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怪谈物语(3)【解其一】

「哈啊~~~~」我高高地抬起下巴,然后捂着嘴巴,故意大声地打了个呵欠。对于她矫揉造作的表情和语气,我用更加矫揉造作的演技展现出对林月这个女人所言之事的不屑。接着,我把脸上的肌肉肆意扭曲,做出嘲弄的表情用小丑般的口气复述林月的话说:「她是真的和异世界的某人交换了灵魂……哈哈哈哈,蠢到家了!」

如我所料,林月马上就被我的挑衅给激怒了。

「你说什么?」

「啊呀,我说你就是在一派胡言。」

林月不满地看着我说:「那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这些事情呀。」

「你们俩冷静点……」

白娅插在我们两中间想要劝解,但完全没作用。我历来不信什么蛇神鬼怪,所以对于要揭穿所谓的「校园七大不可思议」这种笑话是信心满满的。

「那你倒是把真相解答出来啊。」

「那可真是找对人了,我就是干这行的。」

于是相互较劲的我们决定了在今天夜里潜入学校,调查那些所谓的「不可思议」事件。

当天夜里九点刚过,我、白娅和林月三人就聚集到了学校门口。

作为一所没有住校生的学校,鹿城二中现在静悄悄的。

漆黑的夜里,月亮为铁门创造出长长的阴影。门卫处外面亮着一盏白色的灯泡,而门卫室里坐着一个年轻人,他正在看电视。当我们走近,他才发现我们的到来。门卫放下手中的遥控器从椅子上站起来,隔着玻璃窗,我看见他走过来开门了。

门卫室的门打开后,出现的是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30岁出头的男人,他来回看了看我们三人问。

「你们几个干什么的?」

由于林月还穿着校服,所以我一把将她推上前,对门卫说。

「我们是二中的,忘带作业了所以回来取。」

对此林月朝我投来「想死吗?」的视线。

「啊。」门卫像是回忆起什么事情一样看着林月和白娅点了点头说:「我见过你们。」

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一个白化病人走在哪里都会引来人们的注视,再加上是经常出入校门的学生……虽然不是经常出入,但我们这学期出入学校的次数还是有大幅增加的。再说见过门卫对林月感到面熟也不奇怪,因为这女人一副欠揍的脸,想忘记都难。不过你把我掠过是什么意思?我和白娅是走在一起的好吗?

这时我发现一个细节,林月在来到门卫室前就一直低着头,不敢和门卫对视。

有猫腻。我扬起嘴角。

接着,门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示意我们说。

「好吧,别乱跑啊。别再从楼梯上摔下来。」

他的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忍不住嗤嗤的笑了出来。基于戏弄的想法,我想要问门卫更多的问题。

「那个,那是怎么回事?」

这时,林月插了进来,连忙说:「我们快回去拿作业吧!」

我则偷笑着回应:「噗,别急。」

门卫听了我的问题,看了一眼林月然后叙述起来。

「啊,那个啊。我记得有一天夜里这个女生和你们一样,也是说要回去找作业。然后才上去没几分钟,她就从上面一股脑冲下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大叫的。我现在还记得她从楼梯上跑下来,然后在最后几阶的地方猛地一跃,但她没站稳脚摔了一大个跟头,2扭伤了脚。最后还是我打电话叫她爸妈来接她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门卫是盯着林月的。我和白娅也是盯着林月,白娅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我可是差点要笑死了。之间林月脸红到了耳根,在白色的灯光下都能清楚的看见。

「哈哈哈, 哈哈,她是怎么哭的?」

对于我的提问,门卫老哥很懂行地说:「爸爸!妈妈!呜哇呜哇的。」

「哈哈哈哈。」

不好,笑得我肚子疼。一想到那个林月有那么蠢的时刻我就停不下来。

「笑个屁!」林月一边红着脸,一边怒斥我。这反而让我愈发感到好笑。

「那什么?我们学校传说的恐怖故事原来就是发生在你身上的?哈哈哈。我现在正站在传说旁边诶!白娅。」

「……可恶。」

「欸,话说你不是脑子出问题然后转学了吗?哈哈哈。」

一边说着,我拍了一下林月的肩膀。因为她一直低着头,以至于没办法看到她现在究竟露出了何种表情,先看笑话的我当然要看看啦。只见林月抬起头,她怒目圆睁,唰的一下甩开我的手,并迅速抬起腿踢了一下我的屁股。

