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爱恋(相识)

代班来过后的第二天,我们二人勉强的调整了生物钟,并排走在前往学校的柏油路坡道上。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对于白娅来说是这样。浅黑的云层遮天蔽日,昨日那微小的雪瓣却没能在地面上堆砌起银装,冬日的寒风无法掀起波澜,反倒是路边那常绿的树木在质疑着的威严。柏油路黑漆漆的,路边人行道上的凹缝里还积有少量的雨水。

我想起临出门前外面都在下着小雨,在白娅的决断之下,我们带了伞出门。但我们离开房间之后雨就停了,为此我不得不拿着碍事的折叠伞。

通向学校的道路就像是黄泉冥路一般,上面行走的人们有的心怀喜悦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有的人则心怀怨念又是一个令人厌烦的循环。

我一定属于后者。

在我考虑上述云云的时候,白娅则是一蹦一跳地走在我旁边,这样看起来她还真像个小孩子一样。

「你不是讨厌学校吗?今天怎么那么高兴?昨天的发烧烧到脑子了吗?」

「唔……哼!」白娅停下一蹦一跳的步法,改用正常的步子,并将头撇到一边去,嘟起小嘴。她的这个样子还是相当可爱的。

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周围都是步行亦或骑自行车上学的学生,他们也大多拿着雨伞,都是些和我们一样被小雨吓到的人。马路上所有人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以同样的步调步向同一个地方。人群之中只有我们与众不同,平时穿着的便服,懒懒散散的步伐,以至于路过的学生们都用好奇的视线打量着我们。

白娅察觉到这股视线,缩成一团躲在我后面。我附和着她小步走着,一边朝周围发射着:「赶紧滚开!」的电波。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二次元女胡桃不知何时走到我们身边,一只手拿着雨伞,另一只手摇晃着向我们打起招呼:「早上好,白娅,维新。你们终于来学校啦。」

胡桃看着白娅,注视着她的眼睛笑着说,然后又看向我。从她的眸子中我感受到了一股平等的感觉,胡桃没有用高高在上的视线应对我们。可能是被这个眼神所感动,白娅的声音尽管很小,但她还是回应到。

「早上好。」

「早上好,胡桃。」我也做出回应。而且还着重说出名字,想借此掩盖之前忘记她的事情。

她满足的笑了笑。

「明明之前还记不住人家名字,现在却来装?」不得了的话从白娅口中说出来。

我尴尬起来。这家伙,尽在这种时候揭我短。我伸出手去给了白娅一个脑瓜蹦,白娅也不服软撩起袖子和我打闹起来。

「我不介意的。」胡桃小声的说着。「毕竟以前也没怎么说过话。」

「不行啊,胡桃。这家伙要是不管的话就会变成废人的。」

「就算变成废人也比你这个寄居的好!」

我托着白娅的下巴,用力将她举离地面。白娅则够着身子揪住我的嘴巴。

「呵呵,你们两个真有趣。」胡桃在一旁微笑着看着我们。

打闹片刻,我们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瞅着对方。还好有胡桃,在她耐心的调解下我们才停下来。之后在胡桃的引领下,走过足够我们说笑胡闹的路后到达教室。

高二16班,我们的班级,48套单人桌椅塞满教室,过道之间和教室前后塞满装书的塑料箱子,与任何学校无异,学生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背诵着。这是早早读时间,早上6点45到7点10分。

白娅、我和胡桃邻在一起,坐在教室最后面靠走廊的一边。白娅很稀奇的四处张望,我则淡定得多,因为我的出勤次数远比白娅多。这个见识短浅的小丫头么。

一旁的胡桃从课桌里拿出政治书,之后一直在翻找着什么,但怎么都找不到。她的桌空和书箱里的书本摆放甚是整齐,我感觉我这辈子都不能把书摆的那么齐,但是这样都找不到想要的书让我有些诧异。随后她叹了口气,皱着眉头湿润着眼睛看向教室某个方向,然后像是放弃一般叹了口气,打开政治书背诵起来。胡桃的政治书上写满了东西,每一页都写满了东西,而且工工整整的。这道是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她是个和我们一样不爱学习的人呢。

我看向她所看方向,一个浓妆厚抹的女孩正在和周围的男男女女交头接耳,嘻嘻哈哈的,丝毫没有在意这边。

我和白娅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看到左手边敞开的后门上小门(偷窥专用你懂得)上巡视老师不满的视线。就在我觉得应该找出书来滥竽充数的时候,我却发现原本应该放在桌空里面的教科书全数消失了。

难道是长期不来被人当做辍学了?我看向右侧,白娅也发生了同样的问题,我俩的书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虽然这些教材并没有重要性,但是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还是让人不爽,更何况小门外侧那架眼镜后面的视线仿佛要将我刺穿一般猛盯着我,更是让我如坐针毡。

