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深入推理

这段时日,白卓与宋无涯整日在一起谈论他所记录的这些案件的细节。这其中,宋无涯也会向他讲解一些推理的敲门,以及一些事情的认知不能太过常态,所以现在的白卓,已经不是原先的白卓,对于事情的考虑,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看法的。

两人回到了府中,司徒雯正坐在庭院里和小环两人下着围棋。

他们两人进入了院中,都没有发现,可见她们玩的很是认真。司徒易看了看,当即在一旁坐了下来。

这天气已经转凉,这院子里的石凳还真是有些凉。司徒易刚刚坐下,便立刻又站了起来。

“嘶!这石凳这么凉,像是到了冬天一样。”

他这么一开口,司徒雯和小环两人这才注意到了他们回来。司徒雯立刻问了一句:“叔叔,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哦,刚刚回来,这不还没坐下呢!”司徒易苦笑着说道。

这下子,司徒雯也顾不上下棋了,直接转过头来看着司徒易。她一眼就看到了司徒易这脸上的神情不怎么好,心知也是这案子搞的鬼。

“叔叔,案子很棘手吗?”

司徒易还能说什么,犹豫了一下,本不想让她担心,可最后还是点头说道:“没错,案子已经进入了僵局。眼下都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了!如今线索并没有多少,想要查找出凶手来,实在是难上加难啊。”

“那可怎么办啊?”听到司徒易这么说,司徒雯这心里自然也不好受。

可是,眼下却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司徒易犹豫着不说话,而一旁的白卓看在眼里,也清楚他是怎么想的了。如今他深吸了口气,只能对司徒雯说道:“眼下,我看也只有去找无涯兄了,估计只有他才能发现我们所无法想象的事情了。”

“可是……”一说到宋无涯,司徒雯自然担心了起来。

他话还没有说完,白卓便拦住了她的话,“我知道,现在无涯兄他正在养伤。虽然没办法办案,可多少能够给我们一些指点不是吗?”

“对呀!”司徒易一听这话,当即拍手叫道,“无涯没办法办案,我们却能够把案情告诉他,好让他帮我们想一想,看我们有什么地方推理错了。”

白卓的一句话,令司徒易茅塞顿开。本来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让宋无涯帮着办案,可是现在就不同了,这完全就是两回事了。

听着司徒易的话,司徒雯琢磨了一下,倒是没有再说什么。确定了这件事情之后,四人立刻直奔宋无涯的房间。

而此刻,宋无涯正睁大双眼看着屋顶,双目无神的发着呆。他已经醒来好一会了,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可做,身边又没有个可以说话的人,所以他也只能就这样了。

“无涯!”

刚到了门口,司徒易便着急的喊了一声。

房间内的宋无涯一听这话,当即转头看向一旁,就听到房门开启,四人风风火火的就进来了。

“咦!那你们这是……”宋无涯看着四人满脸笑容,急匆匆的进来,心里也疑惑了起来。

四人已经来到了床前,他们看了一眼宋无涯腿上的伤口,换了药之后,已经没有血往出渗透了。估计用不了几天这伤口就会慢慢愈合了,但是想要彻底恢复,只怕还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吧。

“无涯这次我们可遇到了麻烦事情,必须要你来出手帮忙了。”司徒易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躺在这床上动弹不了的宋无涯,早就感觉到枯燥乏味了。可是他也清楚自己这伤势,实在是没办法从这个床上下去。如今听到司徒易的来意,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

“叔叔,你快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宋无涯立刻高兴的问了起来。

当即,司徒易便将王五的案子原原本本的说了一边,给宋无涯听。宋无涯听过了之后,紧锁着眉头,仔细的思索了起来。

许久之后他这才开口说道:“那天我就说嘛!那丢牛的案子,还真不简单啊!”

本以为宋无涯有什么新的推理呢,没想到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当即令司徒易几人失望不已。

不过,紧接着这话,宋无涯却疑惑的问道:“那牛找到了吗?”

“已经配人去找了,不过还没有回信。”不等司徒易回答,白卓就先告诉了宋无涯。

听了这话,宋无涯琢磨着说道:“这牛可能是凶手偷走的。”

“凶手偷走的?”

