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死人了

“小弟绝无伪造圣牌的意思,只是随意做一面假的,做个替身罢了。”别说是赵王害怕了,真让宋无涯这么做,宋无涯也没有这个胆量。

这伪造圣牌那是什么下场,他是非常清楚的,这时候见赵王这般紧张,赶忙解释。

赵王刚刚是太过着急,现在算是明白了宋无涯的意思。如果并非是做成和圣牌一模一样的话,那也算不上是伪造。

“哦!既然如此,那本王倒是放心了。”赵王松了口气后,立刻招呼道:“管家!立刻准备百两黄金!”

百两黄金,这四个字直接把白卓吓了个半死,这是多少的分量。一百两黄金,那可是一个吓死人的数额。

就连宋无涯都动容了,他没想到赵王如此大气,当即阻拦:“王爷,哪用得着这么多啊!十两足矣,足矣。”

“十两够吗?”赵王看着宋无涯戏谑的问了一句。

宋无涯赶忙点头:“够了,够了。又不是真的要伪造圣牌,我随便做个样子就行,哪能用得着这般多的金子?十两那都是多的。”

“无妨,无妨,剩下的权当做盘缠了。”赵王依旧如此大度,可见这百两黄金对他来说也算是九牛一毛的东西。

从而可见,这赵王府上的金银那可是不少的。

如此客气的赵王,让宋无涯都有些接受不了。说实话,这一百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就这样贸然要了去,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此刻宋无涯几番推辞之下,赵王还是执意,当即宋无涯再次思索了一番后,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那……那在下可就却之不恭了。”

宋无涯不想委以别人口实,可这一百两黄金他拿到手里,就没办法了。好在这也算不上贪赃枉法,毕竟他如今没有一官半职在身,不然的话这罪过可就大了。

见宋无涯答应下来,赵王也是无比欣喜,在他看来宋无涯能够收下他这些金子,也算是和他自己站在同一条线上了,至少之前所担心的事情,现在可以完完全全的放在心里了。

很快管家就端来了一个托盘,红布盖着的盘子里,一个个元宝的形状凸显了出来。

“王爷,一百两金子老奴已经拿来。”那老管家躬身站到赵王身前,将一百两金子奉上。

赵王点点头:“将金子赠与这两位公子。”

老管家没有二话,转身来到宋无涯和白卓面前,恭敬的将金子奉上。都已经要了,宋无涯就不再扭捏作态,直接招呼白卓将金子收下。

“小弟对赵王的慷慨无比感激,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谢意。”宋无涯敞亮的向赵王道谢,深深的鞠了一躬。

赵王哈哈笑道:“贤弟这就显得见外了,更何况你要做的事情还是为了我们皇家,本王出点力气,那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一番寒暄后,宋无涯和白卓两人告别了赵王,回到客栈之后。白卓那一路上惴惴不安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哈哈!无涯兄,真有你的,一百两黄金就这样轻易到手了。这么多金子,够咱们花一辈子的了。”白卓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一百两金灿灿的黄金,拿在手里的份量绝对没有心里感觉的重。

宋无涯只是微微一笑,立刻给他当头浇了盆冷水:“白兄,你呀就趁着现在高兴高兴吧,一会我就要拿着这些金子送人了。”

“什么?送人?”白卓大惊,哪里还能高兴的起来。

他想起了那个老小子,这好端端的银子全都白白给他了。想现在宋无涯又要说说人,他一想这一白两金子该不会直接全都送给别人吧。

“对啊!难道你天天带着这么多金子,不累吗?”宋无涯无奈的说道。

本来这么多金子就是不小的目标,古人有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难免会有人心生歹意盯着这百两黄金,到时候说不准他们就是人财两空了。

“有什么可累的?你放心吧,只要你不把它送人,我天天负责带着。”白卓打着包票,一副完全没问题的样子。

可事情可容不得他开玩笑,宋无涯不容置疑道:“这些金子,必须得拿出八十两来告慰守卫着我们的将士才行。那么多人因为我们而送命,那么多人因为我们日夜警惕,难道他们这么付出就不应该得到一些回报吗?”

