结巴了!快说这是什么信!」

「什么什么信啊……喂!」我话还没说话,白娅就发挥了她小个子的优势,两只手伸进我本来就不大的睡衣口袋,现在里面有一双半手了。

我这个人是有人跟我要,我就会轻易的交出来。但是有人跟我抢我就不会轻易交出去了。更别说是脑子缺氧又缺糖的现在。所以现场就变成了白娅用两只手使劲往外扯信,我则在努力保护信件不被扯走。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但现在我一只手却能轻松地阻挡白娅那双小爪子。就这样僵持了四五分钟,满脸通红到脖子的白娅喘着粗气放开了手,即便已经放弃了争夺,她却还没放弃询问信件由来的样子。

「你,你给我说!」白娅指着我气喘吁吁地说,柔嫩的声线加上喘息竟有些色情。「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这只是普通的信啦!」

「少扯谎了,上面都没署名。」

「你眼睛真好啊!白娅小姐!」猛烈吐槽的我感到一股脱力。我究竟在做什么啊……?这么想着我将揉成一团的信件拿出来递到白娅手上。「你自己看啊。」

白娅一把抓过信,但她并没有急着扯开信封。只见白娅抓过信拿在鼻子前面使劲嗅。

「喂……你是狗吗?」

把信嗅了一遍后,白娅一脸嫌弃把信丟还给我。

「快给我去做早餐。」

丢下这话,白娅便扬长而去了。

「……」

「…」

「究竟谁才是寄居的啊!」

白娅那家伙,究竟把这信误认成什么了?

听着房间里衣柜打开的声音,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到冰箱前从中拿出只瓶底留着紫蓝色的蓝莓酱,用黄油刀将粘稠冰凉的果酱抹在刚煎好的吐司上,再将煎好不久的荷包蛋放在旁边。耗时十分钟左右今天的早餐完成了。

我将两份早餐放在桌子上,在白娅房间外面轻声叫她:「白娅,早餐好了哦。」

「嗯。」

这个公寓本来只有两个房间,外屋和内屋。外屋包括了厨房、餐厅、卫浴间,这些全都装在一个只有2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内屋本来是我的空间,在白娅搬进来之后,为了生活的方便,我便将内屋用衣柜和木板隔成了两份。

与刚才不同,白娅的头发显然已经梳理过了,衣服也换成了校服。她出来的第一个动作,便是伸出双手,目光无神地向我讨要食物。

「早餐呢?」

「先去洗脸刷牙。」

「欸,好麻烦。」

「快点。」

「好……」

在我的坚持下,白娅这才到外屋打理。

将我得意的作品吃完后,时间已经到了6点20。还有25分钟才用到学校,这不是还有很长时间嘛。这样想着,我悠闲地拿出早上收到的那封信,谨慎地拆开,将里面那张白纸拿出来阅读。

就着白炽灯冰冷的白光,几个大字展现出来。

「羸弱」——克罗托

当那两个字刺入我的双眼时,我颤抖了。

克罗托!

信封内只有这一张纸,上面仅仅写着八个字,在信纸的一角还染着像是血渍样的斑点。

仅仅这八个字,我就颤抖不已。愤怒、恐惧、疑惑,这些感情一瞬间就被激发出来。

黄霖和克罗托,这几天里连续有他们的消息……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纸上的八个字包括标点符号全是打印的,恐怕一枚指纹都没有留下吧。谨慎的克罗托依旧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我收起信件,但感觉双手还在颤抖。

克罗托又要有动作了,直觉和以往的经历这样告诉我。

白娅还在啃着鸡蛋,我将信件收进口袋,催促白娅道:「快点吃,要上课了。」

「啰嗦,才起床没胃口。」

「管你呢,还有20分钟就要上课了,你吃快点,被值周老师抓住迟到就很烦了。」

「呜……」

白娅嘟了嘟嘴,瞥了我一眼。

待一切准备完毕,我们迈上了前往学校的路。

明天就是五四青年节。这个节日在历史上有很重要的意义,对中国人而言,这是个记得纪念的日子。对于现在的青年人而言,更是一个能够放下学习,进行文化娱乐的日子。特别对于鹿城二中的学生而言,特别是对于高一的学生而言,这更是一个值得欢庆的时刻。