「要你管!走了!」

林月紧握双拳,手臂提在身体两侧,张着腿一步一步朝校内走去了。

「哈哈……」我摸了摸脑袋:「难道惹她生气了?」

「小新,太差劲了。」

「是啊,少年,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啰嗦。走了。」

「喔。」

我和白娅也跟在林月身后朝校内走去。

嘛,这家伙也有可爱的地方嘛。

四月的夜晚还有些微冷,如果是夜里经过满是树木的山边的人,肯定会明白这股阴寒感的恐怖。坐落在西山山腰上的这个学校不得不经受山上传来的湿气,这股湿气加上寒冷的空气,就会让环境变得阴森起来。在这种地方如果只穿一件T恤那肯定会冷得发抖。

我们走在象征着「发财」的88阶楼梯上,楼梯周围有不少岔路,那是通往附近的花园的路。而隔在花园与楼梯之间的,是一排棕榈树和低矮的铁树。阴冷的风吹在树叶上,发出害虫振翅时似的唰唰声。白娅抓着我的手臂走在我旁边,她手上渗出来的手汗浸湿了我的袖子。

「……小新!你看那个!」

对于白娅突然指着树丛后面的黑影大叫的事情,最先产生反应的并不是我,而是走在上面几阶处的林月。 林月朝白娅所指之处看去,好像一个诡异的人影在招手。见了这个,林月突然面色铁青,她突然大喊,紧接着把娇小的身躯藏到我的身后。

虽然我想嘲弄她一番,但见她是真的在害怕着,我以我想还是算了。适可而止是相当重要的。

白娅抓住我的右臂,林月抓住我的左臂,两个人死死的抓着让我的手臂很疼。我侧过头去看,发现两人都闭着眼睛缩着身子,为了不与那片影子碰面而躲在我后面。白娅像羽绒一样雪白的睫毛一抖一抖的,林月那边则发出小小的喘息声。

「你们有多害怕啊,只是一片影子而已。」

虽说在月光下那看起来确实很像一只摆动的爪子,但那实际只是树影而已。

「你,你是男生,当然不懂!」

「对啊!」

林月的话竟然得到了白娅的认可,这让我哭笑不得。

「这跟性别没关系,这世界没鬼的。」

「有的!我是真的遇到了!」

林月突然抬起头,差点和我的脸撞到一起。我下意识的撤开脑袋,只听林月歇斯底里的说。

「真的遇到了!那天我真的听到哭声了!」

听了这话,另一侧的白娅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我的手臂。

我想了想说:「白痴,肯定是你听错了!」

「什么!我亲耳听到的!」

「欸,你的事情嘛,会不会是想卯世雄想过头了导致出现幻听?」

「不是!……再说我现在不喜欢卯世雄了。」

「真的假的?你原来还那么喜欢的。」

林月就是林月,在提到这个话题之后她马上丢掉了刚才的恐惧,露出花痴脸说:「现在我喜欢高三的一个学长,他肌肉老结实啦。呀呀呀~~~」

「这,这样啊。」我嘴角一跳一跳地听她说完这些话。

不过这样一来林月身上散发的害怕气息就散尽了。白娅也渐渐振作起来。我们好像已经在这里驻足了很久了……

「走吧。」

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再次朝校区走去。只不过这次林月是躲在我身后的。

夜晚的学校静悄悄的,周围除了蟋蟀的鸣叫外就只有我们三人的脚步声。平时我上楼梯都是一步两阶的,但这次就不行了。两个女孩死死的拽着我,让我的脚步愈发沉重。

「我们走快些好吗?」

「不是正在走吗!」林月声音颤抖地说:「闭嘴啊。」

「……算了。」我偏着头看向白娅那一侧,对白娅说:「明早想吃什么?」

白娅抬起头,淡色的瞳孔看着我说:「蓝,蓝莓……」

「甜甜圈啊,行。」

白娅点点头,然后谨慎地观察起周围。

林月用疑问地口气问我:「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不知不觉。」

「算了。」

说完,林月也开始专注观察周围,不再闭着眼睛。

走完漫长的88阶台阶,我们终于来到校区所在的平地。在我们正前方的是高三的南校舍,侧墙上写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论语」。在月光的点两下,几个烫金大字非常显眼。

