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当掌嘴二十

萧宗哲忙叫金利拦着。

能当着皇帝的面摔东西的,也就萧宗礼了,且萧宗哲不会去追究萧宗礼的失仪。

就连太后都赶忙叫了赵清去拉住梅梅。

“皇后,快去,快拦了王爷和梅夫人!这都什么事呀!好好的晚宴要这么来搅和!”

皇后本是被梅梅的愤怒给吓到了,没想到梅梅生气起来,说话都这么犀利。现在听了太后的话,赶紧上前拉住了梅梅。

“王爷请留步!妹妹请留步!本宫知道妹妹受了委屈,定会给妹妹一个交代的。这大过年的,可别扰了这份喜庆了!先回去坐着吧!”

赵清拉了梅梅回去,太监宫女忙又换了桌子,收拾了地上的狼藉。

萧宗礼见梅梅走不得,心中怒火虽未平,但到底要给梅梅及萧宗哲、赵清一个面子,这才转身回去坐下。

沈正辉知道惹了大祸,忙站出来伏倒在地。沈夫人连同沈贵妃也一起站出来跪下了。

“臣无礼,扰了皇上的大宴,臣罪该万死!”

“臣妾冒犯了梅夫人,以致引得王爷动怒,臣妾有罪!”

说着沈贵妃便哭了起来,那模样哭得叫人心疼。

赵清见了不喜,索性不去看她。而梅梅自然是不喜欢沈贵妃的。

“爱妃平身,沈爱卿也起来吧。如今有气的是礼亲王,沈爱卿要赔罪,当找礼亲王。”萧宗哲说道。

沈贵妃袅袅娜娜地站了起来,沈正辉及沈夫人也转了方向,对萧宗礼磕头。

“下官有罪,惹怒了王爷,请王爷降罪!”

“你是御史,本王能治你什么罪?要治罪也是皇兄治罪!”

“沈爱卿敢直言,这本是好事,只是沈爱卿也该注意场合。还有,沈爱卿也只是道听途说,并不得知真相,就要去指责梅夫人,朕认为确实不妥。不知梅夫人怎么看?”

这三人,把皮球踢来踢去的。

“我能怎么看?莫名其妙地被人说了一通,尤其是这大过年的,晦气!”

萧宗哲有些尴尬,没想到梅梅说话这么不给面子。

“这。。。梅夫人认为,朕要如何处罚沈爱卿,梅夫人才会满意?”

“要我满意,就革了他的职!为了自家利益,就做出这等事来!”

萧宗哲更加尴尬了。沈正辉是有罪,但不至于革职啊!

萧宗哲看了看萧宗礼,然而萧宗礼并不吭声。

梅梅见萧宗哲为难,便道:“若不能革职,降职或者罚俸也可以。”

萧宗哲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梅夫人果然大度!传旨,御史沈正辉对礼亲王不敬,假公济私,又搅扰了朕的年夜晚宴,特罚俸一年,若重犯,革职处理!”

“臣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沈正辉赶紧伏地磕头。

“平身吧!”

“谢皇上!”

“只罚俸一年,那也太轻了,既然是祸从口出,当掌嘴,让他长点记性。”梅梅道。

萧宗哲苦笑,却又不得不答应,不然他的好弟弟又要折腾了。

“当掌嘴二十!”萧宗礼道。

“来人!”萧宗哲喊道。

当即有太监进来,拉起了沈正辉,然后拿着木板扇了起来,直打得沈正辉嗷嗷叫。

沈正辉本是文人,哪里经得起打,而且这还是屈辱的事。都怪他那个好女儿惹的事!这下更不喜沈夫人了。

众人看着挨打的沈正辉,都是一阵心悸。他们都不敢得罪萧宗礼,这沈正辉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敢惹萧宗礼。

而沈正辉是收到沈侧妃的书信,叫他在宴上对梅梅发难,然后把沈侧妃扶正。没想到皇帝太后早就知道了这事,而且都很喜欢梅梅。

只怪自己不想事,就算今天萧宗礼答允扶沈侧妃为正妃,现在得罪了萧宗礼,他又有什么好呢?他还真是太高看他那个女儿了。

沈侧妃一说有把握拴住王爷的心,他就这么做了,还做着他那礼亲王岳丈的梦。也不想想,萧宗礼是个什么人,能被人轻易拴住?

还不是因为梅梅的特殊性!

经过这一档子事,众人也没什么心情夜宴了。

沈正辉挨了打后,就捂着高肿的脸,带着人走了。众人不免又对沈正辉不满起来。

太后招了梅梅过去,道:“让你受委屈了!”

“公道自在人心,这人也罚了,梅梅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话说的,好像还是有些不依不饶的。也就她敢这么说话了,不知道她这算不算恃宠而骄。

太后褪下手中的一个镯子给梅梅戴上,道:“这镯子本来是一对,是哀家进宫时,哀家的母亲给哀家的,一个给了皇后,这一个便给了你,你们两个都是哀家的好媳妇,哀家喜欢的紧!”

“谢太后娘娘!”梅梅淡淡地说道。

众人听得,这梅梅做礼亲王正妃,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唯独沈贵妃不悦,这意思是说,她不是太后的媳妇了?好在之前哭脸掩饰了她的情绪。

萧宗哲说道:“朕瞧了,正月二十六是个好日子,皇后也认了梅夫人为妹妹,到时候,梅夫人以郡主的身份在栖梧宫出嫁,朕与皇后都要给梅夫人添妆呢!”

太后大笑道:“如此甚好!既然如此,哀家也要添妆的,还有你们这些妃嫔,也一并给梅夫人添妆。”

“臣妾遵旨!”

有人欢喜有人愁,毕竟有些妃嫔没什么积蓄,哪里拿得出来添妆?

梅梅倒是知道有些妃嫔地位低,又不怎么受宠,要她们添妆也是难为她们了,便道:“承蒙皇上和太后娘娘厚爱,这添妆一事,还是紧着自己的心意来吧,不一定就是要贵重的东西。”

众人明白这是在给她们解围,心里又舒坦了。

“也罢,就知道你是个好的,怕她们拿不出手来!如此,你们就各自想着聊表心意吧!要是随便整些什么东西出来,哀家可是不依的。”太后道。

“臣妾晓得!”

终于等到晚宴结束,梅梅又领了一堆赏赐,两人回府。

一路上,梅梅都是面无表情,不言语。

“梅梅,可还是不觉得解气?不然,待会本王再叫人去御使府教训他一顿?”萧宗礼说道。

“不用。”

“你能笑笑吗?今日过年。”

“我受了气,还怎么笑得出来!”

“是本王处理不当,让你受委屈了。”

“你有些不省心的小妾就算了,连外面的人都不让我过好日子!”梅梅怒道。

“你若是不喜欢她们,本王寻了理由,都把她们打发了。”

“然后就坐实了我这妒妇的名声?”

“妒妇就妒妇,本王后院怎么样,还由不得他人说三道四。”

“毕竟是你睡过的,你也好意思把人都赶走?我真为她们感到悲哀!”

“本王送她们走,你不愿意,本王留着,你看着又不喜,你想怎样你只管说,本王都会做到。”萧宗礼讨好地说道。

“她们若安分的待着,便在府里老死,若惹得我嫌了,便都攆了出去!”

“行,都依你!别不高兴了,本王都心情不好了。”

萧宗礼抱着梅梅,梅梅倒不抗拒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