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死后一刀

三人当即出了房门,封锁了现场,告诫那些下人不可让任何人进入。

站在门前的三人,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些人,立刻展出了那幅画。

“我说宋公子啊!你这进去把唐小姐的尸体可是看了个仔仔细细,估计每一寸皮肤上的每一根毛发都看清楚了。不知道你可否知道了凶手是谁?”

谁知道,这些人根本不理会宋无涯的用意,直接一脸鄙夷的看着宋无涯大声的询问了起来。

周围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宋无涯的脸色立刻铁青了起来。白卓是看不下去了,指着那位公子就冷冷说道:“这位公子,如果你觉得无涯兄这断案的本事不怎么样的话?不妨你来找找这真凶如何?”

“哼!别在这里用话激我。你以为这天底下的聪明人就你们两个吗?我刘某人一样可以!”那公子哥当即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挺着胸膛就走到了两人的面前。

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冲着司徒易便施礼道:“司徒大人,您也听到了。在下不才,也愿意帮助你找到那杀害唐小姐的真凶。也好让唐小姐能够早日安息。”

司徒易哪里会理会这种事情,他刚才一听白卓那话就来气,这无端生什么事儿啊!这要是再把这些家伙掺和进来,这唐悠然的父母,非得让他不得安宁才是。

当即他正要拒绝,却不想白卓又冷冷说道:“不过,这位公子。咱们丑话可要说道前头,若是你只是抱着邪念才进去的话,到时候没找到真凶不说,还辱了唐小姐的名节。你可要为唐小姐守灵三年!你可答应?”

“你说什么?守灵三年!你当本公子闲的啊!我还要娶媳妇生孩子呢!”那公子哥一听白卓这话,脸都绿了,立刻就破口大骂了起来,哪里还想着再进去。不过他这气话说完了之后,指着白卓和宋无涯两人的鼻子嚷嚷道:“那你们两个呢?你们两个就没事了吗?要是你们找不到真凶,你们去给唐小姐守灵三年!”

“好!”宋无涯大声喊道:“我可以答应你!”

他很干脆的就答应了这件事情,不过他可不会白白就这样答应这种条件。他话锋一转,又向那公子哥说道:“如果,我若是找到了凶手,那又该如何?”

“那……那就算你本事大!我佩服你还不行吗?”那公子哥一愣,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

听了这话的宋无涯,立刻耷拉着脸说道:“哼!白白浪费了我的口舌,原来只是个三岁毛孩而已。”

“你骂谁是三岁毛孩呢?”即便是傻子也听得出来宋无涯这话不是什么好话,那公子哥顿时就怒了,捋着袖子就向宋无涯扬起了拳头。

“你让我答应你自己不敢答应的条件,你倒是好,一句话就了事了。这不是三岁孩子闹着玩,还是什么?说你三岁,那也是我给你父母的脸面。不然我就之言说你是个废物了!”宋无涯怒声呵斥起来。

他这一番话,却人来了不少人的叫好声。只是司徒易的脸上神情不怎么好看,毕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哪有这样当众让别人出丑的呢。但是他毕竟也是个长辈,这些晚辈在这里闹腾,他也不好出言相帮,不然的话让别人以为他要帮着自己的侄女婿说话呢。

宋无涯话音刚落,那公子哥的拳头就砸了过来。白卓惊呼一声让宋无涯躲开,可是宋无涯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伸出两根手指,硬生生捏住了那已经到了他面前的拳头。

“嗷!嗷!疼!疼!”

那公子哥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拳头上的骨头都好像被宋无涯给捏的变了形,嘴里连连嚎叫着。不过是转眼的功夫,这就开始了求饶。

“宋公子,我错了,我错了。”

听了这话,宋无涯这才松手。他刚刚松手,这旁边就又站出一人来,看着那捂着拳头还在呲牙咧嘴的公子哥阴阳怪气的说道。

“哎呀!我说李公子啊!咱都可是大人了,更何况也是名门望族。你哪能这般和宋公子动粗呢?虽然说,我从见了宋公子,就没怎么正眼瞧过他。尤其是昨天那么一幕,他竟然那般对待唐小姐,让我着实气愤。但我不得不佩服他,这唐小姐与他不过是一面之缘,无亲无故的,他就愿意为了让唐小姐能够瞑目,而许下守灵三年的这种誓言,可见他这人多么的正直。连你都说了,你这三年时间里还要娶妻生子呢,难道宋公子就没有这个打算吗?”

