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爱恋(相识)

代班来过后的第二天,我们二人勉强的调整了生物钟,并排走在前往学校的柏油路坡道上。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对于白娅来说是这样。浅黑的云层遮天蔽日,昨日那微小的雪瓣却没能在地面上堆砌起银装,冬日的寒风无法掀起波澜,反倒是路边那常绿的树木在质疑着的威严。柏油路黑漆漆的,路边人行道上的凹缝里还积有少量的雨水。

我想起临出门前外面都在下着小雨,在白娅的决断之下,我们带了伞出门。但我们离开房间之后雨就停了,为此我不得不拿着碍事的折叠伞。

通向学校的道路就像是黄泉冥路一般,上面行走的人们有的心怀喜悦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有的人则心怀怨念又是一个令人厌烦的循环。

我一定属于后者。

在我考虑上述云云的时候,白娅则是一蹦一跳地走在我旁边,这样看起来她还真像个小孩子一样。

「你不是讨厌学校吗?今天怎么那么高兴?昨天的发烧烧到脑子了吗?」

「唔……哼!」白娅停下一蹦一跳的步法,改用正常的步子,并将头撇到一边去,嘟起小嘴。她的这个样子还是相当可爱的。

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周围都是步行亦或骑自行车上学的学生,他们也大多拿着雨伞,都是些和我们一样被小雨吓到的人。马路上所有人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以同样的步调步向同一个地方。人群之中只有我们与众不同,平时穿着的便服,懒懒散散的步伐,以至于路过的学生们都用好奇的视线打量着我们。

白娅察觉到这股视线,缩成一团躲在我后面。我附和着她小步走着,一边朝周围发射着:「赶紧滚开!」的电波。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二次元女胡桃不知何时走到我们身边,一只手拿着雨伞,另一只手摇晃着向我们打起招呼:「早上好,白娅,维新。你们终于来学校啦。」

胡桃看着白娅,注视着她的眼睛笑着说,然后又看向我。从她的眸子中我感受到了一股平等的感觉,胡桃没有用高高在上的视线应对我们。可能是被这个眼神所感动,白娅的声音尽管很小,但她还是回应到。

「早上好。」

「早上好,胡桃。」我也做出回应。而且还着重说出名字,想借此掩盖之前忘记她的事情。

她满足的笑了笑。

「明明之前还记不住人家名字,现在却来装?」不得了的话从白娅口中说出来。

我尴尬起来。这家伙,尽在这种时候揭我短。我伸出手去给了白娅一个脑瓜蹦,白娅也不服软撩起袖子和我打闹起来。

「我不介意的。」胡桃小声的说着。「毕竟以前也没怎么说过话。」

「不行啊,胡桃。这家伙要是不管的话就会变成废人的。」

「就算变成废人也比你这个寄居的好!」

我托着白娅的下巴,用力将她举离地面。白娅则够着身子揪住我的嘴巴。

「呵呵,你们两个真有趣。」胡桃在一旁微笑着看着我们。

打闹片刻,我们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瞅着对方。还好有胡桃,在她耐心的调解下我们才停下来。之后在胡桃的引领下,走过足够我们说笑胡闹的路后到达教室。

高二16班,我们的班级,48套单人桌椅塞满教室,过道之间和教室前后塞满装书的塑料箱子,与任何学校无异,学生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背诵着。这是早早读时间,早上6点45到7点10分。

白娅、我和胡桃邻在一起,坐在教室最后面靠走廊的一边。白娅很稀奇的四处张望,我则淡定得多,因为我的出勤次数远比白娅多。这个见识短浅的小丫头么。

一旁的胡桃从课桌里拿出政治书,之后一直在翻找着什么,但怎么都找不到。她的桌空和书箱里的书本摆放甚是整齐,我感觉我这辈子都不能把书摆的那么齐,但是这样都找不到想要的书让我有些诧异。随后她叹了口气,皱着眉头湿润着眼睛看向教室某个方向,然后像是放弃一般叹了口气,打开政治书背诵起来。胡桃的政治书上写满了东西,每一页都写满了东西,而且工工整整的。这道是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她是个和我们一样不爱学习的人呢。

