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不是女尸是男尸

“会不会是借助其他的树将尸体弄到这棵树上的?”宋无涯将突然想到的这个可能说了出来。

没想到,县令直接摇头。

“这种可能本县也已经想到了,只是这周围的树上并没有这样的痕迹。”

县令脸上的苦恼让宋无涯心中无比的震撼,究竟这凶手用了怎么样的手段,才能让尸体吊在这里,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话说到了这里,一旁的白卓也顺着说了一句。

“县令大人,那前边那两具女尸的身份确认了吗?”

“他们的身份还没有确认!不过,他们可不是女尸,而是男尸。”县令摇摇头回答了白卓的询问,另外纠正了他的说辞。

“前边两个是男人?那这两具男尸和这具女尸又有什么关联呢?”白卓微微一愣,随即干笑了两声指着上边的尸体问了一句。

可那县令接下来说的话,却让他无言以对了。

“本县估计,这具尸体也绝非一具女尸,而应当也是一具男尸!”

白卓整个人直接就愣住了,县令的话让他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脑子转不过这个弯来。眼前这树上吊着的,分明是一具女尸啊!

“这衣服分明就是一件女衣啊!还有这尸体的头发,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白卓瞪大了眼珠子,愣了许久这才不可置信的向县令发出质疑。

县令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张口正要在说什么,头顶上已经爬上了树干的麻子却忍不住提醒道:“我说大人,您堂堂一县之长,在这案发现场和这两位公子聊这些干什么?他们又不是公门中人,这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他们知晓的好。”

县令一时间哑然,这到了嘴边的话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了。

衙役麻子的话让白卓有些气恼,“嘿!我说这位差爷,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吧?县令乃堂堂一县之长,他所过问的这些案子,不全都是为了我们这些老百姓吗?既然是为了我们这些老百姓,那我们为何就不能过问了?”

麻子只是向下看着白卓,也没有继续接话说什么。

县令瞧着白卓这情绪有些高涨,抬头看了麻子一眼,叮嘱道:“麻子,你做你的事情。千万小心尸体,可不要让它直接给摔下来啊!这件案子早已经是满城风雨了,算不上什么机密的事情,反正此时本县也没有丝毫头绪,说不准和他们聊上几句,这案子就豁然开朗了!”

“嘿!还是县令大人开明,一看您就是一位好官,在我们这些平头百姓面前都没有什么官架子,就足以说明了。”白卓见县令帮他说话,呵呵笑着恭维了那县令几句。

他们两人的话,宋无涯听着的同时,这脑子里却琢磨着。既然是男尸,那为何偏偏会穿上女人的衣服。

他紧皱着眉头,心里已经想到了几种可能。

“县令大人,这城中的戏班子您是否调查过?”

宋无涯突然的询问,县令再次认真起来。他仔细一琢磨,却难以下定结论了。

“麻子!”他抬头喊了一声上边的麻子,“城内的戏班子咱们什么时候查的?”

“回大人,八九天前咱们就查过一次,好像没什么发现啊!”

麻子的回答让宋无涯泄了口气,看来他其中的一种怀疑,已经被否定了。

麻子上了树枝,下边两名衙役用几根木棍支起了一张木板,小心翼翼的将腐烂的尸体托在了上边,随着麻子解开了上边的绳索,尸体平稳的被他们托在了木板上,不多时就放了下来。

这时候宋无涯才注意到,这具尸体虽然穿着女人的衣服,身材算不上太过高大,但确实是一具男尸。

白卓显然也看出了端倪,扭头向宋无涯看来。

“无涯兄,之前咱们还真是没有来得及细看,这还真是一具男尸。只是奇怪的就是,这家伙怎么穿着女人的衣服?莫非他有什么怪癖不成?”

宋无涯摇摇头:“我看未必是这死者有什么怪癖,或许是那凶手有什么怪癖吧!”

