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怪谈物语(4)【解其二其三】

解明了西校舍的鬼哭,藏到乌云背后的月亮重新现出了身影,柔和的光芒重新点亮地面。嫩绿的草坪上笼上一层淡影,贴满白色瓷砖的北校舍就在我们旁边,但却显得如此陌生。

就在这时,学校旁边的兴隆寺敲起了钟声,沉闷地钟声敲了8次。我明白现在已经是夜里八点了。

这时,白娅问我:「小新,接下来怎么办?」

我则朝向林月,问她:「下一个是什么?」

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个跟楼梯相关的东西,好像是说数错了就会前往异世界开后宫。

「是楼梯数量突然变多了的事情。」

林月像是在向自己确认一样点点头。

我则嘲弄她道:「别又是你碰到的事情啊。」

「不是啦!」

这时白娅认真地问:「难道是真的?」

「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真没用。」我插嘴说。

「说什么!」

「Stop!」

由于夹在围墙中间让人感觉很压抑,于是在我的带领下,我们一同来到北校舍西侧门前。

双开的防盗门是关闭着的,就在我以为进不去的时候,林月上前拧了一下门把手,通往教学楼内部的门竟被打开了。

「喂喂,咱们学校可真是心大啊。」

我不禁感慨起来。因为发生过那种事情,我还以为学校会就此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呢,没想到还是老样子。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赶紧进去吧。」

「哦。」

就这样,我们三人来到侧边一层。刚进门右手边就是通往楼上的楼梯,而前方右转则是教室区域。在教学楼内,因为靠这边有两个卫生间的缘故,一股刺鼻的氨臭味扑面而来。只见林月不满地用手扇开周围的空气,表情看起来十分厌恶周围的气息。

似乎是忍受不住这个味道了,林月对白娅提议说:「我们换个地方吧。」

我心想换地方也不是不好。但仔细一想我为什么得听她的呢?再说我们为什么大晚上要来学校呢?又冷又要动脑子,而且得不到任何回报,这可不行啊!我的心里开始变得不平衡起来,好歹我也是个私家侦探,被人安排了委托再怎么也得要点回报不是吗?

还有这女人似乎忘了谁是主角,这种事情张口闭口都是和白娅说的,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琢磨着,站在原地,听着两个女生上楼而去的脚步声但不为所动。

林月不满地喊:「喂,你快点上来啊。」

白娅见我没上去,索性跑下楼梯,回到我身边。

我决定向林月索取报酬,开口说:「话说我们是侦探欸,侦探办事情可是得有回报的。嘿嘿。」

听了我的话,林月就像坠入北冰洋的海水中,她原地打了个哆嗦,她环抱双手把身体遮住,像看变态一样悲鸣道:「你这个变态!果然是瞄着我的身体来!」

「真的吗……小新?」

「怎,怎么可能啊!白娅小姐你的表情很恐怖好吗!」我抓住白娅的肩膀,试图唤回原来那个白娅。然后我朝向林月,对她毫无根据的诋毁表达不满说:「谁会稀罕你那种没发育过的身体!」

「少撒谎了!你刚刚明明淫笑来着!」

林月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

「怎么可能!」

难道我又在不经意间偷笑了吗?

「变态!」

「啰嗦,说正事,总之我们可不能做义工。」

「我又没求你来解决!是你自己腆着脸要来的。」

「哦,是吗,那我们回去吧。」

「等等!」被我的欲擒故纵计策设计,林月连忙改口说:「我家还有一套画具,原本我是想学美术的,但最后还是放弃了,那就把那套画具送给白娅吧。」

「……」我迟疑了。因为我认为林月没有一定要得知真相的理由吧,原本只是为了刁难她的而提的条件竟然被她同意了。或许她有什么隐情吧,不过那可不是我该管的事情,既然如此我就顺势而上吧。「虽然我更想要更实际的东西,比如人民币。不过一套画具价格也不低,成交吧。」

「那就赶紧上去吧。」

林月似乎想要回到五楼,然后模拟那个故事里的女生从楼梯上下来,再数楼梯以验证这个传说的真伪性。

哪里需要那么麻烦。我心想。这种事情其实很好解释的,只要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就能解明的。

「或许不用那么麻烦。」

「为什么?」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尽管回答我就好了。」

林月点了点头,脸上挂着疑惑。白娅也是一样,琥珀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首先,你那个同学是真实存在的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林月确实说过碰到怪事的人是她的朋友这种话。

「嗯。」

「她是一个冷静沉着的人,有些孤僻对吗?」我回忆着林月的话,将那个同学的形象描述出来。

「谁说她孤僻啦!」

「不……」好像她没说过,不过:「不过打扫教室,而且是相当于大扫除这种事情竟然是一个人做的,怎么想她都是个孤僻的家伙吧。再加上上下楼梯还会去数楼梯,这种人肯定没多少朋友。」