我看向她所看方向,一个浓妆厚抹的女孩正在和周围的男男女女交头接耳,嘻嘻哈哈的,丝毫没有在意这边。

我和白娅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看到左手边敞开的后门上小门(偷窥专用你懂得)上巡视老师不满的视线。就在我觉得应该找出书来滥竽充数的时候,我却发现原本应该放在桌空里面的教科书全数消失了。

难道是长期不来被人当做辍学了?我看向右侧,白娅也发生了同样的问题,我俩的书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虽然这些教材并没有重要性,但是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还是让人不爽,更何况小门外侧那架眼镜后面的视线仿佛要将我刺穿一般猛盯着我,更是让我如坐针毡。

胡桃见我们手足无措,悄悄地随手递了两本书过来,我们就着这两本书装模作样读起来,此时巡查的人才蹙着眉头悻悻地走开。在我放下心来仔细一看这书不是日本少女漫画吗!名字是《草莓233%》。

「哇!这本漫画我听说过!今天竟然见到实体书~」

白娅眼睛里闪着星星,高兴的翻阅着漫画,小声的说。她说话的声音很快就被掩盖在了郎朗书声之中,但这如流星一闪的声音却被我左边的胡桃给捕捉到了。

「白娅也喜欢漫画吗?!」

由于教室小而学生多,因此课桌间隙很小。胡桃将视我为无物,抓过我手上的漫画探着身子对白娅说。

「诶,啊,嗯……」白娅被胡桃出乎意料的动作吓了一跳,支支吾吾的。但在她看见胡桃闪着光芒的眼睛之后,白娅用力一点头,朝胡桃靠过来说:「非常喜欢。」

「真的吗!那么,那个呢!《神的笔记本》!」

「那个动画我也很喜欢!最喜欢四代目!」

「对对!第四代太帅了!」

「嗯!」

「还有还有!去年十月的那个……」

「……」

左边是兴奋的举例的胡桃,右边是认真倾听的白娅。我没理由去制止正聊得火热的她们,不过能不到考虑一下被夹在中间的我的感受呢?两位。

鹿城二中是本地有名的升学中学,虽说近年有些没落,但要进这所学校还是有些困难的。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一个班上喜欢动漫的人并不多,一个班最多就一两个。要知道在初中的时候整个初中追着动漫看的可只有白娅一个人。因此或许是出于这样理由,这两个喜欢动漫的家伙就像在见到久违的同伴一样腻成一团。

嘛,有何不可。

我默默的将双手背在脑后,靠在靠背上,看着两个聊得正欢的女孩。周围的书声都变成了一首温馨的BGM,白娅上一次在别人面前露出这种笑容时,我们还是孩子呢。

我微微笑着。一次偶然的环视教室时,我与后门上偷窥孔后面的四眼仔相视而笑……不,有哪里不对。

果不其然,早早读结束铃声一响起,我们三人就被一个看上去是教导主任的家伙抓到办公室去说教。

一进办公室,我就闻到一股清香,像是香水或是清香剂一类的东西。紧接着就是一张单独的办公桌,桌子后面坐着一个高瘦的男人。男人带着眼镜,从他的眼睛和眼镜来看这人就是刚才和我对视的家伙。

办公室不大,只够容纳一张办公桌。在办公桌没有摆在正中央,而是一面靠墙,另一面则靠墙放着书架。在墙边的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有教材,有课本,还有很多心灵鸡汤书。在他前方堆放着一沓文件,文件右边摆着一个黑色的马克杯,马克杯旁边摆着一串车钥匙。而文件左前方则放着一盆盆栽,看上去是含羞草,肯定是教师节学生送来的。

在含羞草的旁边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三个人的合影,目测是他、他夫人和他们的孩子。他和照片里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只是照片里看起来笑得就像是假的,跟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人完全不一样。而她夫人则留着一头短发,温文尔雅的笑着。男人和女人各自将一只手放在站在中间的孩子肩上,那孩子看起来不大,或许是初中生。一家三口和谐的笑着。