“这……”白卓无法反驳,宋无涯所说的在理,这一点他也认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黄金全都送了我也没话说。”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八十两用来体恤将士,剩余二十两留下我们自用。”

宋无涯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白卓立刻将金子做了分派。二十两他塞进了钱袋里,其余的八十两放在一处,等着宋无涯来做决定。

此刻已经是下午,这时间还算是充足。宋无涯起身带着金子来到楼下,一众将士都在下边,副将和几位兵长正在一起像是商量着什么。

“宋大人!”

宋无涯刚刚自二楼下来,众人立刻齐呼。

“诸位不必客气,都坐吧。”宋无涯走到他们面前坐下,将手里的布包放在了桌子上。“诸位将士近日来跟着在下,也是劳苦功高。那么多弟兄浴血奋战,与我们永隔。在下别以为报,也只能替死去的弟兄,安顿他们的家人了。这里是八十两金子,虽然不多,却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八十两金子推在他们的面前,几位将士顿时色变。

“大人,这怎么可以。我等功勋自有朝廷抚恤,如何让大人掏钱啊!”副将不肯收下宋无涯这八十两金子,将金子推到了宋无涯的面前。

宋无涯再次推了过去:“将军,你说的我很清楚,但这是在下的一点意思,请务必收下。再者说了,此番调动并非朝廷之命,而是在下借以皇恩之名。所以,此事乃是在下牵头,在下哪能置之不顾呢?”

几人面面相觑,他们是本不愿意接受的,可宋无涯这一番话说下来,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他们也只好沉默了。

“对了大人,陈总兵配人传令,他们在城外扎营已有几日,不知城内消息,特来询问。”副将沉默了许久后,开口对宋无涯说道。

这件事情宋无涯自然一直放在心上,只是眼下他们还没有到让陈总兵发令的时候,这件事情只能暂且拖着。

“告之陈总兵暂且按兵不动,等待时机。”宋无涯也只能如此推脱的说了。

副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见他们沉默,宋无涯起身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是张罗晚饭的时候了。”

“嗯?”几人顿时觉得莫名其妙,这时间还早,怎么就要张罗晚饭了。

他们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宋无涯都已经转身离开了。

整个下午一直到晚上,宋无涯都在房间里思索着这件事情。白卓呢差人将金子兑换了一部分银子,两人窝在房间内,闲的没有任何事情。

第二天一早,两人还在熟睡中,房门便被重重的敲响了。

“宋大人!宋大人!”门外传来官兵的呼声:“省府大人求见。”

睡梦中的宋无涯,隐隐约约听到这话,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赶忙起来,招呼了白卓,便下了楼。

“宋公子,近来怕是没什么烦心事招惹吧?”省府大人身穿官服,立于堂下,看着宋无涯下来笑着抱拳示意。

自二楼下来,耳中听着省府这嘲讽之言,宋无涯微微一笑:“那是自然,在下与您这整日繁忙于公务的省府大人比较,那自然是闲来无事了。不知道今早大人怎么有兴致来在下这里,而且还如此的正式。”

“哎!说来也是让本官为难啊。”省府大人的眉头突然紧皱,看了一眼宋无涯叹了口气:“今早本府接到报案,城内醉梦楼发生命案。你也知道,本官近日来公务繁忙,这突然发生的命案,也不知道要耽搁本官多久时间。本官之前便有听闻,松江知府的侄女婿断案如神,这便来此请宋公子一并前往,帮着本官将此案尽快做个了结,如此一来也不至于耽搁本官太久的时间。”

原来这是有事情要找宋无涯帮忙来了,可宋无涯怎么听都觉得这像是在给他自己下套。

“醉梦楼?哦?这地方可是青楼啊,来往人群闲杂,若没有明显之凶手,盘查起来确实很难啊。”宋无涯疑惑了一句,马上又道:“既然省府大人亲自前来,那在下哪能不给省府大人这个面子,咱们这就去看看。”

省府大人早已经给宋无涯和白卓备好了轿子,一行人直奔醉梦楼。

此刻的醉梦楼,哪里还有昨日前来时候的热闹情形,整个楼里都没有几人。

“死者何在?”省府大人进入其内,直问案发之处。

一命龟公上前,弓着身子:“回禀大人,死者乃是我们醉梦楼的头牌梦蝶姑娘,死在二楼房间之内。”

省府大人阔步向二楼走去,跟在他身旁的宋无涯心中却是咯噔一声。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