鹿城二中从十几年前起便和市里的广电中心达成某种协议,每年五月四日到那里进行文艺表演。学校在五月三日将进行节目的甄选,并于四日到广电中心进行正式表演。这次表演会在电视上播出,供全市观看。

这次文艺表演原本只能有高一学生参加,不过在三个月前在维新和班长卯世雄的努力下,高二16班争取到了一个参选资格,而具体能不能选上就要看他们的水平了。

就这点而言,高二16班的同学们是有信心的。

16班表演的项目是话剧,剧本由维新担任,女主角由白娅担任,其他角色也是班上的人来担任的。

3月份的时候,维新完成了剧本。从那天开始,16班的大家开始勤劳地联系,每天放学后抽出一个小时,周末也抽出大量的时间。我敢说这是所有节目中最认真的一个。

去广电中心表演的位置,非我们莫属。

来到教室,所有人身上都挂着志在必得的光环。

教室里比以往多了股兴奋的气氛,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傍晚的选拔大赛摩拳擦掌。

即便学生们的气氛异常兴奋,教师们也表示理解,因为这件事情不仅仅是16班同学们的事情,也与老师们有关。

五个月前,班上的学生胡桃因为受到欺凌自杀了。在那之前没有一个同学和老师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严重,于是这种事不关己的想法害死了胡桃。我们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那之后,16班变成一团散沙,尽管没有人把这事摆开在台面上,但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在情人节的时候,我和卯世雄不约而同的将这件事情摆上台面,没想到这竟然得到了全班同学的响应。

人不都尽是邪恶的。我这单方面的期望得到了大家的肯定。

我们将用自己的表演,呼吁大家对被欺凌者伸出援手,拒绝旁观。

时间飞快转过,转眼间就来到了下午。

「加油!」

卯世雄站在教室门口,激励大家说。

「加油!」

这次是教室里的学生一同呼喊,声音盖过了下课间学生们的吵闹声。然后,大家便出门,朝足球场那边胸有成竹地走去了。

总共18个节目,从中甄选出8个节目。

幸运的是,我们成功入选了。

下午才回到家,白娅就又扑到她的美术事业中去了。

近几个月来白娅一直在画画,我们之间的交流少了很多。但见到她的画功越来越精进,我就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春节之后,白娅花了两个月去画了一幅名叫《白百合村山神庙》的油画,并经过同班同学林月的介绍放到了画廊里,现在暂时还没消息,但我觉得那幅画一定会得到匹配其价值的评价。

回过头来,我从冰箱里拿了一罐Dr.pepper,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紧接着,我从口袋里掏出装了一天的信件。

信上依旧是那几个字,依旧是那几个令我心惊胆战的字。

但是这次,我将注意力从字上移开,关注起字体来了。

因为我本人是常用电脑的人,而且经常使用Word等软件,因此对这一块较为敏感。

这种字体应该是楷书,横平竖直,是一种非常经典的字体。从幼儿园开始,老师们所教的便是这种字体。恐怕谁都有过被小学老师要求每天练字帖的经历。

到这里都没什么特别的,但我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字体有什么不同。

紧盯着信件,我拿起铝罐喝了一口,冰爽刺口的气泡在口中炸开。

这是楷书吗?

我心生疑问,这真的是楷书吗?