教导主任指了指侧边,我们三人就这样走到了办公桌后面。他将手中的钢笔盖上,放在文件上,转过看上去很柔软的牛皮转椅,正正的面对着我们。

「你们早读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

「……」

白娅低着头,双手放在胸前。胡桃也低着头,双马尾甩到了肩前。面对四眼教导主任的询问,我们三个都不敢说话。我讨厌学校,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原因是老师。因为在我看来这些人不过是功利主义的化身,在好学生面前唯首是瞻,在「坏」学生面前耀武扬威。他们可以毫不在意的包庇好学生们的恶行,毫不在意的贬低「坏」学生的人格,最后甚至美其名曰「为你好」。对于这样的他们我是又恨又怕。

「啧。」

教导主任咂了咂嘴,从他偏斜的眼神中我看见了厌倦与轻蔑。

「这两个姑且不论,你是怎么回事!」

教导主任瞅着胡桃,无论眼神还是口气都更加恶劣。胡桃则低着头久久不回应,这下可惹怒了教导主任,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嘭!」的一声,桌子上摆放的含羞草叶唰的一下就缩成一团,胡桃和白娅差点没跳起来。我姑且不说,因为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突然被惊吓的两个女孩抬起头,一看见教导主任那双圆睁的眼睛,唰的一下就缩成比刚才还小的一团。

「叫胡桃是吗?我记得你就叫这个名,名字是挺好听,但你看看你自己,是个高中生吗?又是化妆,又是不穿校服,上课又经常捣乱,今天早早读被我抓到现行了吧。你是不想读了是吗?」

教导主任环抱着双臂,靠在椅子上,不满和愤怒通过语言和眼神毫不留情的倾泻在胡桃身上。

「……」

胡桃没能说话。我见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刘海后面的眼睛紧闭,生怕眼泪流下来的样子。

「啊?说话啊,不说是不是,现在就打电话叫你爹过来!」

听到叫家长的命令,胡桃猛地抬起头,睁开眼睛渴求教导主任别这样的看着他,刚才憋住的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下来。

「胡桃……」

白娅看了痛苦的胡桃,小声叫她的名字。

胡桃的眼泪不断的淌出来,她欲言又止。但教导主任却丝毫不为之所动,眼睛都不眨一下瞅着她。

看到这里,我还能坐视不管吗?一股莫名的愤怒涌上脑袋。姑且不论胡桃的穿着打扮以及早自习和白娅聊天的事情。胡桃的书上工整整齐的写着知识点,课本书籍都爱护的很好,摆的很整齐。你说这样一个人上课总捣乱?那我只能说你是胡说八道了。而且得不得就拿出你叫家长的杀手锏?好恶心。

「老师,找碴也适可而止吧。男人可是不能让女孩子哭的,你这样可不配做男人噢。」

「啊?」

教导主任烈焰般的视线转到我身上。

「你小子说什么?」

「不是,我就是说,额……饶了我们吧!」

我双手合十,投给教导主任一个笑容。

「你这个臭小子做什么黄粱美梦呢!」

「啊呀,不行啊。」说着,我收起笑容,露出与他脸上一致的表情说。「让她们走啊,人渣。」

「你!」

作为代表教师威严的人物,突然就被学生这样侮辱肯定不舒服吧。但他脑中还残存着理智,没有站起来揍我。教导主任将愤怒的视线留在我身上,早读开始的铃声想起,他向身后的两人摆摆手示意她们出去。或许他正在想该如何用语言侮辱我,然后用校规惩罚我,想让我后悔我所说的话吧。然而——

「小新……」

「维新?」

两个女孩已经被吓呆了,白娅还拽着我的袖子。我将脸上的戾气收回,微笑着对她们说。

「没事的。」

「但是……」

「你们怎么还不走!」

教导主任虎躯一震,指着二人。我瞪了他一眼,反身推着两个女孩出门去。

「相信我。」

说完,我就把门关了回去。

那么,来推理吧。

「你小子知道你刚在说了什么吗?!我现在就可以让你退学!你这种不尊重师长的垃圾我真是教书二十年来都没见过。」

退学,好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你竟然敢凶白娅以及和她聊的开的人?我都有些佩服你小子,是脑浆炸了吧?面对呲牙咧嘴的教导主任,我一句话就让他闭上了臭嘴。