胡桃见我们手足无措,悄悄地随手递了两本书过来,我们就着这两本书装模作样读起来,此时巡查的人才蹙着眉头悻悻地走开。在我放下心来仔细一看这书不是日本少女漫画吗!名字是《草莓233%》。

「哇!这本漫画我听说过!今天竟然见到实体书~」

白娅眼睛里闪着星星,高兴的翻阅着漫画,小声的说。她说话的声音很快就被掩盖在了郎朗书声之中,但这如流星一闪的声音却被我左边的胡桃给捕捉到了。

「白娅也喜欢漫画吗?!」

由于教室小而学生多,因此课桌间隙很小。胡桃将视我为无物,抓过我手上的漫画探着身子对白娅说。

「诶,啊,嗯……」白娅被胡桃出乎意料的动作吓了一跳,支支吾吾的。但在她看见胡桃闪着光芒的眼睛之后,白娅用力一点头,朝胡桃靠过来说:「非常喜欢。」

「真的吗!那么,那个呢!《神的笔记本》!」

「那个动画我也很喜欢!最喜欢四代目!」

「对对!第四代太帅了!」

「嗯!」

「还有还有!去年十月的那个……」

「……」

左边是兴奋的举例的胡桃,右边是认真倾听的白娅。我没理由去制止正聊得火热的她们,不过能不到考虑一下被夹在中间的我的感受呢?两位。

鹿城二中是本地有名的升学中学,虽说近年有些没落,但要进这所学校还是有些困难的。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一个班上喜欢动漫的人并不多,一个班最多就一两个。要知道在初中的时候整个初中追着动漫看的可只有白娅一个人。因此或许是出于这样理由,这两个喜欢动漫的家伙就像在见到久违的同伴一样腻成一团。

嘛,有何不可。

我默默的将双手背在脑后,靠在靠背上,看着两个聊得正欢的女孩。周围的书声都变成了一首温馨的BGM,白娅上一次在别人面前露出这种笑容时,我们还是孩子呢。

我微微笑着。一次偶然的环视教室时,我与后门上偷窥孔后面的四眼仔相视而笑……不,有哪里不对。

果不其然,早早读结束铃声一响起,我们三人就被一个看上去是教导主任的家伙抓到办公室去说教。

一进办公室,我就闻到一股清香,像是香水或是清香剂一类的东西。紧接着就是一张单独的办公桌,桌子后面坐着一个高瘦的男人。男人带着眼镜,从他的眼睛和眼镜来看这人就是刚才和我对视的家伙。

办公室不大,只够容纳一张办公桌。在办公桌没有摆在正中央,而是一面靠墙,另一面则靠墙放着书架。在墙边的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有教材,有课本,还有很多心灵鸡汤书。在他前方堆放着一沓文件,文件右边摆着一个黑色的马克杯,马克杯旁边摆着一串车钥匙。而文件左前方则放着一盆盆栽,看上去是含羞草,肯定是教师节学生送来的。

在含羞草的旁边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三个人的合影,目测是他、他夫人和他们的孩子。他和照片里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只是照片里看起来笑得就像是假的,跟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人完全不一样。而她夫人则留着一头短发,温文尔雅的笑着。男人和女人各自将一只手放在站在中间的孩子肩上,那孩子看起来不大,或许是初中生。一家三口和谐的笑着。

教导主任指了指侧边,我们三人就这样走到了办公桌后面。他将手中的钢笔盖上,放在文件上,转过看上去很柔软的牛皮转椅,正正的面对着我们。

「你们早读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

「……」

白娅低着头,双手放在胸前。胡桃也低着头,双马尾甩到了肩前。面对四眼教导主任的询问,我们三个都不敢说话。我讨厌学校,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原因是老师。因为在我看来这些人不过是功利主义的化身,在好学生面前唯首是瞻,在「坏」学生面前耀武扬威。他们可以毫不在意的包庇好学生们的恶行,毫不在意的贬低「坏」学生的人格,最后甚至美其名曰「为你好」。对于这样的他们我是又恨又怕。

「啧。」

教导主任咂了咂嘴,从他偏斜的眼神中我看见了厌倦与轻蔑。

「这两个姑且不论,你是怎么回事!」

教导主任瞅着胡桃,无论眼神还是口气都更加恶劣。胡桃则低着头久久不回应,这下可惹怒了教导主任,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嘭!」的一声,桌子上摆放的含羞草叶唰的一下就缩成一团,胡桃和白娅差点没跳起来。我姑且不说,因为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突然被惊吓的两个女孩抬起头,一看见教导主任那双圆睁的眼睛,唰的一下就缩成比刚才还小的一团。

