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原路追查

“我的大酱啊!”罗小二看着自己准备卖钱的大酱,就这样泡汤了,这心都碎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宋无涯无奈道:“行了行了,赶紧做点正事,你这酱连带酱缸我都买下好了。”

一听宋无涯开口这么说,罗小二顿时破涕为笑,这眼泪一抹,刚刚痛哭流涕的模样瞬间成了嬉皮笑脸。

众人一脸的无奈,心说这小子八成就是演了出戏,目的就是为了算计宋无涯,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宋公子,你可没骗我吧?”罗小二还怕宋无涯是诳他呢,当即询问,指着身旁的这些衙役们又道:“这些衙役大哥可都看着呢,他们可会给我作证的。”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上了公堂之后才这样,还是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说话竟然一套一套的。

这些衙役一个个脸色铁青,为首衙役头子,当即没好气道:“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

一听衙役头子这话,那罗小二的脸色再次变了。

看他这个样子,宋无涯急忙说道:“你放心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个时候可是有要紧事情要做的,宋无涯可不想在这里因为一个罗小二耽搁时间。

“那就好那就好。”罗小二这下算是放心了,笑着连连点头。

宋无涯看着门外,向外走着的同时问道:“你应该很清楚,从西山官道过这里最近的路吧?”

进入这个村子的路可是不少,想要找到最近的显然还是要让这熟悉村里情况的罗小二带路。

罗小二立刻上前,带着他们就像西山的方向走去。宋无涯看得出来,一说起去西山,这一个个脸上的神情全都不怎么自然。

毕竟如此重大的命案发生,即便是衙役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毕竟这样凶残的罪犯,他们也不是天天见的。

“宋公子,不用我带着你们去西山吧?那边我可不熟悉。”走在路上,罗小二也不愿意去西山里边,立刻把这话扔了出来。

进西山,靠他们几个有什么用,自然要找个熟悉的人了。

“大家留意地面上是否有血迹啊!”宋无涯直接将罗小二的话无视,交代衙役们注意脚下的路上,是不是还有那天那些贩猪的人留下的血迹。

想来宋无涯也觉得,那些人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的。更何况在罗小二的院子里还发现了血迹,显然这些人虽然经过了缜密的计划,但也不是考虑的万无一失的。

罗小二被无视,这想要再问,见众人都仔细的寻找地上的血迹,这也不好再张口询问了。

寻着路,一直到了村外,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发现。

“或许是村子里的人将血迹弄掉了,毕竟发生了这样的血案,谁也不想看到这鲜血。”人多是迷行的,这凶案发生之后,他们看到这血迹,害怕给自己惹来血光之灾,很有可能自行处理了。

不过,罗小二却有自己的看法:“那些人虽然找得到我家,但也未必就是对我们村子熟悉的人,或许他们不知道最近的路,而是从其他的地方来的。”

虽然也有这种可能,但是宋无涯觉得还是不太可能,毕竟从罗小二的院子一出来,就再也没有看到任何的血迹。

“对了小二。你这家里除了留宿的外地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过?”宋无涯想起了那个和罗小二一起喝酒的龙涛来了,立刻就问了一句。

“宋公子,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那龙涛来过!”罗小二被宋无涯这么一提醒,立刻想起了龙套来。

还真是让宋无涯给猜中了,他也怀疑是不是这个龙涛来过罗小二的家。要不然这些陌生的人怎么会跑到罗小二的家里来呢?毕竟罗小二的家也并不是这村子最外边的,在他西边,靠近西山官道的人家还有许多。

既然如此,那些贩猪的为何会偏偏找上罗小二的院子呢?如果非要说是看到了灯框的话,那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这么高的院墙想必根本看不到那微弱的烛光。

显然这些人能够来找罗小二,或许正是盯上了罗小二院子里的那些大酱杠子。除此之外,宋无涯还真想不出去他的可能性来,至于为什么抛尸在罗小二的地里,或许也仅仅是因为那里更加靠近西山吧。