我紧紧地盯着信件,站起身来,迅速走进内屋。

打开电脑,我眼疾手快地点开Word,在上面输入「羸弱。」两个字。紧接着,我开始调整字体,将列表的字体一一试了试。

楷体、宋体、黑体……当我把字体库里数十个字体都一一试了一遍后,我才发现里面根本没有纸上这个字体。

「你在做什么?」

这时,站在画架前一手拿着调色盘一手握着画笔的白娅说话了。

「你不是在画画吗?」我说:「别管我这边,你好好努力啦。」

白娅叹了口气用画笔指着我说:「唉,一看到你进来就没灵感了。」

「什么意思?」我黑着脸:「我进来就把你的灵感夺走了吗?我是什么?人形自走灵感剥夺器?」

「呵呵,是啊。」

「是我一进来就把你的心勾走了吧。」

我随口一说。没想到引得白娅疯狂摇头。

「不,不是!谁,谁会为你,你那,勾住,啊……!白痴,蠢货!」

只见她沾着蓝色颜料的画笔在空中甩来甩去,受到这样一个力的作用,颜料飞在空中,并甩了我一脸。随后,眼睛一阵刺痛,颜料似乎飞进我的眼睛了。

「啊,白痴娅!我的眼睛!」

「小,小新!快去洗一洗!」

我闭着刺疼的双眼,只听到塑料盘和画笔掉落的声音,然后是白娅小跑过来的声音。紧接着她拉住我的手臂,将我拉出了房间。

「疼疼疼,真的疼。」

「对不起……」

我被搀扶着来到水池前,我弯下身子将眼睛靠近龙头,但是还没等我准备好,白娅就拧开了水龙头。一股冰凉且散发着一股消毒水味道的液体冲进了我的鼻孔。

「噗。咳……咳咳!」

自来水涌进鼻腔,又冲入了气管,我感觉很可能已经流进肺腔了!溺水般的疼痛令我连连咳嗽。一下子,鼻涕和口水都淌了出来。

我对那个罪魁祸首抗议道:「白痴娅!你想杀了我啊!差点就溺死了!咳咳咳。」

「对,对不起……」

「算了,我自己弄,你一边去。」

我说完,白娅犹豫了一下就退到了半边。

我睁闭眼睛,任由凉水冲刷眼球。

冲洗进行了一分钟左右,我才关闭水龙头直起腰来。白娅似乎静候多时了,从她那递来一块粉色的毛巾。

「这不是你的毛巾吗?」

我低着头,瞥视白娅和她手上的毛巾。

沾在头发上的水沿着发梢滴在地板上,看着越发湿漉的地板,我接过白娅递来的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渍。

好香的味道,是薰衣草的味道。说起来白娅身上也有这个香味,是沐浴露吗?

说起来……白娅不是我的助手吗?游戏公寓那件事情之后白娅就很少和我一起出门呢了,我差点忘了这个事实。

白娅是拥有令人震惊的记忆力的人,而且洞察力非常强。

想到这里,我盯着白娅说:「我怎么就忘了呢……」

将毛巾披在脖子上,我抓住白娅柔软的手,强行将她带往内屋。

「小,小新!还不行!我,我们还小!」

「说什么呢,再过几个月我都十八了。」

对于白娅结巴又没有重点的话,我并没有多想。

「十,十八也还小啊!不行……!」

刚把脸红到脖子根的白娅带进内屋,她就愈发不老实。快走到电脑桌时已经完全拖不动她了。于是我脸一黑,对她说。

「老实点。」

「但,但是……」

「有什么但是的。」

「我们……我们还……不是那种关系……」

「哈?什么?」

我没有听清她说的话,不过趁她陷入脸红的时间里,我已经把她推到电脑桌前了。

「快帮我看看,这是什么字体。」

我向下按住白娅的肩膀,把她按在椅子上,然后指着电脑屏幕和桌上的纸说。

「欸?」听我这么一说,白娅才反应过来。「什么……字体?」

「这两个字的字体啊。」

「欸?」

「别欸了,快看。」

白娅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扭过头去看了看床,最后又看了看身前的电脑。突然,她的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番茄。

