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斩立决

“因此宋大人巧妙设下一个计谋,将那富商引入圈套之中,最终对簿公堂之时,富商赵四承认了他诓骗百姓土地的事情,并且指认了幕后指使正是这位堂堂县令。因此,我等立刻查抄了县令的家产,发现大量不明来历的财物和地契。因此,本案就此了结。宋大人与本官嫉恶如仇,面对这等官家败类,当立斩不饶!”

白卓将一切经过讲述出来,周遭的百姓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纷纷叫骂起来,显然他们对这位县令早已经有了怨言,只是一直都压在心底,毕竟他们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此时此刻,那县令才算是明白,如今他算是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宋大人!宋大人!绕下官一命,饶下官一命啊!你我同朝为官,看在这份情谊上,还请大人高抬贵手啊!”

县令此时叫嚷着求饶,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知道宋无涯要杀他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个时候他也镇定不了了,只有宋无涯放他一马他才能够苟活些时日。

听闻这些,宋无涯起身上前,“刽子手准备!”

这一声令下,可把那县令吓出了一声得了冷汗,顾不上丝毫的颜面,跪在地上猛地向前,身体一个不稳直接杵在了地上,弄了一脸一声的尘土。他几次挣扎没有起来,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高声呼喊着。

“大人!大人绕我一命,我告诉你这鬼爪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县令算是说对了事情,宋无涯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好奇,如今面对他这样的提议,心里忍不住犹豫了一下。可这也仅仅是瞬间的事情,他看向一旁刽子手,见其已经准备妥当,当即手中令箭一扔。

“斩!”

这一个字重重吐出口来,刽子手当即一脚踩住那胡乱挣扎的县令,手中的刀高高扬了起来。

“大人……我说……”

县令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他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刽子手的刀已经落下,鲜血喷溅县令的人头瞬间滚落在地。

这一幕之下,周遭的百姓顿时兴奋的欢呼雀跃而起。

“百姓们!被这贪官强占了的土地,本官已经移交这位管事,他将不日清查并将地契尽数返还。”宋无涯吧最重要的事情告诉了这些百姓。

对他们而言,吃亏已经是小事情了,如今宋无涯能够帮着他们把县令这个毒瘤铲除,可谓是大快人心。

处理完了这件事情,宋无涯和白卓等人再次回到了客栈内。如今他们算是了却了一件烦心的事情,在客栈内可以痛痛快快的休息一下了。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倒是传的够快,这客栈的掌柜和小二也都知晓了这件事情。

“小的真是惭愧啊!两位大人在本店住了这些时日,小的都有眼不识金镶玉,没有看出两位大人的尊贵来啊!”掌柜的见宋无涯和白卓回来,立刻一脸谄媚的上前说着。

掌柜的话,并不让宋无涯觉得讨厌,毕竟这是人之常情。他微微笑着回应道:“掌柜这话可就有些过了。我们二人何来的尊贵,大家都一样,只是所作的事情不同罢了。您羡慕我们身份尊贵的时候,我们何尝不羡慕掌柜的一声轻松啊!在这小小的店里,多么清闲自在,哪像我们到处去走,还要严查那些官吏,可是头疼的很啊!”

宋无涯说着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那店小二早就给两人准备好了上好的茶叶。

“大人真是说笑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哪能和您相比啊?”掌柜的依旧客气的说着。

“掌柜的,你这话可对可不对。如果是像你们县令那样得官,你们确实没办法和他相提并论。可要是像我们这样的话,你们可比我们要强多了。”宋无涯一边喝着茶,一边笑着说道。见掌柜的恭敬的站在一旁,他当即又道:“掌柜的何必如此,坐下来聊聊也没什么啊!”

听了宋无涯这话,掌柜的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坐下了。

“大人这话怎么讲?小的怎么听不明白啊?”掌柜的讪讪笑着。

“像县令那种官,鱼肉乡里,在他眼里你们是一文不值啊,所以在他的心里你们根本不配和他相提并论。而像我们,来到你这小小的县城里,所作的唯一一件事情,为的还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小老百姓。你说,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做的事情是为了你们。是不是你们和我们比起来要强了很多啊?”

