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凶手失踪

“这还真是奇怪了!”宋无涯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尸体。

这尸体所表现出来古怪的地方还真是不少,宋无涯左看右看,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

尸体的衣服整洁,没有半点血迹不说,在生前遭到这样的屈辱,可是上身的衣服确实好端端的,只是有少许凌乱,却没有被撕扯开来。这可是之前不常见的,没有一个凶手会着重侵犯死者一个地方的。

而且死者就连头发都没有乱掉,红唇非常的鲜艳,没有一点被涂抹开的痕迹。

“怎么就奇怪了?”司徒易看着宋无涯,也跟着又看了看尸体,当即问了一句。

宋无涯立刻转身指向墙上的大片血迹说道:“这里留下了这么多的鲜血,可是这唐小姐却是被人掐死的。而且凶手生前对他进行了侵犯,可是这上身的衣服和头发都没有凌乱,这难道不奇怪吗?”

宋无涯这般一解释,司徒易当即点头不已。死者唐小姐的下体暴露在他们面前,宋无涯低头查看起来:“还有!唐小姐被人侮辱,因为破贞流出的血液,却没有一丁点的凌乱,而且只有这么一点点。滴落在床上的地方,也只有那么几滴,这也不符合常理啊。”

听闻这话的司徒易,当即咳嗽了两声说道:“咳咳!这个叔叔就不在行了。你这小子以往整日待在花丛中,见解还真是深刻啊!”

“咳咳!”认真查看尸体身上细节的宋无涯,正要继续把他觉得疑惑的地方说出来,没想到这还没等他张口,就被司徒易这一番话给噎住了,顿时尴尬不已。“叔叔,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这是用极其专业的角度来看待的,和我之前是不是万花丛中过可是没有多少关系的。”

“怎么没关系?我和你婶婶……算了,还是不说这个了,你继续说就是了。”司徒易也来劲了,正要和宋无涯辩驳一番,差点就把这夫妻的房中之密给说出来,那可是绝对的隐私,也是羞于向外人提起的事情啊。

宋无涯无奈的耸了耸肩,这算什么事情啊,他说着就伸手向着尸体过去。

“嘿!小子,你这是想干什么?”司徒易看见,立刻大声喊了一句。

可宋无涯并没有就此停止,直接就就把手伸过去了,同时不忘解释道:“还能干嘛?当然是检查尸体了。咦!不对,这里边怎么什么都没有?”

“有东西才怪了!没东西才正常,你想里边有什么?还能给你长出根黄瓜吗?”司徒易听了就来气,没好气的说道。他本来还好好地,可宋无涯这么一来,却让他拉下了脸来。

宋无涯还没察觉到呢,司徒易这分明就是为他的侄女鸣不平呢,毕竟宋无涯这小子可是他定下的侄女婿,现在当着他的面做这种事情,这他怎么能看着舒服呢。

“叔叔!你话可不要乱说啊!什么黄瓜不黄瓜的!我是说唐小姐的身体里,没有留下男人的子孙啊!”宋无涯完全就没想明白,这司徒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变了脸呢。

不过,他说的这点,倒是让司徒易再次认真了起来。皱眉猜测道:“莫非,凶兽一边做那禽兽之举的时候,一边掐着唐小姐的脖子,却失手掐死了他,从而也就在害怕之下而停了下来?”

“这倒是很有可能!但又不太可能!”

宋无涯一边认同,却一边又否决,他仔细的思索了一番后说道:“俗话说,一心不能二用。凶手真要是这么干的话,那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让唐小姐没办法挣扎呢?”

“你怎么就知道她没挣扎?”司徒易看着凌乱的衣服说道:“这不是正好也解释了,为什么,唐小姐的衣服只有下边被撕扯开了吗?”

“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必定会用手撕开衣服,那他就没办法掐着唐小姐的脖子了。唐小姐完全可以呼救和挣扎,可是从尸体上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司徒易的这个说法,也被宋无涯给否决了,他说的没错,这样的话就太奇怪了。毕竟昨天就连临近的屋子,也没有听到这里传来什么惨叫,以及打斗的声音。

“照你这么说,难道是在唐小姐死了之后,凶手才对她的尸体,行的兽语?”司徒易已经惊讶的瞪大了眼珠子。

这等事情,别说是他了,就是宋无涯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说过的案子了。此刻宋无涯起身慢慢将唐悠然的尸体翻转过来,立刻就发现了在她的后肩处有一处刀口,伤口的鲜血已经凝固,可是床铺上却并没有多少鲜血。

“伤口在这里!”

