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两年不露面

宋无涯一惊,这事情还真的是大有来头。这些官兵就连城里的这些商户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确实是够奇怪的事情了。

“这么说来,从去年开始,这些官兵出现在这里,就开始了抓人?”宋无涯看着那瘦子疑惑的问着。

瘦子看向了胖子,两人相视一眼之后,那瘦子这才肯定的回答道:“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虽然两人没有太过确定,但也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这些突然出现的官兵显然不是这县城原有的城防力量,而是从其他的地方调过来的。至于门口的那间院子,怎么看也只是像是普通人家一样,如今看来,这院子怕也是占了别人的。

宋无涯心中思衬着,这官兵的来历此刻倒是成了个难题。

“那这样看来,这些官兵必定是附近兵营过来的了。”宋无涯怀疑着说道,同时也是试探着提醒两人。

可谁知道他们两人听到这话之后面面相觑,许久才摇头道:“这附近没听说过有什么兵营啊!”

这可真就是怪了,既然这附近没有什么兵营,那这些人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莫非是从更远的地方被调配过来的不成?

既然附近没有兵营,那这些关冰洁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就不好查了。宋无涯皱起了眉头,这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了。

“看来这件事情还得慢慢查起了。”宋无涯心中暗想,脸上却依旧平静的挂着微笑:“这可真是够奇怪的啊!这些官兵从什么地方来的,咱们都不知道。哎,我看也就只有县令大人知道了。”

“县令大人?”

宋无涯提起了县令,却惹来了他们两人更大的疑惑。

看他们两人脸上这神情,宋无涯觉得这县令身上应该也有其他的事情,当即问道:“怎么了两位大哥?难道小弟说错什么了吗?”

“哎!说起来也是怪了。这县令大人怕是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露面了吧!”胖子仰着脖子稍稍的琢磨了一下说道。

两年时间没有露面,宋无涯心中大惊。这县令也是够厉害的,虽然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城,可两年多没有露面这也实在是说不过去吧。

“两年多的时间没有露面?这怎么可能?那这县城里发生的案子谁来负责啊?”宋无涯吃惊不已,不敢置信真有这样的事情,他怀疑的笑看着两人,张大了嘴巴。

面对宋无涯这样的怀疑,这两人也是见怪不怪,一本正经的说道:“哎!小老弟啊!你有所不知,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虽然说这县令不见了,可是这县衙还是有管事的。”

“哦?这么说,县令不在了,这县衙没乱,还有其他人把持?”宋无涯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可即便是如此,这样的事情还是令人吃惊。“那这县令也是够轻松的啊,自己的事情别人替他做了,那他这俸禄是不是也要给别人呢?”

宋无涯的这句玩笑话遭到了两人的白眼,他们好像看着傻子一样的看着宋无涯。

“我说小老弟啊!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傻的人?这自己的钱还能给了别人吗?那衙门现在管事的可是那师爷,他要是不替县令担着这些事情,那他这个师爷都做不下去,还想着要县令的俸禄,这不是闹着玩吗?”

胖子摇头晃脑的说着,伸手抓了几颗花生米扔进了嘴巴里,砸吧了几下嘴巴,抿了口茶又笑呵呵了起来。

“小老弟,不是老哥说你。你还年轻,这世道你还见得少,这天底下的道理那可是多了去了。我比你有钱,我瞧不起你,这就是道理。我比你壮,我就要揍你,这也是道理。小老弟,你可要多学学。尤其啊,要多留几个心眼才是。”

胖子这一番话意味深长的说着,同样的话宋无涯也曾听过,自然也不觉得陌生。而且胖子的话也确实在理,无可挑剔。

宋无涯连忙点头应是,嘴里不住的道谢。

“是是是!多谢大哥提醒,小弟定当谨记。”

胖子和瘦子满意的点着头,“来来来,喝茶喝茶。”

三人喝了一杯茶,那两人大概也是没有什么话题好说了,此时又听起了曲子来。这让宋无涯有些着急了,他来这里就是想要向着两人打探一些消息的。本以为能够问出这些官兵的来历,没想到连他们也不知道。

这好不容易他们说起了县令,还说什么这个县令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露面了,这可是引起了宋无涯的怀疑,正想要多问一些呢,他们两人竟然听起了小曲。