南校舍因为阴凉,在夏天非常舒适。在没有暖气的南方,南校舍在冬天也不会很冷。所以这里就被用来给高三的应考生备考用了。南校舍是一个只有三层的建筑,历史有些古老,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墙壁上覆盖着一层青苔色的涂料,也不知是油漆还是别的什么。

窗子里都拉上了窗帘。月光和西山寺庙里的灯光从窗子上反射到地上。

「按你的话,穿过南校舍,然后到西校舍的实验楼就会听到那个所谓的鬼哭狼嚎是吗?」

「是啊。」

「那走吧。」

「等,等会,让我做一下心理准备。」白娅说:「我感觉里面有东西!」

我挠了挠头,无奈地叹息从鼻孔里露出来说:「这次又是什么?」

「那,那个拐角后面好像有人!」

「没有啊,那种闲人。」

「就在那!」

「不过树影罢了。」我平静地说:「走了。」

从南校舍的走廊往里走,周边挂着很多政治宣传海报,还有学生成绩的榜单。无暇顾及这些的我们继续往前走,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里就穿过了南校舍。

数米宽的通道间,光线瞬间暗了下来。在里面我们几乎看不到周围的东西,无论哪里都是黑漆漆的。就算在墙边站着一个满脸鲜血的裂口女我们也一定会毫无察觉吧。

通过南校舍,西北方数十米处就是西校舍。

西校舍是新建的楼,历史应该比北校舍长,但是又比南校舍短。

按照林月所说的话,我们在这里应该就能够听到她所说的怪声音,但是并没有。

我问林月:「什么声音都没有啊?」

「靠,靠近点才能听到。」

「你到底是害怕还是不害怕啊。」竟然主动要求接近,这女人心真大。

「那就走吧。」

我说着,朝西校舍走去。两人也陆续跟了上来。

残缺的月亮被掩天的乌云蚕食吞没,光亮自地板逃命般地爬上墙壁,最后归还天际之上。我们三人所在的世界瞬间暗成一片,更诡异的是之前恼人的蟋蟀现在竟一同静默了。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在这黑暗之中连彼此的瞳孔都不是很看得清。不远处寺庙的灯光虽然很璀璨,但根本无法为我们照明。

我咽了口口水,停在西校舍前正中央的地方。

「什么声音都没有诶。」我对林月说。

「我,我也不知道。」

毕竟我之前都夸下海口要揭开这些怪谈的真相了,这里还是由我来调查吧。这样考虑着,我对身后的两个女孩说:「我调查一下这栋楼,你们在这里等着。」

传达完毕,我迈开腿就要往前走。但我的裤子和衣服下摆突然被人抓住了。下摆姑且不说,裤子这边要是穿的运动裤直接就会被扒下来了!幸好今天穿了牛仔裤。

「喂!别拽我裤子啊!」

「啊,碰到内裤了……好恶心。」

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她现在一定摆出一张非常嫌弃的臭脸。

我对林月吐槽说:「谁让你拽那种地方的!怪你自己不好吧!还有碰到就赶快放手好吗!我这凉飕飕的。」

林月就像没有听到我的话,态度突然软了下来,她上挑的眼睛泛着光芒注视着我:「我要和你一起去。」

白娅看了看林月,又看了看我说:「我也要去。」

咔嗒,咔嗒。我的鞋子发出的声音回响在脑子里。周围静悄悄的,要不是能听到自己和两个女孩的呼吸声,我还以为自己来到了空无一人的世界呢。

西校舍是一栋独立的实验楼。方位是坐南朝北,在西校舍的背后是一堵围墙,围墙那边是小区住宅区。围墙很高,但是与两边的建筑物比起来就太低了,初步估计这堵墙有三米。而西校舍总共有5层,加起来差不多15米。

