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尸两命

就在宋无涯这话问出之后,张将军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几次变化,最终双眼流露出了满满的惊愕。

“宋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末将不明白。”

张将军直接装起了糊涂,宋无涯也不再多问,而是将目光再次放在了那尸体上。

“腹中的胎儿被人取出,如今放在了何处?”

张将军听着宋无涯将话题指向了尸体,当即暗自松了口气,急忙上前指向了宜妃娘娘尸体放的一方包裹。

“龙胎在此,是个皇子。”

没想到这宜妃娘娘怀的还是个皇子,俗话说母以子贵。这个皇子若是诞生,这宜妃娘娘在这后宫的地位,那更是不用说了,只可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想来宜妃娘娘的死,多半也是因为腹中的这个胎儿了。”宋无涯心中暗道,他这话可不敢随意说出来,这个猜测多半是八九不离十的,可如今情况未名,即便是有了皇帝赏赐的金牌,也不尽然就会安然无事的。

“哎!真是可惜了!还未来得及看上一眼这个世界,就这样急匆匆的又离开了。”宋无涯叹息了一声,不再废话,立刻上前检查起尸体来。

一旁的张将军见宋无涯直接翻开了宜妃娘娘尸体的衣服,急忙转过身去,“两位公子在这里检查就是,末将还是回避的好。”

毕竟身份不同,张将军也没有皇帝的令牌,他可不敢再次多逗留。

张将军离开之后,宋无涯和白卓两人,轻轻的除去了衣物。

“伤口仅有这一处。”宋无涯检查了尸体全身,并未发现其他的伤痕,包括尸体全身的皮肤,竟然都没有发现一点挫伤之类的痕迹。“全身并未发现任何挫伤以及淤痕,腹部伤口较大,呈撕裂状,非利器所为,有较大出血症状。”

宋无涯说着,白卓一旁详细的记录着,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无涯兄,这伤口究竟是什么造成的?难不成是被人硬生生撕开的吧?”

见宋无涯没有继续说,白卓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问了一句。他可不敢上去看那伤口,即便是和宋无涯破了不少的案子,可是如此血腥的情形他还是有些不适应。

宋无涯摇了摇头,“绝无可能!方才我看过了胎儿,胎儿虽死却并无外伤。这绝非是人以双手施以巨大外力,将死者腹部撕裂的。这其中必定借助了什么工具,先造成破裂伤口,再以外力将伤口撕裂。”

对于死者身上的伤口,宋无涯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这伤口绝非简单而成,恐怕凶手之所以如此,目的就是为了欲盖弥彰,造成恐怖的气氛,从而加重对鬼怪之说的渲染。

说实话,宋无涯心里也很是纳闷,这案件确实是处处透着悬疑古怪,可以说凶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若是常人来看,丝毫找不到案件的头绪,最终也只能将结果引向那可笑的鬼怪之上了。

“这么说来,凶手还是用了凶器,只是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呢?”白卓明白了宋无涯的话,这说明他们还是能够找到凶手的,若是能够找到凶器的话,那么事情就更加的简单了。

宋无涯点点头,他轻轻的翻开伤口处,仔细的在伤口上寻找细节。他查看了死者腹部伤口的每一寸破裂处,想要从中找到凶器留下的痕迹。

“是的!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凶手是用凶器所为,可是想要做成这件事情,必须有可能或者不可能的关系。只要凶手他动用了凶器,那么必定会留下痕迹的,即便他掩盖的很好,那也不可能完全的抹去,现在只需要我认真的寻找就是了。”

说完这话,宋无涯没有再理会白卓,他开始仔细的寻找起来。伤口非常的明显,他找了两次竟然都没有找到他所想要看到的凶器留下的痕迹。

“咦!”面对这样的情形,宋无涯不禁发出疑惑,“这也太奇怪了!竟然找不到!”

他的疑惑,引来了白卓的关注。

“无涯兄,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宜妃娘娘她怀胎数月,这肚皮已经被撑开了。所以凶手只是用了很小的力气,就撕开了皮肉,然后这才将伤口弄得这么大?”