虽然之前他们四个也有过这个猜测,可最终还是被他们给否定了。因为这实在是有些说不通,毕竟那杀人的凶手怎么会去头一头牛呢?而且这牛还是王五不远处邻居家的呢。

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四人,当即便向宋无涯问道:“他为什么要去偷牛呢?”

“这个不难解释!”宋无涯之所以会这么认为,那自然是有原因的。他当即对几人分析道:“死者是死于凶手所持凶器上的毒药,再加上凶手很轻易的将死者约了出去。可见,他在杀死者之前,已经做好了非常充分的准备。而他下毒,也足以说明他的身手绝非死者的对手。而死者身上却留下了不少并不严重的刀伤,有了刚才那个前提条件判断的话,那么凶手一定受了比死者还要严重的伤。”

“哦!我明白了!”宋无涯说道这里,白卓当即恍然大悟:“那凶手是走不了了,所以偷牛作为代步的工具。”

宋无涯点了点头:“这个天尊,绝非是个人名。我想这一定是个暗号或者是称谓。而死者此行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冲着这个天尊来的。所以他看到这两个字之后,才会被吸引了出去。”

“无涯说得没错,我想事情应该就是如此,只是眼下我们不知道这死者的身份。再加上这案子留下来的线索少之又少,实在是不好查明真凶啊。”司徒易听了宋无涯的分析之后,虽然在他们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可是却无济于事。

对于这一点,宋无涯自然也知道很为难,他当即对司徒易说道:“叔叔,如今我们应该尽快找到那头牛。但凡这头牛有一点线索的话,我们就可能找到那个凶手了。”

“哎!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啊!”司徒易摇了摇头叹息道。

大海捞针,说的没错。这牛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是死是活,谁都不知道。

“说起来也不难。发出告示,这松江府内买卖火牛的地方,问上一遍之后,估计就有线索了。”司徒易这么说,也实在是有些勉强,可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司徒易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如今府衙人手紧缺的厉害,想要抽掉出人手去找牛,可想而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见司徒易并未反对,宋无涯当即又说道:“这死者的银两都在,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是凶手看不上这些银子,而是凶手不是个贪心的人,他觉得自己带不走了,所以没有带走。不过,我觉得第一个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这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揣在怀里足以带走了。更何况,他为了离开这里,还偷了头牛呢!”

宋无涯分析着,他这么一说,自然提醒了其他的几人。司徒雯皱眉问道:“你的意思是是说,此人一定在我们松江府有着不小的身份?有着可观的收入,所以这点银子他并不放在心上?”

“嗯,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不过也不能确定凶手就是松江府的人。”这一点宋无涯还不太敢肯定。

虽然说了这么多,可是此刻司徒易脸上的神情依旧不怎么好看。显然他来此的本意是想要让宋无涯帮着解决眼前的难题。可是宋无涯说得这些,并没有任何实质的作用,这让司徒易多少有些失望。

司徒易脸上的失望,宋无涯自然看到了。他知道司徒易心里着急,想要今早破解这件案子。可是着急也没什么用处,如今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叔叔,我觉得你应该检查一下死者身上的衣物,看看他衣服上是否有无量两个字。”宋无涯看着垂头丧气的司徒易说道:“这天尊我看八成是个称谓,而用这种称谓,让我觉得很有可能和无量教有关系。那牛丢失,是因为凶手受伤,他必定会留下鲜血。沿着村内的牛蹄印和血迹,是很容易找到它的去处的。”

宋无涯在你给司徒易提了个醒,这头牛绝对是个不小的线索,至少也能从其上判断出这凶手的大致去向,以及他所受伤究竟有多么的严重。

到了最后,司徒易见宋无涯还是把这线索放在了牛的身上,他也只好就着呢吗办了。

宋无涯对于这案子,确实是了解的太少了,能够有此判断,也全都凭着他们口述所概括出来的。此刻他想白卓,仔细的询问了起来,毕竟他能够多得知一点线索的话,就能够多一点把握将此案推理出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