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街坊邻居

媳妇儿显然是被老妪的话给激恼了,要不然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真是伤风败俗啊!伤风败俗啊!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得出来!”老妪气的直捶自己的胸口,这双眼里的泪花也闪烁起来了。

可即便这样,那媳妇也没有就此住嘴。

“兴许你污蔑我生不出孩子,就不许我说几句气话了?”

“停停停!”秦科听不下去了,赶忙拦在了两人中间。

他们来这里可是办案来的,不是听他们婆媳二人吵架拌嘴的。

秦科不耐烦的声音,令那妇人这才重新注意到了他们几个人。

“你们是谁啊?来我家里有什么事情吗?”妇人看着秦科他们三人,没好气的问道。

衙役数量太多,这里边没有多大的空间,就没有跟着进来。要不然的话妇人看到那几名衙役,估计也不会这样和秦科说话了。

秦科脸上露出恼色,那老妪瞧见了,立刻紧张起来。

“你瞎嚷嚷什么?这是县太爷!”

“县太爷?”妇人听老妪这么一说,顿时发出一声惊呼,急忙捂住了嘴巴,慌乱的给秦科跪下了,给自己来了个清脆的耳光,夹带着哭声道:“县太爷,民女不知您是县太爷,该死!”

“行了,起来吧。本县又没说要怪罪你!”秦科无奈的说道,这眉宇间已经露出了厌恶之色。

妇人这才深吸了口气,缓缓站了起来。

宋无涯看着她起身,也不等秦科询问了,张口就道:“方才虽然你说的是气话,但我想也是真话。你说对面的小媳妇儿换个男人养着,这是什么意思?”

“这……”被宋无涯这么一问,妇人却紧张起来了。

看她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变得如此犹豫,白卓在一旁厉声质问:“怎么?难不成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成?”

“没有,绝对没有!”本来就显得有些紧张的妇人,被白卓这么一喝,立马慌张的回应。

这个情形,哪里还像是没有的样子,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好像要被揭穿了一样,不然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快说!不然的话,本县就不是在这里问了,而是要去县衙公堂了!”秦科也瞧着不对,威胁了一句。

这下可好,妇人还没有开口,那老妪猛地站起来嚷嚷道:“好你个贱妇,难不成你真的勾搭别的男人了!”

“娘!我可没有!”那妇人见自己清白都要被误会了,赶忙解释。“我说就是了,我说。”

她这么一说,秦科示意那老妪不要太过激动,冲着妇人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那还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妇人开始讲述,“我们家斜对门,也就是巷子最里边那一家。那院子本来一直空着,都已经有些年了。可就在去年夏天,搬进来一个女子,年纪也不小,看样子和我相差不少吧。本来她住进去也不出门什么的,我也只是见过她一次而已。”

“那你刚才说?”白卓听着这话,感觉这妇人绕圈子,立刻问道。

妇人急忙道:“大人不要着急,你听我慢慢说嘛!”

妇人这么说着,脸竟然还红了。

一开始宋无涯还以为他说的是衙役麻子的家,现在看来这妇人嘴里所说的院子,正是刚刚他们敲门没有人回应的那户人家,也就是麻子旁边的那个院子。

妇人继续说道:“夏天本来就热,这大晚上的也睡不着觉,所以睡得比较晚。有那么一天,我丈夫不在家,我一个人睡不着,就心想着上屋顶凉快凉快,不小心就看到了一些事情。那已经是对面女子搬进了一个多月之后的事情了,本来我还以为她一个人住在这里呢,可谁知道……”

妇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在此被白卓给打断了。白卓一脸诧异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想着上屋顶乘凉呢?”

听到这话,宋无涯都无奈了。这白卓还真是够想不开的,妇人这么说不过是一个说辞罢了。这大晚上的到屋顶上,怎么可能是乘凉那么简单。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和他们要知道的实情毫无关系,所以宋无涯才没有细究这个事情。

这倒好,白卓这么一问,妇人脸刷一下子就红了。

她这个样子,让白卓更加的糊涂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倒是说啊!”白卓还是一根筋的追问。

那妇人被问到这个地步,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道:“其实,我也不是什么乘凉。只是我们院子旁边的那个男人和他的妻子,这整晚都吵得厉害,所以我就想着上屋顶瞧瞧来着。”

