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赈灾之策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司徒易已经联系好了冬小麦的种植。而这段时间里,宋无涯和白卓两人,分别游走在乡村里,做着农民的思想工作,好让他们能够接受小麦的种植。

当然,司徒易也召开了全体县令的会议,将种植小麦的事情告知了众人。

结果可想而知,他们早已经想到了这些人脸上会出现的表情。

“这些家伙,真是冥顽不化啊!”

这些县令来到府衙已经足足有三天的时间了,这三天的时间里,司徒易一直都在给他们做着思想工作。可是奈何这些知县大人,根本不给他这个面子。他们觉得这水田变成了旱田之后,就相当会毁了农民的田地。

毕竟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南方哪能种植北方才会种植的小麦呢。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谁都不曾实施过的先例。而这个先例,让他们担心会直接失败。那样的话,他们的官运可想而知了。

早已经在后堂等待着司徒易好消息的众人,此刻看到司徒易气愤的模样,也都知道了怎么回事。

“叔叔,别着急,耐心的解释,想必他们也应该清楚的。”司徒雯知道司徒易的不容易,当即轻声安慰着,同时奉上了茶水。

可司徒易为了这事情已经着急上火三天的时间了,哪里能说放下就放下的,他此刻的心情恐怕没有人能够理解的。

此刻,司徒易坐了下来,可是这脸上的神情依旧是一样的紧张。面对这样的情形,宋无涯也很是无奈。

不过司徒易却看着他说了一句:“无涯,要不然你去帮叔叔说上几句?我倒是觉得你小子的口才比叔叔可要强了许多。”

一听这话,宋无涯脸上微微一怔,当即苦笑道:“叔叔,那也得看情况不是吗?您请来的这些,那大小也都是皇帝钦点的官员不是吗?他们哪里会把我这个在他们眼里还是黄毛小儿的人放在眼里。更何况,我没有个一官半职,只怕和他们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吧?”

这话绝非是宋无涯的推脱之言,毕竟这古代的官场和现在不同。以往那可是极其讲究这身份地位的,尊卑贵贱之分,那可是非常明确的,所以此刻宋无涯要是去和他们这些官老爷谈论什么小麦的事情。人家直接第一句话就问你,你是何人,什么身份。

就这么一句话,宋无涯的话说出来就完全没有了份量。

可是眼下这样的情形,司徒易也实在是没辙了,每次这一讨论起来,他们这些人便在下边乱七八糟的说上一团,完全把他这个知府大人晾在了一旁,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了。

宋无涯说得这些,司徒易自己自然很清楚,他还是想要依仗宋无涯的口才,当即他便拍着胸膛保证道:“无涯!这个你放心,只要你跟着叔叔过去,叔叔绝对让那些家伙不敢对你说三道四的。”

司徒易都这么说了,宋无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推辞了。而此刻一旁的司徒雯也当即也顺着司徒易的话,劝了他一句:“无涯,现在也就只有你才能帮叔叔的忙了,你就答应他吧。”

本来宋无涯这心里就清楚的很,司徒易张了这个嘴,那他就绝对没办法推辞的。

“叔叔,这话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他们要是因为我的身份,看不起我的话,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要是你不管的话,我也帮不了你了。”宋无涯当即对司徒易说道。

一听他这么说,司徒易立刻高兴了起来,连茶水都顾不上喝了,当即起身走到了宋无涯身旁,高兴的拍着宋无涯的肩膀,大呼小叫道:“无涯!叔叔就知道你小子不会看着叔叔为难而不管的。你放心吧,你说的那些绝对不是问题,到时候他们要是敢对你无理,我就要让他们吃大苦头才行。”

这话可不是司徒易随便说说的,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要让这些县令回去做好百姓的思想工作。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那么这工作进展下去将会非常的困难。而且这小麦的种植,就要在这十月份左右,可是眼下都已经九月份了,再这样拖延下去,那小麦指定是种不成了。

司徒易拉着宋无涯就往二堂走去,那些县令全都在二堂坐着呢。

宋无涯跟着司徒易走了进去,那些县令看到司徒易的到来,当即起身施礼。司徒易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当即便对众人介绍道:“这位是我的侄女婿,同时也是我请的刑名师爷。诸位可别看他年纪轻轻,可却是我的左膀右臂啊。近日来,松江府上所发生的大案子,全都是在他的帮助下破获的。如今又遇到我松江灾荒之年,我这位侄女婿却想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法来让我松江百姓度过灾年。”

“哦?莫非,之前知府大人所说的栽种冬小麦的办法,便是这位公子的计策?”