「昨天晚上玩的欢快吗?」

「你,你说什么?」

愤怒瞬间就被一扫而空,在他脑中的,应该只剩乱成一团的脑浆了。

「失礼了。」

我在桌子周围四处调查,在窗台附近调查,然后又在门后面调查。这些地方都没有发现那件东西,反倒是在教导主人衣领处发现了意外的收获。

我拍拍手,走到桌子对面,双手压在桌子上,对那个刚才还咄咄逼人的家伙说。

「出轨,很好玩吧?」

「……」

教导主任面不改色的,盯着我的眼睛,他看起来像是在确认我有没有在套他话。然而很遗憾,我想做的并不是和他相互试探,而是要揭开他的假面,将他不忠的丑陋嘴脸揭露出来。

「从进办公室开始我就闻到一股香味,似乎是香水或者清香剂一类的东西。」

我张开双臂。

「但是你并不抽烟,因为烟灰缸都没有。那么会不会是房间有异味呢?我刚才看了,这个房间里面并没有清香剂的瓶子。那这个香味是哪里来的呢?只可能是从女人,从那些热爱香水的女人那里来的吧。」

「真可笑,你小子还想咋呼我,我老婆就喜欢香水,你别再胡说八道了。」

「其实,今早下雨了。」

「那又怎么的?」

他不屑的看着我。

「高中的上班时间可以说是大多数职业里面最早的,因为我们学校六点四十五就要上课,所以你老婆不可能先你离家。而桌子上有你的车钥匙,这说明你是回家派的。那么在早上下雨的情况下,你的夫人会不让你带伞吗?不,一般而言都会叮嘱几句,而且正常人看见外面下雨了都会带伞。」

我也是在白娅的叮嘱之下才带的伞。

「但是你没带。」

「我……」

「别急着找借口,听我先说。」

我打断舌头搅在一起的教导主任,继续说:

「你没带伞,这说明了你昨天没回家,再加上你身上的香水味,以及……」

我朝教导主任的领口伸去双手,他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就这样,我成功从他的衣领之中抽出一股长长的头发。

「看吧……这长发。」

「!」

「如果没错的话,你老婆是短发吧。看照片上的你和现在的你并没有什么不同,似乎是近期照的吧。」

我看着桌上的合照。

「所以她不会留长发在你身上……而且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教导主任满头大汗,像看怪物一样惊恐的看着我,看他喘气的样子,他差点没被自己噎死。那也是,被一个人轻易地就知晓了秘密,任谁都会害怕。

我微微一笑。

「但是我没有直接证据。」

教导主任听了这话,稍微缓过来些。

「不过只要这个流言流传出去,你夫人和你离婚的时候就能够调查你的开房记录,那时候……一切就大白于天下了。」

「……!别,别说!你,你要什么,你跟我说!我们还有要中考的孩子,现在绝不能让他分心啊!求你了,你要什么都说!」

「那么,向胡桃道歉,还有从此以后对我们网开一面吧,嘿嘿。」

说完,我轻轻的触摸了一下含羞草的绿色叶片,它瞬间缩成一团,教导主任也缩成一团。

「拜托了噢。」

我背对着教导主任,高高的挥着手,留下这句话离开了。

这所中学是鹿城第二中学,学校面积不大,教学区分为北校舍,南校舍和西校舍。北校舍有初中部和高一高二的学生的教室。南校舍较为凉爽,被当做高三应考生的教室。而西校舍是实验楼。

北校舍是近年才建成的新楼,作为我的教室的所在地总共6层,从上空来看的话是一栋「凹」字形的建筑,从中间对称,在六楼的正中间有一个露天的区域,平时供学生透气散步用。而教学楼内部也是对称的,一条长长的走廊贯穿整个「凹字」的腰部,有三个楼梯被走廊贯穿,而走廊两侧是数不尽的教室。1楼和2楼被当作初中部的教室,3楼4楼5楼是高一和高二的支配区域,6楼则被当做多媒体教室,心理咨询室,音乐教室这类让上级检查用地教室。