白卓的话不无道理,但宋无涯还是摇了摇头,“不尽然!通过他们的讲诉,这一段时间持续的很短,所以凶手想要做完这一切,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而你说的这个太过费时了。即便是用很小的力气直接撕开皮肉,那在这伤口边缘外皮上一定会留下淤痕的,但是死者身上并没有。”

宋无涯否定了白卓的判断后,白卓也不气馁,显然他也想要帮这宋无涯出点力。

“无涯兄,那你觉得凶手会不会是在死者的肚皮上,弄开了一个小口,然后用两个钩子一样的东西,把伤口拉开了?”

这一次,宋无涯听了白卓的话,眼前一亮,当即点头:“这倒是个办法,只是这样做……”

宋无涯承认,白卓这次说的并非没有可能。他保留了这个可能性,他再次开始寻找起来。这一次他更加的仔细,想要看看是不是曾经有这样的一个细微伤口。不过这样的可能性即便是有,只怕这个凶器所造成的伤口也很难找到。

“钩子?”宋无涯脑海中思索着,他想着这个凶器,翻开了伤口,在里边寻找了起来。不过一番寻找下来,宋无涯却再次摇起了头。“没有找到那个细微的伤口,而且凶器也应该不是钩子,我在伤口的里边也没有看到钩子留下的痕迹。”

一听他这话,白卓也是急了,他好不容易才想到这点的,没想到还是被否定了,急忙走了过来。

“怎么可能呢?我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手段了。不过,这只是个猜测,或许凶手用的并非是钩子,而是类似的一种东西。可能它能够通过那个小的创口,将它撕裂。”

“算了,咱们先不说这个了。”宋无涯叹了口气说道,他放开那个伤口,开始详细的检查其他的地方了。只可惜他并非是仵作,这随身也并未带着专业的工具。不过,他还是翻开了死者的口鼻和眼睛,从中寻找蛛丝马迹。

许久只有,宋无涯皱眉对白卓说道:“白兄,一会去查一下死者生前是否有过就医的记录。我在死者的身上并未发现中毒迹象,我想她之所以没有叫喊或者做出其他的动静,可能是因为当时陷入了昏迷之中,或者是失去了知觉。看到了这几处针眼,我倒是觉得当时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凶手应该并非一人,他们伺机潜伏在了殿内,以丝线为引滴水如拉住之内,就在蜡烛遇水即将熄灭之时,其同伙打开殿门,以至于狂风瞬间将殿门撞开发出巨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殿门吸引,而并未察觉到蜡烛是如何熄灭的。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凶手和他的同伙,一同动手。凶手翻入宜妃娘娘床榻之上,将惊坐而起的宜妃娘娘以外力致入昏迷,而他的同伙却施展了一手瞒天过海的好把戏,以白纱悬吊房梁,制造了鬼怪的假象,致使在场之人心生恐怖,无心理会其他事宜。”

说完了这一切,白卓脸上顿时欣喜若狂,冲着宋无涯称赞道:“无涯兄,真是妙啊!你说的可谓是滴水不漏,我想当时应该就是这样的。如今我们就连凶器着手的方向也有了,只需要在宫中寻找一番就是。眼下这凶手并非是一人,而且都是身手矫捷者,我想这皇宫之内也不会有多少人有这个嫌疑的。”

宋无涯点了点头,对于白卓的称赞他可不敢接受,毕竟眼下这样的猜测,几乎全都是猜测,根本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证明,事情就是这样的。

“凶手其目的自然是这腹中胎儿,可他却使出如此狠毒的手段,恐怕目的并不简单,我想这位宜妃娘娘的身上,一定有着什么特别的事情,或许我们现在可以去了解一下这两年前的事情了。”宋无涯起身,接过了白卓递来的纸张,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就向外走去。

两人离开了此处,一出门便看到张将军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一身沉重的铠甲,已经是一片冰凉。

“张将军何不找个暖和的地方等着呢?”宋无涯看着他笑着问了一句。

“嘿嘿!本将军也是粗人一个,皮糙肉厚,不碍事的。”张将军听着宋无涯的文化,憨笑了起来。“宋公子查验的如何了?那伤口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无涯抬手请道:“张将军,我们边走边聊。伤口已经查看过了,还不明确是什么样的手段造成的,但是必定是人为的,和鬼怪之说扯不上半点关系。”

他这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白卓便忍不住插了一句,“不仅仅是如此,无涯兄已经大体推理出了凶手作案的手段,就连凶手是作案之时,待了几名同伙,以及作案的顺序,那都是一清二楚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