掌柜的这才算是明白宋无涯刚刚话中的意思了,嘿嘿笑着点头:“大人说的倒也在理。”

“嗯!本来今天这事情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不过却有一件事情让我犯了难啊!”宋无涯看着掌柜,见对方也是个爱说话的人,感慨了一句。

他这么一感慨,掌柜立刻就紧张道:“不知道小的这话该问不该问。大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而犯难啊?”

“呵呵,没什么该问不该问的。”宋无涯打消了掌柜的顾虑,直接说道:“就是刚才,我见那县令的胸口处印着一个漆黑的鬼爪印记,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心里总觉得不对劲。”

宋无涯这话一开口,掌柜的就笑了。

“原来大人是为了这件事情犯愁啊!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城里不少人左胸口都有那个印记。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没什么说法。”

本来就是试探的问一句,没想到这个掌柜的还真知道这件事情。这下子宋无涯一下子来了精神,接着追问。

“哦?是吗?我怎么看着那爪印那么吓人?掌柜的偏偏说那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掌柜的也愿意给宋无涯解惑,“不过说起来,这些胸口有鬼爪的人,好像全都是外地来的人,在这里定居了下来。平日里和常人也没什么样子,要说奇怪的,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说着掌柜皱着眉头捉摸了一句又道:“哦!对了!要说奇怪啊,确实有点奇怪。这些人都说这是他们的种族印记,可偏偏这城里不少胸口印着鬼爪的人,竟然相互都不认识!”

听掌柜说完这些,宋无涯的脑海中瞬间冒出了一个念头来。

“莫非,这些人又是无量教的成员?可原先抓获的那些无量教成员,并没有看到这样独特的印记啊!”宋无涯紧皱着眉头思索了这么一个念头。

那掌柜的话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此时微微琢磨了一下道:“哦!那这可真是奇怪了。按常理来说,这种印记应该是出自同一个族群吧。他们竟然不认识?莫非他们这族群的人还不少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倒是说得过去。”

“是啊!我看也是这样。”掌柜的附和着宋无涯的话说了一句。他这说完后,见宋无涯再次陷入了沉思,当即起身道:“两位大人应该是饿了吧?小的这就去让他们准备点吃的。”

一旁坐着一言未发的白卓当即点头:“那多谢掌柜的了。”

掌柜的离开后,他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宋无涯,见宋无涯正在琢磨着什么事情,也没有打断他,而是自己找了张僻静的桌子,摊开了笔墨准备将这县城内发生的事情细细奏明皇上,顺便将县令家中财物的清单罗列上去一并交了。

此刻的宋无涯脑海中还在琢磨着这件事情和无量教的关系,他没想到的是,今天这突然的一问,竟然还发现了这样巨大的秘密来。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赵父胸口的鬼爪又是怎么回事呢?莫非赵父在撒谎不成?宋无涯想不明白这一点,可当时那件事情从赵父嘴里所知,并没有什么重大的。可赵父胸口这爪印却成为了众人皆知的事情,而且还让其一直抬不起头来。

宋无涯仔细思索了一番之后,终究还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店小二端上了饭菜,已经是正午时刻,宋无涯还真觉得肚子里有些饿了。这时候他才发现白卓不见了,扭头四处看了一下,见白卓在不远处单独坐着,当即招呼道:“白兄,该吃饭了。吃过了饭再做吧!”

白卓头也不抬道:“马上就好了,无涯兄你先去喊司徒小姐和小环吧。”

一旁刚刚放下饭菜的店小二听闻这话,当即道:“大人您请坐,还是让小的去吧。”

宋无涯微微一笑,摇摇头:“不必了,你去忙你的吧。我去叫她们就是了。”

说话间,宋无涯已经起身向着楼上走去。来到司徒雯的房间,他轻轻敲响了房门。

“雯儿,吃饭了。”

宋无涯喊了一声,房门很快打开,司徒雯和小环走了出来。三人来到楼下的时候,白卓已经做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四人坐在桌前,白卓向宋无涯问道。

“无涯兄,刚刚你在想什么事情呢?那么入神?”

“哦!我在想那个鬼爪的事情,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偏偏这时候又发现了这个,莫不是和无量教有什么关系吧?”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