我离开办公室时早读已经结束,就连第一节课都已经开始了。我走过正中间的楼梯,正在考虑要不要在上课中回教室的时候。前方走廊尽头响起了一个中男性的咆哮声——

「书都不带你读什么书?滚回去吧!找不到书你以后就别上我的课!」

我被突如其来的吼声惊得停下脚步。声音来自我的教室16班,隔着四五个教室得我都听到了这个声音,或许楼下初中部都可以听到这声音,其他教室也纷纷从郎朗书声中停下来,不时有老师探出头来看看,然后叹着气回去组织读书。

我的第一反应是白娅遇到麻烦了,因为我和白娅的书都神秘消失了。

然而发生地事情和我所想象地并不一致,白娅没有像想象之中一样砸门而出,盛怒之下四处破坏东西。而是胡桃低着头,从后门退出教室后轻轻关上门的场景。刘海受到重力得驱使无力地竖下来遮住了她的表情,双手无力的垂着,紧接着她就从16班教室那一侧的楼梯一路小跑踩着楼梯上楼去了。

紧接着16班教室里又是一阵嘈杂,具体再说什么听不清楚,我以小步趋之,成功绕过前门,路过前门的几秒钟的时间里,我看见前排的同学喜闻乐见地转过身去,有的人捂着嘴巴偷笑,有的人则是明目张胆的交头接耳。在要到达后门时,只见白娅怒发冲冠地冲出教室,并且把门重重地摔回去。和我想的差不多,只是事情会变得更麻烦……

白娅气冲冲地转过来正正的撞在我胸口上,她捂着鼻子抬起头来看见是我的时候才冷静下来,看起来是成功阻止了她把消防柜子的玻璃砸坏的未来发生了。你以为要赔多少钱,随便砸?

只不过她砸的对象从公物变成我而已,白娅用她两个棉花般的拳头使劲锤着我的肚子,没错是肚子!被人看见可不好,我拉着白娅的右手往楼上走去,白娅依旧不停地敲我的背。幸好她平时没有机会锻炼,所以没什么力气,所以我才放任她打我的,真的不是我怕她。

爬上楼梯,由于我将注意力集中在身后的白娅上,险些被楼梯上的花盆碰倒,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花盆?不管了,我拉着白娅来到6楼的露台处。

直到白娅明白如果暴力不是为了杀戮,那将毫无意义的道理以后她才停下来。

我们在屋顶露天处俯视整个校园,令我在意的是这里没有胡桃的身影,我的确看到她上来过。6楼的教室一般是不开放的,上来之前我就想可能会在这里遇到胡桃,但是这结果却让我感到疑惑,当然有可能她就这样从中间或者最左侧的楼梯下去也说不定……

白娅趴用双手趴在栏杆上,用愤怒的语调向我抱怨道:「听我说啊小新,那个老师就是个白痴,胡桃的书上课之前我还看到的,上课的时候我回教室,胡桃的书就找不到了!她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老师还不听胡桃和我的解释就那么骂起她来了!说她总在他的课不带书什么的。」说道这里白娅稍稍顿了顿,表情变得有些伤心,「胡桃她还特地去4楼的班级帮我借了书……小新你知不知道些什么?」

「我能知道什么?别高估我啦。」

「求求你……我想知道,为什么胡桃的书会不见了,她的书在哪里?」

才说完你就给我提升难度!虽然不是什么难题。我沉下气来整理脑中的碎片。

「白娅,胡桃借的书有几本?」

「一本,怎么了?啊……小新你别这幺小家子气,胡桃能帮我借书就已经是个好人了。」

「谁和你说着些!」忍不住又吐槽起来,不行不行。

「想出来了吗?」

我沉浸在思考之中,约莫半刻钟的时间,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看你的表情是知道答案了呢?」

「嗯。」

像等候多时不耐烦的小孩一样,白娅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灰,直视我等我解答。

「先从结论说起,胡桃的书是被人藏起来了,书在恶作剧的人的手中,或许现在书已经归还原位了。」我觉得恶作剧这词用得有些不妥,因为这件事情的性质是比恶作剧来的更加恶劣。我看了看白娅的表情,看来这个词语确实用错了。

