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证明

“原本黑子以为,他所做的这一切,会得到父亲二宽的认同。可没想到,十几年之后,已经半百的二宽,早已经看淡了这一切。仇恨在他的内心里,早已经被时间所抹去。他劝阻黑子不要继续下去了,可黑子没有答应他。最终,黑子为了不让自己的事情暴露出去,选择杀了二宽。毕竟二宽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并且他还杀了自己的母亲。”

宋无涯详细的将十六年前那桩案子的始末讲明,可是到了如今这个案子,却仅仅是这么短短的几句话便说完了。

“怎么?你的故事讲完了吗?你找到黑子了吗?”麻子看着宋无涯冷冷发笑。

确实,宋无涯并没有找到黑子,甚至他们都很清楚,宋无涯没办法证明黑子的存在。

“你以为我今天说出这样的话来,完全是想要让你自己说出来吗?”宋无涯淡然的说着。

秦科看着他们两人此时对峙的情形,慢慢靠近了宋无涯,小声询问道:“宋公子,你真的有证据吗?可别让本县难堪啊!”

事到如今,再没有绝对的证据面前,秦科也不想做恶人。毕竟麻子可是他的得力助手,如今被宋无涯当做是凶手看待,若是能够确认那自然他不会有什么话说,可如今宋无涯根本没办法证明这一点。

“宋公子,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的好!”秦科还是担心宋无涯没办法拿出证据,让自己下不来台。

但是宋无涯却直接拒绝了他的这个好意,他看着地上摆放着的那几根竹竿。

“秦大人,你觉得我直奔这几根竹竿,是没有完全的把握吗?”宋无涯看着秦科,很是得意的笑着。他并不觉得自己今天没有任何的把握。“麻子,你当真以为我没办法证明你就是黑子吗?难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直奔这几根竹竿呢?”

“哼!这我可就不知道了,至于你能不能证明,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麻子冷冷的说着,显然宋无涯的话,并不被他当做一回事。

而此时,也到了最紧迫的时刻了。麻子根本不惧怕宋无涯拆穿他,好像他早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四脚高跷!”宋无涯见麻子依旧如此的镇定,冷冷笑着说道:“这东西想必你应该不会陌生吧?只是如今这几年,因为戏曲的进入,它再也不能成为你谋生的手段了。而且,你也并非喜欢这四脚高跷的把戏。自从你的师父死后,你就抛弃了这一切。但是,你以为五年的时间,你刻意改变了自己,就真的能让自己改头换面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你毁了自己的容貌,以及一切能够证明自己的标记。”

宋无涯的这一番话说出来,麻子脸上的平静,已经显得不是那么的自然了。

宋无涯没有理会啊麻子此时脸上的神情,他继续说道:“有个看过你表演的人,他依旧记得你的容貌,如今他就在我下榻的客栈做小二,正是他告诉我,你以前是靠表演杂耍四脚高跷的。之所以他会告诉我,是因为那日我险些看戏不成,他向我提起。当时他略带惋惜的告诉我,如今已经没有人表演这个杂耍了。但是,他还记得你这个衙门里的官差,曾经掌握过这一门技艺。”

“什么?”秦科大惊失色,看着宋无涯惊呼一声,有了那店小二的证言,那足以说明麻子曾经的身份了。

白卓的脸色并不好看,他眉头紧皱,心里有些打鼓。显然他听得出来,宋无涯这话完全是乱说一气,因为在询问店小二的时候,他和宋无涯是在一起的,那店小二根本就不曾说过这话。

更何况,当时他们一起去看戏,可并没有看不成。

再看麻子此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显然宋无涯的话终于还是让他动容了。

“这就能够证明,我就是那个黑子了吗?”麻子的气息已经变得沉重,宋无涯的话已经让他变得紧张。

听到麻子这样的质问,宋无涯微微一笑,很是得意的笑道:“谁说我要证明你就是黑子了?我只是想要证明,你就是杀人凶手罢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麻子紧皱着眉头,看着宋无涯怒声质问。

宋无涯指着地上的四脚高跷道:“这四根高跷,就是你作案的工具。你将死者杀害之后,将其运出城外,到达一处山坡之上,将其扔下,而你再从他处进入抛尸地点,以四脚高跷这样的手艺将自己的足迹伪装成动物的蹄印。”