林月哑言了,她张着的嘴巴闭上,不甘心地说:「确实有些内向,但她绝不是孤僻的人。她平时可好的……」

「好好,我没兴趣了解你们的友情。」我打断林月的话,这或许显得我有些冷漠,但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但白娅却没和我站在一个阵线上,只见她和林月闲聊起来,而且还把我当成空气。

「那女孩是我们班的吗?」

「嗯,是我的闺蜜,叫冯枕。」

「啊,是她啊。」白娅张着嘴点了点头,了如指掌一般说:「她平时确实很少说话呢。」

「不过和我一起的时候可疯了呢。」

我可不想听她们闲聊,于是插入二人对话间说:「够了,我还想早些回去呢。回答我的问题。」

待二人停下,我想了想说:「她每天早上和你一起上学的是吗?」

林月没有思考,直接回答:「因为我俩的家很近,所以从小就认识。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所以每天早上都一起上学。」

「那么关键的问题来了。」两人也专心地看着我,我着重语气说:「你们平时上学是走哪边?」

林月想了想,指向东边说:「是东侧的楼梯。」

白娅看着我说:「和我们一样啊。」

「没错。因为鹿城二中北校舍总共有三个门,分别位于两侧以及中央。而我们的高二16班的教室位于另一侧,也就是最东侧。因此我们班的大多数学生,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走那边的楼梯上楼。」

林月露出「那又怎么了」的脸。

这时,我问白娅说:「白娅,我们平时放学是走哪边的楼梯?」

白娅想了想说:「中间。」

「那你知道林月和那个冯枕走得是那边吗?」因为我对白娅的记忆力很有信心,我认为白娅的话一定知道。

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白娅回答说:「东侧的。」

这时林月不满地说:「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啊!」

「嗯,我对你能否记住抱有疑问呢。」

「你说什么!我成绩可是比你好的。」

「那说明了什么?」

「我记性比你好啊。」

不知不觉又跟她斗起嘴来了,不好不好。

「闭嘴,我要问你另一个问题。」

「哼。」

「就你个人而言,你放学时更愿意走哪一边?」

林月说:「因为楼梯就在教室旁边,所以我当然要走东侧楼梯啊。」

「嘛,那就简单了。」

「??」

对于我的话,二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地看着我。

「跟我来。」

我不打算上楼,只是沿着教室前的走廊一路往内走。二人在我身后交谈,但我没有理会。直至来到中间楼梯前,我才开口。

「你们谁去数一下这儿的楼梯有多少阶。」

白娅不解地说:「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数了你就知道了。」

「……」

听了我的话,白娅看起来十分不舍的离开我身边,走向楼梯,在爬楼梯的时候她每走一阶就会报数一次。

「1、2、3、4、5、6、7、8、9。」走到顶端的白娅惊奇地说:「这里只有九阶诶!」

「对的,下来吧,这次去东侧楼梯。」

来到东侧楼梯的我们又数了一便,这里的楼梯却有十阶,这令两个女孩百思不得其解。

「为,为什么楼梯的数量不一样呢?诶,不都是一样高的吗?那阶梯数量不一样高岂不是会让楼层高度发生变化?」

我解释说:「楼梯是折叠的,两次折叠才能抵达二层,所以只要让楼梯两次折叠后的和是一个定值就能保持楼层的告诉,至于是9-12分配还是10-10分配就不一定了。」

林月激动地说:「那你的意思是冯枕她是从中间的楼梯下来的吗?」

「是的。」对林月的问题,我点头回应说:「或许冯枕这个人是个喜欢尝试新事物的人,可能是那天突发奇想想从中间的楼梯走,再加上她恰好正在数楼梯。中间楼梯与侧边楼梯的分配方式不同导致她产生了这种错觉。」

「真的假的啊……」林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这时,白娅歪着脑袋,一边回忆一边说:「我记得冯枕她和林月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有欲言又止的情况。大多数时候都是林月你在单方面的说话。」

听了白娅的话,林月没有因为她道出事实而发怒,反倒是双手捂着自己的太阳穴,十分苦恼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啊……」

嘛,这家伙的人际关系是什么样,我没什么兴趣去了解。

时间已经过了八点,推算一下现在可能已经是八点半,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已经要睡觉了。然而这种深夜里,所谓的「校园七大不可思议」却只有解决两件。按这个进度下去,晚上10点都弄不完。

一楼走廊内十分昏暗,我们从过来开始就在借助手机的光源探路。倘若电池用完了,我们今天就很难把怪谈全部揭开,那就意味着明天还得来……开什么玩笑。无论如何都得在今天全部弄完——我暗自下定决心。