他们这样的举动可是让宋无涯郁闷不已,想要开口询问,却又不知道怎么问才不显得唐突。

“小老弟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胖子倒是注意到了宋无涯欲言又止的样子,当即问了一句。

宋无涯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道:“嘿嘿!不是小弟扫两位大哥的兴致啊!这小曲明日再来也听得找,兄弟我好不容易与两位大哥认识坐到了一起,咱们聊聊多好。”

“兄弟说的是,说的是。只是我们这两人都是粗人,要说也就是有的没的,还有就是生意上的事情,怕兄弟你不乐意听啊。”胖子嘿嘿笑着,转过了身子像是吆喝宋无涯好好聊聊的样子。

见两人都转了过来,宋无涯立刻就开了口。

“两位大哥,这衙门里的师爷也是够厉害的啊!那县令的事情难不成他都能做的了吗?”

宋无涯好像一个无知的少年一样,面对他们两个问着一些听着有些可笑的问题。

那胖子听了宋无涯的话之后,当即露出了微笑,扭头向瘦子看了一眼道:“这衙门啊!能有什么事情?即便是让我去做那个县太爷,我也做的了。小老弟,你这年纪应该考取个功名才是,你是不知道啊,当官其实相当的简单。”

同样,胖子的话让宋无涯也笑了。他没想到这县官在这人的眼里竟然如此的简单,可在宋无涯眼里看来,这最不好当的官只怕就是这县官了。

“哦?这是怎么回事啊?”宋无涯吃惊的看着那胖子问着,他可是完全理解不了这是怎么回事。

胖子神秘的笑了一声道:“这年头,当官的能有几个是真心实意替老百姓办事的?要是不替老百姓办事,就是想着如何糊弄差事,那还不简单?这和我在家里向老婆报假账,私扣一些银子用作私房,那不是一样的道理吗?”

被这胖子这么一说,宋无涯莞尔一笑,如果真的计较起来,那些贪官污吏所作的事情也着实和这个差不了多少。

看着宋无涯被他这么一说惹笑了,胖子也跟着笑嘻嘻的问道:“怎么样?小老弟,大哥说的道理可有错吗?”

对此,宋无涯也只能点头应是,“您说的一点没错,一点没错。这做官难,难就在怎么替老百姓做主给自己留个好名声了。要是为了搜刮钱财,那办法多得是,事情也简单的多了。”

瘦子许久没有开口,此时也跟着附和道:“那可不是吗?就像我们这县令,两年没有露过面,不一样拿着朝廷给的俸禄吗?为什么天底下那么多人挤破了脑袋,寒窗苦读十余载都要奔着功名去呢?不就是图个挣得多,又轻松吗?”

本来这事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可到了他们两人的嘴里,彻底变了味。可即便是变了味,但宋无涯又从他们的话里挑不出半点的毛病,毕竟这事情细细一琢磨,还真的如他们所说的一样,太过简单了一些。

“两位大哥说的没错!那您二位见过这位县令吗?”宋无涯可不想再和他们谈这件事情了,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

听宋无涯这么一问,两人随口说道:“瞧你这话说得?这县令怎么没见过啊?要没见过,还怎么说他两年时间没有露过面了呢?”

这倒也是,哪有县令来了自己之力的县城连一面都不露呢?

瘦子又接着刚刚胖子的话说道:“这县令啊,说来也是奇怪。这刚刚上任的那几年倒也替我们做了几件像样的实事。可就从两年前开始,县衙突然贴出告示,县令重病一切事物暂由师爷代替接管。”

“是啊!说来也正是怪了!不这么一说,还真没想到这一出呢!”胖子突然惊呼出声:“这抓人的事情,好像就是从县令抱病之后的那年开春开始的。”

胖子的话也引起了瘦子的痛感,瘦子连连点头:“是啊!这县太爷不替老百姓办事了,就祸害起百姓来了。我看他也知道这事情丢人,所以不敢露面了,一切都交给了师爷来办,好让师爷给他挡着这个脸面。”

两人开始研究起这件事情了,而他们刚刚所说的却引起了宋无涯极大的震撼。他心里感觉到这事情并不是他们所说的这么简单,既然如今这事情一切操办都是由那个师爷来做,这足以说明这个师爷的不简单。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