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品大员

这话一出,几人顿时哈哈大笑不止。这家伙竟然拿那姓高的男子开玩笑,惹得那姓高的男子脸色发黑,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就离开了。

三人见状,这才收住了笑声,其中一人急忙起身喊道:“高兄!你别生气啊,大家开个玩笑,快回来吃饭。”

可是那姓高的男人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人只好坐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刚才开玩笑的那名同伴说道:“你呀你,真是不会说话。高兄本来就心情不好,你还拿他开玩笑,这不是诚心要让他难堪吗?”

“罢了罢了,等一会咱们吃完饭,我亲自给他把饭送过去,给高兴赔礼道歉。咱们先吃吧。”那人显然也不是有意的,也不像把事情搞得这么严重,叹了一声说道。

三人也没有继续聊下去了,等着吃的上来,便狼吞虎咽般的把东西吃进了肚子里。

这时候宋无涯两人也刚好吃完了,本来他早就应该吃完了,不过这心里正琢磨着刚刚他们几人所说的那个三品大员的事情,这才吃得慢了些。

“走吧,我们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耐心的等待一段时日,看皇宫里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宋无涯深吸了口气向白卓说了一句便起身向着二楼走去。

身旁的几人也向店小二又要了些吃得,刚刚开着那姓高男子玩笑的那人,端了饭菜便向楼上走去。

“高兄!”那男子先宋无涯两人一步上了二楼,在门外敲门喊道。

宋无涯和白卓两人刚好经过这里,那人又喊了一声,可是房间里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高兄,还在生小弟的气呢?小弟给你送饭来了,我进来了啊!”那人见里边没有人反应,当即也不再等待了,推门就走了进去。

宋无涯两人从他身旁经过,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一声惊呼:“来人啊!”

一听这急切的声音,宋无涯和白卓两人当即转身反回了房间。刚才那人手中的晚饭也扔在了地上,整个人扑到了床前。

宋无涯进入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刚才那高姓男子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身体好似已经僵硬了。

“怎么回事?”宋无涯问了一声,立刻拦住了身后跟着进来的白卓:“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立刻让人去报官!”

宋无涯说了一声,立刻看着地面上,仔细的寻找可能留下的线索。他看着床前正摇晃着高姓男子尸体的那人,急忙喊道:“别动尸体,立刻起来!”

那人听着一怔,转头却发现门前站着两名少年。他眉头一皱,立刻就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宋无涯一边看着房间内,一边走到了床前,这时候他才说道:“我是什么人,一会知府大人来了你就知道了。现在请你立刻离开这个房间,不要破坏了案发现场,免得给知府大人破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本来还轻视宋无涯的那人,听着他把知府大人都搬出来了,当即不敢再多说半句,急忙起身。宋无涯上前查看了一下,发现死者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人勒死的。

“你跟着我,慢慢离开这个房间。”宋无涯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那人紧跟着就出来了,而此刻白卓已经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了那店小二,店小二已经跑着去报官了。白卓再次回来的时候,他的身后跟着几人,为首之人便是一脸苦色的客栈掌柜。

“哎呀!怎么发生这种事情了!这可怎么是好啊!这还让我这店怎么开下去啊!”这掌柜的来到了门口,也不往里边瞧,只是一脸的苦色,可见出了这种事情,让他很是难过。

很快,这本就不宽敞的二楼,就被人群给拥堵了。后边的人全都想要挤进来看个究竟,却被门口的宋无涯几人给拦住了。

毕竟这时命案现场,可不是什么街头卖艺的。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那店小二便的声音便从楼下传来了。

“大家都让开,知府大人来了!”

听了这话,那不断往前拥挤的人群,这才散了开来。此刻宋无涯和白卓两人挡在门前,看着人群后知府大人带着衙役来到了现场。

“咦!真是巧啊!宋公子也在这里啊!”知府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宋无涯,立刻笑着打了声招呼。

这让本来还有些怀疑宋无涯话的那高姓男子同伴,此刻一脸的震撼。

“知府大人,确实巧,谁能想到这火灾案子刚刚发生,这里又出了命案。”宋无涯苦笑着说道,这确实是他没想到的,毕竟这案子集中出现,知府大人怕是要头疼了。

知府也是一脸的苦笑,无奈的看着宋无涯说道:“宋公子若是无事,不妨帮着本官看看这现场如何?”