其实这话他说的倒是有些违心,他一开始也是怀疑过这死者是否有这样的怪癖。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问起了戏班子的事情。这梨园之中,这许多的花旦,可都是男人唱的。所以刚刚县令说这尸体是一具男尸,他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些戏子。

“这位公子提醒的是,本县回去之后便仔细盘查城内,或许真能找到这些尸体的身份来。”县令一下子有了信心,可见之前的盘查,他并未着重查过某些地方。

但宋无涯觉得结果未必乐观,先前县令已经说了,这第一具尸体发现的时候可是年关。这样算来,那都是将近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可是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查明尸体的身份,足以说明这死者或许根本就不是这附近的本地人,而是外地来的人。

如此一来事情可就麻烦了,毕竟古代不同于现代。这偌大的国家之内,随便消失个人,又有谁会发现呢?有的人或许离家数年未归,家人也无从联系,唯一能够联系的办法恐怕也就是书信了。可是这个念头,书信怎么可能准确的到达一个外出游历的人手中?即便是报了官府,那官府又如何在这泱泱大国的茫茫人海中寻找这么一个人出来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无名的尸体不知会有多少。

尸体被放在了几人的面前,阵阵恶臭让人忍受不了。

麻子阴沉着脸,看着那尸体,一言不发,只是他那双眼睛里却闪着亮光。

宋无涯看了他几眼后,注意力就放在了仵作的身上。

“验,死者为男性,而立之年。周身上下多处外伤,皮肉溃烂。周身腐败,内现蛆虫,当死于五日之外十日之内!”

“难道判断不出准确的死亡时间嘛?”仵作停下来后,白卓立刻问了一句。

听到他这么问,宋无涯拦住了他。

“白兄,这尸体周身多处损伤,本就会加速尸体的腐烂,所以无法准确判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

“咦!”宋无涯的话刚刚说完,这县令和仵作同时发出一声轻咦。“当真是没看出来啊!这位公子对验尸也有这样的了解。”

宋无涯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多嘴了。当即嘿嘿一笑,掩饰道:“这是自然,毕竟在下也寒窗苦读十年,考取功名。虽然没有高中,但当初心中也曾想过为官之时,所以这断案之法,也借鉴过前人的一些惊讶。只可惜啊,到如今也都不曾用得上。”

他的话引来了县令的一阵干笑,看得出县令听到宋无涯这么说,也是非常尴尬的。

“原来如此,公子也不必在意。这人生在世,能走的路多得是,不必纠结。你瞧,这前人的经验不也是没有白看吗?今日不就用上了吗?”县令笑着想要挽回宋无涯的尴尬。

仵作却没有理会这些,他继续查看着尸体。突然间,仵作一惊。

“大人,这尸体与前两具不同啊!”

仵作的惊呼,让县令立刻兴奋起来,这无疑是新的发现,他立刻询问:“快说有什么不同之处!”

“此人双足左右各有六指!”仵作欣喜的说着。

这虽然只是个小小的不同之处,但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发现,这双足生有六指的人,本就是稀奇的事情,以此作为线索来判断此人的身份,那更加容易了一些。

县令欣喜的同时,几名衙役回来禀报,却给他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大人,周围并没有什么发现,没有人为留下的痕迹。”

“哎!果然如此啊!”县令叹了口气,再次露出了一脸的愁容。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虽然冒出了新的尸体,但也是案子有了新的进展,至少这双足各有六指就是一个新的线索。

一行人将尸体抬起,便慢慢走出树林,直奔县城方向。

这一来一去,足足折腾了三个时辰,回到县城的时候,宋无涯和白卓两人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他们告别了县令之后,就立刻与司徒雯和小环汇合。

好在贴心的司徒雯,知道他们要饿坏了,等到两人一回来,就看到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

坐在桌子前,宋无涯吃着东西,司徒雯在一旁询问着:“无涯,那县令怎么说?”

“哎!不说还好,这一说还竟然扯出了一个大案子来。没想到在这具尸体之前,这周围已经发现了两具尸体,虽然并不在同一片地方,但是他们的死法是几乎一样的。而且古怪的是,这三个现场之内,县衙竟然都是一无所获,查不清楚任何凶手留下的痕迹,以及作案的手法。你说古怪不古怪?就连我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说起这个案子,宋无涯也忍不住的直叹气,他还真是觉得被难住了。这样古怪的案子,那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无从找到凶手任何的痕迹,这怎么看都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凶手绝非是神怪,绝对是人,而且还是一个智商超乎想象的奇人。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