为了把决心付诸行动,我得简化我们要做的事情。于是,我问林月到。

「剩下的5个不可思议还有些什么?」

听了我的话,林月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般说:「第三个是,标本陈列室里,一到午夜就会到处乱跑的人体模型。第四个是,北校舍五楼灯会突然亮起的厕所。第五个是校园里那颗紫泡桐树下产生的鬼火。第六个是……在学校里无法听见凌晨两点的敲钟声。」

「……」我沉默地听着她说到这里,但过了好一会都不见她再开口,于是我瞅着她问:「喂,第七个呢?」

「嗯……没有第七个。」

「哈?」

「据说知道第七个不可思议的人都已经死了。」

「哈……」

无力吐槽。

总而言之,全都是些糊弄人的东西。

「嘛,紫泡桐……是广场边上那棵吗?」

「嗯。」

在鹿城二中有一棵紫泡桐,大约高12米,有四层楼那么高。到了春天紫色的花朵就会开满树枝,从初中到高中的5年间,我每次都会为这紫色之花折服,就算是没有发现美丽的眼光的我都难免会驻足观看。

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其实这些所谓的不可思议传说我以前也有所耳闻。初中3年加高中2年,这五年间所谓的不可思议变了几茬。对我来说这些东西并不能引起我的兴趣,但白娅却不同,她可喜欢这些故事了。我们住一起的是后她也经常在夜里拉着我看恐怖片,反正我是不明白这东西那里有意思的。

「鬼火是怎么回事?」

「据说有人在夜里看到树下冒出鬼火。」

「看起来很耗时间,这个放到后面吧。」我想了想说:「标本陈列室应该是在六楼吧。」

「对的。」

「那就先去那里吧。」

先到六楼解决那里的事情,再回到五楼解决第二个事情,然后是紫泡桐树下,最后去寺庙。一气呵成,一点问题都没有。

在每两层楼中间,每条楼梯附近都有窗子。透过窗子,月光洒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同时,我们也能通过玻璃观看灯火通明的兴隆寺。

来到六楼,我们开始查看各个教室。这其中也有我比较熟悉的心理咨询师和音乐教室,但这次是来找标本陈列室的。

来到标本陈列室前,我们才发现门是锁上的。

隔着门,我并没有听见里面有任何声音。传言是说人体模型会到处乱跑,但里面根本没有声音。

锁住的门在我眼睛里就是开着的。在林月惊讶的声音下,我借用锦囊里的工具打卡了标本陈列室的门。

「哇,好多标本……」白娅在手机灯光的照明下环视整个房间,就像发现宝物的财宝猎人一样。「没想到我们学校竟然有那么多标本。」

「5年以来第一次见啊。」我隔着玻璃瓶,观察被泡在里面的动物标本,里面的是动物吗?看起来……好像是器官啊。

除了像泡酒一样的器官标本,另外还有动物的骨骼标本、昆虫标本等物品。其中美轮美奂的蝴蝶标本非常讨两个女孩的喜欢。

「小新小新!把这个拍下来!」

「好嘞。」

我打开相机把白娅中意的东西都拍了下来。

「原来蝴蝶的腰部是这样的啊……」

我默默地看着她,笑盈盈的脸就像盛开了的花朵一样。

等到白娅将每一个蝴蝶标本仔细的观察完,我才移开手机。正式进行起调查来。

标本陈列室的大小与普通教室一般大,靠墙的地方都摆着陈列架或是木质的陈列柜。里面分别摆放着跑在药水里的标本、昆虫标本和骨骼标本。当然在墙上空出来的地方还装模作样的贴着著名科学家的名人名言,对于一个根本不向学生开放的地方,我实在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除此之外,教室里就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了。我甚至没能发现传言中所说的人体模型。

「喂,哪里都没有人体模型啊。」

「奇怪了……」林月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我也是听说的……」

我撇了撇嘴。开始检查房间的角落,柜子之间的空隙,讲台下面的空间。这些地方都没有所谓的人体模型。果然只是个传言吗?

我问林月:「你是听谁说的?」

「就……就听同学说的。」

「啧。白跑一趟。」总而言之,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人体模型,自然那个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想想也是当然的,这种传言太假了。我把想到的话说出来:「这个传言实在太假了。需要使用人体模型的课程是生物吧,而且是初中的生物。」上了初二之后我就有了把生物书翻一遍的习惯,所以我很清楚高中课程是不需要人体模型的事实。

我接着说:「初中生用的生物实验室位于实验楼,所以人体模型再怎么说也不会在标本陈列室。这个怪谈不攻自破了。以上。」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