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am (4)

离开小区,沿着坑坑洼洼的柏油路一路奔跑,在越过第五条街道即将左转时,陈柏文因不远处的人停下脚步。

在那灯红酒路的酒吧区里,在一支路灯下,陈柏文竟遇见了要找的那个人——孙亚婷。

陈柏文停住了,他盯着孙亚婷。此刻的孙亚婷正撑在路灯杆上,朝底部泥土里呕吐。一股酒气飘到五米开外的陈柏文鼻子里。

不论是花哨的发型还是憔悴的侧脸,亦或是肮脏的衣服和鞋子都无法阻止陈柏文认出她。

陈柏文想起了昨天的事情,王女士的委托和维新的嘱咐,以及自己办砸了事情还自以为是的嘴脸。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她是自己的同学,她凌晨四点多在这酒吧外面,一身酒气,身边也没有个活人。陈柏文觉得自己应该帮一帮她,就像班上的同学关心自己一样。

然而,内心虽塞满这样的想法,陈柏文还是无法迈出脚步,他甚至有些想掉头,在不惊扰到孙亚婷的情况下悄悄跑掉。

直到孙亚婷将胃袋中最后一丝东西吐干净,想要站直身子时,也不知是她体力不支还是饮酒过度,孙亚婷竟向后仰倒在马路上。

见状,陈柏文先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任何人出现的时候,他才走到孙亚婷旁边。

「那个,没事吧?」

「欸,你是谁?」

陈柏文见她还有意识,于是将她的手搭在自己肩上,试着将她抬起来。孙亚婷很老实的随着他站起来,但她却一直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

「嘛,管你是谁,谁都无所谓。走吧。」

「去,哪?」

陈柏文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孙亚婷架在肩上一头雾水地说。

「最起码得找个宾馆吧,街边树林了就免了。我讨厌冷的地方。」

「欸?」陈柏文这才理解到孙亚婷所言之意。

「嗯?」发现扛着自己的人有些不对劲,孙亚婷遂睁开眼睛与陈柏文对视说:「你是……谁?」

「好过分啊!明明是同班同学呢!」

「没什么映像。」

陈柏文只觉一阵疲惫,长时间积压的疲劳似乎在这一瞬间突然爆发了。疲劳的感情瞬间化成了烦躁感,从他的语言中表达出来。

「真是的,你自己站好。扛着你太重了。」

「好过分哦!人家才不重啦!」

「彼此彼此。」

他放下孙亚婷,然后后退一步,将自己整个人展示在孙亚婷半睁的视线里。

「噢!这个身高,陈柏文啊。」

「虽然用身高来区分一个人让我很不爽,不过还是恭喜你猜对了。你在这里做什么,怎么喝得……」

没等他将话说完,孙亚婷就像完全没听见一样打断了他。

「原来陈柏文也是混这边的啊。」

「你在说什么?」

「嘻嘻。」

孙亚婷脑袋和身子晃来晃去的,她的视线也是相同的吧。

「大半夜的在外面干嘛?」

「喝酒。」

「这我知道,我说你为什么要在外面?」

「嘻嘻。」

「完全听不进去啊……」

就在他考虑该怎么做时,孙亚婷险些又倒下了。他赶紧上前接住她,这次孙亚婷竟靠在了陈柏文肩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她又没有完全将体重压在陈柏文身上,所以陈柏文明白她是在装睡。

「喂!」

「……」

「你家在哪?」

「……」

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还是将她送回自己家,但陈柏文只知道她家在东城区,具体位置不清楚。

还有就是把她送还给她的同伴……但在孙亚婷说出那些话时候,陈柏文觉得这是错误的。

或者把她丢在这里……?不,这样不行。

最后就是,把她带回自己家?不不不,绝对不行。陈柏文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觉得不行。

剩下的方法……

只有那个方法了。

「抓紧了。」

……

扛着孙亚婷走了十多分钟的路,当他们来到那条旧商业街时,陈柏文才停下脚步。他抬头看了看四楼最左边的窗子,理所当然的没有灯光。

「不要被骂就好了……」

心慌慌地说完这话,陈柏文带着女孩开始攀爬楼梯,带她爬到四楼。

「咚咚咚。」

三次低声的敲门是他思考了很久才决定的,敲重了又怕吵到其他人,敲轻了又怕维新他们听不到,所以这样是最好的。

不一会的时间,门就被打开了。与之俱来的是维新那刺人的视线。

「捡尸?」

「不是!我是在路上遇到她的,见她醉醺醺的就……」

「怎么不带到你自己家去?」

维新用嫌麻烦的口气说。而陈柏文则解释到。

「她是孙亚婷。」

维新瞪大眼睛,接着向陈柏文投来「很能干嘛」的视线。然后放他们进了屋。

「小声点,把白娅吵醒了我马上就赶你们出去啊。」

「白娅她又熬夜了吗?」

「天天熬。」

「这样啊。」

二人进到屋子里,陈柏文先把肩上的女孩放到座位上歇了口气。而维新则将门关上。

门被关上的同时,一股臭气散遍了屋里。那是一股酒臭夹杂脚臭的味道。

维新抱怨说:「啊,臭死了。」

陈柏文看着趴在桌上的女孩无奈地说:「是啊。」

「把她鞋脱下来,我给她洗洗。然后抗她进去,睡我床上。」

陈柏文惊奇地问:「可以吗?」

「动作快点!」

「啊,好!」答应着,陈柏文脱下了女孩的鞋子。那双帆布鞋上沾满污渍,脱下的同时浓烈的臭味也随之传来,陈柏文又为她褪去袜子。

他拿起靴子和袜子递给维新,可维新却不接,而是侧着头指示陈柏文把它们放到卫生间里去。

他照做了,等回来的时候,维新又让他把孙亚婷送到屋里。

折腾完后,陈柏文回到外屋。

「看起来她和男朋友在一起是假的。」

「你怎么知道?」陈柏文问。

「看她醉成这个样子,我推断你有可能是在酒吧区找到的她。然后这大半夜的我想你应该是刚从家里出来,因为你脸上没有睡眠不足的痕迹,那么很可能是你家小区附近的酒吧。而现在是凌晨……」维新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眼,接着说:「4:40am,今天可是星期三。这时候会在酒吧通宵喝酒的不是小混混就是废物。而废物一般不会有女朋友,小混混则是一群对所有权很重视的家伙,女朋友被你这个小个子给掳走的话,肯定会迅速的骑着摩托来追你,如果是那样我就见不到你了。」

说完这一长传的话,维新停了一下,接着说。

「综上所述,定理得证。」

「你是文科生吧。」

「文科生也学数学。」

「你……会听课?」

「啰嗦。」

侦探气呼呼地说。

「那,那有可能是她男朋友也喝醉了……」

「确实有这个可能,但是那女生却跟你走了。这就是最大的证明方程式。」

「好,好吧。」

陈柏文诺诺地点了两下头,还没等他消化完之前的推理,维新就开口了。

「那么,你为什么凌晨四点多还在外面?又是怎么遇到孙亚婷的,全都讲给我听听吧。」

「啊,嗯。好的,其实——」

接着,陈柏文把他的所见所闻全都告诉了维新。也说出了自己从四个月前就一直失眠的事情。

维新一边思考一边扬起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称作淫笑也一点不为过。片刻之后,维新对陈柏文说:「没事了,接下来事情就交给我。你照常上下学,该做什么做什么,回去吧。」说着就把陈柏文推出了公寓。

「欸,没我事了?」

「是的。」

「嘭。」

铁门被关闭的声音。

「唉。」

陈柏文叹了口气,回家去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