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反败为胜

许天成侃侃而谈,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明。

从今天开始,将抛弃原来的显赫身份,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把过往的一切深埋在心底。他未免百感交集,生出倾诉的欲望。另外,他也不急着转移灵魂,最好等苏离醒来,讯问出取接引石的方法再说。

然而,许天成忽略了两件事。第一,刚才神秘女声预报过,系统将要重启;第二,接引石有激发人体生机的效果,特别是眼前这颗,乃木性石,治疗能力比即翼山的水性石更强。

当归被击倒后,具备接引石属性的真气便自动激活,冲击封锁的穴道。只不过流霞的功力远非蔡老四之流可比,且攻击中蕴含极强烈的寒气,把肌肉都冻僵了,导致真气汇聚的速度相当慢,只能一点点化解阴寒。

直到许天成打昏苏离,进入小屋——小屋的门装有感应设备,人接近时会自动开启。许天成在门口画“五芒星阵”,接着又把当归挪了过去,导致门一直敞开着,小屋内木性接引石的能量源源不断泄露出来。

当归身体内真气大盛,穴道接二连三被冲开。他心中暗喜,连忙没话找话,试图分散许天成的注意力,找机会偷袭。

“许神君,你要的是我,把其他人放了吧。”

许天成哂笑:“小子挺仗义嘛,可惜,就算我不动手,他们也必死无疑。天雷斗霄阵中的能量频率与众不同,会对人造成伤害,你们不穿铅衣就闯入阵中,腑脏已受暗伤,最多活不过半年。”

怪不得他要费力气制作铅衣,刚才从通道经过时,空间中的能量波动确实很奇怪,令人难以承受。可是,那样的话,当归自己的的躯体也受到损害,许天成夺取有何用?

“你体内有接引石能量,能抵御侵害。”许天成解释说。

“接引石能量究竟是什么?阿里斯·多德说‘黑暗元素’,可门口写着暗能量生产中心……”

“我猜想两者是一回事,‘暗能量’,应当是神族的称谓。天雷斗霄阵显然为天神所设置,用以制造接引石,与葛抱朴无关。”

据修道界最流行的故事,接引石是打开西昆仑山宝境、通往仙界的钥匙;《被隐瞒的真相》则说,石头乃吸天地灵气凝聚而成,为“永恒绝壁”提供能源。阿里斯·多德的观点与后者类似,只是将“天然生成”改为“天神制造”。从眼前的情形看,他是正确的,天雷斗霄阵就是制造接引石的法阵。

当归若有所悟,如果把各种传说糅合在一起,倒是能很好地解释。天神制造了永恒绝壁保护人类,屏蔽电磁风暴。绝壁需要暗能量来驱动,为防止能源耗尽,又设置五座法阵生产接引石。而要想开启法阵,必须具备暗能量属性的真气,所以说接引石是钥匙。

几个故事似是而非,都不完善,各自说明了真相的一部份——是巧合还是有人在故意混淆?

就在这时,屋子里突然黑暗下来,暗能量生产中心开始重启。

原本天雷斗霄阵中到处有看不见的光源,映照得四下里通透光明,可现在由于系统重启,能源被切断,一切设备和装置都暂时失效。

大厅和小屋内黑黢黢,只有接引石在玻璃罩下闪烁淡淡的荧光。同时,屏蔽场失去效用,接引石能量的外泄一下子放大数倍,强劲无匹的生机和活力充斥空间。

姬云飞与贺亚男被封锁的经脉迅速恢复,后者惊叫道:“啊——”

许天成醒悟,忙一手抓向当归,另一手发射两道劲气,攻击姬云飞和贺亚男。当归打了个滚避开,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样东西朝许天成拦腰兜去。

在琳琅阁偷取飞鱼剑后,苏离将吃灰果放在衣袋里,刚才搏斗时被许天成踢飞,吃灰果掉了出来。接着小屋门开启,接引石能量不停散发,吃灰果受到刺激,竟然在没有盐水的情况下蔓延至木壳外,形成一大片丝网。许天成见多识广,认出是吃灰果,没在意,当归却一直琢磨着要用它来实施偷袭。

丝网十分结实,许天成猝不及防,被缠住左胳膊,一时挣不脱。

姬云飞挺身跃起,将脚边的柴刀踢给当归,同时捞起自己的宝剑,直扑小屋中。敌人的目标是接引石,抢到手即可掌控先机。

此刻能量防御场消失,姬云飞挥剑猛击,玻璃罩应声破碎,他一把抓起接引石。

许天成怒吼,顾不上解开丝网,转身朝姬云飞冲过去。姬云飞见其来势凶猛,难以抵挡,便做个假动作欲攻击上路,另一只手却从下方把接引石扔出小屋门。并大叫道:“快拿着跑!”

当归跃上前接住,但不知为什么,他没有逃,而是站立于原地,手紧握柴刀。

也许是脑海中瞬间爆发的灵感,也许被许天成画的“圆套五角星”暗示,面对恶狠狠扑击过来的强敌,他不假思索使出吴有虚的那一招。柴刀圆转如意,在空中划出一个太极图。

脚下的五芒星阵,空中的太极图,手里握的接引石,地板上的空接引石,以及身体内的接引石能量,这五者奇妙地连接在一起,形成共振。

语言无法形容一刹那间发生了什么,仿佛整个空间翻转、撕裂、席卷,虚空宛若深渊,最恐怖的东西自黑暗中升起。一滴能量涟漪从虚无中诞生,荡漾、扩散和放大,万事万物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旋转,随即又淡化消散,回归于虚无。

时间流逝如电,又像似彻底静止。

当何当归恢复清醒时,发现自己离开了天雷斗霄阵,躺在一片粗糙石砾上。衣衫溅满了血迹,身边有一条断胳膊,一条大腿,以及一些粘乎乎的碎肉块;稍远处,林立着高达几十米的碧绿色石柱。

这是哪里?不会是紫竹峰千碧林吧……

“……五行正雷阵的能量消失了!哈哈,老子终于脱困啦……十八年,十八年!哈哈哈……”

“恭喜神君,从此龙入大海鹏翔九天,中州大陆将天翻地覆。”

“呵呵,好!多谢顾道兄相救,云某必不敢忘……”

不远处传来话语声,越走越近,片刻间出现在当归的视野中。一名老者身穿与许天成相似的铅制金属袍,头盔已摘除,露出鹤发童颜,正是天道宗顾子渐。另一人看上去约二十多岁,容颜极其俊美,肤色苍白,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身后未结发髻。

两人也看见了当归,俊俏少年不禁诧异:“咦,此地怎会有人?”

顾子渐认出模样,说道:“他叫何当归,是原道宗预备弟子……对了,云神君,他手上有你的法宝,还会使九乙破雷刀,你们认识吗?”

少年脸色一变,身形轻晃眨眼间到了当归身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提起来:“小子,你从哪儿弄到老子的刀?刀呢,在什么地方!”

当归大吃一惊,这人是云舞阳?纵横天下、横扫正邪两派、威震修道界数十年的第一高手、第一大魔头,竟然是一个比女人更漂亮的翩翩美少年?

“快交出来,你妈的!”云舞阳破口大骂,言语之粗鄙与外貌形成强烈反差。

他被关押多年,极少与人交流,脑子难免有些不清爽,忘记了该如何审讯犯人。心急之下,扼住当归脖子的手不自觉发力,当归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就在意识消失前,隐约听见半空中一个清亮的声音说:“不要伤害他……”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