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 最后的盛筵

华灯初上,一辆辆金碧辉煌的马车陆续抵达王宫前的大日晷广场,身着华服的衮衮诸公走下车,互相谈笑,穿过金水桥向王宫大门行去。

广场中央,坐落着一个硕大的圆盘,在将要彻底黑下来的傍晚天色中放射七彩荧光。圆盘的直径达三十米,中心点斜插着一根银色金属棒,即晷针;两根平贴的青玉长短棒作为时针和分针,日夜转动永不停歇。在盘面上,雕刻有朱红色刻度,除时辰外还显示年月日,相当于一部万年历。

这就是天下闻名的大日晷,整个东方大陆,以此计时器校准时间。

大日晷系天烈大帝巫斩旗所建造,原理不明,有异于普通的日晷。普通日晷遇上阴天和夜晚就不能用,须辅以其他计时手段,而大日晷的晷针能自己发射银光,投射在盘面上。

一千二百年来,大日晷精确运转,不需要任何维护,从未出过岔子。

这大概是魔族的技术。

当归乘坐安栋左的马车到了,他们没像其他人一样停在护城河外,径直越过石拱桥,行驶至宫门前。

马车放缓,侍卫常年站岗,早认出是首辅驾到,查都不查,立即放行。姬元亭赐予安栋左宫内驱车的特权。

车进入王宫,马蹄嗒嗒敲打着白玉石方砖,清脆悦耳。当归好奇,掀开窗帘观看外面的风景。

满目望去,一条宽广笔直的大道通往前方,南侧是宫墙,墙根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北面是一排雄壮巍峨的宫殿。

“那是太和宫,每逢重大日子举行朝会的所在,大多数时候关闭。陛下日常处理朝政在丰瑞殿,等会儿会经过。”

安栋左为当归介绍沿途的建筑。马车速度快,追上先前进宫步行的官员,那些人大都停住脚步,恭敬行礼。安栋左不怎么理睬,只顾同当归交谈。

王宫非常大,半个多小时后,才来到举行宴会的太清园。

太清园是皇家御苑,占地十多万平方米,从外面看,最显眼的是一座近百米高的小山,名叫“万年峰”,寓意江山永固。

山上林木茂盛,亭台楼阁散布,鸟兽成群。在山脚下,有一汪波光粼粼的人工湖,几艘画舫停泊在岸边,一道水榭延伸至湖中。万年峰就是用挖湖泊的土堆积而成。

在园子的其余地方,种植着树木花草,堆砌着假山怪石,建造有各式建筑。

王族闲暇时,常来太清园登高游猎,泛舟赏花。

王宫的保安由禁卫军负责,其下辖三个卫,金翎卫、银翎卫、玉翎卫,轮流值夜。今晚是金翎卫,领队都尉甘同石亲自把守太清园。另外,组织宴会的内务府副总管吕承祖站在大门口,接待来宾。

吕承祖同安栋左打过招呼后,目光投向旁边的当归:“安首相,这位是……”

“他叫李方英,是我从南方寻来的神医,替陛下诊病。”

吕承祖瞥甘同石一眼,略现迟疑。当归的年纪不到二十岁,学医的话只怕还没出徒,怎能成神医。而且他除了左手提的医箱外,腰间还插着一把短刀,医生带刀做什么?晋阳国尚武,贵族子弟皆随身佩刀剑,出入王庭并无禁忌,但平民百姓带着刀接近国王有点儿不妥。

安栋左不悦,直接下命令:“你添一个席位,在最外面,我会告知陛下。”

吕承祖无奈答应,叫手下去安排。

当归不懂朝廷的规矩,只当作寻常。其实国王的宴请名单岂可随意更改,安栋左的权势实已到一手遮天的地步。旁边有几名官员听见对话,或愤然或鄙夷。

一名大汉哈哈笑着走过来,抓住安栋左的胳膊。

“首相大人,好久不见。”

此人是姬元亭的堂弟,梁河侯姬定翼。他为人粗豪,常年躲在远离京城的小封地中,斗鸡走狗,纵情声色。昔日安栋左清洗王族势力时,放过了他。再过一个月是国王的生日,按规矩各地的王族应亲身贺寿,姬定翼提前来到京城。

安栋左和姬定翼说说笑笑,走进太清园,当归跟在后面。

宴会地在人工湖“彤池”边,张灯结彩,照得如同白昼。国王的坐席在最前面,背湖面外,左右两侧分列十几张案几,系王公重臣的位置。再往外,是十二列、二十排的方阵,次一等的宾客在那里就位。

为整齐好看,吕承祖特意多请了几位闲人,凑成整数。临时添加上当归,只好在末尾另起一行,弄了个孤零零的案子。

安栋左表示歉意:“何小兄弟,委屈你在此稍坐。”

当归说“好”,意态轻松,并不显得特别恭敬。

姬定翼见两人间态度反常,不禁诧异,打量当归几眼。

宾客渐渐来齐,席位上坐满了人。当归一身粗布衣衫,平民打扮,引起附近官员的好奇询问。他自称“李方英”,受邀参加宴会,其余一概不答。

将近九点钟,国王姬元亭大驾光临,宠妃梅丽华随行。

姬元亭偏瘫不能走路,坐在一辆轮椅上,两名宫女推着。他躯体肥胖,脸颊累累横肉,与脖子连为一体,浑浊的眼睛中偶尔闪过凶光。

轮椅后,一名女子步态袅娜,容光照人,便是王妃梅丽华。梅丽华号称中州第一美女,当归久闻大名,今日得睹真容,果然名副其实。

姬元亭入座后,举杯说道:“今夜为脱不鲁、达尔纳两位酋长送行,大家尽情欢饮,不醉无归。”

左边和右边第一张案几坐着的两个男人皆身穿皮袄,耳朵上挂老大的黄金圆环,头插雉羽,一望而知来自于异国他乡。他们站起身双手捧酒杯行礼,感谢大王盛情款待,两家永远和好云云。

脱不鲁和达尔纳是北方乌伦大草原的两个部落首领,前些日子同其他部落争战,吃败仗损失惨重,来晋阳国寻求援助。晋阳国与蛮族部落互相间打打和和是常事,对方内斗当然支持,经谈判后订立盟约。

按照外交礼节,东道主召开宴会庆祝。姬元亭身体有恙,已多日未公开露面,这次亲自招待两位酋长,给足了面子。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