宋无涯翻开那被刀切开的衣服,查看那刀口的情形,却让他更加的疑惑了。这伤口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而且这无端的出现这样一处不致命的伤口又是何故?而且周围还没有多好血迹,这就让宋无涯更加疑惑了。

这一次的案子,所透露出来的疑点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墙壁上分明留下了大片的鲜血,可是死者身上的伤口处却并没有多少鲜血。

“我明白了!”宋无涯思索了一番,终于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他当即便对司徒易解释道:“这一处伤口,应该是凶手为了在墙壁上留下这幅画,才留下的。”

“说得没错!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这墙壁上的鲜血。”司徒易当即点头称赞,宋无涯将这看似疑惑的一点,直接就解开了。不过,在司徒易看来,凶手这么做的目的却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只是,这凶手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呢?难道会是向我们示威吗?”

“很有可能!我们前时间的案子,可是发现了无量教的踪影。我们追缴了官银,还让他们在这里的据点毁灭,他们对我们可谓是恨之入骨吧?难道是他们故意做出这样的一个杀人现场,而像我们报复吗?”

就连宋无涯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发现除了这样的解释之外,好像还真的没办法解释清楚了。但是,如果真的是无量教干的好事的话,那反倒是有机会让宋无涯把他们抓出来了。

“叔叔!要真是他们做的话,那他们来的正好,说不定这一次我们能把这个罪恶的诅咒,一把给揪出来。”

虽然说无故伤了唐小姐一条性命,可是却想到有机会能把那个手上沾了不知道多少人鲜血的无量教揪出来,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这山庄内的所有人都不得擅自离开,必须要清点人数之后,将他们一一登记在册,然后再做定夺。如今,这山庄内的所有人都有嫌疑,包括我们这些人。”司徒易点头说了自己的安排。

对于他的那排宋无涯自然没有话说,这一点司徒易做的很对,这里的所有人都可能是凶手,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这可比起他们在萧山的时候,那个包捕头直接把于寡妇客栈内的房客都给放走的事情,可要严谨不少啊。

说起了嫌疑,宋无涯这才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刚才他就已经说了,这最要紧的人物,就是昨天晚上和唐悠然小姐在一起的那个赵太和。当即宋无涯立刻对司徒易说道:“叔叔!昨天我和白卓两人,以及另外一位我不认识的小姐见到,唐小姐昨晚的时候,可是和赵太和在一起的。现在务必要找到赵太和问个清楚才行,目前看来她的嫌疑还是最大的。”

“来人,立刻给我去把赵太和找来。”司徒易大声的向门外的人吩咐道。

这里并无官差,他也只是吩咐这庄园里的下人而已。如今,已经有人前往松江知府调配人手了,仵作也会很快赶来,到时候就能知道这唐小姐尸体的状况了。

此时,白卓也将那墙上鲜血留下来的画作临摹了下来。他递给了宋无涯,宋无涯看着这幅画,却皱起了眉头来。

“白兄,依你之见,这画是什么内容?”

“无涯兄!这可就把我难住了,虽然我对绘画也有所研究。可是这幅画里的内容,我却怎么都看不明白。我看一定是那凶手做完了画之后,这鲜血还在流动,所有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不过,不管怎么说,这画还是不会失去它原本的模样的。我们不妨多找些人来问问,说不定会有识得这化作的人呢?”

白卓虽然看不出这画中的内容,但是却也给了宋无涯一个方向。他说的没错,遇到这种事情,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够解决的,集思广益才是最好的办法。俗话说得好,三人行必有我师,别的人总会有在你之上的长处的。

“说得没错!咱们这就拿出去让外边的这些人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高见。”宋无涯说着走到了房门前,而司徒易就在这里,他立刻拿着化作展示给了司徒易。

司徒易皱眉看了许久,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实在是看不出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