“嗯?我怎么没听明白?”白卓还是一脸诧异的样子,满脸的天真。

这让秦科都感觉有些尴尬了,毕竟他们三个大男人,逼着一个女子说这事情,确实是有些有伤风化。

当即秦科干咳了两声道:“你继续说对面那小媳妇儿的事情。”

“秦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觉得这女人上屋顶这事情,很是不对劲啊?”白卓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继续问着。

妇人也是急性子,从刚刚她刚出来,当着他们三个大男人的面,和她婆婆说的这番话就不难看出,这妇人也是个大大咧咧的人。

也算是被白卓给问急了,一张嘴就秃噜了出来。

“偷看他们的房事!”妇人说完,像是为了缓解这尴尬,紧接着就说起了对面那小媳妇儿的事情来。“那天我正好瞧见了一个男人,就敲响了那个小媳妇儿的家。这两人鬼鬼祟祟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一对夫妻,肯定是野鸳鸯私会。”

话被妇人说白了,白卓这才明白过来,顿时弄了个大红脸,低着头尴尬不已的绕到了宋无涯的身后。

宋无涯白了他一眼,看着妇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停顿下来缓口气的功夫,便问了个问题。

“你是说,这是去年夏天的时间?”

“没错,是去年夏天,你像这大冬天的我也不会没事干往这屋顶上爬啊!”妇人点点头说道。

宋无涯看向秦科,微蹙起眉头来。

二两金来这里的时间并不久,显然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这好像和对面的那个小媳妇儿没有关系。

“只是这事情吗?那本县也管不着,好像也不是本县想要知道的实情。”秦科无奈的摇头说道,叹着气就准备离开。

谁知,妇人却张口道:“大人,您这是要走啊?这后边还有精彩的呢!”

“精彩的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本县没兴趣了!”秦科摇摇头,表示不想听了。

白卓早就尴尬的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秦科这么一说,他当先就往院子外边走去。

不过,宋无涯却并没有着急着离开,他看着妇人双眼中那灼热的样子,显然这精彩的事情很有看头。而且宋无涯从她的双眼中,看到了一丝嫌恶,好像她都接受不了这小媳妇所做的事情。

“我倒是很行听听,大嫂你继续说说看,这精彩的是什么。”

宋无涯这话一出,让秦科脸上都挂不住了,眉头微蹙,这脸上神情有些尴尬。好像是再说,到底是年轻人,就是和他这年纪大一点的人不一样,这样的话都好意思问出来,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多问了。

“大人啊,你是不知道!本来我还以为那小媳妇儿就是和野男人私会,没想到和她搞到一块的野男人还不少呢!”妇人欣喜不已,显然很满意宋无涯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就在十来天前吧?突然有一天我就听到了一些叫喊声,我就没忍住又上了屋顶,没想到瞧见了那小媳妇儿的两个野男人竟然碰到一块了,还打了起来。只可惜其中一个太怂,就被另外一人拉扯了几下,就给吓得跑掉了。真不知道,那小媳妇儿怎么会和这样的窝囊废苟且,吓得把鞋都给丢了。”

“你说什么!”妇人的话刚说到这里,都已经准备出去的秦科顿时大惊。

他这话可把妇人给吓坏了,一个哆嗦险些没摔倒在地。

“秦大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宋无涯听到妇人的话,也非常的欣喜,显然这和二两金对上了。“你是说,那个男人跑了之后,还丢了一只鞋?可天那么黑,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呼!”妇人拍着胸口,显然是被吓坏了,缓了口气道:“我哪里看的着啊,那是第二天清晨在院门口看到的。”

“那,那只鞋子呢?”秦科紧张的神情顿时换做了惊喜,看着妇人急切的问道。

妇人刚刚被他吓了一跳,这时候显然心里有些不满,没好气的说道:“这我可没注意,反正后来不见了,我看多半是被乞丐捡走了吧。”

“对了,你怎么知道,对面那个女子是个小媳妇儿,不是个姑娘呢?”宋无涯倒是没有像秦科那样,非得注重这个鞋子的事情,而是问起了一件看似无关要紧的事情来。

“这位大人看来平日里对女子的关注不多吧?是姑娘还是少妇,从衣着打扮上就全都看出来了,这又没什么难的。”妇人不屑的说道。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