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畏罪自杀

“该怎么写就怎么写,如实写下情况。这些疑点,没办法解开,可能会成为永远的迷。但也不能把事实歪曲,毕竟你写的不是小说,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

宋无涯深吸了口气说道,却引来了白卓诧异的目光。就这样白卓看着宋无涯看了许久,突然竖起了大拇指来。

“无涯兄,我可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啊!本以为你会为了自己的面子,让我把这些疑点抹去,好让这个案子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没想到你还是如此公正无私的人,如果你不这么说的话,我必定会在书里骂上你几句的。”

被白卓这么一说,宋无涯彻底讶然了,他能说什么。这事实就是如此,若果真要是那样写的话,那还不如自己胡乱编造呢,破什么案子。

“别说这个了,我把自己还没有解开的疑团告诉你,你全都写进去。一些细节,都写进去。说不定有人会看到这个内容,从而有什么想法,说不定也能帮助我们破案。”宋无涯蚃再说这个了,他现在还是等待着司徒易回来。

不过,这话在白卓看来,完全是可笑的事情:“无涯兄!等人们看到这书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猴年马月呢,到时候咱们活不活着都不一定,你还想着别人破了这个案子?这也未免太想得开了吧?”

白卓的讥讽,让宋无涯很是无奈。显然这种事情,白卓是没办法理解的,但是这种事情在现代社会实在是太多了。

宋无涯将一切的一团全都说给了白卓听,他也全都记录了下来。两人对于这些问题谈论了一番之后,也终于等到司徒易回来了。

“叔叔,怎么样?”

眼看到司徒易回来,脸色好像不怎么好看,宋无涯当即问了一句。

果然,事情出现了状况,司徒易气冲冲的坐下说道:“那些家伙全都跑了,什么都没有。整个城里都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可疑的人。”

宋无涯听着脑海里顿时翁的一声,他们没想到这些人的速度这么快。前脚那曹大人刚刚去了通报,这后脚人就不见了。

“大人!不好了!大人!”

正为这事情发愁的时候,张师爷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嘴里大声喊着。

司徒易和宋无涯两人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这前边刚刚有一件事情让他们心里不痛快呢,现在又有了一件。

张师爷进来后,看着两人的脸色不对,左右瞧了瞧,看向了一旁的白卓,示意了一个眼神之后,却见白卓微微摇了摇头,他这才无奈的对司徒易说道:“大人!那金南县令张晖他……他畏罪自杀了!”

“什么?”司徒易震惊,他还怎么坐得住,看着张师爷惊恐的说道:“什么时候!”

宋无涯的脸上也露出了惊骇之色,他皱眉想道:“张晖为什么会自杀呢?他之前的供词,可是全都把责任推给了那些衙役。若是那些衙役认了罪的话,他也最多只是个失职,怎么会用这样的办法呢?如此一来,不是把事情全都摊到他的头上了吗?”

“是官差发现的,仵作正在验尸,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死的呢!”张师爷慌慌张张的说着。

听了这话的司徒易,当即猛一甩衣袖,快步就向着外边走去。宋无涯等人急忙跟了出去,这事情可算是大事了。

本来这张晖在这案子中,算是除了官银监察史曹大人之外最大的官职了,可是现在他也死了,这不得不让人觉得奇怪。显然事情并非是那么简单,这张晖恐怕在这个案子中起着至关重要的可能,说不定正是那些歹徒杀了他,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张晖暴露他们。

很快,几人便来到了关押张晖的地方。毕竟是朝廷命官,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有罪的情况下,司徒易也没办法把他送进大牢,只能将他关在知府内的一处房间里。

“怎么样了?他是怎么死的?”司徒易急匆匆的进入房间,看到仵作正在验尸,当即问了一句。

仵作立刻起身,将那回应:“是中毒死亡!”

“中毒?他哪来的毒药?”司徒易来到了尸体旁,气愤的问道。

确实,这未免也有些太过蹊跷了吧。这张晖怎么可能随身携带者毒药呢?宋无涯紧跟了过去,看见仵作要翻动尸体,急忙喊道:“别动!”