“走吧,继续往前边走吧。”宋无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让他往前边走去。

这罗小二此刻心里激起千层浪,他眉头紧皱,这心里越想越不痛快。

“这杀千刀的龙涛,老子平日里虽然瞧不起他,但也没怎么挤兑他啊,他怎么这么报复老子啊?”罗小二怒声骂着,他心里不痛快,想不明白这龙涛为什么偏偏要把这件事情和他扯到一块去。

当然,这一点宋无涯也想得明白。如果真是那龙涛主使,那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刻意要将罗小二拉下水的。那些人抛尸的话,直接前往西山脚下的田地也很容易,不至于非要用罗小二的酱缸。而之所以如此,或许正是因为罗小二说过宝藏真的存在那句话,会让人怀疑这案子和他的关系。

听着罗小二的咒骂,宋无涯也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继续看着官道上的血迹。

一直到出了村子之后,走了许久,他们终于有了发现。

“看样子这些人确实是在西山作案的!”衙役头子看着地上的血迹,抬头向宋无涯说道。

这一点宋无涯在之前就已经做过了肯定,毕竟那些人杀了这么多人,绝不会选在一个空旷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这西山的密林可谓是他们最好的保护了,只是他们没想过这些血迹会暴露自己吧?或许宋无涯以为,他们压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一切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怎么只有这么一点血迹?”宋无涯看着地面上的血迹皱起了眉头。

足足八具尸体,可这里留下的血迹实在是太少了。宋无涯还记得罗小二说过,那些人推了两辆板车。而且,那些板车停留在罗小二的院子里,还在他的院子里留下了不少的血迹。

按照这样的推算,这些尸体被分解之后,还留有不少的鲜血,绝对不至于在这里只是看到了这么一点点的血迹。

“宋公子,这有什么问题吗?”衙役头子看着宋无涯,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

这个问题他显然是没有注意到,宋无涯立刻说道:“那八个人足足带了八具尸体,而且还是没有彻底将死者鲜血处理干净的尸体,怎么可能只是在这里留下了这么一点点的血迹呢?”

这个问题并不在那个衙役头子的考虑之中,毕竟常人并不会注意这一点的。

宋无涯感觉问题又来了,这绝对不是他多想,而是实在太不正常了。

“宋公子,会不会那些家伙在这之前已经处理过了尸体,所以在路上留下的血迹比较少?”衙役头子见宋无涯这样苦思,试探的说了一句。

如果从这样的情况来看,宋无涯觉得这么说是没有问题的。想要让尸体那样大的截面不流出鲜血的办法很多,只需要动动脑子就可以了。可是,这眼下看来,这些血迹滴落应该是从板车上流淌下来的。

最大的问题是,这样的情形,让宋无涯觉得奇怪,却又想不出他们是用了什么样的办法。

当然,如今将这个问题耗费在这个上边,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宋无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浪费时间,他继续让所有人盯着地上的情形,继续向前边走着。

内心的恐惧还是有的,毕竟这一条官道上已经死了这么多人,想想都让人心里害怕。

更何况,如今他们虽然从宋无涯这里证实了这件案子并没有什么山神作祟,而是人为所致。可即便是如此,他们也心里清楚,这样的案子绝对不是一脸个人可以完成的。

“宋公子,这血迹一直延伸,也不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这很快就要到第四个案发现场了。”衙役头子在一旁看着宋无涯,向他提醒了一句。

衙役头子这样一说,宋无涯的脑海中立刻有了一个明确的印象,如果他们第一个经过的是第四次案发的现场,那么第三次和第二次都要在这前边的。

第一个案子的发生是在罗小二的田地里,即便是被人们知晓,那么他们也绝对不会和自己的命运扯上什么关系的,毕竟他们经过的只是官道而已。

周围的树木异常高大,春天来临,树木的枝头才刚刚发出嫩芽。叶片还没有展开,这一片显得异常荒凉。

加之最近连番发生的命案,让这一条并不算是太长的官道路段,就显得更加的诡异莫测了。

“血迹没了!”突然间,前边的衙役大声的喊了一句,所有人立刻聚集了过去,停下脚步看着地面上的血迹。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宋无涯,他们对此毫无头绪,只能看宋无涯是否能够破解这其中的秘密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