「笨蛋!」

「嗯?」

「混蛋!」

「突然怎么了?」

「秃子!性无能!」

「喂喂,这话是不是林月那女人教你的。」

「不管你了!」

「够了,别闹了。」我一只手放在白娅脑袋上,另一只手指着屏幕。「快帮我看一下。」

这个动作似乎让白娅冷静了很多,虽然她的脸还是很红,但已经冷静下来了。

白娅终于注意起信件来,当她看到信件上的署名时,白娅露出了和我之前一样的表情——又怒又恨。

「我知道了。」白娅说着,握着鼠标操作起电脑来。「这应该是楷书吧。」

「我也这么认为。」我说。「刚才我也看过,虽然是楷书,但是Word里没有和这个一模一样的字体。」

「那只能去找一个字体库了。」

「就这样做吧。」

我点头确认,而白娅则打开网页,输入关键词并找到相关网页,最后从某个网页下载了一个有7000多种字体的字体库。

「7000多种……太多了吧。」

我咽了口口水说。

「只要从里面把楷书相关的字体看一遍就够了……」说着,白娅继续操作电脑。「嗯……楷书类的有177种。」

「还是很多啊。」

「交给我吧。」白娅拍着胸口说。

「嗯,交给你了。」看着白娅坚定的目光,我点头说。

五月四日青年节。结束最后一次练习,高二16班的出演人员和工作人员已经要出发前往广电中心了。

在前往广电中心的公交车上,我第一次感到紧张。虽然是作为编剧到场的,但总觉得自己的剧本就要在舞台上出演会很紧张,更何况要在全市七十万人民面前播放。

不仅我紧张,作为演员的白娅和卯世雄、井雅柏她们也一直低着头在背台词。另外花费了不少时间和财力制作的布景也已经送到了广电中心,待会力气活还得由我来做。

消极的考虑着,我环视了一眼公交车。5路车上全是鹿城二中的学生,大多是吃完饭后从家里来的,他们几乎是高一的学生,大多是一堆男生聚在一起,另一堆女生又聚在一起,当然也不乏有一男一女的小情侣。

我们这边则是全16班的同学聚在一起。仔细想想这一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从胡桃被欺凌时的「默契」到胡桃死后的一盘散沙,再到后来的凝聚在一起,16班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很多人曾经甚至没和我说过话,现在也能认同彼此了。比如在场的卯世雄、井雅柏、林月。其他人虽然没那么熟悉,但也不是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情况了。

就在这时,《ECHO》那粗犷的收音机般的前奏和嘹亮的电子乐划破了公交车厢的和谐。

我接起电话。

与电话那头的人交换信息后,我挂掉电话。

望着车窗外飞速向后离开的绿化树木,我心情越发紧张。现在的紧张与之前不同,是更加严重的,以及对那个恶魔的警惕。

终于,公交车停在广电中心前的广场附近,我们一同下了车。望着11层的广电中心大楼,不知为何我竟有不好的预感。

「走啊,小新,愣着干嘛?」

走在前面的白娅和几个同学停在原地,等着我。

「总感觉有不好的预感。」我吐了吐舌头,虽说出了内心的实情,但意思已经偏离了。

卯世雄帅气的脸不屑的瞟了我一眼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会搞砸?」

「不不,不是……」

「这个蛋小男,吓住了?」

林月这个女人满脸挑衅地说。

「要你管,花痴女。还有什么叫蛋小男?你见过吗?啊?」

「呵呵,我看啊,他是肚子饿了。来,我带你去吃东西。」

井雅柏微微一笑,十分了解我一样的说。但她完全猜错了,我根本不饿……好吧,有点饿。

「说起来大家都没吃饭啊,都是从学校里来的。」

班上的男同学说。

「嗯,要不先去吃个饭,在进去,反正离开演还早。」

班上的同学把视线投向班长卯世雄,想要询问他的意见。

「嗯,好吧。」卯世雄点了点头说:「这附近有一家店是我家入股的,去那里应该能打折吧。」

「呀~卯世雄真帅~」林月这花痴女先带头说。「帅呆了。」

「你不是有别的目标了吗。」我吐槽道。记得调查校园不可思议的时候,林月说她喜欢上了一个高三的学长。

「那有什么啊。」林月说:「我是喜欢学长,可就算我喜欢学长,卯世雄也不会因此变成维新啊。帅哥可不会因为主观原因变成丑男的。」

林月说完,其他女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就连井雅柏也跟着点头。白娅总不会也……竟然也赞同了!

「可恶,『维新』可不是丑的代名词啊。」

「欸,不是吗?」

「反问句!」

我表示受到了成吨打击。再说卯世雄家财万贯都不请个客的,这话人哪里帅了?

我暗自吐槽,将双手背在脑后随着众人前往一家餐馆。

虽然预料到克罗托会有所动作,但我从未想到他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一件震惊全市,甚至惊动到了中央的事件竟在这个小城发生了。

克罗托筹划之缜密令人震惊,同时,世人也经这次事件开始了解到了这个恶魔。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在博弈之中,我似乎渐渐知晓了。

但在揭开秘密的同时,我却深陷泥沼。一条死路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选择是……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