这位公子哥倒是识得道理,他冲着那李公子说了这么一番,直说得那李公子面露羞愧无地自容。而他又转而看向了宋无涯,客气的抱拳施了一礼。

“宋公子,之前对你多有误会,在下就不说了。只是今日听你这样的承诺,让在下佩服不已。我看这李公子也就是一时气话,你也别在意,这事情就此作罢。还望你能够早日找到那凶手赵太和,让唐小姐能够早日入土为安!”

“多谢公子。宋某一定竭尽全力,早日将那真凶缉拿。”宋无涯也还了一礼,同时将手中那白卓临摹下来的画面再次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是在下在房间墙壁上所发现的一副鲜血作下的画,只是在下愚钝,一时没办法参悟这其中的玄机,还望在场的诸位能够替我看看。”

他这话一出,周遭的人们,也不再继续说那刚才的话了。而是一副认真的模样,研究了起来。

不多时的功夫,众人就开始对这幅看起来实在是太过抽象的画作评头论足。

“这画看似随意,但我觉得这凶手在这一方面的造诣非常的高!”

“哼!什么造诣,我看就是故弄玄虚。目的就是为了让司徒大人被引入歧途,混淆视听,好让他把真正能够识别出他凶手身份的证据给忽略了。”

“我看这倒是向一副草书,只不过所有的字全都重叠在了一起,让人看不明白。”

面对这幅画,这人们说什么的都有,反正就是没有一个能说明情况的。宋无涯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评论,也时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他们是没有办法了,宋无涯当即制止道:“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不过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我再让其他人看看吧。”

说完这话,宋无涯立刻转身向一旁的司徒易问道:“叔叔!怎么不见这唐小姐的家人,以及那徐员外呢?”

司徒易这还没说话呢,宋无涯就听到身后有人小声嘀咕道:“根本就不是一幅画,能看出东西来才怪呢!”

“你说什么?”宋无涯猛然转身看向那人,却见正是刚才那位指责李公子的公子哥来。

宋无涯突然询问,那公子立刻摆手否认:“我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宋无涯冲他点了点头,这才又转过身来。

“唐小姐的母亲昏了过去,徐员外与唐老爷一同扶着她下去了。”司徒易摇了摇头就向人群外走去。

三人离开了那案发现场,其他人依旧在那里不断的争论这刚才的那副画作。宋无涯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在看到刚才那个公子哥,他不由的又问道:“叔叔,刚才那个公子是什么人?”

“哦!你说那个口齿伶俐的小子吧。他是徐员外的儿子徐子生,也是才华横溢的少年,你们倒是可以交个朋友。毕竟这徐员外乃这一方大户,结实个这样的朋友,总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听司徒易这么一说,宋无涯点了点头也不再理会。三人直接来到了厅堂里,等待着仆人的回话,以及这知府内的衙役赶来。

“这些人怎么办事的,这庄园就算再怎么大,那么多人恐怕这个时候也能把庄园翻个几遍了吧!”白卓有些抱怨的说道。

说实话,还真是有些太慢了。

“知府大人!没有找到赵公子。”

他们正说着这件事情的时候,这府上的下人就赶了过来,着急忙慌的说道。

司徒易顿时拍案而起,厉声喝道:“这小子一定是畏罪潜逃了!”

看着司徒易愤怒的模样,宋无涯急忙低声劝说道:“叔叔,不要这么过早的定下结论,我们还是先查看一下再说。咱们现在立刻去那赵太和的房间,说不定他的房间里会有什么线索,至少也能确定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庄园。”

“哎呀!无涯说得对,说的对。叔叔心急了,就依你的说法,我们先去赵公子的房间看看。”司徒易察觉到自己失态,急忙对那仆人说道:“快带我们去赵公子的房间。”

那仆人应了一声,前头带路,向着庄园的另外一边走去。到了那房间处的时候,宋无涯这才发现。没想到这赵太和住的房间,就在他的旁边,这还真就是巧了。他当即走到了门前,随后又向那仆人问道:“你们刚才进来这房间,有没有动过里边的东西?”

“回公子,我们只是进来看了一眼,没有动过里边的东西。”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