司徒易这里刚刚将宋无涯介绍给了诸位县令,便有一名县令站了起来,当即问了一声。

司徒易点头应是,而且脸上满是笑容,可见他对于这话非常的满意。

不过,接下来他却高兴不起来了。只听那人看着宋无涯冷冷的哼了一声,鄙夷不已道:“难怪!下官等人方才还在谈论,司徒大人为官多年,阅历又极其广泛,怎么会想出这种幼稚的办法来。如今看来,这事情倒也不怎么奇怪了。”

这人的话,立刻让司徒易的脸黑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人竟然会这么说,气愤不已的他扭头看向一旁的宋无涯,却见宋无涯神情自若,好像刚才这讽刺的话,并非是针对他的。

“这位大人,晚辈可否斗胆的问上一句?”宋无涯笑着看向那人,躬身施了一礼问道。

那位县令,当即把头一仰,鼻孔冲着宋无涯冷冷说道:“我等诸位在这里商讨如何解决百姓灾荒,可没有功夫理会你这个小辈。而且,在坐之人,皆是朝廷命官。你一个事业,要和我们一起商讨此事,恐怕也不符合情理吧?”

果然事情还是被宋无涯给猜中了,这些人哪里会和他这个草民一起商量这事情。

一旁的司徒易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即便要出声呵斥。可还没等他出口呢,宋无涯却又接着这人的话说了一句。

“这位大人,可曾去百姓的水田里看了情况?”宋无涯依旧满脸的笑容,看着那人询问道。

一听这话,那县令当即一怔,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这事情还真被宋无涯给说中了,这些人恐怕不会和宋无涯讨论这件事情的。之所以宋无涯会如此想,那就是因为司徒易整整说了三天的事情,他们竟然没有一个赞同的。尤其可见这些人全都是一些顽固不化的家伙,既然他们是这样的人,那显然不会和宋无涯这样身份的人来研讨这件事情了。

那人错愕的样子,一时间让司徒易高兴了起来。

可没想到,就在此时,一人却冷笑着说道:“这还需要你来问?我们自然早已经视察过了。”

听着这话,宋无涯扭头看去,却见这人还真是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刚刚到任的金南县令。

看着他说出这话,宋无涯心里反倒是笑了起来:“那不知道县令大人你看到了什么?”

“这还用说?自然是看到了百姓的疾苦,他们今年的收成实在是少得可怜。”

他如此的回答,也正是宋无涯已经猜测到了的。所以他此刻嘿嘿冷笑一声,看了看其他的县令,冷冷说道:“那县令大人可曾看到百姓的田地,被人为的毁坏,几乎要颗粒无收了吗?”

“你……”金南县令听闻宋无涯这话,震惊之下猛然站了起来,瞪着双眼看向宋无涯皱起了眉头。“原来是你!”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认出了宋无涯来,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极其不自然了。

不仅仅是他,就是其他的县令听到了这话之后,脸上的神情也都发生了变化。可想而知,他们自然也清楚了这件事情,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罢了,至于他们为什么不说出来的原因,只怕只有他们心里最清楚了。

眼看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司徒易当即摆出了官架子,看着这些人冷冷喝问:“金南县令,可有此事?”

金南县令看了看宋无涯,又将目光转向了司徒易,犹豫了许久,就连额头上的冷汗都留下来了,他这才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确有此事。”

“那你为何不报?”司徒易顿时厉声喝问。

金南县令下的浑身战栗,低着头小声说道:“下官还未查明实情,不敢向大人禀报。”

“是吗?”司徒易知道这些县令全都不是什么善茬,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好让他们清楚,这里究竟是谁说了算的。当即他看了看周围其他的县令,又问:“是没有查明?还是根本没有去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