为了明确意义我改口说道:「不是恶作剧,是找茬,故意而为的,性质恶劣的某种东西,在社会学里面就叫校园欺凌。」听完后白娅的表情添上了一层凝重的阴影。

「胡桃似乎是被人给讨厌了,所以书才会被藏起来,故意让她被老师斥责。有人因为胡桃身上发生倒霉的事情就会高兴,就会愉悦,就会产生优越感。」我边回想边说:「首先,胡桃的书是在上课前消失的,而且拼命找都没找到,拼命找的意思可以理解为翻遍书包和桌空吗?」

「嗯……她当时翻遍了书包和桌空。」

「那也就是说,书是被其他人拿走的。」

「那即使是这样也不能肯定胡桃就是被人欺负……吧?」

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说的话该怎么办。

「所以,接下来是第二点。如果你阐述没错的话,那个老师说的应该是『总在我的课上不带书。』吧,『总是』两个字应该特别注意,『总是』就表明胡桃不止一次在上他课的时候没有书。再加上教导主任也说了类似的话……这是不可能的,胡桃不像一个完全不学习的人,至少我看来是这样,她很爱护书,笔记也做的很丰富。这样的人竟然不止一次忘记带书?」

怎么想都不可能。

「另外就是她的东西都整理得很好,这样的人想遗失东西还是挺难的。但现在我理解了,那并不是难以找到,而是根本不会在她能找到的地方。班上的家伙们那观看『每日一笑』的行为也佐证了这点,因为老师发这么大脾气对一个同班同学,一般人多少会有些低落的,但他们却笑的那么开心。」

看到白娅难受的蹙起眉头,两眼装着泪沼,就像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想是不是应该捡些好听的话说说,但是仔细想想还是算了。真相固然残酷,但它依旧是真相,我是真相的挖掘者,这份残酷不由我说谁来说?

「最后,胡桃只有借到一本书,为什么只有一本?因为她只能借到一本。」

这个学校只有另外一个人愿意借书给她,借书给胡桃。白娅仿佛是想到这层意义一般,落下泪水。

对于她的泪水,我无以回应。

「但是……至少还有你愿意为她站出来不是吗?」我眺望远方的河流说到。胡桃将书借给了白娅,白娅没有因此留在教室中,而是摔门而出就证明了这点。

白娅用衣角擦了擦眼泪。「这些可不是用来安慰人的话语。」在抽泣中她断断续续的说:「我也……我也害怕那老家伙啊,那时候虽然想着把书还给胡桃……但是最后都没敢给她。」话语中充满自责的语调。

「没办法,任谁都会害怕,更何况是白娅。」

所以说……这些根本不是安慰人的话。」

白娅抓住我的袖子,直到她平静下来都一直抓着。

然后她轻声说道:「我和胡桃聊天的时候真的很开心,我和她说了小新的事情,她也和我介绍了一些有趣的动漫……」

「嗯。」

「我从来都没遇到能那样交谈的女生,胡桃是第一个。」

「那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再和她交朋友吧。」

「嗯!我们三个……再加另外一个,我们四个一起,我们一定要和她做朋友!」

「我又不缺朋友,没朋友的只是白娅而已。」

「但是很遗憾,小新没有女性的朋友。」

白娅得意的说到。我不知道她在得意什么于是反问到。

「你不是吗?」

「我……我是,小新的,老……」

她红着脸低下头去,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就已经听不清了。于是我不解的问到。

「老……老妹?」

「呜,笨蛋!我是你老姐!」

「?」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不知为何生气的白娅。

我们在天台上待了一会,然后下楼去,再接着就走到足球场的草地去。我们边走边散心,直到第一节课结束。

在第二节课预备铃响起前,我们回到教室。此时胡桃也在我们之后回到教室。

「你没事吗?」

我本来想问她的,现在她却先一步担心起我来。

「嗯,我到没事……」

毕竟据我的推测,胡桃在经受欺凌。

「胡桃!」

白娅打断我的话,从我身后一蹦就环住胡桃的脖颈,将她整个人都抱住。

「诶?怎么了?」

「胡桃!胡桃!」

「诶诶?」

胡桃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则是笑了笑以示回应。

然而似乎有人不满这种情况的发生。除了白娅和胡桃的声音,整个教室静悄悄的。

「你们俩!上午的可没有早退,值得鼓励!」

虽然我是想早退的……不过看白娅和胡桃聊得怪开心的就没那样做。

现在是中午,我们迎来了早上的课程结束之后的午休时间,我们和胡桃道别,然后回到家中想休息一会。可是还没等我们把凳子坐热了,热心肠的代班就敲响了我们家的门。尽管觉得他热心过头了,可我还是得将他迎入家中。而现在我们三人坐在餐厅的餐桌前,我和白娅坐在一头,代班坐在另一头。