“也好,刚巧发现死者的时候,我就在跟前,对这现场也做了保护。”宋无涯笑着答应了下来。

听了他这话,知府当即连连道谢:“哎呀!能遇到宋公子,可真是黄某的一大幸事啊!案发现场若是能够保护妥当,破案可就容易多了。”

说完这话,知府大人立刻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宋无涯先进入。

这一幕可把周围的人们看傻了眼,他们的目光纷纷看向宋无涯,全都在猜测这个从未见过的年轻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让这京城的知府如此客气的对待。

宋无涯也不谦虚了,当即走进了房间。先前这一片地方他已经仔细的看过了,没有什么发现。可见凶手必定不是从房门进入的,应该是从窗户闯入进来的。

“想必凶手是从窗户进来的。”宋无涯走到了窗前,两扇窗户全都紧闭着,他仔细的查看了窗户之后,轻轻的推开了其中一扇。没有什么发现之后,他这才来到了另外一扇窗户前。“这就对了,凶手就是从这里翻窗而入的。”

宋无涯指着窗台上的半个脚印说道:“大人请看这里。凶手从外踩着屋檐,直接翻窗而入。他的身手应该很好,绝非常人所为。从窗户这里开始,一直到床前,地面上留下了凌乱的脚印,很有可能死者生前和凶手在这里进行了缠斗。”

听着宋无涯的话,那知府大人走到了窗前,抬头向外看了一眼,立刻惊讶道:“这里距离春香楼居然只有这么一点距离,昨晚死者要是在这里向远处看得话,只怕整场大火都能被他目睹。”

“哦?”这一点宋无涯倒是没有去想,他抬头向外看了一眼,当即皱眉思索了一番。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两起案件是否存在什么牵连,目前还不好说。在下倒是觉得这事情总不会那么的巧吧。”

黄知府听了这话,当即讪笑:“宋公子说的是,不管怎么说,案件有了结果之后一切就都了然了。咱们还是先看现场吧。”

宋无涯点头,他看着地面上凌乱的足迹延伸到床前,这心里却疑惑了起来。按理说,这四者生前和凶手纠缠的距离不短,足以说明他有足够的时间呼救,可是为什么最终还是被凶手勒死在了床前?

琢磨着这一点,宋无涯走到了床前,他看着死者的尸体,仔细的检查了起来。

今日所见的那个仵作也一并跟着来了,此刻就站在一旁,恭敬的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死者脖子上足有五条勒痕之多,显然凶手行凶之时遭到了强烈的反抗。以至于他不能一下子将死者勒死。

“您有什么看法?”宋无涯看着死者脖子上的勒痕,心里有了疑惑之处,他当即转身向那仵作恭敬的问道。

仵作也在身后偷偷的往前边打量着,乍一听宋无涯这话,顿时被吓了一跳,将那笑着谦让道:“小的这点本事还不够在宋公子面前献丑的,还是宋公子说说你的高见吧。”

听着他这话,宋无涯无奈的苦笑道:“您何必这般呢?今日晚辈也不过是一时意气用事罢了。论经验,您检验尸体的时候,我还吃奶的呢。您几十年的仵作,还能比不了我这个毛头小子?”

宋无涯这话,令那仵作有些不好意思了,既然宋无涯都这么说了,他要是再谦虚,那就有些做作过头了。

当即,仵作走上前去,仔细的看了那尸体的伤口之后判断道:“死者的勒痕非常的明显,而且皮肤破裂。可见凶手所使用的凶器,绝非一般我们常见的东西。我想这应该是一种非常纤细的铁线所致。若是通过这点来判断,凶手想必不是常人,而他所用的凶器也应该是他惯用的东西。想必凶手是一名职业杀手。”

仵作所说的判断,和宋无涯的猜测完全一致,这也是宋无涯所想到的。他没有多说,而是继续向那仵作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伤口有几处,而且很是凌乱。从这一点看来,这凶手又并非是职业的杀手所为,这是在下看不明白的。”仵作看着那伤口无奈的摇头道。

听了他这话,宋无涯却笑着说道:“这种矛盾只有一种解释。”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