宋无涯从店小二那里听到了关于四脚高跷的事情之后,一瞬间豁然开朗,将一切想不明白的事情全都想明白了。案发现场,地面上虽然混乱,却并没有任何人类的脚印,但是其上却留下了不少的兽类脚印。

他扭头看向秦科,向秦科说道:“秦大人,还记得尸体的衣服完整,但是尸体浑身上下却有很多的伤痕。这伤痕正是如此而来的。这一点我一直没有想到,直到我听说了这四脚高跷的事情之后,这一切就彻底解开了。”

秦科连连点头,拍手称赞道:“原来如此,也只有宋公子如此聪慧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可能。这可让本县实在是惊叹不已啊,没想到这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能人巧士啊!”

不仅仅是秦科,就连宋无涯在这之前,也都是心中无比的震惊。因为这整个案子之中,所留下的谜团实在是太多,而且每一个谜团都让他无从下手,好像这根本就不可能是人类完成的。如果不是他相信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鬼怪,他真的要以为这一切就是鬼怪所为了。

向秦科说明了这一点之后,宋无涯再次看向了麻子。

“麻子,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自己说出来吗?我想,那几具尸体如何到了城外,这个你是瞒不住的吧?毕竟县衙里要处理的尸体,和你运往城外的尸体,可是混在一起的。如果,当初你选择将这些尸体一并处理掉的话,或许如今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了。可惜,你想要让世人知道,你在向那个十六年前被人们津津乐道,身着女装的杀人犯复仇!”

这一切的事情再宋无涯说到这里,就算是完全的连贯在了一起。

他确认眼前的麻子就是凶手,唯一的结果,就是看麻子会不会承认这一点了。

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麻子不承认了。在宋无涯说出麻子如何处理尸体的时候,身后的几名衙役就泛起了嘀咕。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最近两月之中,麻子大哥确实有几次独自外出处理尸体!”

衙役们的话,已经侧面的证明了麻子有过这样的可能,而且麻子自己绝对没办法证明自己了。

麻子的脸色阴沉的如深沉的夜色,阴暗的双眼中,愤怒已经占据了一切。

“都是你!”他愤怒的冲着宋无涯吼叫:“都是你这个混蛋,偏偏要来管这等闲事!我有什么错?我不过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罢了!少了这些可恶的色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女人被玷污,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孩子失去双亲的爱!我没错!都是他们错了!”

麻子愤怒的吼叫起来,他已经彻底癫狂了。

秦科看着这一幕震撼的说不出话来,显然他没有料到,今天真的能够将这件案子的谜底揭开。而让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让他们根本无从寻找的杀人凶手,竟然整日与他们结伴在一起。

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疯狂了,此时想起来,都令秦科忍不住一阵的胆寒。

“来人!将这杀人凶犯给本县拿下!”秦科眉头一紧,怒声向周围衙役下令。

即便他们已经共事五年,可在此刻也改变不了什么了。衙役们看着这个平日里对他们都不薄的麻子,一下子犹豫起来了。

可秦科的命令,他们不得不遵从,他们只能讲麻子拿下。

看着帮自己彻底破解了这起案子的宋无涯,秦科无比的感激。

“宋公子,白公子。”秦科向两人恭敬的施礼道:“多谢两位公子,若非两位公子的话,这起案子本县将彻底无能为力了,更别说连带着十六年前的那桩悬案也一并让两位公子帮着解决了。”

“秦大人太客气了!”宋无涯笑着对秦科说道,“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二人创作的书籍,不正好有了新的题材吗?正好将这件事情写入书中,秦大人应该不会介意我们二人,将秦大人请入我们的书中吧?”

秦科满心的欢喜,毕竟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能够升官了。此时听到宋无涯的话,更是喜上加喜,拍手叫好道:“那真是太好了!两位公子可不能让本县太过吃亏啊!这多少还是应该展露一些英姿才行。虽然这话多少有些厚脸皮,但本县也不管了,两位公子在书里可一定要将本县的破案能力写的厉害一些才行啊!”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