这一声喊,仵作立刻停止了动作。宋无涯急忙走了过去,看着尸体,以及周围的地面。

“叔叔,这决然不是自杀,是他杀。”宋无涯一看到眼前的情况,当即就做出了判断。

他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一件事情。

当然,这个细节,周围其他人都是没有发现的。就连司徒易也是如此,他诧异的看着宋无涯疑惑道:“为何?”

“您可曾翻动过这具尸体?”宋无涯没有直接解释,反而是看着那仵作问了一句。

仵作当即摇了摇头:“大人没有来,我不敢随便翻动尸体,刚刚只是初步的做了一下查验。”

“好!那就对了!叔叔,你看这里。”宋无涯说着蹲在了地上,指着地面上散落的杯子碎片。

“这有什么好看的?显然,他就是用这个杯子喝下了毒药。”司徒易皱眉说道。

虽然这个细节就是在这个杯子上边,但绝对不是用杯子喝下毒药这么简单。宋无涯拉着张晖的官府,指着官服上的那些杯子碎片说道:“叔叔!若是他自己用杯子喝下毒药,试想这杯子打碎的时候,怎么能落在他的身上?”

“或许是他拿着杯子,然后才摔倒的。”司徒易明白了宋无涯的意思,但是他觉得宋无涯这样判断,还是有些太过武断了。

说道这里,宋无涯向一旁拿了个杯子,手里拿着到了司徒易的面前:“叔叔,若是这辈子一直被拿在手里,它怎么可能摔碎呢?即便是他摔倒的一瞬间,这辈子摔碎,那也绝地不会这样大面积的让杯子的碎片弄在身上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被人强行灌进了毒药,然后那凶手为了欲盖弥彰,在他的尸体旁摔碎了杯子!”

“有道理啊!”不等司徒易说话,一旁的仵作反倒是着急的拍手叫好。“公子说得没错,在下刚刚想起来。曾经倒是有这么一起案子,有一位女子遭了人的侮辱,而羞愤自杀,当时也是用杯子喝了毒药。当时她身上是沾了不少的随便,但是都集中在衣服的下摆处,而且在她的身下也发现了不少碎片。”

“把这尸体搬开!”当即司徒易便吩咐人把那尸体挪开。

几名官差当即用力,把张晖的尸体挪开,众人立刻就看向了尸体的身下,却发现在尸体的下边,没有一块碎片。

“这么看来,这还真是被人杀了的!”司徒易这才总算是确认了这件事情。

司徒易确认地说完之后,一旁的张师爷却挤了上来:“大人!拿这凶手是谁呢?这房间外边可都有人把手,莫非是这些……”

“张师爷不要妄加推断,事情的始末咱们还不知道呢!凶手是说还无法做出确定。”宋无涯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这外边的守卫那么的多,总不能这些人联手杀了一个朝廷命馆吧?

当即,说完这话之后,宋无涯立刻走到外边,大声问道:“之前守卫张大人房门的是哪位兄弟?”

“公子,是我们二人。”

宋无涯的询问刚刚落下,便有两名官差走了过来。

“那你二人,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发现尸体的?在这之前,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异响?”宋无涯看着两人接连问出了几个问题来。

为首一人当即说道:“我二人奉命守在门外,午时只听见屋内传来摔杯之声,心想张大人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正当我二人要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张大人怒骂连连,要让我们放他出去。我们一听这话,立刻明白张大人被关在这里,无非是发发脾气,我们也不像触碰他的霉头,所以就没有进去。过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里边才渐渐没有了动静。恰好张师爷端着饭菜进来,我们这才开了门,之后就发现了尸体。”

“哦?这么说来,是张师爷发现的尸体了?”宋无涯顿时好奇的打量起了张师爷。

张师爷也承认这一点:“是在下发现的。”

“在这之前,还有什么可疑的人出入吗?”宋无涯没有理会张师爷,反倒是又问了一个问题。

那两个官差相继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眼下的情形,仿佛这松江知府是宋无涯而不是司徒易,完全是宋无涯在这里询问案情,而司徒易在一旁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这样看着。

宋无涯点了点头,挥手示意那两人下去,这才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张师爷,他目光冰冷如霜,皱眉便问:“张师爷,平白无故的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来给张大人送饭呢?莫非你和张大人的关系不同一般吗?”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