「叫胡桃是吗?我记得你就叫这个名,名字是挺好听,但你看看你自己,是个高中生吗?又是化妆,又是不穿校服,上课又经常捣乱,今天早早读被我抓到现行了吧。你是不想读了是吗?」

教导主任环抱着双臂,靠在椅子上,不满和愤怒通过语言和眼神毫不留情的倾泻在胡桃身上。

「……」

胡桃没能说话。我见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刘海后面的眼睛紧闭,生怕眼泪流下来的样子。

「啊?说话啊,不说是不是,现在就打电话叫你爹过来!」

听到叫家长的命令,胡桃猛地抬起头,睁开眼睛渴求教导主任别这样的看着他,刚才憋住的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下来。

「胡桃……」

白娅看了痛苦的胡桃,小声叫她的名字。

胡桃的眼泪不断的淌出来,她欲言又止。但教导主任却丝毫不为之所动,眼睛都不眨一下瞅着她。

看到这里,我还能坐视不管吗?一股莫名的愤怒涌上脑袋。姑且不论胡桃的穿着打扮以及早自习和白娅聊天的事情。胡桃的书上工整整齐的写着知识点,课本书籍都爱护的很好,摆的很整齐。你说这样一个人上课总捣乱?那我只能说你是胡说八道了。而且得不得就拿出你叫家长的杀手锏?好恶心。

「老师,找碴也适可而止吧。男人可是不能让女孩子哭的,你这样可不配做男人噢。」

「啊?」

教导主任烈焰般的视线转到我身上。

「你小子说什么?」

「不是,我就是说,额……饶了我们吧!」

我双手合十,投给教导主任一个笑容。

「你这个臭小子做什么黄粱美梦呢!」

「啊呀,不行啊。」说着,我收起笑容,露出与他脸上一致的表情说。「让她们走啊,人渣。」

「你!」

作为代表教师威严的人物,突然就被学生这样侮辱肯定不舒服吧。但他脑中还残存着理智,没有站起来揍我。教导主任将愤怒的视线留在我身上,早读开始的铃声想起,他向身后的两人摆摆手示意她们出去。或许他正在想该如何用语言侮辱我,然后用校规惩罚我,想让我后悔我所说的话吧。然而——

「小新……」

「维新?」

两个女孩已经被吓呆了,白娅还拽着我的袖子。我将脸上的戾气收回,微笑着对她们说。

「没事的。」

「但是……」

「你们怎么还不走!」

教导主任虎躯一震,指着二人。我瞪了他一眼,反身推着两个女孩出门去。

「相信我。」

说完,我就把门关了回去。

那么,来推理吧。

「你小子知道你刚在说了什么吗?!我现在就可以让你退学!你这种不尊重师长的垃圾我真是教书二十年来都没见过。」

退学,好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你竟然敢凶白娅以及和她聊的开的人?我都有些佩服你小子,是脑浆炸了吧?面对呲牙咧嘴的教导主任,我一句话就让他闭上了臭嘴。

「昨天晚上玩的欢快吗?」

「你,你说什么?」

愤怒瞬间就被一扫而空,在他脑中的,应该只剩乱成一团的脑浆了。

「失礼了。」

我在桌子周围四处调查,在窗台附近调查,然后又在门后面调查。这些地方都没有发现那件东西,反倒是在教导主人衣领处发现了意外的收获。

我拍拍手,走到桌子对面,双手压在桌子上,对那个刚才还咄咄逼人的家伙说。

「出轨,很好玩吧?」

「……」

教导主任面不改色的,盯着我的眼睛,他看起来像是在确认我有没有在套他话。然而很遗憾,我想做的并不是和他相互试探,而是要揭开他的假面,将他不忠的丑陋嘴脸揭露出来。

「从进办公室开始我就闻到一股香味,似乎是香水或者清香剂一类的东西。」

我张开双臂。

「但是你并不抽烟,因为烟灰缸都没有。那么会不会是房间有异味呢?我刚才看了,这个房间里面并没有清香剂的瓶子。那这个香味是哪里来的呢?只可能是从女人,从那些热爱香水的女人那里来的吧。」

「真可笑,你小子还想咋呼我,我老婆就喜欢香水,你别再胡说八道了。」

「其实,今早下雨了。」

「那又怎么的?」

他不屑的看着我。

「高中的上班时间可以说是大多数职业里面最早的,因为我们学校六点四十五就要上课,所以你老婆不可能先你离家。而桌子上有你的车钥匙,这说明你是回家派的。那么在早上下雨的情况下,你的夫人会不让你带伞吗?不,一般而言都会叮嘱几句,而且正常人看见外面下雨了都会带伞。」

我也是在白娅的叮嘱之下才带的伞。

「但是你没带。」

「我……」

「别急着找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