因为西校舍是实验楼,所以通往楼上的楼梯被锁上了。一道网状的铁门挡在楼梯口,让我们无法前往楼上。至于一楼,从南往北依次有4个教室,分别是生物实验室,物理实验室(1),光学实验室,化学实验室(1)。

走到西校舍的尽头,在那里的又是一堵围墙。这堵围墙与校舍背后的有些不同,这边隔着的是另一个住宅区,从这边也能看见围墙对面高大的松树,我记得高一的时候并没有一排松树。而从这里再往右数米就能到达北校舍的侧边。现在这个由小区住宅楼、北校舍楼、围墙组成的死胡同里,我们在这里驻足。

「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白娅警惕地看着周围说。林月则一言不发,和白娅扎成一堆。

对于她的疑问,我没有马上做出回答。我转身重新看向背后的西校舍,这时,我发现了在墙上的风扇孔。

为了解开这所谓的「怪谈」,我觉得我需要停下来分析一下。

「那里有一个风口。」我说。

林月不耐烦地说:「那又怎么了?」

「我怀疑你所听到的哭声就是那个风口发出来的。那间教室应该是化学实验室吧……」我指了指最外边的教室。「我记得高一的时候做过制备氯气的实验。那天氯气非常难闻,所以老师打开了风扇用来透气。」

说完我看向白娅,记性好的她一定记得。

「嗯。」不负我望,白娅点点头说:「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天小新放臭屁的时候老师还开了一次风扇呢。」

「真的假的!」发出惊呼的是我自己,我的脑子里可没有这样的记忆。

「当然喽,我俩一组的,当时那臭味可把同学们熏惨了。」

「啊啊,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原来那个屁就是你放的啊,我这辈子都没闻过那么臭的屁,你给我赔精神损失费!」

林月这家伙竟然突然来插一脚,这令我非常不爽。

「你这精神病还要什么精神损失费呀?」

「你这个臭屁男。」

「花痴女!」

白娅再次站到剑拔弩张的我们中间,她无奈的说。

「停!正事要紧。」

「切。」「哼。」

我们各自将头扭到一边,为的就是将面前这个讨厌的人移出视线之外。

我捋了捋思绪,继续说:「所以这个通风口是存在了很久的了。在化学实验室里有一台风扇,直连风口。因为化学实验有时会产生一些有害气体的缘故,这些东西在化学实验室是标配的。」

林月听了我的话,突然眉间皱在一起,露出质疑的表情说:「你的意思是风吹到洞里造成了那种声音?」

「是啊,怎么了?」

「那现在怎么没那声音?」

确实,如果光是风吹到洞里就能发出响声,那这件事情早就被大众知道了。但是按照我的想法,正确地解释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我问林月:「你听到哭声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去年,6月份吧。」

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拿出手机,在网页上搜索我想要查找的问题。找到相关页面,搜索到有用信息后,我得意的点点头,收起手机。

「你淫笑些什么啊?」

「谁淫笑了!」

说起来之前也有人说我思考的时候会淫笑来着……

「不管了。那我开始解释了。」宣言完毕后,我开始解答说:「因为夏季,鹿城的风向是西风,到了冬季则是东风,而到了春天会呈现西北风。这是气象台的报告。也就是说,你夏天来这里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夏季西风,而风向正好又与教学楼的建筑方位十分巧合,那时候风口就会直接受到风的冲击,进而发出怪异的响声。」

「那,那为什么没别人听到呢?」白娅像一个好奇的孩童一样发问:「白天怎么又没人听到呢?」

我摆了摆手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在两个女生露出失望的表情之余,我补充说:「不过以后都不会有人听到了。」

「为什么?」

我指了指围墙背后的松树,以及正在兴建的住宅区说:「它们挡了风口,等房子建起来,这个事情就会完全成为传说了吧。」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