原以为白娅的怕生人的病已经治好了,可那似乎只是昙花一现,仅仅对胡桃时才会放下内心的戒备。此刻依然,她低着头不敢去看代班。

「嗯。」

我们老实的点了点头。 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这个人竟然没准备其他话题?为了打破沉默,我开口说。

「代班来我家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额,不是……」

代班摸了摸鼻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拿起眼前用来招待他的Dr.pepper,打开罐子喝了一口。像是喝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代班的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哇,这是什么,我还以为是可乐……」

「就是可乐啊。」

「好难喝啊,这个。」

我差点没把他轰出去,哼,不能了解Dr.pepper美妙之处的蠢货,这是你一辈子的损失!

「那么!老师来这里究竟想说什么?」

「啊呀,其实今天早上我看你们和胡桃的关系挺不错的,所以很好奇。」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

「其实,胡桃好像有些没融入班集体,总是一个人。似乎是我来二中之前就这样了。我觉得青少年就应该讴歌青春啊,这样怎么能行!所以我还在想怎么去帮助她呢,没想到你们竟然和她关系那么好。」

「不是谁都想讴歌青春的。」我吐槽说。比如我,就不怎么想。

「嘛,总之她能开心起来就是好事!嗯!但是……咱们班就是有这么几个问题儿童,你们俩是其中两个,根本不来上学。」诶,我们还被算在儿童里面吗?

「另外一个是胡桃,没有融入班集体,很多班集体活动都不参加啊,上课的时候还经常弄些小动作出来,别的老师也这么说。」

代班的话像是一根刺嵌在皮肉中一般令我浑身不舒服,大人们没能察觉胡桃身上所发生的一切,胡桃的不幸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

「还有一个叫王素娇,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我和白娅面面相觑的回答。

「你们啊!好歹同班同学要认识啊!」

怪我咯?

「王素娇有些早熟,据说在别的班有一个男朋友,上课总是调戏……不,总是捉弄我,可恶,我好歹是老师!」

是是,幸苦你了。虽然我对他的话题一点都不感兴趣,不过还是勉强听着。

「王素娇虽然成绩不怎么样,但感觉是这个班的核心人物啊,很多活动都是她一手组织的,今年教师节的时候还组织班上来给老师送花。要是平时矜持一点就好了。」

列举完以后代班深深叹了口气,热情的眉头上多了一道褶皱。我们则是半没兴趣地听着。这里可不是小酒馆,不是你发牢骚的地方,老师!

「嘛,总之!将学生培养成三观端正的健全人类,就是我们老师的责任!」

「能这么想的老师我可只认识你一个。」

我无奈的吐槽着,心里在想这个老师果然和别人不一样。

「啊啊!」代班突然啊啊叫起来。「肚子饿了!」说起来也是。

「走,老师请你们吃饭。」

代班站起身来拍了拍胸脯,像是想要展现他大人的一面一般。

「免了。」我口气和表情都不情愿的回答到。

「走吧,别跟老师客气。」

「不是客气,只是我懒得出门了。」

「对不起,我也是。」白娅和我意见相同,外面的世界是妖魔们的巢穴,我们怎么能够离开这安全的小窝。

「诶诶,难得我想帅气一把啊。」

代班有些失落的说。看着这样的代班,我的同情心被激发出来。

「那这样吧,老师会做饭吗?」

「啊,我的手艺好着呢。」

「那用冰箱里的材料给我们做个饭吧。」

「啊,好!看我手艺。」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顺便一说老师的手艺确实很好,白娅久违的吃到好吃的食物露出幸福的表情。这个美食的俘虏。

下午,我们依旧前往了学校,白娅和我又渡过了一个难得的愉快校园生活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